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43) 共产邪说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562
【字号】    
   标签: tags: ,

逆天反神

蒋公指出,共产主义的核心学说唯物论是邪说:“共产匪徒们因为相信‘否定之否定是自然、社会和人类思惟具有最普遍最扩大作用的发展法则。’(恩格斯语)因此肯定:‘自然界中一面始终有某种东西在产生和发展,一面始终有某种东西在败坏和衰颓’(史达林语)。基于这一思惟法则,共产匪徒遂视自然界的一切事物,都是彼此斗争,互相残害,一个否定一个的。在他们看来,‘否定’是本质发展的契机。”

“谁都知道,宇宙是无一时一刻不在运动的;然而宇宙虽在不断地动变,惟其有一绝不动变的法则与规律,同时存在其中,而无法否定的。这法则和规律,我们可认之为天体的轨道,所有宇宙星体都是循着这轨道运行,而且是永不‘越轨’的。由此可见‘天行有常’、‘周行而不殆’了。大家都知道:四时之变,昼夜之分,是由于地球公转自转的缘故。有了这种规律性的动变,才有春耕、夏长、秋收、冬藏的自然现象,也才有昼起夜伏、朝作夕息的生活规律。而这四时运行中虽有寒暑冷暖、昼明夜晦等相反或矛盾的现象,但其相反的目的,乃是为了相辅相成,也就是为了继续不断地运行发育。共匪在‘否定律’上,却坚决反对中西哲人所认定的循环式的周流原理,他们以为宇宙间一切相反的现象,都是相拒相克,不断地‘否定再否定’的。谁亦知道这完全是悖离真理的谬论。我们国父批评共产主义为陈腐,为不合于科学者,就是这个道理。”(蒋介石,《解决共产主义思想与方法的根本问题》,一九五五)

蒋中正先生继志承业,亦以收复台湾为不渝之职志。图为民国13年(1924年)6月与孙中山先生在广州黄埔军校合影。(翻摄:林伯东/大纪元)
1924年6月孙中山与蒋介石在广州黄埔军校合影(翻摄:林伯东/大纪元)

蒋公辨别出黑格尔与马克思的哲学思想完全是相反的,而这共产主义的核心唯物辩证法是反精神、反生命、反天理、反人性的邪说,唯物辩证法的根本错误,全在其所谓中心定律的矛盾律,始终对立、冲突不已,最后遍地血腥,矛盾斗争至只留共党头子一人孤独存在的结局,自作孽不可活,把一切导致毁灭。

“马克斯‘唯物辩证法’,乃是由黑格尔辩证法‘正反合’的原理所脱胎的产物,但是其内容与精神,几乎完全是相反的。“至于黑格尔全部哲学的精神和理论,即使其辩证法的内容和原理,那也还是与我个人思想有很大的距离。因为我始终认定黑格尔的哲学思想是纯粹的唯心论,尤其是他的矛盾统一观,并不足以概举世上万事万物发展的真实形态。所以对于他的思想,我是很多不能同意的。然而他那‘绝对理念’的出发点,无非是导人于穷理致知、求真求善的这一方面;而马克斯背天逆理、贼仁害义的唯物思想,乃是完全与他背道而驰的。”(同上)

易经复刻本(Cooltoye/维基百科)

“说到辩证法的原理,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东西。这些学术,我们中国先哲远在三千年以前,如易经所谓‘一阴一阳之谓道’,就是阳为‘正’,阴为‘反’,太极为‘合’的意思。而且其哲理,远较现在辩证法‘正反合’之说,为高明而深邃得多。其他如老子所谓‘有无相生,难易相成’,以及书经的‘危微精一中’,以至于名家学说,即无不是现代辩证逻辑学的原理所自出。”(同上)

“故黑格尔的辩证法则虽然是从矛盾出发,但他不过是要求从矛盾到统一。可是马克斯却认为:‘统一物的分裂是辩证法的基本’。他们把黑格尔的矛盾归于统一的观念,完全歪曲过来。察其用心,当然不在统一矛盾和解决矛盾,而在使世界的矛盾,尽量扩大,人类的斗争,永无止境。最后就是要使人类根本丧失人性,成为毫无良知和灵觉的禽兽,好让共匪永远牵着鼻子来跟随他做奴隶罢了。

 “‘唯物辩证法’的祖师马克斯,虽然很机巧地利用了黑格尔辩证法,为后来共产匪徒建立了整套的唯物思想的法则。但由于马克斯理论根本否定了精神和人性的价值,更不承认其有神与天以及生命的存在;因此以‘唯物辩证法’为一切法则的共匪,其生活、行动、策略和斗争理论,都是充满了物欲、夺取、清算、压制,再加上他残忍、暴戾、阴狠和灭裂的兽性,自然是要遍地血腥了。换言之,共匪的理论和他的人生,都是反精神、反生命、反天理、反人性的,只认物质和强权,斗争复斗争,矛盾再矛盾,质变再质变,否定再否定。如此最后非斗争至只留他共党头子一人孤独存在不可的境地,你看这是什么境地呢?这就是‘唯物辩证法’的根本弱点。所以到了后来,史达林以为这‘否定之否定’的法则,必将会应用到共产党本身及其个人上来了。所以他不能不背叛其祖师的定律,而加以否定,特创造其所谓‘不断运动,不断更新’的新法则,来替代其‘否定之否定’的定律。可惜他的信徒们至今仍在运用其‘否定之否定’的祖传定律,尤其是国际共产匪徒,对这一教条,已成为其牢不可破的第二天性;即使它要勉强改变,事实上亦不是容易改变得过来的。大家更须知他们‘唯物辩证法’的根本错误,全在其所谓中心定律的矛盾律。第一矛盾律的始终对立、冲突不已的法则,如不能彻底取消,那其他定律无论如何改变,亦决不能发生任何作用的了。这些万恶的定律,我以为到头来非至他们自作自受不可,这就是我国古训‘自作孽不可逭’的一定道理。”(同上)

