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布拉格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背后故事

李天韵

布拉格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网络合成图片)

布拉格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网络合成图片)

人气: 9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09日讯】布拉格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揭幕于捷克共产制度垮台后12年的2002年5月22日,是捷克雕塑家Olbram Zoubek、建筑师 Jan Kerel 和 Zdeněk Holzel的作品。纪念碑的铜牌上写道:“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献给所有的受害者,不仅献给那些被捕或被处死者,而且也献给那些生活被极权专制所摧毁者。”

据统计,在捷克受到共产主义摧残的人数为:205,486人被捕,170,938人被迫流亡,4,500人死于监狱,327人在逃跑时被枪杀,248人被处死。这一串串数字背后是一个个令人心悸的故事。

反共产主义的勇士哈维尔总统

瓦茨拉夫·哈维尔(Václav Havel)是捷克前总统,也是《七七宪章》的发言人。《七七宪章》是前捷克斯洛伐克民主运动重要文件,公布于1977年1月,主要作者包括哈维尔和其他几位知识分子,最初发表时有243人联署,呼吁政府尊重本国已经签署的多项国际人权协议中所保障的基本人权。捷共当局谴责《七七宪章》是反政府和反社会主义的,并把一些签署人称为叛徒和帝国主义奴才。哈维尔等人因试图把文件递交给政府而被拘捕。

哈维尔被以“颠覆共和国”的罪名判处监禁4年半,后来也因为多次发表反共产集权政府的言论而受到囚禁。

哈维尔出生于布拉格。他在1951年完成义务教育后,因“阶级出身”及“政治背景”问题,而无法进入高等学校。于是他便一边当学徒与实验员,一边就读于夜校。他在1955年通过政治考核后,便申请就读人文学科,但屡次被拒绝,最后就读于捷克工业高等学校经济科。哈维尔就读戏剧学校的申请也不断被拒绝,一直到1967年才完成戏剧学校的校外课程。

自1955年,哈维尔便开始写作有关文学与剧作的文章,他屡次在公开场合批评共产集权政府所控制的作家协会与言论管制的做法。在布拉格之春期间,哈维尔行使自己的言论自由权利,要求人性和真实的生活,他甚至反对组织政党,反对提出政纲,他唯一的主张就是人人凭自己的良心说真话,做实事。

在1968年8月21日苏联派兵占领布拉格时,哈维尔受到邀请在自由捷克斯洛伐克电台工作,将当时发生的事实现状通过无线电发出去。布拉格之春后,哈维尔受到捷共的公开迫害,作品也从图书馆消失,家中被安装窃听器,并且被送往酿酒厂工作,但他在工作期间受到工人们热情和友好的对待。他的工作室也被安装窃听器,但哈维尔仍然持续写作,公开要求特赦持不同政见者,并且与其他作家与异议人士发表《七七宪章》,要求捷克斯洛伐克政府遵守赫尔辛基协议的人权条款。

1977年,哈维尔给当时的共产党总书记胡萨克写过一封公开信,直言当时社会制度下人性的腐败和制度本身的衰败。他指出,人性的彰显和人权的释放才是社会的唯一出路。哈维尔其后被传讯,1977年10月以“危害共和国利益”的名义判处十四个月有期徒刑;1979年哈维尔又被以“颠覆共和国”的名义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半,引发国际社会的注意。给予捷克大量经济援助的欧洲议会要求捷克斯洛伐克政府释放包括哈维尔在内的异议人士。

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1983年哈维尔以肺病的理由出狱,其他的刑期被以“纪念解放四十周年”为由被政府赦免。哈维尔出狱后继续担任《七七宪章》的发言人,因不断发表剧作与批判文章,而多次被警方拘留;1988年8月哈维尔发表《公民自由权运动宣言》。

从1989年6月4日起,波兰的团结工会取得了选举的完全胜利(获得了99%以上的议席),柏林墙的倒塌,东德政权的垮台,以及匈牙利民主化和立陶宛宣布独立等。在这大好形势鼓舞下,捷克人民走向街头要求司法独立和举行公开的自由选举。1989年12月29日,在捷克斯洛伐克举行的第一次真正的民主选举中,出狱仅42天的哈维尔被选为捷克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总统。数天后就发表了著名的1990年新年献辞。

他在献辞中说,“最糟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道德上被污染的环境之中。我们都是道德上的病人,因为我们习惯于口是心非。我们学会了不去相信任何东西,学会了互相否定及仅仅关注自己。”哈维尔最后用这样的一句话结束了这篇新年献辞:“人民,你们的政府还给你们了!”

