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莲仙史(16)龙庭相召

杜若
王重阳与北七真。 中间端坐者为王重阳。丘处机居其左首第一。(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王重阳与北七真。 中间端坐者为王重阳。丘处机居其左首第一。(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人气: 64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汗思贤 龙庭相召

有词云:“虚心翠竹禀天然,一气生来清独。月下风前堪赏玩,嘲谑令人无俗。嫩叶萧骚,隆冬掩映,秀出千林木。英姿光润,状同玄圃寒玉。好事东里里田侯,南溪新种,使我开青目。尽日高吟窗外看,风飐筠梢摇绿,冉冉幽香,潇潇疏影,坐卧清肌肉,云龛闲伴,雅怀惟称仙福。”《无俗念.竹》

长春真人丘处机自从福州回到崇福宫后,宋、金两国皇帝屡次遣使征聘真人,丘处机以“不仁之恶”推辞金宣宗的邀请,又以“失政之罪”推辞南宋宁宗皇帝的邀请。他知道宋金两国气数将尽,因此始终不肯应诏。

金宣宗兴定三年(1219年)五月,蒙古皇帝成吉思汗久闻丘处机盛名,派近臣刘仲禄等人携带诏书前往山东聘请丘处机,大汗有意召请丘师询问大道。为请丘处机,成吉思汗斋戒七日后,方写召请诏书。

其手诏云:“天厌中原,骄幸太极之性;朕居朔漠北野,未生嗜欲之情。尚朴还淳,去奢从俭,每一衣一食,俱在与牛竖马圉共弊同飨。朕视民如赤子,养士若弟兄。谋素和,思素蓄。训练万众,每每征伐必会身先士卒;亲临百阵,从无念我之忧。七年之中成就大业,六合之内俱为一统。并非朕所行有德,而是受上天之佑,获承至尊。南连蛮宋,北接回纥,东夏西夷,皆来归顺臣服。念我蒙古国,千载百世已来从未有过。

然而任大守重,治平犹惧有失。凡夫刳舟刻揖,是为了渡济江河;朕聘贤选佐,是为了安定天下。自朕登基已来,勤心庶政,而三九之位,未见其人。适闻丘师先生,博物洽闻,探究道法义理,怀古子之肃风,抱真人之雅操,先生久栖岩谷,藏声隐形,宣全真玄风,以致有道之士,云集仙径。自起兵以来,伏知先生犹隐山东旧境,朕心仰怀不已。久闻渭水同车、茅庐三顾之事,奈何山川弘阔,有失躬迎之礼。如今,朕但避位侧身,斋戒沐浴,选差近侍官刘仲禄,谨备轻骑素车,不计数千里之遥,谨邀先生,暂屈仙步,不以沙漠游远为念,或以忧民当世之务,或以恤朕保身之术。朕必会亲侍仙座,惟望先生咳唾之余,但授一言词组,即可。

今日,聊发朕意,明于诏章,诚望先生既著大道之端,不要违逆众生小愿?故而咨诏以示,惟望知悉。”

丘处机像(公有领域)

一日,丘处机在崇福宫讲论道德,普示大众,他说:“人生在世,犹如游鱼在水,优悠自在;为名图利,似鱼吞钩,不知其幻。一朝上钩,刀劈釜煎之时,后悔都已不及!若不及早回头猛省,光阴迅速,转瞬无常。今日,看到你等既已出家,却不肯积功修道,坐消信施,且不说今世道果无成,来生所欠之都难以酬偿。更有人自己不信罪福因果,出家后更是肆意造孽,以致于疾病颠连,都不萌生悔过之心,尤其喜好毁谤之人所造之罪更重。这些人死后堕入地狱,永无出头之日。

因此修身之人,首先要博文而后知理,先收心而后放心。博文者,即见多识广,明了人伦世事之道;知理者,束心去私,能守道德造化之源。收心,即割情断欲,荡涤杂念,不起思虑;放心,即为免落入空幻,遭逢执著之魔,因此将心放入太虚之境。而今时之人,不明人伦世事之道,却想求得天道,犹如盲者行走不用盲杖,聋子却要去听宫商,就像下水捕兔,登山捕鱼,岂能得到?而人伦之道莫过于黄石公所说的‘道、德、仁、义、礼五者为一体’。道者,即人之所蹈,使万物不知其所由。德者,人之所得,使万物各得其所。仁者,人之所亲,常怀慈惠恻隐之心。义者,即人之所宜,崇善罚恶,立功立事。而礼者,就是人之所履,夙兴夜寐,以成人伦之序。这是为人之本,缺一不可。

