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白云呀,我的故乡在哪里

作者:王金丁

黄昏景色(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64
【字号】    
   标签: tags: , ,

*叫着我叫着我,黄昏的故乡不时的叫我,叫我这个苦命的身躯,流浪的人无厝的渡鸟,孤单若来到异乡,有时也会念家乡,今日又是来听见着,喂~亲像在叫我的。
叫着我叫着我,黄昏的故乡不时的叫我,怀念彼时故乡的形影,月光不时照落的山河,彼边山彼条溪水,永远包着咱的梦,今夜又是来梦着伊,喂~亲像在等我的。
叫着我叫着我,黄昏的故乡不时的叫我,含着悲哀也有带目屎,盼我返去的声叫无停,白云呀你若要去,请你带着我的心情,送去乎伊我的阿母,喂~不可来忘记的。(《黄昏的故乡》中野忠晴/曲 横井弘/词 文夏/台语歌词)*

纷飞的雪花里,湖上的京都金阁寺,在苍茫中更显得金碧辉煌。伫立湖畔,在斜织的雪丝里,乡愁带着我越过金阁寺上空的蓝天,回到了遥远的南国故乡,看见那坪山那条溪水,梦里的山河,于是,我握起一把雪,藏进背包里。几天后,我搭乘的飞机穿过白云,降落日夜盼望的故乡,望着几十年未曾踏过的土地,已非昔日景象,心里一片落寞,手里的雪溶了,乡愁也化掉了。

忆起那年,神户四号码头泊着即将开航的“东岭丸”,我站在夹板上望向远处的六甲山,海风吹过背上的吉他,拨动我流浪的心弦。启碇的汽笛声声响起,催着我这个漂泊的渡鸟,航向遥远的故乡。

渡轮慢慢接近基隆港时,乡愁跟着浮上心头,望着迎面缓缓而来的海岸,想起大稻埕街上卖枫片糕的阿婆,阵阵海风中,似乎闻到了香甜的枫片糕味道。

大稻埕热闹的街道旁,阿婆仍然拿着小秤,岁月染白了她的头发;穿过鼻尖,我看到她如同昔日专注的眼神,小秤子吊着的铜盘载着枫片糕,一边垂挂着秤锤,阿婆紧抿的嘴唇含着细细的思量,于是,铜盘里被加上了一块枫片糕,秤锤随着上升一寸,就要下滑时,还好稳住了,阿婆抬眼望着我:“买卖算分,相请无论,不能侵人客。”从阿婆的眼神,我瞧见她心里自有的天平,那是亘古以来的分寸。

接过阿婆手里的枫片糕,从纸包里掏出一块来,一块菱形的洁白的枫片糕送入嘴里,顿时尝到了土地的味道,也感受了庶民的生活,都伴着乡愁融入心里。站起来时,弄响了背上的吉他,阿婆欢喜的亮着眼睛看我,我抱起吉他拨了几个弦,吉他的声音在人群里回响,几句单纯素朴的旋律,只有阿婆听得到。

站在阿婆矮摊前,发现城隍庙牌楼就在头上,几位妇人挽着竹篮,篮子里放着香烛、水果,在人群里穿过牌楼。往市街望去,满眼高耸的街楼,翻飞的帐蓬旗帜,色彩琳琅的商店招牌,大稻埕已闹上了天空。往对街乾元老山人参行走去,一位画家站在“永乐座”戏院的木架海报旁写生,海报写着“红莲寺”三个大字,我转过头,好奇的瞥了一眼画家的画,画里,街道上的商店楼阁更为鲜艳,画家把大稻埕的物事人情都搬了进去。

步上骑楼,乾元老山人参行隔壁就是颇富盛名的黄裕源布行,经过时,闻到了铺里散发出来的布料味道,往里望去,师傅正将布料斜披在一位女客身上,那女客人转身看着大镜子微微点头,我笑着,两步就跨了过去;这一家是照相馆,店前气氛一时宁静下来,橱窗里置了几张放大的黑白人头照片,门前落落大方摆着一张全家福,照片里全家人严肃看着镜头,只有前排倚着妇人的男孩咧嘴笑着,天真可爱溢满画面,是摄影师特别捕捉,也赢得了全家人满意吧,这时,刚好有两位年轻男女走出店来,差点让我撞上了。

