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什么时候开始 我已慢慢学会把执著放下

作者:筱琳子
把爱好找回来, 快乐就如影随行了。(Fotolia)

把爱好找回来, 快乐就如影随行了。(Fotolia)

      人气: 346
【字号】    
   标签: tags: , ,

晨风微拂,我啜著今天第一口咖啡,手机响起,有讯息进来。咦?是你,怎么可能?“嗨,我会在吉隆坡呆两天,可赏脸见个面?”简单几个字,我都觉得惟恍惟惚。顿了顿,轻瞄手机上的日历。不解。现在又不是七八月,(为了避暑,你通常在这个时段,都会溜回马来西亚。)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呢?压抑著强烈的好奇心,我在屏幕上这样奚落你:“哈哈,你终于把我想起来了。今晚九点吧!孩子一块儿来吗?”你给我一个鬼脸:“不,我逃回来的。”更多的问号。但我还是故作淡定 :“ok, see you!” 接下来的一整天我都处于一种局促不安的状态中。重重疑虑从四面八方袭击而来 :你会不会像上次一样,临时放鸽子? 好,就算不会,那如果真的“成功”见了,彼此会不会陷于窘境,绞尽脑汁寻话题?

毕业至今我们只见过一次面。就仅仅那么一次,你即人间蒸发。我上脸书搜寻许久终见眉目。断断续续联络著很快又不了了之。你忙着结婚生子,我也是。就这样各忙各的,再没有联络。其实偶尔我心血来潮的时候,还是禁不住偷偷窜到你脸书“墙上”,看看你有什么最新动态。尽管你不再活跃,我仍以“重温你从前点滴”为乐。

之后忘了在什么情况下,你告知我即将跟随丈夫迁居国外,孩子也跟着去。唉,外国的月亮都特别皎洁明亮吗?坦白说当时我还真闪过那么一丝妒羡。向来事业心颇重的你,在荣升人母后竟也愿意放下高薪厚职,专心一志为丈夫孩子。以前就知道你将会是个对伴侣千依百顺的女子。然而, 还是忍不住要对你那份义无反顾的奉献精神肃然起敬。这一直是我望尘莫及的。

八时三刻,手机“适时”响起,是你来讯。哈,该不会是我的预言成真了吧。俯首瞥了一眼,哦, 我多心了。原来你只是说 :“非常抱歉啊,我会迟到十分钟。”我失笑。你不过只创了一次爽约的纪录,但我已把你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了。我依时到了熟悉不过的咖啡馆。点了饮料找了一贯的角落靠窗位子坐下来后,思绪即迫不及待地飘落到那一段日子。那时候好胜心强的我却从来不怕翘课,因为总有你完整的笔记让我轻易驾驭课业 ;那时候我们那科系只有两个特优生“光荣毕业”,即你和我。而你从不会因为曾经无私地“辅导”我结果我却和你“平起平坐”而心生不悦。那么多的“那时候”,怎么都如斯美好。

没太久,你如期而至。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依然美丽如昔,不愧得天独厚。我以为我们会来个热情拥抱,再侃侃细说从头。然而,我们却好像朝夕相见般的自然不过。“嗨”了一声,即不假思索扭开“妈妈经”,辟里啪啦流泻不止。原来两个女人就可成墟了。“好羡慕你啊 !到处遨游,快成为旅游大使了 !哎,你对写作的热忱,仍不减当年,我常在报章上看到‘筱琳子’呢!哦对,你刚拿到的那个学位证书,念的是什么课程?”你一连串的“盘问”,让我把嘴张成O字型了 !我瞅着你, 难以置信 :这个从来不曾在脸书和我有任何互动的你,怎么居然对我的动向了如指掌?你见状, 邪邪地笑了笑 :“嘿嘿,你不知道而已,我最爱躲在角落窥探你的一举一动。”我吐吐舌,企图掩饰尴尬。

孩子话题暂告一段落。我故作轻松,忍不住提出在心头盘旋已久的问题 :“怎么样?喜欢那边的生活吗?会不会不习惯?”不问还好,这一问,你红了眼眶。还好,错愕的表情只在我脸上停留数秒,即被我疾速抹去。我轻轻按着你的手,希望借着温度给你些许力量。机智的我巧妙转移话题,还把你逗笑了。就这样,我们扯著一些有的没的,直到服务员趋前,难为情地对我们说快打烊了,我们才恍然大悟 :“原来那么迟了?”

