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制宪思想记录之廿六:经济与环境

高智晟律师(大纪元)

高智晟律师(大纪元)

人气: 26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2月21日讯】三十四、任何现代文明政府,经济与社会的文明进步是其权力行使的所有原因及目标,而非法的极权制度是例外的,他们一边顽固地坚持,他们所维持的野蛮制度代表了人类制度文明的终极真理,一面会不惜以一切手段、以任何代价来在经济的发展结果上回证这种使人一目了然的荒诞真理。

阿伦特在《极权主义的起源》中写道:“至于经济目标上,极权主义政府在自己的国家随心所欲,就像俗说的一群蝗虫。极权主义独裁者像外来征服者一样统治自己的国家,使事情越来越糟,因为它用无情来达到效率。”

中共恐怖组织这群人类史上最可怕的蝗虫,为了证明他们制度的优越性而丧失理智地掠夺性发展,在它们2017年灭亡前会造成怎样不可控的灾难性局面尚在不确定中,但早已确定了的是它必然会带来的可怕的灾难性后果。经济层面上的畸形结构只是未来危机的一个最不严重的方面,而无论未来政治制度如何变换,中共恐怖组织对环境的疯狂掠夺性“发展”,已为未来数十年乃至更长时期的发展造成很难逆转的实质性损害,尤以在环境损害方面。

2008年我被带离北京后来到河北,那里环境污染的恶劣后果及其直露程度何其的使人绝望。流经石家庄的四条河流,河水的颜色及其气焰熏天的恶臭,彻底颠覆人类记忆常识中关于水的概念、河的意义,河水的颜色直似野蛮权力本身的黑,是墨黑色。河水经流之处,草木尽皆枯死,因问当地农家,政府对这种局面怎么不管?农民的回答既充满了睿智,又隐藏着鞭挞与无奈,说是“因为这些河流名气太小了”。连治理污染都当成了面子活来做。中共主导下的三十多年经济“发展”,底定了中国未来百年内刻意的环境复原目标,尤以在土地的毒害化方面。中国的经济“发展”,丢掉了人类社会保持了数千年许多的诚实的生活方式。

便是许多农民亦自觉地认识到这种失去。我回乡以后的见识,当地十里八乡中,偶有农家喂养一头猪的话,极善于精打细算的农民,竟愿掏高于市场上三四倍的价格抢买这种猪肉,因为他们得知,那些养著被他们称为“商务猪”的个体户们,不仅使用专业催生的饲料,更可怕的是竟用药物催生,不仅仅是没有了猪肉的醇香,更是因食那样的猪肉,人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灾难结果。

我曾读了崔卫平教授写的一篇回乡见到的景象文──她的亲人们绝不吃自己生产的大米,看了使人感到一种漫无边际的无助乃至绝望,但事实上,崔教授的文字也只是打破了一种自欺心理的维持条件罢了。我们对自己每天食用着种粮人自己不敢吃的粮、种菜人自己不敢吃的菜、卖肉人自己不肯吃的肉、食品加工者自己绝不吃的食品有谁不是心知肚明。但就像被毒害了的空气我们无法躲避一样,我们只能面对而苦活着。

我曾有一位朋友是在北京加工销售豆腐的,有一次谈到豆腐,他直言告诉我和耿和“你们千万不要买著吃豆腐,我们从来都不吃自己做的豆腐”。可哪种食品又是我们可以放心吃的呢?一个唯利是图的强盗政权,指望它去监管、保障食物安全是何其的不切合实际,可怕的现状也正证明了这点。

我从曾代理的一起人身损害侵权案中得知,个体户贩卖冰冻海产品时,竟用烧碱水、医用福尔马林浸泡海产品,这是怎样湮灭天良的邪恶贪婪。中国的环境污染是个触目惊心的常被人们提及的损害事实。而极权体制最可怕的荼毒却是对民众心灵的污染,对他人的任何苦难都永不可撼动的无动于衷,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不惜损害人的健康乃至生命。而所有的人对这种几乎凶残的野蛮贪婪心知肚明,旦得机会,利益所趋而无恶不敢为。

在文明人群中,正当的逐利行为天经地义。亚当‧斯密认为,“就个人经济生活而论,自我利益是个人活动的动机。”文明制度下,政府、团体或个人所有追求的是人类生活的福利,而野蛮极权制度下,人们心目中便只剩下了利,并不惜以任何无情的甚至是邪恶的手段获得。当大部分人对于自己的获利沾沾自喜时,整个社会道德乃至人伦尽丧却是所有人的另一个“收获”。

事实上,稍有点人类历史常识者不难判识,野蛮政治制度永不可以是人类长久福利的基础。贪婪至野蛮及变态疯狂的统治者,使他们考虑人民或国家的长远福利,直似缘木逐鱼,眼前利益永远是头等大事,这也正是所有极权体制下有时会阶段性地制造出举世瞩目的经济“发展”规模的所在,但所有以往已显明的历史经验表明,这种经济发展只是昙花一现,尚连制造这种经济“奇迹”的制度亦无一例外地灰飞烟灭。

中共经济的致命缺陷是例外不了的,完全无知的粗放式的经济增长模式实际上已经寿终正寝,只是一些人不大愿意承认罢了。一些在这种制度下永不能逆转的结构性败相早已显明,环境毁灭性破坏,资源匮缺,需求明显疲软等,习上台后有过一阵子热烈的改革嚣嚷,其实明眼一看便知那是瞎扯──现有体制下的腾挪空间在哪里?

腐败权力操控下的海量投资做大GDP的丑陋面孔依旧,这不是提高嗓门嚣嚷一阵子可得以改变的,这是与这种野蛮体制相匹配的制度生命现象,任何个人的意志在现有体制下亦无法改变。虽然这种模式必然地会带来发展成本畸形高而发展必不可持续,但单腿人总不释手的拐杖从来不是偏好的结果。一个邪恶制度下,GDP再大而其意义终于不大。鸦片战争前夕中国的GDP却是世界第一,而终于被证明是何其的不堪一击。何以使然?美国著名历史学家费正清认为,“制度落后和官场腐败,是中国失败的根本原因。”他说:“中国官僚集团只做一件事,就是把中国的官僚体制变成一个合法的有组织的贪污集体。”

未来中国将建立并继续增进人民福利作为经济及社会发展的全部目标。国家将全力保障自由经济的平等、公正的发展环境,政府永得为所有经营者合法利益的守望者,不得与任何利益势力结盟,政府永不得获得经营者的身份,彻底取缔、改造所有垄断企业,扶持家庭小型企业,创造保障所有不同所有制形式的经营者平等、公平的发展环境。

已显明了的人类发展经验表明,在恶化的生态环境里,人群的健康是会衰退的,经济、社会的繁荣定是会枯萎的。每个国家事实上有三种形态的财富:物质的、文化的和环境生态的。大多数人对前两样颇熟悉,因它们是组成人们日常生活的主要素。今天,人类面对的生态环境问题,本质肇端是人们对于生态环境作为财富意义的认识及重视程度不够,这须是未来中国发展筹谋中予以重视的方面。我们必须做到经济发展与保护环境生态的健康发展兼筹并顾,以实质性增进人民福利。#

附:高智晟《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草案全文下载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标题为编者所加。)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02-22 1: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