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承认耶路撒冷地位 为中东带来什么影响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12月6日发表声明,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并命令将美驻以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THOMAS COEX/AFP/Getty Images)

人气: 83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12月6日发表声明,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并命令将美驻以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这一决定将会给巴、以和中东带来什么影响?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是美国前几任总统20多年来一直未敢去兑现的承诺,终被上任不到一年的川普兑现。

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强调说,川普的讲话将他放在了“历史正确的一边”。

以色列在1967年收复了耶路撒冷,之后以色列的政府机构和议会都设在此处。弗里德曼说,川普做的只不过是说出了事实,这也是美国总统“第一次发展了基于事实,而不是基于虚幻的外交”。

前文介绍了耶路撒冷对犹太人的重要意义以及川普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本文将会围绕现在承认耶路撒冷的首都地位是否时机已到,从长远来看是否会引发战争及长期冲突这些话题来展述。

川普不认为避开触及敏感问题就能解决中东和平

川普的耶路撒冷决定使得国际社会感到震惊。多数人的看法是,这将不利于中东地区实现和平,使得本不平静的中东地区波澜再起。

沙特国王萨勒曼担心,美国宣布耶路撒冷地位的消息“将激起世界各地穆斯林的情绪”。

沙特皇家法院发表一份声明说,对川普的决定深感悲伤,担心美国大使馆迁移到耶路撒冷可能会带来“危险的后果”。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威胁说,这一决定“将破坏中东和平进程、地区乃至世界的安全形势”。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Erdogan)警告说,如果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土耳其会考虑与以色列“断交”。

此外,国际社会还普遍认为,只有努力实现巴、以两国和平谈判才能够去谈耶路撒冷的问题。美国国会参议员芬斯坦(Dianne Feinstein)表示,宣布耶路撒冷为首都将会破坏巴、以两国和平解决的最后希望。

但川普并不认为避开触及一敏感问题就能够解决中东和平。一位美国官员说:“虽然川普总统认识到耶路撒冷的地位是一个高度敏感问题,但他不认为通过忽略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立法机构、最高法院、总理所在地这一简单事实的办法,就能解决问题。”

川普在讲话中强调,他仍致力于双方的和平协议。他说:“对于这个公告,当然会有不同意见。但是,我们有信心,最终,当我们通过努力解决这些分歧时,我们将会达成一个更深入理解与合作的和平状态。”“这个决定无意以任何方式反映我们对促成持久和平协议坚定承诺的背离。”

福克斯新闻在白宫的首席记者罗伯特(John Roberts)表示,世界领袖和一些顾问们都建议总统不要做出这一决定,但川普强调说,美国22年来在以色列问题上的举动都是一样,但没有在“和平”问题上取得任何结果,而他决定要做出改变。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12月6日发表声明,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并命令将美驻以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巴以冲突 以色列大使:示威者没听懂川普的讲话

在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边界都有巴勒斯坦人在示威。在伯利恒、纳布卢斯以及希伯来等城市,示威者与以色列军队爆发武力冲突。民众向以军扔石头,军队发射催泪弹驱散。

弗里德曼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我们理解也预料到会有情绪化和失望的反应”,但那些在示威的人没有“仔细听(川普)总统的讲话”;川普总统在讲话中表明,仍然会致力于和平进程,“就所有的(巴、以两国)最终地位问题进行善意的谈判。”

《以色列时报》报导,川普在讲话中赞成在双方都可接受的情况下达成一个潜在的两国方案,并澄清说,以色列在耶路撒冷主权的界限必须要经过谈判,而且不会改变圣地的现状。

川普12月6日宣布决定时,《纽约邮报》专栏作家古德温(Michael Goodwin)还在以色列。他在其评论文章中说,25年来巴勒斯坦一直和全世界领袖及前几任美国总统在玩游戏。他们不会接受以色列提供的各种边境选择,也不能或不会举行自由选举,甚至不会真诚地去进行谈判。相反,他们过去做的就是制造暴利威胁,扔石头、在街上烧橡胶轮胎,而美国的决定只是他们“制造暴力的另外一个借口”。

路透社报导,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利周五(12月8日)对联合国安理会说,虽然川普总统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但美国在担任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调节者方面仍然具有信誉度(credibility)。