贤人君子,明于盛衰之道,通乎成败之数,有审平治乱之势,所以隐居抱道等待造化之时运。倘若随时运而行,则能位极人臣;得机缘而动,能成就绝代之功。所以能明晓人伦之道的人,天道离他也就不会遥远。”

长春真人正在谈论之际,只见外面有人进报说:“蒙古皇帝使臣到。”丘处机当即离座出迎。那时,刘仲禄见丘师道貌非凡,急忙上前施礼,同至客堂,分宾主坐下。

刘仲禄说:“下官刘仲禄,今日奉我主成吉思皇帝手诏,敕召丘真人往朔漠一走。我主诚心访道,求贤似渴,早闻丘真人道德崇高,故而特命下官资诏相请。伏乞真人俯诺应允,方不负我主诚恳之意。”说完,呈上成吉思汗的手诏。

元太祖(成吉思汗)皇帝像。(维基百科)
元太祖(成吉思汗)皇帝像(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丘处机看过成吉思汗的手诏后说道:“贫道虚名虽布于海内,但实抱惭愧。前者金国三璧,宋国五聘,我都没有应允。今日,见蒙古皇帝心意挚诚,大人自遥远而来,天子召见我,我不能违命。暂请大人在敝宫屈待三日,贫道应诏随大人同赴燕京。”刘仲禄见丘师允诺,不胜喜跃,就在崇福官安歇,静待与丘师同行。

丘真人将道观诸事全部吩咐得当后,不觉已过三日。刘仲禄催丘师动身启程。众门人不解,为何前者有金国三璧、宋国五聘,丘真人都高卧不起,而成吉思汗相召,丘师就即刻应允呢?

丘师说道:“成吉思汗本是天人,他是奉皇天之命降于世间代天施罚,除残去暴。蒙古皇帝克艰克难,功成之后,就会回天复位。我此行也是天意,不能违逆。他日自有归还之时,你等勿要过虑。”说罢,随同刘仲禄启程北行,众门人哭泣着相送十里,方才止步。

丘处机与刘仲禄行至七月方到燕京。获知成吉思汗已经班师北归,丘师就与刘仲禄商议道:“我看主上今已北归,前往朔漠路途遥远,并非数日所能到达。况且眼下天气炎热,贫道老弱,不堪动身。且在燕京驻足,待到秋凉后启程北行。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刘仲禄说:“我主思贤若渴,怎能久等?”丘处机说:“既然大人不允,贫道也实在病弱不堪,不能前行,只能自书奏章。”遂即写成一道奏表,交与二位内侍,向朔方疾驰而去。刘仲禄见丘师自写奏章,既不敢阻挡,也不敢催逼,只得暂居燕京,等待成吉思汗旨意。

成吉思汗允诺金国之和后,就班师退归到锡林郭勒盟,屯兵养马。一日,见二位侍臣携带丘处机奏章而至。成吉思汗打开来看,上面写道:

“成吉思皇帝旨衷:登州栖霞县志道丘处机,钦奉宣旨,远诏不才,心皆恍惚。处机自念谋生太拙,学道无成,苦辛万端,虽然名扬诸国,但道不加于大众。内顾自伤,衷情谁测?前者金宋两国屡召不从,今者龙庭一呼即到,为何?

伏闻成吉思皇帝天赐勇智,今古绝伦,所以能道协威灵,使华夷率服。天子相召,不能违背,且冒风雪,图其一见。贫道到达燕京,听闻皇帝已车驾返回,遥不知几千里风尘,且天气苍黄,贫道老弱不堪,惟恐途中不能得达,且皇帝所主军国之事,也非贫道所能相助。倘若拒绝成吉思汗皇帝道德之心,也是一桩难事。遂与刘宣差商议,暂且在燕京等处盘桓驻足,先令人奏明其事。因刘宣差不从,因此贫道自书奏章。念处机虚得其名,颜色憔悴,形容枯槁,伏望圣裁。”

