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性人如厕令澳洲版 “安全学校”让孩子安全吗?

人气 92

【大纪元2017年02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周鑫澳大利亚珀斯采访报导)“安全学校”(Safe Schools)犹如美国“变性人如厕令”在澳洲的翻版,甚至还要在中学普及同性恋及变性教育,现已推广至全澳545所学校。西澳州议员阿贝茨(Peter Abetz)全力阻止该项目在西澳的扩展。

去年5月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下令,要求美国公立学校必须让跨性别学生依自己所认定的性别,来使用厕所和浴室。奥巴马的这一“变性人如厕令”在美国引发强烈抗议,22个州对奥巴马政府提起联合诉讼。

澳洲的“安全学校”(Safe Schools)项目不仅仅止步于男女同厕,还要在课堂向孩子们普及同性恋及变性知识。

“安全学校”受上届联邦工党政府支持,最初在澳洲东部发展起来。西澳州议员中最早关注它对传统家庭、伦理及社会产生不利影响的是南河区(Southern River)的阿贝茨。

“我听到东部有些不认同安全学校的学生因此受到欺凌,开始收集资料研究它,并在西澳议会上做演讲。”阿贝茨说。他希望引起更多人对“安全学校”项目的关注。

“安全学校”(Safe Schools)犹如美国“变性人如厕令”在澳洲的翻版,截至目前,已推广至全澳545所学校。西澳州南河区(Southern River)议员阿贝茨(Peter Abetz)全力阻止“安全学校”在西澳学校的推广。(大纪元资料室)

“安全学校”于2014年6月正式在维州启动。阿贝茨议员介绍说,2013年联邦工党政府在下台之前的数周,工党参议员Penny Wong下令拨款给“安全学校”800万澳元,让其在四年内在全澳推广其方案。

“随后上台的自由党政府并不支持该项目,但依然按照惯例继续执行这个已经签署的合约,”阿贝茨说,“但取消了原合同中第5年可以延期的附加条款。”

“安全学校”是为了反欺凌吗?

“安全学校”宣称通过减少对同性恋和变性人的欺凌和歧视,为同性恋、双性人和变性人创建安全、支持性的校园环境。截至目前,已推广至全澳545所学校,涉及40.3万在校学生。

阿贝茨议员认为校园欺凌是个严重的问题,但因为同性恋和变性而导致的欺凌案例极少极少。根据珀斯ECU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的研究,阿贝茨介绍说,澳洲学生被欺凌的原因依次为身体形象(约26%-37%)、成绩(12%-17%)、种族背景(11%-14%)、语言(7%)、性别(4%-6%)、宗教信仰(5%)及家庭收入(5%)。

另外,《今日珀斯》(Perth Now)曾报导珀斯玛格丽特公主儿童医院(PMH)变性儿童诊所Goossens医生的研究。他发现,有同性恋或变性感觉的儿童成年后,80%的人的那些感觉就消失了。

“安全学校让LGBTI(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及双性人的简称)正常化,并且让LGBTI学生在校园里享有一定的特权地位。”阿贝茨说,“不认可安全学校观念的学生反而因此受到打击和欺凌。”新州上议员Greg Donnelly是负责社会问题的常务委员及儿童青年委员会成员,他在去年11月发表于《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的文章里就介绍过这样的案例。

“安全学校”的背后

“安全学校”挑战传统的家庭伦理观念,认为人的性别像天气一样是变化的。人们可以选择与身体特征不同的性别生活,也不必一直固定,可以随意改变性别,而且要求其他人以其选定的性别来称呼和对待。它的教学大纲包括让孩子们体验同性恋、变性和双性人等现象。

澳洲著名的变性人Catherine McGregor——2012年澳大利亚勋章(Order of Australia)获得者——认为“安全学校”走得太远。在去年5月给《每日电讯报》的文章中,McGregor说“安全学校”的联合创始人Roz Ward是个死硬的托洛茨基(Trotskyite,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流派,主张永久无间地坚持社会革命)份子,无法给澳洲学校所有的孩子们带来安全。

新州工党上议员Donnelly在去年11月《每日电讯报》上发文说,“安全学校从一开始就不是个真正的反欺凌项目”,这是Roz Ward自己讲的。Donnelly在文章中披露了Ward于2014年6月在墨尔本举办的安全学校联盟研讨会上的一个讲话,“安全学校联盟是支持性别与性向多样化,不是制止欺凌的。它关心性别和性向多样化,关注同性之间的吸引,关乎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双性恋——还有就是——变性人,双性人。”文章说Ward此后多次在公开和私下场合里继续表白其观点,让每个人明确无误地知道“安全学校”项目到底是干什么的。

一些澳洲主流媒体也直称“安全学校”创始人Ward为马克思主义者。南澳家庭第一党立法会议员胡德(Dennis Hood)去年曾致函《大纪元》,呼吁家长们尤其是华人家长们站出来,共同制止这项并非安全的计划。信中说,“安全学校并非发起者所谓的反欺凌计划,而是在教育的幌子下推行他们信奉的意识形态。”

“安全学校”在澳洲东部的华人家长中掀起轩然大波。2016年9月,悉尼的华人社区征集了17,000个签名,要求废除该项目。维州的华人团体也曾发起反对活动,包括派发传单、举行抗议集会和征集签名等。

西澳各党派对“安全学校”的态度

2015年9月,“安全学校”雇佣2名全职人员在西澳的中小学推广其项目。西澳州教育厅长Peter Collier拒绝为“安全学校”背书,他建议独立公立学校可以决定不用“安全学校”的宣传材料。根据他的指示,学校如果想采用该项目的任何宣传资料,必须得到学生家长的同意才行。

阿贝茨议员因此建议,关心此事的家长们应了解自己孩子所在学校是否加入了“安全学校”,学校采用了什么样的宣传材料,还可以给学校提出建议和要求。截至发稿时,西澳已有29所学校加入该项目,这些学校名单可以在网站 www.safeschoolscoalition.org.au/safe-schools/region:4/上找到。

联邦自由党承诺“安全学校”拨款2017到期后,将停止拨款资助。今年恰逢西澳州大选,工党和绿党都已表态继续支持“安全学校”。

西澳工党在网站(markmcgowan.com.au)上说,“如果联邦停止拨款,McGowan的工党政府承诺资助四年,每年350万澳元,保证任何选择‘安全学校’的公立中学继续该项目。”绿党不仅支持“安全学校”,而且宣称“提高对它的拨款额度,从每年的200万澳元增加到800万。”

责任编辑:高敏

相关新闻
国际人权律师会见西澳议员 再掀对活摘的关注
家庭第一党吁南澳家长抵制“校园安全计划”
澳大利亚新洲“安全学校计划”引华人关注
西澳“汽车之旅”在州议会大厦前启动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中共内斗 民企遭殃 北京自断生路
【一线采访视频版】浙江义乌强拆 村民告法官枉法
【珍言真语】张耀良:拘12港人 中共搜情报网络
【薇羽看世间】疫苗在先?疫情在先?
【重播】川普发布会:中共的威胁远超俄罗斯
【新闻看点】胡编再下套逼宫 习湖南视察被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