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记者节 新闻的背后是什么让媒体人最心痛

图为大纪元大陆记者张玉辉(左),2000年12月16日在广东珠海被非法抓捕,被密判入狱十年。(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20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11月8日是中共规定的记者节。陆媒刊文表示记者的工作很辛苦。不过,中国前媒体人均表示,相较于体力上的辛苦,记者在新闻写作上的不自由与被中共打压、判刑更让人痛心。

据大陆微信公众号“财经记者圈”8日报导,在作为中国仅有的三个行业性节日之一的记者节,记者们不但得不到假期,反而要奔赴采访现场或奋笔疾书。记者除了加班、出差,在风里、雨里、节日里还需要工作。

中国前媒体人朱欣欣、魏桢凌均表示,记者所在单位多是事业性的单位,工作强度和压力方面,相对于中国其它竞争激烈的行业来说,要轻松一点。但随着现在传统媒介市场下滑,网络新媒体占据的空间越来越多,竞争压力较以往也越来越大,记者的工作强度也会有所增加。

然而,他们均认为,对中国新闻工作者而言,党让你说什么才能说什么的不自由才是令人感到最痛苦的。

朱欣欣告诉大纪元记者,新闻全得先是编辑部主任批准,才可以去采访;新闻出来要登报的时候,编辑部审查过关后才能刊出;敏感事情官方定性了,方可写稿。他发现,当时诸多报导内容,不是没有实际意义,就是被条条框框限制住,不允许报导真实情况。

朱欣欣想起最先在河北广播电台当编辑、记者时的事情。那时,石家庄市日报社的一个同事,在公交车上发现有小偷在偷人东西,就报警了,后来还站出来指正小偷嫌疑人。“我们想报导这种见义勇为的事情,结果上面为了不影响城市形象,觉得报出有小偷不好,就把这个事情压下去了。”

他还记得唐山市下属的遵化县的一篇来稿,是讲当地下冰雹的时候,防雹部门由于一再延误发射防冰雹炮弹的时间,导致农作物损失量大。他说,作为地方宣传部门送上来的稿件,河北广播电台也得等到有确凿的“指示”,官方让评论了,才可以报导出去。

1999年末朱欣欣又在河北教育报当过一年记者:“报纸实际上都称不上新闻,都成了领导们政绩的宣传品。”他表示,报导内容不是赞扬领导们认可的优秀教师、专家学者,就是结合一些节日,例如教师节去做吹捧的采访。

至于现在,朱欣欣的媒体朋友告诉他,中共对媒体的监控依旧很严,媒体记者的日子更难过。“在经济上让你挣不到钱,在稿件的撰写上很难受,得给他们干活。还不如卖身的妓女。”他说。

对此,主要采写经济新闻的前浙江青年报记者魏桢凌也深有体会。他表示,写稿多是按照官方的政策、要求去做,唯一一点空间就是在专访商人的时候。但是“跟官方不一致,一点也不会让你写出来,即使写出来,也发不出去”。

魏桢凌表示,在大陆,新闻是没有自由的,必须按照规范报导;不是以事实为根据,而是以某个集团的利益为准,这才是当记者痛心与悲哀的地方。他说:“党的统治权为大。不是有种说法,中共有几万名的新闻记者,写的只有一篇文章。而外国有几万记者,就有几万个不同的角度。”

他认为,在记者节,本来是要体现新闻自由、真实的节日。然而,在中共统治的中国,这一点不可能实现,更不要说起到监督官方的作用;对敢讲真话记者的打压从未中断过,形式变得更加多样。

魏桢凌表示,二三十年前,新闻领域的惩罚最多是撤职,不让你再做记者;后来不仅是让你丢掉工作,更有威胁、拘捕、给记者判刑,还有一些让你想不到的办法。

2017年9月,一位曾报导湖北武汉二十多名大学生失踪的记者王涛,被中共当局拘留三十多天。

2011年,河南洛阳电视台记者李翔于当年9月18日在单位附近遇刺身亡,曾有媒体报导,遇刺的原因是他生前关注中国“地沟油”的调查。

2000年12月16日,至少十多位身在大陆的大纪元记者被判处从三年至十年不等的重刑。据本报当时报导,其中大多数是名牌大学学生和高级青年知识分子,一部分是法轮功学员。

魏桢凌说:“大陆有良知的这些记者,处境都比较艰难。新闻要真实,不成为喉舌,就需要抗争,尤其是反映不公平的事实时,是要有勇气。”#

责任编辑:李明宇

评论
2017-11-10 7: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