1992年捷克斯洛伐克解体,捷克共和国成立;1993年瓦茨拉夫·哈维尔当选捷克共和国总统,并且于1998年当选连任,2003年届满卸任后仍然积极在国际上推动人权事业。

哈维尔于2011年12月18日逝世,民众当天在布拉格瓦茨拉夫广场悼念他。时任总统瓦茨拉夫·克劳斯宣布由12月21日起全国哀悼三天,并定于12月23日为他举行国葬。布拉格大主教于圣维特主教堂为哈维尔主持追思弥撒。12月23日,鸣放21响礼炮向他致敬。

被处决的21岁的善良无辜青年鲁道夫

鲁道夫·富克萨(Rudolf Fuksa)于1949年进入了捷克国家安全局工作,并被分配到边界地区就职。他很快意识到,在边界地区工作必须执行他不能接受的任务,其中包括向难民开枪。善良的鲁道夫不忍心向可怜的手无寸铁的外逃百姓开枪,于是在1951年8月他离开捷克斯洛伐克逃到了当时的西德。

他在西德被美国特情局(CIC)吸收参加合作。1951年10月,他与士兵Jiří Hejna一起越过边界回到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执行国外侦察任务。1951年10月27日,在一次活动中,鲁道夫被捕。虽然他自身配有武器,但他并没有自卫,也没有动用武器抵抗。

1952年3月12日,布拉格国家法院指控鲁道夫犯有叛国罪、间谍罪和叛逃罪,他因此被判处死刑,没收所有财产,永久丧失公民权利。士兵Jiří Hejna也被判处死刑。

同年5月26日,布拉格国家法院再次开会,讨论了鲁道夫父母和两名年轻罪犯提出的赦免请求。鉴于这种情况,职业法官们提出特别建议,考虑到他们的年龄很小,应给予教育性的惩罚。但是,检察官和法官们却建议,“要把我们人民的这些恶毒的敌人全部消灭掉”。最后,仍维持死刑的判决,而捷克斯洛伐克总统也没有采纳赦免的建议。

8月9日鲁道夫被处决,年仅21岁。在法院的卷宗内仍然保留着从未发送或转交他写给亲友的信件,这些都是他和自己最亲密朋友的最后告别信。他在写给自己女友的信中说:“在我生命的尽头,我还在为离别而写信给你”。

反抗共产主义的女英雄朱莉

1948年2月,年仅20岁的朱莉·赫鲁斯科娃(Julie Hrušková)和几个朋友从捷克斯洛伐克越过边界逃到了西方。她进入了美国特情局CIC的服务部,愿意帮助被捷克共产党迫害的关键人物进行越境转移。

21岁时,朱莉与一名美国军官结婚。不久,她的丈夫被召回美国,而朱莉却接到一个紧急任务,要求她迅速将几位参加反抗共产主义运动的重要人员转移到境外,因为他们已经被捷克秘密警察跟踪了。刚刚怀孕的朱莉仍然决定完成这项任务。

朱莉不知道的是,由于间谍告密,捷克秘密警察实际上对她的秘密行动全部知晓,但她还是成功地将三名重要人员转移到境外了,而她却在返回捷克斯洛伐克的途中被当局扣留。此后她遭受了酷刑,但她从未出卖过她的同事,也没同意提供合作。因为酷刑以及被关禁闭,朱莉的伤病没有得到治疗,几乎快要死去。鉴于她的处境,狱中的囚犯们奋起反抗表示抗议,警方迫于压力才把她送进医院,但她从此以后永远不会再有孩子了。

后来,朱莉被判入狱十五年,坐牢十一年后出狱。2010年10月28日捷克共和国总统瓦克拉夫·克劳斯(Vclav Klaus)向她颁发了托马斯·加里吉·马萨里克二级勋章(Řád Tomáše Garrigua Masaryka II. třídy),表彰她对实现民主和人权所做的突出贡献。