黑利指出,联合国是损害而不是在推进中东和平前景,以色列将永远不会也永远不应该受欺于联合国的协议,或那些无视以色列安全的国家所做的联合协议。

耶路撒冷问题使得近日全球都在讨论中东和平问题,从长远来看,美国的决定是否将会引发中东战争或中东地区的冲突?一些专家对此进行了分析。

从历史看现在

虽然国际社会对川普的决定多表担忧,但美国CNBC的资深专栏作家诺瓦克(Jake Novak)刊文表示,来自各方的专家警告,承认耶路撒冷可能会在该地区造成更多暴力。但历史证明,这些恐惧和警告可能是错误的,因为美国对以色列强大的支持将使该地区更加和平。

诺瓦克在文中说,一提到中东问题,一个被误导的观念就是,如果美国正式承认了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将会激化阿拉伯世界的冲突,使得该地区距离战争爆发更近一步。

诺瓦克说,尽管耶路撒冷在过去50多年里从各个方面来看,一直都是以色列国家在运作的首都,但外界并不在乎这一事实。他们所能接受的是,“耶路撒冷不是以色列的首都”这一“虚构的事实”维持了中东的和平。但有大量的历史事实证明多数人的看法是错的。

诺瓦克举例说,阿拉伯—以色列和平进程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阿拉伯人在历史上常常错误地认为,以色列在该地区的存在只是临时的。无论是有争议的约旦河西岸还是耶路撒冷东部领土,或者是在特拉维夫地区,阿拉伯人一直认为在足够大的政治和军事压力下,犹太人就会离开这些地区。

但当阿拉伯领导人最终意识到他们的政治及军事力量对犹太人不起作用,以色列仍然会留在那里时,反倒带来了和平。埃及前总统萨达特(Anwar Sadat)在任期时就出现了这一情况。

1973年10月,萨达特对以色列发动“十月战争”,最终以失败告终。萨达特开始并未看到尼克松总统及其领导的美国将会支持以色列,为以色列在冲突中提供当时最先进的攻击性武器。

结果如何呢?萨达特最终意识到了和平是更好的举措。四年以后,他对耶路撒冷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诺瓦克表示,这种结果则和权威人士们当初所做的大多数预言相反,埃及和以色列之后保持了40多年的和平关系。

第一次海湾战争之后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在这场战争中,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企图通过直接向以色列特拉维夫发射飞毛腿导弹,将以色列牵入这场战争,而迫使其它阿拉伯国家退出战争。但这一招并没有起作用,以色列坚决遵守对美国的承诺,不涉入战争。

就在以色列没有反击的时候,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当时的约旦国王侯赛因一世突然意识到,约旦最好与伊拉克断绝关系,转而与以色列达成某种和平协议。

诺瓦克表示,现在美国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正好符合上面历史史实的模式。这将会是以色列决心继续存在的另一个强有力信号,并在华盛顿强烈支持下蓬勃发展。

宣布耶路撒冷的首都地位时机已到?

川普12月6日在宣布这一决定时说:“我已经确定,现在是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时候了。”

美国承认耶路撒冷首都地位的时机真的到了吗?诺瓦克对此进行了独到的解读。

诺瓦克认为,除了兑现承诺外,各方面条件也为川普创造了条件。他表示,川普自就任总统以来,明显改善了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两国的合作伙伴关系。在美国的参与下,这两个国家的关系取得进展,甚至出现了这样的局面:沙特报纸引述以色列国防官员的话说,两国现在正在分享情报。

沙特在阿拉伯世界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不仅有显赫的经济地位,还是伊斯兰教两个圣地重要地点(麦加的禁寺及麦地那的先知寺)所在地。诸多分析认为,沙特近年来已经逐渐取代埃及成为阿拉伯世界的“领头羊”及“代言人”。因此,沙特和以色列的关系尤为重要。

诺瓦克认为,如果不是沙、以两国关系在美国的参与下加速好转,川普宣布耶路撒冷归属以色列的问题将会更加艰难。

他列出的理由是:外界也看到,沙特阿拉伯这次对川普在耶路撒冷问题上的决定所放出的语气比以前在以色列问题上缓和了很多。虽然沙特的国家新闻社仍然说,希望川普总统不要做出这一决定,但声明的措辞远不是以前的那种谴责和威胁。诺瓦克说:“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多年来沙特一直是反以色列运动的主要资金来源。目前,报导说沙特已经切断了对巴勒斯坦当局的资助。

