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德国资深国会议员高调退出执政党

人气 25

【大纪元2017年02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Renate Lilge-Stodieck、祝兰德国报导)正当德国大选序幕拉开,默克尔铆足劲竞选第四次连任总理之际,其党内一位40年党龄的老党员和资深国会议员高调退党,而且直接点到了默克尔的软肋——难民问题。她还希望备受争议的选择党能够进入国会。

今年9月德国举行联邦大选,竞选序幕逐渐拉开:因难民危机而备受争议的现任总理默克尔继续竞选,最近推出加速遣返难民计划;原欧盟议会主席舒尔茨回到德国,代表第二大党社民党竞选,目前民调高涨;四年前新成立的反欧元党选项党,虽暂未成气候,但因其在短短几年间便进入10个联邦州议会,也成为今年大选的看点之一。而日前退党的73岁资深国会议员Erika Steinbach给这四年一次的紧张气氛中撒了把盐。

大纪元德文编辑部最近采访了Erika Steinbach,她1月14日公开宣布退出默克尔所属党派基民盟(CDU),以后将以无党派人士身份继续议员的工作,直到今年9月大选。

“退党是民主自由的一部分”

Steinbach表示,自己经过内心挣扎和长久思考才决定退出基民盟,事前只有几个人知道,包括她先生和亲人,有反对的,也有不劝阻的。退出之后,她感到很轻松,而且解释道,这不丢脸,反而是民主自由的一部分。此外,这举动得到许多积极的反馈,有来自以前基民盟成员的,也有来自无党派人士的。

Steinbach认为,民选出来的议员首先要了解选民的利益;如果留在一个政党里,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再支持其目标和政策了,那内心的分歧会比外在的分裂要大得多。

“目前德国国会缺少真正的在野党”

德国现任政府是“强强联合”,两大党联盟党和社民党联合执政,占国会席位的80%。

Steinbach议员曾说过,议会内和政党内的讨论不再像以前那样,她告诉记者,议会所做出的决定对德国的命运影响很大,但是让她越来越惊讶的是,议会中讨论大项目时,没有真正的在野党,没有批判性的讨论,包括难民政策,还有其它对德国经济带来巨大负担的项目,如能源转型,拯救欧元项目。

基民盟内部虽然有批判的声音,大概有30至60个议员经常会提出警告,和说出心中的忧虑,但只局限在党团内,对结果几乎不起作用。

难民政策=法治危机?

在移民政策上,联邦政府已经逐渐采取了一些措施,例如收紧法律,定义新的犯罪行为特征,以便刑事调查难民中大量出现的性侵犯、侮辱等犯罪行为。然而,Steinbach表示不太相信,这会使整个形势好转,因为过去在移民问题上,现存的法律都没有得到真正的实施。例如,已经确定有几千个护照是伪造的,但联邦政府并没有提出控告,“这跟妨碍司法公正没有什么区别”。

Steinbach讲述道,许多公民已经无法理解,为何德国政府在移民政策上偏袒移民,不按法律处理,但却对错误停车、拒缴广播电视费的国人予以严惩。

例如,上个世纪来德国的外籍工人表示,那时被雇佣之前,除了提供个人简历、受过教育证明资料、1000马克生活费资金证明外,还必须提供警察出示的是否有犯罪记录证明;如果被发现使用假证件,移民最多可被监禁五年,避难申请会被拒。

但现在许多难民利用假护照骗取难民金,或者有犯罪记录的难民使用多重身份诈骗几千欧元福利金,或者为得到特殊保护自称未成年,但实际已经成年的难民等等,他们都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Steinbach表示,这一切让她感到不安。她认为,德国价值——“法治”正处于危机之中。

在下萨克森州有位政府工作人员披露,超过300例移民使用多重身份骗取福利。当她向上级领导反映时,对方把档案弄到地下室,并命令不许再管这事。她于是冒着失去工作的风险到警察局报了案。最后媒体披露了此事。

德国的难题:帮大量难民融入

Steinbach担任议员已经25年,是联盟党在国会中的人权政策发言人,特别关注宗教自由。在移民政策上,人权也是关键话题。她说:“在许多其它人权话题上,我也会指出别人不愿提的问题,并提出警告。”

Steinbach表示,德国面临一个艰巨的问题,即让大量来自不同文化圈的移民融入德国。她认为,有人说大部分难民日后会重返家乡,这个说法是不实的,过去几年的经验证明了这一点。

她解释说,短时间内接收过多难民,仅用“一碗汤、一张床”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在柏林目前有17个体育馆安置着难民,部分已经住了超过一年。不仅负责难民事宜的机构严重超负荷工作,连其它机构,如警察局、司法部门、中小学、社会福利机构、医院等也是。

保守主义vs砸烂一切

当被问及如何理解保守主义时,Steinbach解释,保守派是要保留能保存下来的,然后改变那些无法存留的,因为人生是变化无常的,每个人在自己的人生当中在改变,每个群体都在发生变化,人们得适应现实和紧急情况。

她看到现在的一种倾向,就是要把许多先辈创造的东西砸掉,却没有真正更好的东西来代替。她认为这是“最大的蠢事”,因为生活和文化的根基是祖先创造的,她很认同歌德的一句话:“把从父辈那里继承来的东西掌握好,然后拥有它。”

关于德国本土文化,Steinbach认为,人们不应该彻底颠覆社会,人们也需要稳定。尤其德国左派政策要彻底改造所有现存的社会制度,并准备把许多已经保留下来的东西都砸掉。Steinbach表示,她所在的基民盟党犯的一个很大的错误就是,在这些社会政治话题上向左派妥协了;一些有利的社会政策和项目因此而被牺牲掉。

谈及“政治正确”时,Steinbach透露,前不久一位知名记者告诉她:在媒体上被允许谈论的范围越来越窄了。目前她观察到,作者明确报导事实而不受到攻击的情况越来越难找到,尤其是不符合左派世界观的人,会被排挤。

选民如何面对德国大选

9月24日德国进行联邦议会选举,Steinbach认为,每个人应该问自己,哪些参加竞选的党派代表自己的利益和观点。有许多非执政党派可以选择,其中不少小党派目前都不在联邦议会里。

她说,对议会制民主而言,最重要的是要有“真正的在野党”,能对德国根本问题提出质疑的在野党。

之前在《世界报周日版》采访中,Steinbach还表示,“希望选择党(AfD)能够进入国会,让国会中有一个(真正的)在野党”。但她明确否认了会加入选择。

新兴党派“选择党”反对欧元,但支持欧洲单一市场,不反对欧盟;赞成德国收紧移民和难民政策。

附录:
德文采访原文:http://www.epochtimes.de/politik/deutschland/erika-steinbach-interview-was-nuetzen-gesetze-wenn-sie-nicht-beachtet-werden-das-ist-alarmierend-a2042170.html

责任编辑:文婧

相关新闻
德国执政党欲提高护理保险费
德国执政党拟取消普通中学
德国执政党首亮减税底牌 额度60亿
救希腊 德国执政党内部现分歧
最热视频
【重播】制止窃选 美各州周末挺川集会
【直播预告】亚利桑那议会举行选举诚信听证会
【横河直播】议会收回权力 宾州大战解析
【新闻看点】宾州关键战川普胜出有望 CNN风向变了
【时事军事】吓着中共了 隐身战机试射核弹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美大选有盼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