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国NHS的困顿与川普的医改

奥巴马美好意愿落空 国家兜底的NHS还能兜多久

压在NHS头上的庞大财政赤字,正日渐成为难以承受之重。(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Images)

人气: 9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2月12日讯】(英国大纪元记者王华报导)生老病死,这人生最重要的几件大事都与所在国的医疗保健系统息息相关,不同国家采用的卫生保健政策也深刻体现出国与国的差异,以及彼此的共性。

在医保方面,尽管英国和美国曾经是矛盾的两极:英国推行的是由国家出钱的全民医保,而美国是由市场决定的个人医保。然而随着时间的考验,人们发现,两者在不知不觉中在往中间靠。

NHS难于承受的重负

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是英国在二战后首创,于1948年正式实施的由政府税收统一支付的,以“医院专科医疗服务”+“全科医生为基础的社区卫生服务”构成的全民医疗服务,简单地说,其本质是一种以税收为基础的全民医疗服务,它创立之初简直就是共产主义医疗制度的典范,第一条原则就是按需分配。然而50多年实施下来,已经面目大变了。

按照刚刚建立时候的计划,医疗机构全部国有化,医生固定工资,病人有病没病随时都可以去全科医生(也称家庭医生,GP)那里报到,只要觉得有必要,随时可以转诊专科医院。直接结果就是医院爆满。 1978年巅峰时期,在英格兰地区等待手术的病人多达67万人,做个外科手术动不动等个20周…… 作为国家公立医院的NHS 不堪重负,直接导致了私立医院和保险机构的扩张,代价就是病人自费。

于是NHS先后进行了至少6次改革,但是收效甚微,英国到处依旧是医院缺钱和病人长时间等待这个相同的情景。虽然国家预算逐年增长,如2009年的医疗费用占GDP比例就已经高达8.9%,依然不能满足民众日益增长的医疗需求,各类成本费用日益攀升。唯一明显下降的是人均病床数量,从1950年的每千人10.8个床位,降到了现在的每千人3.4个床位,这意味着病人的等待时间会更长。

医院丑闻促官方改革

英国人视为荣耀的 NHS,在2007年闹出了斯塔福医疗丑闻。

茱莉·贝利(Julie Bailey)88岁高龄的母亲因身体不适,于7月住进斯塔福医院(Stafford Hospital ),几个月后过世。贝利控诉医院,称医院的各种疏忽怠慢、参差不齐的医疗素质才是导致病人身亡的原因,遂发起了“治疗NHS”(Cure the NHS)公民运动。拥有相同遭遇的家属与病患也陆续出面曝光医护照料的疏失,如无人照料的病患得喝花瓶里的水来止渴。

2010年卡梅伦上任后,推动政府展开调查,并以此为契机推动全面“健保改革”。卡梅伦上任后还推出了被称为“英国医疗史上最大的变革”的医改白皮书。历经18个月的激辩后,2012年推出了《卫生与社会照顾法》(Social and Health Care Act)。

外界分析,这一法案每年可为NHS省下至少17亿英镑的开支。但同一年,英国医师协会(BMA)发起了首次罢工,抗议新政府把手伸进2008年才与工党政府协议调整过的退休金制度。接下来的几年,医方与政府不断地展开谈判,一次又一次地走上街头抗议。

医生工会发起罢工

类似于工会性质的医师协会BMA,针对NHS公立医院的医生雇佣合约的谈判,已与英国政府拉扯多年,但在2015年却因首相卡梅伦宣布“七天看诊”的新政策,让谈判正式破局。同时,英国政府就 NHS 医生的工资给出了新规定,结果导致了2016年4月26日和27日,英格兰地区4.5万名初级医生的全面罢工,这是NHS有史以来首次所有部门都有医生参与的罢工,包括急诊室、加护病房跟产房,全面停摆,总计影响一万三千宗手术跟至少十万件门诊。

双方主要争议点是,政府口中的“基本薪资上调11%”,在初级医生眼中只是“变相减薪”,因为政府把原来的5天平日班、2天周末班的制度,改为6日平日班、1天假日班,假日班每小时的工资比平日班高很多,这样实际上就减低了那些经常周六工作的年轻初级医生的收入。英国医师协会声称,总体上等于变相减薪高达30%。

卡梅伦辞职后,女首相梅依旧任命原来的卫生部长,继续强力推进新的合约新法。如为了避免NHS赤字而紧缩预算的配套政策还包括:取消对在校护理学生的补助。导致相应医学护理方面的学生人数下降了20%。

在2016年5月19日,医生工会BMA与英国卫生部达成妥协,然而一个多月后的医师投票否决了该协调方案,双方共识再度归零。由于诸多矛盾没有解决,日后还会发生怎样的冲突,人们都在担忧。

川普医改:废除奥巴马平价医疗法案

美国总统川普上任第一天签署的第一份总统行政令,就是废除奥巴马执政 八 年来最重要的内政政策:〈平价医疗法案(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 〉(ACA)。

具有社会主义色彩的奥巴马医改政策ACA,其初衷是为弱势者谋福利,让原本没有医疗保险的穷人也能享有医保,不过由于不切实际,负担太重,最后不得人心。

从2006年开始的平价医疗法案,禁止保险公司拒绝那些已经患有疾病的申请人;孩子可以享受父母保险直到26岁;民众可享受免费的预防医疗护理措施,在奥巴马医改之前,保险公司和医保制度只支付看病和检查的费用,如果病人短时间内再次回到医院,医院还会为此受到处罚。

奥巴马把3,200万没有保险的美国民众纳入医保体系,使美国医保覆盖率从85%提升至95%,接近全民医保,不过10年成本约计两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原有的85%的医保拥有者要为10%的新增医保受益者承担一些成本,作为美国占最多人数的中产阶级,他们要交更多的钱来替穷人或者弱者负担部分保费。

这种改变带来的结果是老年人、多病者的保费被降低,年轻人、健康人群的保费被提高,以一位居住在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的年轻男士为例,他每月支付的医疗保费将由原来的58美元,涨到175美元。

奥巴马这种类似杀富济贫的医改,令全社会怨声载道,这也是其失去大选的原因之一。11月10日川普竞选获胜两天后,他成立了自己的政府官方网站,取名“大国复兴(greatagain.gov)”,在“医疗改革”栏目,川普政府将用一系列措施取代ACA,包括:“建立个人健康储蓄账户;建立以病人为中心的医疗系统;立法减轻家庭和企业负担;允许跨州购买保险;充分引入市场机制、联合联邦和州政府;重建高风险人群数据库”等措施。

对奥巴马这种“以中产阶级补贴穷人”的方式,众多国家都保持着高度的谨慎,如英国、法国都是以国家财政兜底的方式来弥合这种差别,而不是由中产阶级买单,毕竟中产阶级是国家最具活力、纳税最多的群体,不能给“夹心层”太多的负担。不过,国家兜底,又能兜住多少?兜住多久呢?◇

责任编辑:文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