捷共劳改集中营的真实生活

捷克作家Karel Pecka以自身经历讲述了他在捷克斯洛伐克监狱劳改集中营的真实生活。他因渴望自由,于1949年5月试图越境逃往西德而被逮捕,捷共专政机关对他进行了酷刑审讯,然后以叛国投敌罪判他有期徒刑11年。

从1951年底到1953年世界独裁者斯大林去世,他叙述了在此期间所遭受的捷克斯洛伐克监狱劳改集中营的残酷迫害。他说:“首先是饥饿,食物供应不断减少。面包很少,每天只有180克。早餐就是涮锅水,午餐3-4个土豆或3-4个馒头片,晚餐是白水煮土豆。但是,每天被迫劳动至少16个小时,在矿井下劳动8小时,实际在矿井下要度过11-12个小时,在矿井下还要走路大约1.5公里。最难度过的是冬天,饥寒交迫。从矿井拿一点煤或木块到牢房里取暖都是被禁止的……”尽管如此他仍深信:坚持斗争!自由终究是我们的!

1959年12月,他被释放了。他首先在几本杂志(Host do domu, Literární noviny, Tvář)上经常发表涉及政治犯的短篇故事,控诉捷共对政治犯的迫害,因此他被称为著名的“集中营囚犯文学”作者。1969年以后,他的作品再次被禁止,只能在规定范围内和国外发表,他仍然是一个被捷共政权迫害的人士之一。他还是捷克《77宪章》最初发表时243人联署者之一。

1997年,瓦次拉夫·哈维尔总统授予Pecka托马斯·加里吉·马萨里克三级勋章。

反共起义浪潮冲击共产集权体制

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在1948年2月政变夺权后,开始按照苏联模式改造捷克斯洛伐克。在1948年3月,共产党将有50名雇员以上的企业国有化了;使社会主义经济占国民收入的66%和工业生产占95%。在农村,他们把有50公顷以上土地的农场进行了分配。

1949年2月23日,捷共颁布了“统一农业合作社法(zákona o JZD)”。这部法律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自由的农民变成可以管理的雇员,就是夺取他们的土地和农机,分三个阶段以暴力逐步实现农业集体化获得了成功。这样,农民就成为了国家雇佣的最便宜的工人,他们失去了插手土地的一切权利。

在经济方面,捷共摒弃了传统的轻工行业(玻璃、纺织品等)和消费类产品行业,开始发展重工业;重工业投入了大量资金,但重工业不能回馈社会,这导致轻工业的衰减和消费品的严重短缺,致使居民的收入不够花费,入不敷出。于是捷克斯洛伐克产生了灾难性的内部债务,特别明显的是居民的透支购买力大幅增加。

不仅如此,捷克斯洛伐克政府还掀起了一波镇压和清扫的浪潮,很多人在政治审讯中被定罪。1948年9月,捷共颁布了“劳改集中营法”,在铀矿区(VojnauPříbrami,Rovnost,Svornost,BratrstvíuJáchymov)等许多地方建立了劳改集中营,还建立了“帮教技术队(PTP)”,教育改造政治不可靠的人员,如富农,牧师,飞西方的飞行员等。在1950~1954年间,大约有6万人进入过帮教技术队接受再教育,其中约有2.2万人因政治原因接受过帮教。1952年11月,暴力镇压达到了高峰,大约有83,000人在政治审讯中被定罪。1949年至1953年,有233人被判处死刑,其中178人被执行。从1948年2月共产党政变夺权后,流亡国外的人数估计有150-200万人。

此外,捷克社会急剧军事化。20世纪40年代末,南斯拉夫和苏联决裂,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斯大林希望加强军工生产,防止东欧地区再出现南斯拉夫的局面。1951年2月,捷共从根本上改变计划,以牺牲轻工业,消费工业和农业机械化为代价,加强和加快发展重工业。

由于捷克斯洛伐克消费品甚至食品都出现了严重缺乏,导致1951年至1953年爆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国家面临严重的经济困难导致货币改革,这源于莫斯科对重型工业,特别是军火工业的重点定位。

1953年5月底,捷克斯洛伐克商店里的商品开始减少了。工人们挣了很多钱,但是他们没有什么可花费购买的东西,因为制造消费品的轻工业被削弱了,这导致通货膨胀。捷克斯洛伐克经济出现了巨额的内部债务,捷共就通过货币改革加以解决。1953年6月1日起,开始货币改革,用旧货币换取新货币5:1(小额现金)和50:1(大额存款)进行货币兑换。