成吉思汗览表章完毕,得知丘处机应诏到达燕京,因为天气炎热所阻,不能往北。于是下一道复诏,另选侍臣顾元开奉旨前往燕京,递呈大汗的复诏。

丘师打开诏书一看,手诏云:

“成吉思皇帝敕真人丘师:闻丘师德重多方,时与愿适,天不人违。宋金两朝屡诏而不行,单单龙庭一邀而肯起身。丘师言朕身负天命,所以身归于朕,不辞暴露于风霜,自愿跋涉于沙碛。览阅丘师书章,甚是喜慰!军国之事,非朕所期;道德之心,才是朕心所尚。朕有意载扬威德,望丘师亦如天竺达摩,不计川途之阔,为济度西国大众,策杖而行。八月十四日诏。”

丘真人看毕,对顾元开说道:“今已重阳节,暑气消退,不可迟延日久,惟恐金风骤然而至。”丘处机择定九月望日动身,同刘仲禄前往朔漠。这正是:

“道高四海皆瞻仰,德重万民享太平。度世西游扬真道,玄风自此振大京。”@*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重阳与北七真。 中间端坐者为王重阳。丘处机居其左首第一。(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丘处机为众人讲道之时,只见空中百鸟翔集,盘旋在真人的头顶上,结成宝盖形状...
  • 王重阳与北七真。 中间端坐者为王重阳。丘处机居其左首第一。(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丘处机在龙门洞修炼七年,勤修不怠,静里求玄,无中炼有,不再为世俗尘情所牵所累,也不怕寒暑往来饥寒所迫。逍遥之心不记岁月,悟道之心也再无春秋。身心与德相合,神体与道合真。
  • 王重阳与北七真。 中间端坐者为王重阳。丘处机居其左首第一。(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今日此劫,但见王家万贯家产顷刻化为乌有。一时之间,人物房屋俱丧,荣华富贵何在?红尘之世犹如幻化一梦,我又有什么可眷恋的呢?
  • 王重阳与北七真。 中间端坐者为王重阳。丘处机居其左首第一。(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三元门下有唐、葛、周三位真官。三人驾云游至蟠溪,看到丘处机顶上白光冲天,即知他忍苦修行即日满足,道缘结在龙门。于是三官变作三个差人模样...
  • 王重阳与北七真。 中间端坐者为王重阳。丘处机居其左首第一。(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这蟠溪之畔有座古庙,丘处机白天在蟠溪背人,晚来就到古庙打坐修炼。附近村庄有些颇有善心、崇佛尚道之人也会送些食物供他充饥。每逢冬日四九寒天,他仍不辞劳苦赤脚背人渡溪。若遇到大水漫涨之时,他就在庙中潜心静修。
  • 王重阳与北七真。 中间端坐者为王重阳。丘处机居其左首第一。(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当时二人在华阴地界的小华庙夜宿。一日,忽逢天降大雪,平地约有三尺厚,二人无法走出庙门。丘处机饥肠辘辘,腹中无物,又兼身上寒冷,开始还可以勉强承受,但捱到第三天夜里,实在冻得受不了,于是心生一念...
  • 王重阳与北七真。 中间端坐者为王重阳。丘处机居其左首第一。(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王重阳身跨白鹤,在空中看到潼关至华阴这段路程饭铺稀疏,惟恐...
  • 王重阳与北七真。 中间端坐者为王重阳。丘处机居其左首第一。(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六人离开登州地界后,忽然从龛飘出阵阵的氤氲之香,沁人心脾。说也怪哉,这木龛随着香气的笼罩,逐渐变轻了,犹如空龛一般。
  • 王重阳与北七真。 中间端坐者为王重阳。丘处机居其左首第一。(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自从领旨下凡来,寄迹尘埃得自栽。几度仙风催梦觉,数声鱼鼓唤心颜。三三行满神胎结,九九功成道眼开。七朵金莲今已会,特留云路到蓬莱。
  • 王重阳与北七真。 中间端坐者为王重阳。丘处机居其左首第一。(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王重阳已过不惑之年,回首昔日曾在官场多年,也曾在战场骁勇杀伐。如今趁著机缘,一心访仙求道。没想到,半路会出现这等荒诞之事,故友的妻子想依他做夫妻。王重阳一心修道,因此面对女色,惟恐避之不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