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人:中国流动性陷阱将倒逼中国社会变革?

人气: 2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2月22日讯】据中共《华夏日报》记者统计,截止到2月17日,中国已有23个省公布了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目标,数位相加累计投资超过40万亿,加上尚未公布的省份,2017年全年固定资产投资将不少于45万亿。45万亿人民币的固定资产投资规模,这相当于6.5万亿美元,而2016年底中共政府的债务水准已经高达37万亿美元,通过继续负债来刺激中国经济保持平稳增速已成为中共保持执政合法性的关键手段。对此有普通中国民众向中共质疑到:人民币到底还是不是钱?

其实中共通过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拉动中国经济早已不是新闻。事实上,2016年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额为59.7万亿元,占当年中国GDP的80.2%;2015年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额为56.2万亿,占当年中国GDP的81.6%;2014年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额为51.2万亿元,占当年中国GDP的79.5%;2013年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额为44.6万亿元,占当年中国GDP的75%;2012年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额为37.5万亿元,占当年中国GDP的69.4%……从2006年至今,中国固定资产投资额始终保持占当年全国GDP的50%以上,而且最近5年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对中国GDP的贡献越来越大,这深刻反映出中国经济已患上了投资依赖症,又称凯恩斯依赖症。

凯恩斯理论认为,对商品总需求的减少是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因此他认为维持整体经济活动资料平衡的措施可以在宏观上平衡供给和需求。所以凯恩斯主张通过国家干预,通过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刺激经济。现在凯恩斯理论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青睐,很多国家的领导人都倾向通过扩大公共支援来制造经济繁荣,希望通过经济繁荣来保持自己手中的权利,最终想现实自己执政的合法性。从2006年开始,中共加大财政支出刺激经济的各项措施都是凯恩斯经济理论的现实运用,它们要用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保持住中共执政的合法性。

事实证明,在经济增速大致不变的情况下,社会经济对大规模投资的依赖程度越高,说明社会经济就越低效,就越有大问题。资料显示中国东北三省目前对投资依赖度很大,只要政府一暂缓大规模投资,GDP的增速就直线下滑,只要政府加大投资,当地GDP就快速增长,这背后反映出中国经济正面临深层次的问题,也就是中共的独裁体制与特权严重制约了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现在重庆等地的GDP增速表面看似靓丽,但重庆GDP高速增长是由当地政府加大固定资产投资后的结果,目前重庆全年投资总额与全年GDP总额之比远远超过100%,这种严重依赖大规模刺激的经济发展模式可持续?

近五年来,中国经济能保持加快平稳发展的根本原因是中共加大了全社会的固定资产投资,把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占GDP的比重由69.4%提高至81.6%,靠政府投资,靠大量的货币投入拉动中国经济。但中国企业的活力问题、企业的效率问题、企业升级换代问题、政商关系问题、政府各部门频频插手干扰企业经营等一系列问题都没有得到有效解决。东北三省的经济形势就是当前中国经济形势的缩影,它们存在的问题也正是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如果中共要继续维持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就必须有继续的、更大量的投入,于是中国经济就陷入了凯恩斯主义的依赖症。对此中共的御用专家给出的药方是加快转变中国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调整经济结构。但中国政治体制不变革,中国经济发展方式如何能转变?政府职能如何能转变?复杂的政商关系如何能转变?

资料显示2007年中共政府整体债务总额仅为7.4万亿元人民币,到2014年中共政府的债务已飞速增长到28.2万亿美元,2016年底中共政府的债务总额已高达37万亿美元。而作为全球第一经济强国的美国政府总债务也仅有21万亿美元。中国在GDP总额不足美国60%的情况下,中共政府债务总额已高达37万亿美元,是美国1.76倍,这种依靠大规模固定资产投资拉动经济的游戏还能玩多久?对此中共财政部也不得不频频出手管控中共各级政府的举债行为。对于中共政府债务的结局,有些经济学家认为,将出现一场急剧爆发的金融危机,其他人则认为将会像日本那样长期增长放缓。

2017年1月12日,中共央行发布2016年金融统计资料包告。截止2016年12月末,中国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11.3%,余额达155.01万亿元;狭义货币(M1)同比增长21.4%,余额达到48.66万亿元;流通中货币(M0)余额6.83万亿元,同比增长8.1%。全年净投放现金5087亿元。有学者把这种M1的增速大大快于M2增速的剪刀差称作“流动性陷阱”。它反映出央行虽然释放了流动性,但拿到现金的企业并不愿意投资,也没有扩大再生产,而是把这些钱拿到资本市场来换取高收益或者那到海外“投资”了。

流动性陷阱最明显的表现就是社会囤积现金,或用现金购买各种短期理财,或者是用于资本市场和房地产投资。这使得大量社会资金并没有投入实体经济,形成了资金在虚拟经济中回圈的怪像。根据Choice资料统计,2016年,共有828家中国A股上市公司累计购买理财产品8902.57亿元,累计“理财”1.122万次,而购买理财产品的上市公司无论是参与家数还是涉及的金额都较2015年出现大幅增长,创下新高。对此,一直坚称中国企业缺钱的证监会也不得不表态收紧上市公司的再融资。

面对国内资金回报率低的问题,很多中共权贵把钱纷纷以“投资”为名转移至海外。中共外汇管理局资料显示,2016年中国实际利用外资1356亿美元,境外直接投资1456亿美元。

中国资本净流出已成为一个趋势,现在仍在继续。资料还显示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达到了1701亿美元,增长了44.1%,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额已经超过了国内吸引外资额,这还不包括以个人名义在境外购买不动产,通过地下钱庄、虚假贸易等手段转移至国外的资金。中共权贵们大量转移资产的行动直接证明了它们看衰中共的未来,也预示著中国流动性陷阱将倒逼中国社会变革。在巨大变革的冲击之前,中共权贵们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以保证自己的利益不受到社会变革的冲击。

现在中国经济对固定资产投资的依赖程度越来越严重,中国房地产泡沫早已绑架了整个中国金融业,民间各类借贷与理财金额占全年GDP的60%,中共政府的债务已超过全年GDP的270%,中国股市大股东纷纷清仓式质押股权或减持股票套取现金……一个高杠杆的中国社会已全面成型,这样一个高杠杆的中国社会是否能有效对应各种冲击?这样一个高杠杆的中国社会又怎么不会系统性风险频发?现在中国的流动性陷阱实质就是广大中国人对中国未来普遍忧虑的真实反映。当中国人都对中共执政下的中国未来没有信心的时候,中国社会的巨大变革一定会如约而至,现在中国的流动性陷阱也正在倒逼中国社会变革!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7-02-22 9: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