此外,政府按照预先掌控的情况向居民发放配额票卷,它决定每个居民可以购买多少基本必需品。当时,凭票证供应食品,燃料,衣服,烟丝,肥皂等,居民在购买受经济约束的货物时,必须交出相应数量的配额票卷。1950年1月1日,捷共还实行了食品配给制。分配的食物数量有严格的限制,按年龄和职业分配。例如:小学生每月得到1400克糖,1300克肉,360克黄油,14.5升牛奶和8个鸡蛋。工人每月得到1400克糖,1400克肉,280克培根,560克人造脂肪,2,9升牛奶和4个鸡蛋。然而,有一部分是按所谓等级分配的,捷共当局对捷共的干部、安全部和军队的官员等提供各种特殊的配给量。

捷共通过的货币改革,剥夺了大部分社会储蓄,并减少了工人一直享受的重要的社会救济福利,结果部分工人开始起来反对这个政权。当时在捷克斯洛伐克发生了130多次罢工和暴动,1953年6月1日发生的比尔森起义是其中最大的一次。这次起义大约有二万人参加,不到一天的时间他们就占领了该市的大部分区域。傍晚时分,政府调来增援部队对起义者进行了武装镇压。结果双方共有250人受伤,另有331人在政治审讯中被定罪。

不过,捷克斯洛伐克当局由于担心政权崩溃,被迫做出某些让步,使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改善。例如,1953年6月1日废除了食品分配制度。由于集权主义的管理方法导致了危机,所以1956年和1957年对经济进行了部分改革。农业发展情况有所改善:88%的土地由统一农业合作社(JZD)经营管理。自1959年以后,对农副产品实行新的收购政策,按较高的价格进行收购。同时,由于农业机械化的进步也带来了农业生产的增长和统一农业合作社(JZD)的稳定。这样,捷共政府才稳定下来了。

比尔森起义之后,其他共产主义卫星国也发生了暴动。两个星期后,即1953年6月17日,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反共起义规模更大。三年后,1956年6月28日,波兹南Cegielski工厂的约16000名工人聚集起来,进行示威游行,向政府要求更好的待遇和较低的税赋,他们的代表遭到当局的逮捕,于是示威演变成了起义,政府出动了400辆坦克和10000名士兵方告平息。1956年10月23日至11月4日,在匈牙利发生了反对共产主义、反抗苏联的“匈牙利事件”。

共产主义就是乌托邦

苏联和东欧国家共产党政权解体后,都对共产主义进行过批判。捷克已故总统哈维尔在论及共产主义时说:“这种乌托邦曾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地球上的天堂,但最终却产生了古拉格群岛,令很多民族遭受了无尽的痛苦和践踏。”古拉格(ГУЛАГ)是劳动改造营管理局的缩写,群岛(Архипелаг)则是遍及全俄国的意思。《古拉格群岛》不仅是揭发列宁和斯大林暴行的一本书,更是为在暴力革命下屈死的人鸣冤的书。

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亦说:我认为共产主义在苏联国土上试验了70年,是人民的一场悲剧!遗憾的是这个主义发生在我们国家!共产主义只是一个美丽、愚蠢的乌托邦,虽然还有些国家虚伪地坚持,但是我相信这些国家的人民会慢慢发现这个事实的!“

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则将曾经的禁书《古拉格群岛》列入了中学教科书。普京说:这是一本我们非常需要的书。不研究书中所记录的现实,我们就无法全面了解我们的国家。不全面了解我们的国家,思考未来必将困难重重。

毫无疑问,共产主义就是乌托邦,中国必须从这个乌托邦中出走来,才能成为正常的文明国家。为了一个乌托邦共产主义而献身的人,他们的努力结果,只能带给人间一个专制独裁的政权和一个被剥夺人权的悲惨世界。

资料来源:
1、《民族回忆录(Paměť národa)》(它是由捷克极权主义政权研究所和捷克广播电台合作建立和管理的。)
2、捷克共和国内政部档案库 (Archivní fondy Archivu MV ČR)
3、捷克共产主义罪行资料汇编与调查机构(ÚŘAD DOKUMENTACE A VYŠETŘOVÁNÍ ZLOČINŮ KOMUNISMU)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11-09 12: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