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企业界吁基本工资冻涨五年 劳团大反弹

人气: 6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2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翠玲台湾台北报导)对于工商大老林伯丰说上市上柜企业愿配合赖揆起薪给3万,却要求5年内冻结基本工资(最低工资),台湾劳工阵线秘书长孙友联痛批,“企业贪婪莫过于此。”企业大老一再说,他们是有头有脸的企业,工资都高于基本工资,调整基本工资对他们没影响,“那他们怕什么?”毫无根据就要求国家冻涨5年基本工资的说法与要求,既颟顸又无礼。

劳团丢馒头抗议

赖清德12日与中华民国工商协进会进行早餐会,工斗、工殇协会等团体在会场台北花园大酒店外高喊“修恶法投诚资方,吃早餐出卖劳工”抗议。劳团高举工商协进会常务理事徐旭东、副理事长蔡明忠等资方旗下企业违反《劳基法》资料,最后将预先准备的馒头丢向会场大门,嘲讽基层劳工为了赚钱,早餐只能匆匆吃馒头果腹,赖清德却和大老板吃高级早餐,继续修恶《劳基法》。

台北市产业总工会理事长郑雅慧则指出,基本工资的保障,不只保障兼职人员的时薪,有很多制造业如食品大厂乖乖公司,是按照基本工资给薪,乖乖公司不是上市上柜的企业,如果乖乖等企业劳工最低基本工资不被调整,同时又不能进入3万元门槛,这一群劳工怎么办?明年基本工资才调到2.2万元,离3万元还有8,000元差距,8,000元对薪资不到3万元的劳工不是小金额。林伯丰不能用冻结基本工资5年去换起薪3万元。

工斗、工殇协会等团体在会场台北花园大酒店外高喊“修恶法投诚资方,吃早餐出卖劳工”抗议。(中央社)

孙友联指出,民进党上一次执政曾冻涨基本工资7年,而总统蔡英文的政治承诺则包括《最低工资法》。劳团要求兑现《最低工资法》的目的,就是避免基本工资或最低工资,在财团压力、贪婪要求之下,沦为不调涨或其他政治决定。

“《劳基法》没有最低工时”

另一位大老蔡明忠说,若工商界配合将起薪调高到3万,希望政府能减少最低工时检讨频率。郑雅慧表示,《劳基法》没有最低工时这件事。《劳基法》只规定每月加班最高不能超过46小时,每日、每周工时最高分别不能超过12小时、40小时。现在每周工时40小时,都还没办法确定周休二日,要再调降工时如法国35小时,蔡明忠有点多虑了。大老板都把《劳基法》当成天花板而不是地板,难怪引起劳工反弹。

孙友联指出,工时一周40小时是社会趋势、朝野及社会共识。从1984(73)年《劳基法》一周48小时,到2000年双周84小时、2015年一周40小时、去年一例一休,整个社会都体认到在长工时下的问题,极尽所能想要解决。这些工商大老难道没有长工时、低工资就无法经营下去吗?这些就是他们要自我检讨的,如果他们的企业只能建立在长工时、低工资基础之上,他们的企业就不适合在台湾生存。◇

责任编辑:韵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