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活摘器官惊人黑幕 引外媒关注

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院的锅炉房对比731部队的焚尸炉。(明慧网)

人气: 128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2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近期,梵蒂冈邀请中共代表出席反对贩卖器官的国际研讨会,令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再度引发国际关注。德国、瑞士、法国等多国媒体都聚焦这一话题进行报导,并引述医生和专家的话指出,教廷邀请中共代表与会,是在洗白中共的罪行。

德语网站visiontimes报导说,十多年来,汪志远博士一直是调查中共活摘器官团队的成员。2006年3月,他首次听说中共强制摘取器官的消息,得知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北方一家医院遭活摘器官而死。但是,这位自1995年移居美国的前中国军医,当时并不能完全相信这样的犯罪会真实发生。

汪志远说:“这已经超出了我作为正常人的心理承受力,性质太严重,数量太大。”他加入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WOIPFG,以下简称“追查国际”),调查这些罪行的真实性。

但调查结果使这位研究人员更加震惊。在汪志远和他的团队对涉案医院的初步调查中,他们给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血栓医院打了许多电话。虽然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提供的资料不多,但是锅炉房工人却说了不少。

汪志远说:“锅炉房工人说,他们烧毁尸体,有不少男女尸体。他们说,他们从尸体上摘下耳环珠宝、手表等等。我们被深深地震惊了。”这表明,医院用锅炉房来销毁活摘器官的证据。

汪志远解释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从来没有听说过医院在锅炉房焚烧尸体,医院通常设有太平间,将尸体交给殡仪馆火化。”“这真的敲响了警钟,说明活摘器官可能是真实的。但是,我们不太清楚详情。”

“追查国际”开始重新调查中国的器官移植医院。2006年至2007年,“追查国际”人员扮作需器官移植病患的家属,打电话到中国了解实情。结果令他们吃惊不小,因为移植医生团队坦承,器官的来源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是基于真善忍原则的修行方法。

2006年,一名上海医生告诉“追查国际”,在他的医院肝脏移植只需等待一个星期。而存在自愿器官捐献系统的西方国家,需要等待多年才能进行肝脏及其它重要器官的移植。这位医生并说,肝脏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汪志远联系到一家军队医院的一名医生,该家医院也进行器官移植。这名医生解释了系统是如何运作的,以及中共最高层参与到摘取器官的决策中。

调查人员发现,在早期调查中,中国许多医务人员都非常直接地告知器官来源。活体摘取器官事件被公众谴责后,他们在电话上不再轻易地吐露相关消息。尽管如此,“追查国际”继续地记录下警察和高级官员就活摘器官的说明。

一名前警官告诉调查人员,他见证了对一名妇女被摘除心脏和肾脏的过程,这名妇女也因器官被摘取而死亡。这名前警官的电话录音,在纪录片《人体摘取:中国的非法器官交易》中进行了展示。这名前武警说,亲眼目睹一名女性在没有被麻醉的情况下被摘取器官。

汪志远所在的调查团队还研究了移植产业在中国是如何运作的。他们发现,1999年,全中国只有19家医院可以进行移植手术,到2005年,已经扩张到500家。移植医院的数量在6年内增加了25倍多。而中共自1999年起,开始残酷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调查团队还发现,自1999年起,肝脏移植手术数量大幅上升。“在1991年至1998年的8年间,共有78例肝移植手术;然而,1999年至2006年有1万4085例。”汪志远说。这表明在同一时期肝移植手术增加了180倍,而中国当时并没有器官自愿捐献系统。

去年6月,加拿大前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知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美国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发布了其著作《大屠杀》(The Slaughter)和《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的深度更新调查报告,揭露中国系统性的、由国家组织驱动的、大规模产业化的活体器官移植黑幕。他们发现,每年在中国进行6万〜10万移植手术。

报告说,获得移植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此外,较少一部分器官来源于维吾尔族、藏族和家庭教会基督徒。

