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韵:从政治贱民到低端人口 中共害人无数

北京大兴发生火灾后,中共当局以确保安全为由,在北京展开大清查,赶走几十万的被当局称为“低端人口”的外地务工人员。网友称中共雇佣的清查打手,就像清理犹太人的党卫军。(网友提供)
北京大兴发生火灾后,中共当局以确保安全为由,在北京展开大清查,赶走几十万的被当局称为“低端人口”的外地务工人员。网友称中共雇佣的清查打手,就像清理犹太人的党卫军。(网友提供)
人气: 40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04日讯】大陆网络敏感词又添新语:“低端人口”。在冬天的首都,成千上万的底层民众一夜间流离失所,不少人在寒夜里露宿街头。大批从事劳动业、服务业的低收入者,在“社会主义”的旗帜下,竟然被政府从家中撵出,在自己的祖国成为难民,实乃令人心寒至极的“奇观”。

北京当局在大兴火灾后,以安全为由,展开为期40天的所谓“攻坚战”,驱离居住在低档住房内的底层劳动者。这些租客以外来人员为主。在驱赶的同时,当局没有任何过渡措施和安置方案,“攻坚”的警察等人采取暴力手法,以断水断电相逼,甚至把租户的家当扔到大街上,哪管“路有冻死骨”。

有人把强逐人员比作纳粹“党卫军”。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公开批评当局制造出“低端人口”这种纳粹式语言。纳粹式用语和党卫军,倒正配套。也有网友说,中共比纳粹可邪恶多了。

所谓“低端”,其实就是中共专政下的“贱民”。中共自建政以来,在一系列的政治斗争中,打击不同的目标群体,把无数的善良国民异化为“贱民”。

中共在其统治前三十年,制造出一个巨大的政治贱民阶层——“黑五类”,即: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这五类人员是从历次运动中被“揪”出来 “定性”的。他们当中,许多人被杀害,其他人也都遭到不同形式的严酷迫害,被剥夺了基本的权利,就连他们的子女也被株连,全家沉入黑色的命运。

公开资料显示,上世纪50年代初,中共发动土改运动,杀了200多万“地主”,迫害了上千万名富农。在镇反运动中,毛泽东宣布共杀“反革命分子”71万,加上127万“反革命分子”中后来枪毙的以及歼灭240万“土匪”(其中相当一部分人是躲进山中的贫民)中的相当部分“好人”,错杀总人数在200万人左右。

据解密后的中央档案,“反右”运动在全国共划“右派”总共3,178,470人,还有1,437,562人被划为‘中右’。估计有大约50万农村干部和小学教师也被打成‘右派’,后来决定不在这类人中划“右”,而是给他们戴上了“坏分子”或其它帽子。另外,文革时期还有516分子等大批政治犯。因此,跨越近30年,“黑五类”成员共有几千万人,加上他们的亲属子女共有上亿人。这个庞大的群体是毛时代的政治贱民,饱受歧视,如坠深渊,人生被扭曲甚至毁灭。

和凤鸣女士曾任《甘肃日报》编辑,她的丈夫王景超被打成极右分子,和凤鸣也受牵连,1957年夫妇二人一同被押送劳教。王景超后饿死在夹边沟农场。和凤鸣在回忆录中写:“原来,这个世道就是叫人们去饿死的,我的亲人死了,许许多多的人都已饿死了,一切的一切,依然还都在原来的轨道上继续运行。”

大陆作家方方写到土改给人带来的创伤:“我小说里写到的土改部分,正是她母亲经历过的一段历史。非但她家,我自己的父母家、我诸多的朋友家,以及我四周很多邻居的家人,无数无数,也都共同经历过。他们的人生各不相同,但他们背后家人的不幸却几近雷同。而株连到的子女们,亦都如前生打着烙印一般,活在卑贱的深渊之中。这些人数,延展放大开来,难以计算。当一个人成为‘地富反坏右’分子,或成为‘地富反坏右’的子女,那就意味着你的人生充满屈辱。这种屈辱,从肉身到心灵,全部浸透,一直深刻至骨。”

云南省的李曰垓,13岁参加中共“革命”,16岁莫名其妙地成了“右派”,被关押了21年,从未得到“处理书”。他在文集《噩梦醒了吗》中控诉:“在长达21年至22年黑暗岁月的右派集中营中,精神奴役、人格凌辱、超负荷劳役的摧残、累死、饿死、冻死、捆死、吊死、工伤、殴打致死、分化互残、强迫离婚、逼使自杀等手段在全国各地右派集中营成为普遍现象,整死整残的人数和精神伤害程度超过德国纳粹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多少倍?这是一个无法回避世界历史考证的严峻课题。”

刘宗汉先生是民国早期的金融界知识精英,先后在友华银行、花旗银行、国内的浙江实业和兴业银行担任高级职员。中共建政前,刘宗汉供职的单位要迁到台湾去,他因为爱国,决定留下,1948年从香港回到大陆。几年后,他便失去了工作,在“肃反”中被定为“历史反革命”。刘宗汉之子刘文辉因为撰写反驳“文革”的万言书被抓捕、枪决,得年30岁。他的另一个儿子刘文忠也因此事入狱。一家出了三个“反革命”。

1979年,刘文忠被释放回家。不久后,刘宗汉本人接到了《平反书》。1982年1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判决,“宣告刘文辉无罪”。可是,人已经死了。刘宗汉也已双目失明。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镇压。一夜之间,数以千万计的善良守法的炼功人被“妖魔化”,成为全民的“敌人”、“异类”。大陆各个单位、所有的系统,把法轮功当作首要“政治任务”来抓,目的只有一个:消灭他们、转化他们,因为江泽民下了密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不仅法轮功修炼者被抓捕、判刑,被审讯、洗脑、折磨,被监控、孤立,他们的亲属也被株连,受到威逼。上学、就业、工作、出国、租房,所有正常生活的渠道都被封堵,被中共利用来实施迫害。

中共的统治史,是一部杀人的历史,毁灭传统道德文化、侮辱生命、毒害灵魂的历史。68年来,中共在阶级斗争中不断地制造“贱民”群体,以此维持独裁统治,让人民永远生活在恐惧中,永远对其卑躬屈膝。

有网友写:“共产党党旗斧头镰刀就是低端人口,你去查查共产党建党历史?现在共产党掌权了,就翻脸不认人了?”

北京艺术家王鹏表示:“这种极权化的政府,从来不考虑老百姓的死活。在它的政府里面,老百姓根本不是人,他只是一个物件。”

历史与现实说明,只要中共存在,它就不会停止作恶,善良的百姓就不可能获得自由和平等。只有抛弃中共,中国人民才能重获作为人的尊严。#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2-04 2: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