街道上热闹而嘈杂,我背着吉他漫步廊道里,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忽而,前面有窸窣的声音传来,夹杂着茶叶的香味,就快步走了过去。原来“锦记茶行”店前骑楼里,红绿布衫的妇女们,坐在大竹盘旁低头拣茶,嘴里细声唱着台湾歌谣,引得我停下脚步,站在茶行木匾招牌下听着;拣茶女这个唱那个唱,唱不准的也跟着哼,最后汇成了同一首歌曲,于是我倚着廊柱,抱着吉他随着歌声拨弹起来,手上闲着的拣茶女会望我一眼,我一面弹着,一面感受着拣茶女指间与歌声里的勤俭朴实。

一时,我想起永乐座戏院那幅“红莲寺”海报,于是匆匆往后街赶去,拣茶女的歌声追着我,随着我的脚步渐行渐远了。穿过几条街道,到了永乐座戏院前,看见壁上贴着《三娘教子》海报,原来《红莲寺》是下一回的戏码。戏院门口有卖包子馒头的小贩,我走过摊前高高的蒸笼时,白雾被掀了开来,经过戏院红砖长墙,还能听到戏院里的丝弦音律,艺旦哀怨的声腔在丝弦里吟哦。到了街尾,眼前一片绿野平畴,天边只剩半颗红太阳,金黄颜色洒满天空,一直涂到淡水河那边去。

记得那个黄昏,我抱着吉他,搭上南下的夜行火车,驰向怀念的故乡,隆隆的车声里,我梦见了故乡的曙光。

而如今,我坐着高铁飞回了南国故乡,站在黄昏的关子岭上,已不见那坪山那条溪水,不见彼时故乡的形影,眼看太阳就要坠入地平线,一朵白云飘了过来,我不禁问它:白云呀,我的故乡在哪里?

庆幸的是,1958年代,台湾音乐家文夏将日人中野忠晴作曲、横井弘作词的《黄昏的故乡》填上台语歌词。歌词里,文夏收集了那个时代那些人的乡愁,存放在台湾人心里,一直到现在。@*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一片绿油油的水田旁,赫然出现一座灰沉色的古井,水泥的外缘有干涸的苔藓,这景致让我冲动地将它拍摄了下来,想必是一口深情的冷井吧!
  • 2017年8月,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再次失踪,至今已经三年多。五天前,2020年9月21日,高智晟的女儿耿格,获得邀请用视频的形式,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用英文发言。
  • 所谓说好话,还包括言之有物。到今天我写文章的时候,就会想起母亲的训诫,发现对语感的表现帮助很大。其中有很多绝对不容许的用法,当我写诗时即会无意识地受到影响。常常有些很想使用的词汇或表达方式,却不得不涂掉改写,都是因为母亲的教导变成我本能一部分之故。
  • 一个普通的香港青年,一个安静的街头歌手,在香港返送中运动中,他大概没有出现在游行队伍里,也没现身在集会中,他不是勇武派,大概也不是“合理非”。他只是在街头弹着吉他、唱着歌,他用他的方式表达着他心中的诉求……
  • 论起来,她们不过是各自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在一间和另一间出租屋里,各自过着独居的生活,然而,骨肉相聚和抱团取暖,于她们是天方夜谭一样的不可企及。
  • “饮酒”一词,似乎有点书面语言腔。按江浙一带口语,不少人称“吃酒”,或称“吃老酒”。但酒是液体,到嘴后齿未动即流入腹中,“吃”字从何谈起?
  • 这首歌是近几年在内蒙古最受欢迎的一首歌。她清新、深情的歌词,悠美、深沉的旋律,感动着所有蒙古族同胞的心灵。
  • 五、六十年前,老董事长带着团队从台湾出发走向世界,用诚信建立了他的“不织布”王国,如今,八十几岁、静定的脸孔仍然焕发着睿智与自信…
  • 孩提时期,我和爸妈住在南昌路一幢老房子里,房子年代久了,有点旧,但是古典气派,公用的客堂方方正正,大得很,在小孩的眼里是那么宽阔,像一座雄伟的大殿,院内外面有两个被高墙围起来的一大一小的天井,小天井里有一口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