诺瓦克认为,在沙特不再为反以色列战争提供大量资助时,解决以色列和邻国之间长期存在的和平问题应该比以前要容易一半。而这要归功于沙特和以色列关系的改善。

诺瓦克强调说,对于川普这次的举动,外界在中东问题上的看法是错误的。一个简单的事实就是,当美国站在以色列一边的时候,取得和平就会变得更容易,而不是更难,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也会是一样的情形。

和诺瓦克一样,众多的专家学者也都看到了沙特和以色列正在走得更加密切。

古德温说,和他8年前访问的以色列相比,现在的以色列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无论是在军事上还是在经济上。还有一个好的发展就是,目前以色列与更多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的关系比以前任何时期都好。他们也承认以色列强大,他们共同表达出对伊朗的敌意。

据在世界颇具影响力的阿拉伯媒体半岛电视台报导,来自约旦河西岸的政治分析家沙欣(Khalil Shaheen)说,以色列的军事、核武器、高科技是该地区其它国家无法比拟的。而阿拉伯国家为了自身生存的发展,更愿意靠拢在该地区军事上更强大的国家以色列。

特拉维夫大学国家安全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迈克尔(Kobi Michael)认为,伊朗和伊斯兰恐怖分子给阿拉伯地区带来的威胁,使得沙特意识到“以色列是最可靠的潜在盟友。沙特也非常清楚,现在是与以色列成为好友的好时机”。

古德温表示,如果巴勒斯坦愿意认真进行谈判,他们将会发现川普是愿意帮助他们达成协议。他还说:“成功将会证明结束(巴、以)僵局这一大胆的举动会是正确的。”

沙以“隐密的”盟友关系

BBC和半岛电视台等媒体近期都相继报导了沙特和以色列的合作伙伴趋向,但都明确指,两国是一种“隐密的”联盟关系。

半岛新闻说,沙、以两个历来被认为不太可能成为盟友的国家,近期出现的发展让外界看到两个国家正在靠拢。分析人士认为,沙特将以色列纳入一个潜在的合作伙伴是该地区的新模式,也象征着中东分裂秩序的一个突破。

报导还说,沙特新王储穆罕默德致力于与外国实现关系正常化。沙特日前打破了以前的旧规,在和平的基础上寻求与以色列发展关系。

BBC的报导说,沙特和以色列已经成为“事实上的联盟”,共同应对伊朗在该地区日益增强的影响力。这是一个正在发展但高度敏感的关系,但时不时会有一些暗示揭开表面背后所隐藏的两国发展关系。

一名前以色列高级军官在伦敦讲述了近期与两位地位重要的沙特王子的两次会面。两位王子对他说:“你们(以色列)不再是我们的敌人”。

BBC的国防和外交记者马库斯(Jonathan Marcus)分析认为,这种信号的发出不是偶然的。一方面是警告伊朗,沙、以两国在发展联盟关系,另一方面也是让沙特社会逐渐地接受这一事实,那就是,沙特与以色列的这种关系很可能变得更加明显。

马库斯表示,以往在阿拉伯世界都是支持打击以色列的,“对以色列的任何攻击,几乎很罕见会看到任何公开批评”。

或许由于这个原因,沙特方面没有特别公开两国关系走近。半岛新闻说,尽管沙特官员对两国的隐密关系保持沉默,但以色列方面却毫不掩饰两国近期所进行的会晤以及对未来访问的邀请。

以色列通讯部长卡拉(Ayoub Kara)11月邀请了沙特的最高宗教领袖大穆夫提(Grand Mufti)阿谢赫(Abdul Aziz al-Sheikh)访问以色列。两天后,以色列军队总参谋长艾森考特(Gadi Eizenkot)有史以来首次接受总部在英国的沙特媒体Elaph的采访。

这对以色列来说是个爆炸性新闻,多家以色列媒体同时在其网页头版上发布报导说,这次采访是史无前例的。

马库斯的看法和半岛新闻的报导类似,他说,由于以色列的政治文化本质,以色列人会比沙特人更坦率地说出两国的关系。

马库斯表示,虽然外界对两国的战略计划或实际情况了解并不多,但有一点是真实的,那就是两国关系正在发展。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7-12-09 8: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