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星空】帝王一

唐太宗的故事(三)金龙护身 群英相救

作者:天熙
秦王周围红光罩体,紫雾腾空,烟雾之中,现出八爪金龙。(曹醉梦制图/大纪元)

秦王周围红光罩体,紫雾腾空,烟雾之中,现出八爪金龙。(曹醉梦制图/大纪元)

      人气: 712
【字号】    
   标签: tags: ,

要击败群雄,平定天下,不仅需有运筹帷幄的能力,也需有如金刚铸造的超常意志;更重要的是加上天助,也就是需有天命,顺天而行,自然可得。而且真命天子,自有神佛护佑,秦王在多次危难中,都能死里逃生,转败为胜。

在《隋唐演义》中有一段秦王身陷南牢,秦叔宝识真命天子,群英救秦王的故事。秦王平时就以师礼对待宾僚,如对待杜如晦、袁天罡、李淳风、侯君集、姚思廉、皇甫无逸等人,所以只要秦王一出师,他们无不随侍在侧,出谋献计。

秦王出兵攻打王世充,屯兵于睢水之北。王世充探知秦王到来,列阵迎战,两军相接,唐家军精勇无比,王世充落荒遁城,坚闭不出。隔天,秦王探知城北十里外的北邙山,有珍禽怪兽,苍松古柏,正是狩猎的好去处。李淳风劝阻说:“殿下该有百日之灾,不可开弓走马玩景;况且殿下面带青色,还是不走的好。”但秦王觉得驰骋于弓马之间,气爽神怡,仍带十余人往北邙山而来。

到了山内,秦王为了追一只白鹿,不觉已到了一座新城门,匾上有“金墉城”三字,正是李密所居之城。正巧被守城军卒看见,忙去通报。程知节、秦叔宝即刻追杀而来,秦王挺枪迎战,不料同行的马三保被秦叔宝擒住,秦王只得败走。后躲入一座古庙,程知节紧追不舍,在古庙中发现避于宝桌之下的秦王。知节入庙,叔宝亦追赶进殿。叔宝四下搜寻,见秦王躲避在宝桌之下,红光罩体,紫雾腾空,烟雾之中,现出八爪金龙。知节举起巨斧正要砍向秦王时,叔宝知道秦王是真命之主,飞抢上前,用双锏架住巨斧,救了秦王,但秦王也被押入李密府中。

高祖知秦王被李密关入南牢后,派遣刘文静持书送礼前去营救,刘文静亦被李密关入牢中。徐世绩见李密得小胜,就自夸傲慢,认为此人不久势必败;秦叔宝观察秦王乃是真主,告知好友他前日在老君堂内见秦王有红光罩体,金龙现爪护身的情景;魏徵说:“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今主上为人暴悍,又骄矜狂傲,唐虽立国不久,但大势必归于唐。为今之计,不如乘主上未回时放秦王归国,施此人情,日后我们好去相见。”于是徐世绩、魏徵、秦叔宝三人,于武德二年春二月,私放秦王、刘文静归国。秦王回唐后相继削平各反王,天助秦王,一统天下。

历史所发生的一切必有其安排,秦王之所以被困南牢,或许就是群英要与秦王结缘,此天之所以困英雄也,与凡人的牢狱之灾不可同日而语。@#

参考资料:《旧唐书》《隋唐演义》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太宗缚著窦建德到东都洛阳城下,王世充看到窦建德被俘,遂率官兵请降。(绘图:曹醉梦/大纪元)
    唐朝刚建立时,高祖仅据有关中一地,天下依然群雄并立,据地为王。当时的李世民被封为秦王。彼时刘武周与萧铣居于西北,王世充居于中央,面对各路枭雄,秦王没有畏惧,心中只有“思靖大难,以济苍生”的宏大使命。
  • 唐〈步辇图〉描绘唐太宗接见禄东赞朝的场景。(公有领域)
    唐太宗是大唐星空中最璀璨耀眼的一轮明月,不但照亮了唐朝历史的夜空,也是后代帝王仰慕并引为仿效的治世典范。唐太宗不但是史上唯一集开国、武功、文治、缔造盛世为一身之千古一帝;也是集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艺术家于一身的伟大君主。不论唐太宗的伟大事迹,或是发生在他身边的小故事,今天读来都令人回味,发人深省。
  • 唐太宗画像,绢本设色,北京故宫南薰殿旧藏,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公共领域)
    对于战争,既不能没有,也不能常用,所以作君主的要在四季农闲之际,讲解和演习军事和练兵,一定要做到有备无患。
  • 唐太宗画像,绢本设色,北京故宫南薰殿旧藏,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公共领域)
    君主如不知节制欲望,臣民就会好逸恶劳;君主如不能严于律己,却去禁止别人不做坏事,就像是怕火燃起,却用加上柴薪的办法去扑灭火焰;也如同讨厌池水浑浊,却自己动手不断搅动,希望它能澄清一样,这是办不到的。还不如先从自己做好开始,尽管你不说什么,民心风俗也会因此而变好。
  • 每年此时,金黄的银杏叶子开始凋落,像是在银杏树下铺成了金黄色的毯子。今年前去观赏的游人将达到日计10万人,场面十分壮观。(网络图片)
    陕西西安市长安区终南山下的古观音禅寺内,有一棵据传是唐太宗李世民亲手栽下的,至今已逾1,400年历史的银杏树。每年此时,金黄的银杏叶子开始凋落,象是在银杏树下铺成了金黄色的毯子。今年前去观赏的游人将达到日计10万人,场面十分壮观。
  • 酌古鉴今。(小玉/大纪元)
    李世民一再强调说:“人死了就不可能再生,用法一定要宽简。”“若刑罚不当,杀错了人,怎样追悔都不能使人再活过来。”
  • 唐代画家阎立本所绘的《步辇图》,图为唐太宗接见吐蕃使者禄东赞的情景。(公有领域)
    大唐王朝,是中华历史上一个承前启后、百花齐开、大放异彩的全盛时期。她的温文有礼、文化腾达和威力远被,同当时西方世界的腐败、混乱和分裂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以致在人类的文明发展史上一路遥遥领先。特别是初唐时期的“贞观之治”,如一轮皓月,照亮了人类历史的整个夜空。
  • 唐太宗画像,绢本设色,北京故宫南薰殿旧藏,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公共领域)
    作为中国神传文化鼎盛期的唐代,其繁荣文化就世界而言,可称得上无与伦比。
  • 唐太宗画像,绢本设色,北京故宫南薰殿旧藏,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公共领域)
    太宗征战,并非只靠一己之勇。太宗治军之严谨,布阵之精准,临敌之应变,料敌之如神,用兵之出奇,战术之多样,战略之高超,将将之贴切,更兼天意使然,遂使其百战百胜,开创大唐王朝。太宗熟读兵法,用乎于心,审时度势,无往不胜,战功卓著,然只留下极少兵法论著。成吉思汗所言之《唐宗兵法》即为后世所传《唐太宗李卫公问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