美国众议院在去年6月一致通过决议,敦促中共当局停止摘取宗教囚犯器官和停止迫害法轮功。欧洲议会在2013年通过了一项类似的决议。

这种罪行在中国仍然没有结束。

德国《明镜周刊》(Spiegel)报导说,仅仅一家医院就进行了560例肝脏移植手术,基于这些手术写的研究论文在医学伦理学家抗议后,已经被医学杂志撤销。

报导说,医学杂志《国际肝杂志》(Liver International)撤销中国医生一篇关于肝脏移植的报告,报告是基于2010年至2014年浙江大学附属医院进行的563起移植手术。澳大利亚的医学伦理学家说,有迹象表示,研究中涉及死囚器官。

麦考瑞大学伦理学家温迪.罗杰斯(Wendy Rogers)说,如此大规模的移植手术研究不可能只是使用志愿者捐赠器官。

由于没有道德上站得住脚的器官来源证据,她要求撤销中方论文。

两名论文作者声称,所有器官在心脏死亡后从供体取出,不是来自于死刑犯。《国际肝杂志》的主编帕维亚大学的Mario Mondelli表示,已经要求论文作者提供这方面的证据。他说:“不幸的是,该机构没有回应或评论。”该杂志公开了对此论文的撤销决定。

中共政府声称自2015年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但活动家和研究人员的调查表明,这种做法依然在继续。

瑞士日内瓦《时代报》(Le Temps)报导说,教廷邀请中共官员参加反对器官贩卖的会议,医学伦理专家谴责了这种作法。

梵蒂冈举办了反对贩卖器官国际研讨会,中共代表的到会引起医学伦理学家的抗议。中国是器官移植大国,中共一向通过在监狱中的暴力行为获得器官来源。许多医生和中国问题专家认为,教廷邀请中共代表,是在洗白中共的罪行。

在罗马,中共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称,从2015年起,已停止从犯人身上摘取器官,10年前90%的移植器官来自死囚。北京称,2016年从1万名捐赠者身上获得2.8万个“主要器官”。而根据去年的一项研究估算,每年中国进行了多达6万至10万起器官移植手术。

11名医德专家对教皇科学院发出抗议信,对邀请中共移植专家这种做法进行质疑:“我们要求本次会议的组织者,调查中国的被拘禁者情况,中国囚犯被视为移植器官库。”专家警告梵蒂冈说,中共可能将本次会议当作宣传资本,来“提高其移植系统的声誉”。

法国媒体《巴黎人报》(Le Parisien)报导说,中共代表参加梵蒂冈反对器官走私的国际研讨会,遭到医学伦理学专家的强烈批评,专家指出中共的移植罪行仍然没有结束。

中共媒体称,在2015年,只得到2,766个器官。中国传统文化认为,死要全尸,只有极少数中国人愿意捐赠器官。

调查人员的一份报告估计,每年在中国秘密进行了6万至10万起移植手术。

几十年来,中共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往往没有经过家属同意。北京在2015年1月声称禁止摘取囚犯器官,但事实令人担忧。

伦理学家们表示,中共代表出席梵蒂冈会议“令人震惊”。伦理学家联名写信给梵蒂冈说,“应该意识到,有名望的外国机构的认可,即使是间接的,也可能被中共用在宣传中,提高其缺乏伦理道德的器官移植系统的声誉。”

法国生命伦理学网站Gènéthique报导说,梵蒂冈邀请中共代表参加器官国际研讨会,引起了医学伦理专家的强烈反应,因为中共“希望说服人们相信其新的器官捐赠政策的所谓诚信”,但是行为却继续保持“不透明”。

到2015年,中国90%的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人。20世纪90年代以来,人权组织和国际医疗机构谴责这种器官来源。在2015年1月,中共虽然通过新的立法,但“许多疑虑依然存在”。

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AFOH)的主任Torsten Trey博士说,“没有透明度,没有证据显示他们在执行新政策。”#

责任编辑:明书阁

评论
2017-02-14 2: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