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宗教商业化背后的中共黑手(上)

在中国,寺庙已不再是清修地方,宗教场所趋于商业化。(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人气: 440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近日,中共当局12个部委联合发文,严禁宗教商业化,同时还要求党政官员不能超越法规红线。

近些年来,中国大陆出现了“寺庙热”,烧香拜佛者层出不穷,尤其是中共官员,成为了寺庙的常客,于是 “天价香”、“按需造佛”、“以教牟利”等乱象屡见不鲜。政商勾结、寺院商业化在以贪腐治国的江泽民掌权后达到了顶峰。

现在各类宗教商业化已经到了何种程度?佛教道教商业化的根源在哪?本文上篇会揭露大陆宗教商业化的根源;下篇会以具体实例,展现中共黑手是如何在背后异化宗教的。

当局出台治理宗教商业化文件

11月23日,中共国家宗教局、宣传部等12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干意见》。

文件规定严禁商业资本介入佛教、道教,组织或个人不得投资或承包经营佛教、道教场所。

上行下效 江泽民带头常造访名寺

香港《苹果日报》在11月24日发文称,中共党员近年求神拜佛成风的现象,日趋严重! 报导引述时评员刘锐绍解释说,大陆有寺庙甚至可让官员预约拜神,他们“平时贪得多,求心安。”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早前也发文踢爆落马的贪官,经常出入山门,求神拜佛。热衷于和“大师”勾肩搭背,称兄道弟。文章还点名落马的江派官员四川省委前副书记李春城等人。

《苹果日报》披露,江泽民带头求神拜佛,其在任内便时常造访名寺古刹。江自己也说,每年要到宗教场所去。少林寺、九华山、玉佛寺等宗教场所都是江的拜访之地。江泽民的“国师”王林和已落马的江派要员周永康的“国师”曹永正也都曾是“气功大师”。

江派官员、中共前常委吴邦国也十分喜欢出入北京白云观等道教场所。2015年4月,吴邦国到有“道教祖庭”之称的龙虎山嗣汉天师府,还得到了主持张金涛赠送“天师平安符”。2013年4月,吴邦国与家人同游北京白云观,尝试“打钱眼”。

被视为江派利益代言人的、原中共政治局常委贾庆林似乎也对寺院“情有独钟”。贾庆林2013年6月在拜访扬州大明寺时还获赠法师书法作品。

贾庆林被爆贪腐成风,其中,1993至1996年在其主政福建期间,贾庆林被爆侵吞建造长乐机场建设费用12亿8,000万元、卷入赖昌星走私大案等。但在时任总书记江泽民的庇护下不但安然无恙,还升任至北京市委书记。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回头去看大陆宗教被商业化,高峰期从江泽民掌权后开始。这其中有多重原因。原因之一是江泽民“贪腐治国”的政策。导致社会和官员“一切向钱看”,从而变异了人心,宗教场所不再清净。原因之二是地方政府为了达到GDP指标,从而升官发财,以发展旅游产业、带动经济发展为由,将寺庙等宗教场所划入文化旅游景点,弄得宗教场所很乱。原因之三是,江在1999年对法轮功的打压,使得整个社会道德信仰尽失,没了底线。原因之四是中共为了推行其无神论,不惜变异宗教。

李林一认为,在这些因素的推动下,大陆宗教如果不被商业化,才叫不正常。

中共官方介入 大陆宗教商业化怪圈

第七届中共道教协会会长任法融道长曾说,社会环境对“清静、自然”意念的冲淡,就是道教面对的最大的挑战。

《新京报》称,大陆相当一部分寺院道观的管理权都是在旅游、园林、文物等部门管理的手里,等于是寺院被“绑架”了。还有一些假的寺庙道观只是单纯的旅游场所,不存在宗教功能,却披上了一层宗教的外衣。而且,这些假冒品的背后大多有当地政府的支持。要想解决宗教商业化问题,必须根除利用寺院道观营利的“后台”和温床。

《世界日报》也持类似观点称,一些地方官员借着宗教热来发展经济,将寺庙等宗教场所划入文化旅游景点。有了官员涉入其间,若要治理宗教领域商业化问题,显然不能单靠宗教内部戒律自清。而习近平当局下达文件,治理这一现象正是反映了这一点。

