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琴海之旅(33)

Delphi(下)──浩劫余生的艺术精品

作者:行云
      人气: 2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近代从Delphi考古抢救出来残存的艺术品,有不少陈列在现地的博物馆里。它们的完成年代及风格,从“Archaic Period”(600-480 BC)一直延伸到罗马帝国的前期(~150 AD),虽然数量不多,但仍具有相当高的美术史价值。

最早期的是一对男性青年雕像,其两脚并拢、双手紧贴、姿态沉稳、重心单纯,是希腊Archaic Period雕像的代表作。(请参考“爱琴海之旅(12)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下)追逐完美的希腊雕塑(一)”和“爱琴海之旅(13)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下)追逐完美的希腊雕塑(二)”)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希腊的城邦在战争前后,经常以兵器来祈福或谢神。这座博物馆藏有一件青铜的圆盾和两具战盔。它还藏有一些其它青铜祭献器皿的装饰部件。在古典希腊文化中,青铜雕塑的地位,要比石雕来得高一些。可是在漫长的后世岁月里,青铜雕塑常常被拿去融化再利用,所以幸存的数量要比石雕少很多,这和在中国的情况不太相同。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虽然整个希腊留存了不少古典时期的陶瓷器,不过可能是因为它的高度脆弱性及可携带性,所以在历经数次高度破坏和劫掠的Delphi,陶瓷器幸存的并不多。这座博物馆幸好藏有一件绘著Apollo的浅酒杯,Apollo的左手还抱着一把代表音乐(Apollo的主管领域之一)的拨弦乐器lyre(里拉琴))。古典希腊的早期陶绘(520 BC以后),主要是使用一种称为“Red-figure painting”的技巧(请参考“爱琴海之旅(8)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上)精致的希腊陶绘(一)”和“爱琴海之旅(9)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上)精致的希腊陶绘(二)”)。它是用尖刀在釉色刻划出图形,所以其色块的转换边缘都比较突然。而这具浅酒杯应该是在“Red-figure painting”的技巧大为流行之前,所以人物的细部很不相同。像酒杯里流出液体的呈现,不是“Red-figure painting”里容易见到的。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狮身人面像Sphinx是一个相当古老的神话角色,至今发现最古老的Sphinx造型像有九千年之久。它的故事遍布西亚及埃及一带的古文明地区,希腊文化当然也不能免俗。不过希腊的Sphinx和比较著名的埃及Sphinx有一个区别:在埃及,Sphinx被认为是良善的,但是在希腊,Sphinx则被认为是邪恶的。那个Sphinx要过路人猜谜语以保命的有名故事,便是希腊的版本。不过不管善、恶,Sphinx在埃及和希腊,都会被用来守卫神殿和陵墓。Delphi的这座博物馆便藏有一件Sphinx的石像,保存得还算完整,其美术风格则属于前述的Archaic style。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这座博物馆藏有一件非常宝贵的文学和音乐史料,就是刻在石版上的两首对Apollo的颂歌。而这几块石版特别的地方,是它在歌词的上方刻有音调的标记。这是西方世界里相当早的乐谱连同歌词的史料。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古希腊的公共建筑外部,经常会有许多雕塑性的装饰,特别是神殿东、西向的门廊上方三角地带及南、北方的廊柱上方(请参考“爱琴海之旅(2)雅典的建筑——卫城之外(上)爱琴海之旅(3)雅典的建筑——卫城之外(下)”)。可惜的是,Delphi这类的雕塑,大部分都已经毁于有意的破坏,这里是两件比较部分完整的残件。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在Delphi的幸存文物当中,有一块刻有绳纹的大理石块,被学者认为是古代用来标记世界的中心(肚脐眼)的“脐眼石”(Omphalos)。现在还被留在室外现场的那一块,可能是比较晚期的,造型简化了许多。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在这座博物馆的石雕像里,有一尊可爱的小女孩,其创作年代已经进入了Hellenistic Period(323 BC以后),所以其姿态、表情,衣纹等等,都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相对照的,是一尊年代更晚、罗马皇帝“Hadrian”(哈得良)的宠臣Antinous(安提诺乌斯)的雕像。虽然这尊雕像的创作者想模仿古典希腊时期的风格,但是Antinous的发式,及少年忧郁的表情,都明显地透露出罗马艺术的写实特质。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这座博物馆最为人称道的展品,是一位赛马车驭手的青铜雕像,据信是西西里岛在一次Delphic Game的马车赛获胜之后铸造纪念的。这组雕像原来还包含了四匹马,不过只剩下一些残块。它的美术风格是典型的“Early Classical Style”。(请参考“爱琴海之旅(12)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下)追逐完美的希腊雕塑(一)”和“爱琴海之旅(13)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下)追逐完美的希腊雕塑(二)”)体态已经从Archaic Style有了大幅度的解放,但是仍嫌拘谨,而脸部表情则是典型“Severe Style”的严肃。它的雕工精细,不论是衣纹、发鬓、或是帽纹,都让它成为希腊青铜雕像里的珍品。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希腊德尔斐考古博物馆展品。(行云提供)

Delphi是此行在希腊境内的最后一个景点,之后我们就返回雅典过夜,再搭机至土耳其的伊斯坦堡。在上机之前,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导游带我们赶赴雅典南方一个叫做Cape Sounion的海岬,参观那里的一座海神(Poseidon)神殿的遗迹。

Cape Sounion在雅典城邦的远古传说中,牵涉到一段有名的哀歌。事件发生的年代,如果拿后代的史料来相配,应该是在1500BC或更早,不过传说通常是不会附带确实的年代的。当时,位在克里特岛上的Minoan文化还相当强盛,所以位于希腊半岛上的希腊城邦都俯首称臣。有一次,雅典城邦因故恼怒了克里特的国王,又在随后的战事里败给了克里特。于是克里特的国王,就要求雅典城邦每九年必须送七个少年、和七个少女去克里特岛,作为那头半人半牛的怪兽Minotaur(弥诺陶洛斯)的食物(请参考:“爱琴海之旅(23)爱琴海文明的摇篮──克里特岛(一)”、“爱琴海之旅(24)爱琴海文明的摇篮──克里特岛(二)”和“爱琴海之旅(25)爱琴海文明的摇篮──克里特岛(三)”)。这对雅典城邦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煎熬。有一回,雅典城邦的王子Theseus(忒修斯),自告奋勇要跟随前去击杀Minotaur。到克里特岛之后,克里特岛的公主爱上了他,于是在公主的帮助下,Theseus成功地击毙了Minotaur,然后凯旋航返雅典。Theseus在离开雅典之前和他的父王Aegeus(埃勾斯)约定说:如果成功回来,船上就会把所挂的黑旗换成白旗。可是等到船只航近雅典时,Theseus和他的随行都累得睡着了,忘了去把黑旗换成白旗。雅典王Aegeus远眺到船上的黑旗,哀痛逾恒,就在雅典城附近的一处海岬跃海自尽。后来希腊人为了纪念Aegeus,把那一片海洋命名为“Aegean Sea”,也就是中文里的“爱琴海”。而Aegeus投海的那处海岬,就是Cape Sounion。

希腊海神殿。(行云提供)
远眺希腊海神殿。(行云提供)

白浪轻轻地拍抚海岬,好像在娓娓诉说着两千多年前的往事。@#

(点阅爱琴海之旅系列文章。)

──转自作家行云部落格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