蒋公指出了共产主义反对神的终极目的:“共产主义的无神论,否认了上帝的存在,马克斯曾经说:‘离开上帝,离开教堂,遵奉共产主义,你们就可以得到世界上一切最好的东西。’列宁在他论宗教一书中说得更明白,他说:‘宗教是一种精神的麻醉剂,使资本主义的奴隶沉溺其中……我们前进的步骤,必须包括着无神论的宣传’。共产党徒对于宗教这样的仇恨和诬蔑,就是显出其对于宗教万分恐惧的心理,亦就可知道它们所恐惧的,不是有形的物质,乃是宗教的精神力量,所以它要用共产主义唯物论,来代替一切宗教;崇拜物质,迷信暴力,就是它真正要以物质全能的理论来麻醉人类,要使人类精神彷徨,信心动摇,完全沉溺于其物质麻醉之中,而后它就进一步可使人类慑服于其暴力控制之下,以达到其统治世界的目的。实际上,在他们口中的邪恶宣传,所谓宗教是麻醉,是沉溺的诬蔑,乃就是宗教徒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精神,亦就是历代卫道者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来成就更大生命的大无畏精神。”(《耶稣受难节证道词》)#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点阅【千古英雄人物之蒋介石】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共产党会取巧一时,但蒋介石看到共产党的最终命运:“天下没有一个人说是敬拜外国祖宗,不孝他的父母,不爱他的国家而能够成功的!历史上也从来没有一种杀人放火卖国忘宗的土匪可以成功的!”
  • 蒋介石对此洞若观火。一九三七年十月二十五日他在日记中写道:“共产党之投机取巧,应切实注意,此辈不顾信义之徒,不足为虑,吾当一本以正制邪,以拙制巧之道以应之。”
  • 一九四四年,抗战胜利在望,但蒋介石却不乐观。他在七月十二日的日记中写道:“国家前途多难,尤以俄国与中共问题为最大,但此乃关于国家存亡之机。”
  • 旧宇宙相生相克的理,造成了有正就有邪。创世主、正神要拯救所有生命,负面生命则要破坏,毁掉众生。它们制造所谓无神论、唯物论、实证科学,分割精神与物质,让人只信肉眼能看到的事物,而摒弃精神、信仰,不再信神,以至最后为神所抛弃。
  • 在苏德战争期间,苏联得到美国大力援助,美援苏联是美援中国的七倍。一九四一年三月,美国国会通过租借法案。根据该法案,美国战时对外援助总额累计达五零六亿美元。其中,苏联自一九四一年至一九四五年底,累计得到约一零九亿美元的租借物资,约占总额的百分之二十二;中国自一九四一年至一九四五年,累计获租借援助约十六亿美元,约占总额的百分之三。第二,中国抗战最艰难的一九四一年一九四四年间,得到的美国援华物资很少;美国援华物资的大部分,集中于一九四五年交付中国。
  • 罗斯福的错误决定帮助了共产党在欧洲和亚洲的扩张,蒋公慧眼在亚洲保全了日本免遭赤化。“第二次大战的起因已如上述。大战的结局是怎样呢?大战的结局是牺牲了中国,瓜分了德国,却保全了日本,但是日本的保全不是偶然的。在第二次大战以前,一般军事家和政治家总认为任何战争的结局,都是战败国接受战胜国所提条件的和平会议。”
  • 蒋介石深知中共不会甘心。《双十协定》签订第二天,他在日记叹“共党不仅无信义,且无人格,诚禽兽之不若也”。但他依然给中共留下改邪归正的机会。
  • “农村包围城市”在蒋介石眼中是中国旧有的流寇观念,中共通过制造仇恨,破坏家庭而壮大自己的军队。“但是共匪学会俄国式的武装暴动方法之外,还采取中国旧时流寇式的暴动方法,‘以农村包围城市’的观念在中共匪徒中渐次抬头,而流寇式的方法乃亦成为共匪暴动的主要路线了。” (《苏俄在中国》)
  • 共产党用的是以水覆舟的办法,……拿上经济条件,组织无产阶级及准无产阶级之困苦人民,造成铁幕之后,以恐怖赤化之手段,清算了富人,恐怖了贫民,很快地使个人生产工具均须靠共产党政权来分配,离开了共产党不能生产,也就是离开了共产党不能生活,造成清一色的控制面,这就是他覆舟的海水。
  • 蒋介石派白崇禧在东北迎战,东北国军士气大振。白崇禧督战指挥杜聿明属下孙立人新一军、廖耀湘新六军、陈明仁七十一军分三路向四平林彪部队进逼包抄。国军只用三天时间,于十九日便彻底攻克收复四平,林彪化装成伙夫随残兵败将狼狈逃往松花江北岸。国军乘胜追击,又拿下长春,并追剿林彪部到松花江畔,直逼哈尔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