谈话结束前你终于鼓起勇气说,其实那边的生活一点也不好玩。我想你忍痛抛下这里的⼀切远赴他乡一定有你的隐衷,也许你想忘记或逃离些什么;你说你很抑郁,当全职妈妈真的没有太好。每天大小繁杂的家务事早把你以往对生活的理想和热情统统磨蚀了。你说你好羡慕我,永远那么优秀;有个精明能干的丈夫、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可以好好做自己喜欢的事,全心全意追逐梦想,真是羡煞旁人啊。我静静聆听后,只问了一句 :“那你有没有爱好?”你看着我,茫然地摇头。“瑜伽?烹饪?或找个乐器学学吧 !”我这么建议著。看你费尽思量的神情,好像有把它听进去。

酝酿数年的约会,今晚终于成行。久别重逢,却一点隔阂也没有。这种感觉,真好。其实我更为之动容的是,尽管多年不见,你对我仍信任有加。否则向来在众人面前活力充沛阳光般的你,绝不会把脆弱的一面放心地袒露在我面前。虚荣的我向来都以能拥有你这么一个出色的朋友为傲。 因此,我还是打从心底觉得,你值得拥有更多。

临别前,我想给你一个拥抱,却怕把你吓著。踌躇片刻,我给你灿然一笑 :“记得把爱好找回来, 快乐就如影随行了。”你静默了一阵子,随即报以同样灿烂的微笑,说好。不知道我们下一次相聚会是什么时候?彼此的孩子都上小学了?中学了?还是,更遥遥无期了?哈,何必杞人忧天, 时间自有分晓。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已慢慢学会把执著放下。

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会重遇你昔日闪烁著喜乐的光彩。@

责任编辑:李梅

(更多文章、读者互动请上作家筱林子脸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个棋子的重要性都是一样的,就看棋手把它摆到什么位置。(fotolia)
    走棋落子,需要静心静思。其实人生的道理何尝不是一样呢?如果每天都能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就已经人生的大赢家了!心情烦躁之时,无论是下棋、做事还是写文章,都会有力不从心之感;浴春风望晴空,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人生就不只是与人对弈,而只剩下观战不语的心态了。
  • 我们要做的不是虚构一个完美的假像,而是能够在不完美中看到美丽的一面。就像烟花,不去靠近,远观又何妨?(摄影:景浩/大纪元)
    有时候我们误以为什么是完美的,那不过是因为距离淡化了缺憾,或者我们一时还没看全而已。所以,我们要做的不是虚构一个完美的假像,而是能够在不完美中看到美丽的一面。就像烟花,不去靠近,远观又何妨?
  • 我们不只要教育孩子有善心,鼓励他有善行,更要在行善同时顾及受者的尊严。(fotolia)
    水滴不满足于只变成小河,它要变成大河,穿越沙漠。有人说河再大也穿不过沙漠。不,水滴可以吸收太阳的热,蒸发升空,集合其他水滴,形成云朵,飘过沙漠,变成甘霖,降落在需要它们的土地!
  • 眼明耳聪的人,完全没有理由或是遇到困难,就有自我放弃的推托,就有活不下去的借口。(fotolia)
    如果他都能活下来,那么我们这些眼明耳聪的人,完全没有理由或是遇到困难,或是感情受到挫折,就有自我放弃的推托,就有活不下去的借口。相对于他,我们一方面要感谢上天让我们没有遭遇到这样的苦难,一方面要更加珍惜自己,在行为能力上,在心灵思想上,努力的建构自己,好让自己活得更有意义。
  • 天上的星辰,永远以最温柔的方式,守护着人们的幸福与孤独,而人们也将心情与愿望,寄托给遥远的星光。(shutterstock)
    星空,是世界的倒影,生机盎然,充满冲突与戏剧性,同时也带来慰藉与平静。不需要额外的装备,只需要你好奇的心与眼,当你抬头仰望时,会意外发现,这片星光从我们的童年开始,不曾改变,也未曾远离。真正改变的,是不断以纯真换取智慧,逐渐沧桑的自己。
  • 松柏终会枯、南山终也烂。如何不得死?(fotolia)
    刚开始的时候,他是壮年,所以是打招呼、握手,到了我壮年他老年之际,我经常亲热的把他抱起来,他每次被我抱得双脚离地,就哈哈大笑,五、六年后,他叫我不要把他抱起来了,因为医生吩咐要小心年老衰弱的身体。
  • 透过家书,作者在接近生命终点之时,为自己的生命经历做了一个幸存者的注解。(fotolia)
    我真的好开心再见到你!我们又恢复了知觉、触觉、找回所爱的身驱;这一瞬间虽然让我们付出很大的代价,但这宝贵的几秒钟中断了为我们所有人撰写的无情剧本。
  • 知道大家安好,是退休生活很重要的一种幸福。(fotolia)
    人生下半场,或是退休之后,千万不要和老同学、老朋友相约在太久以后的时间见面,或是尽量不要因故缺席,因为任何一次见面,可能都是最后一次。现在脸书如此普及,你若还没有账号,请赶快申请,你若已有账号,请经常 PO 文,这样就算没见面,也能让亲朋好友知道你的近况。知道大家安好,是退休生活很重要的一种幸福。
  • (fotolia)
    小时候到外婆家,搭乘小火车,换乘大火车,坐的是最便宜的普通车,每一小站都停,看着窗外的风景不断退后,心中十分兴奋,这是花最少的钱,享受最久的服务。在那个贫穷的年代,对小朋友来说,“坐火车”是一种享受,一种特殊的经验。
  • 清心寡欲脱凡尘,快乐风光本分。(Fotolia)
    有位功名显赫的大将军,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身经百战,勇猛无比。解甲归田、返回乡里后,过着度春秋而悠闲的生活。他无事时常把玩一只价值不菲的玉杯,一天差点玉杯掉落地上,吓得他不寒而栗,全身非常地不自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