时评员长平在德国之声发文称,地方政府之所以能够左右寺庙,在于中共对宗教的意识形态控制,具体管理上是寺庙产权模糊,没有法人资格,诸事都得经宗教管理局、宗教事务委员会、旅游局、文化局及教育局审批。

枯荣和尚在“知乎”网上在讨论寺院商业化的问题时揭示了中共对寺院的控制问题。他指出,很多寺院都是被划入了景区。有一次,他和几个法师一起到别的寺院去,到景区门口时被要求门票。他理论说:“僧人到寺院,就是回自己的家,请问,你回家买门票吗?卖票的说:哪是你的家?这是xx党的家!”

针对门票问题,《纽约时报》说,中共地方政府往往强行要求寺庙收门票,但门票收入主要流入了政府腰包,而不是用于宗教活动场所。

枯荣披露,寺院如果够老,文物局要插手,在景区内,旅游局要插手,如果靠着山,林业局要插手。“一个寺院,能耐再大,还大得过这几座大山吗?你再能打,打得过机关枪吗?”

枯荣说,寺院内或附近,都有卖一些佛珠说开过光的之类的,售价不菲,但这都属于骗子!一般店主和和寺院没什么关系,虽在寺院内,但是是租寺院的房子,他们“几乎都是中共官员或者有关部门的相关组织或者老表亲戚”。这是一块肥肉。寺院如果不租,要想想后果,明天也许会有人来检查你的消防,后天会有人来查文物,大后天就有人来检查食品卫生。所以,为了避免很多麻烦,租吧。

北海禅院的明贤法师早在2013年于网上刊文,引用了李哲博士的一段话。李哲称,回到中国,游历寺庙、道观的第一步:进景区、掏现金、买门票。地方政府假借“申遗”之名,对寺院进行拆除,只留下重点文物,然后将僧尼驱逐出去。命运一如兴教寺。

2007年起,西安市将兴教寺纳入申报世界遗产工作范围。2012年10月,兴教寺获悉,因申遗需要,该寺除了装有唐代高僧玄奘法师舍利的兴教寺塔外,其它众多建筑需拆迁。兴教寺住持宽池法师提出退出申遗,但政府官员不同意,还批评宽池法师“理念不超前”。

维基资料显示,政府以“申遗”为由,实则要进行商业开发,建立“兴教寺佛教文化旅游景区”。

明贤法师指,“宗教搭台、经济唱戏”,实质上就是拆信仰的台、立谋利的牌坊。政府与市场合谋,在引导宗教团体权益的操作路径上,几乎形成了一个“中国模式”:由地方文物部门出面,将寺庙道观的部分资产定义为“文物”;继而以文物保护之名,将地盘圈定、驱赶出家人。随即转手,让渡给商业机构运营谋利、共享“发展成果”。

宗教商业化乱象:按需造神 皆可求

近期一篇网络文章引发轰动。

清华建筑学博士徐腾在题为“现在隆重介绍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一尊神仙”一文介绍,河北易县的一座“奶奶庙”缺什么神就造什么像,车神、学神、官神随处可见,只有你想不到的神仙,没有它造不出的神仙。

管理人员的说法是,“奶奶庙”不是乱建,都是依照香客的心愿建的。

文章说,该庙实行独特的“个人承包制度”:只要出钱,便可承包一个殿。尽管该庙环境糟糕,神像粗制滥造,每年却引来逾千万的创收。

港媒评论说,市场导向下,缺什么造什么的“造神运动”,离严肃意义上的信仰越来越远,以至于出现怪力乱神的荒诞局面。

但在一切向钱看的中共社会,却有人大赞“奶奶庙”敢于创新,更是抓住市场需求达到“经世致用”,堪称“市场典范”。

更值得忧虑的是以发展旅游为名、以营利为驱动的大规模资本经营起来的寺院道观。有的寺院道观已经形成了一条包括旅游、演出和以盈利为目的的慈善基金等内容的产业链。

几年前,中国四大佛教名山都被地方政府及国企作为旅游开发的重点,甚至还出现闹着要上市的“奇观”。#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7-12-07 11: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