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北国白极限

作者:糖果猫猫

芬兰的美好,永远不止在看,而在于探索和体验。(pixabay)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冷和恐惧占据了我所有的知觉,我知道自己在抖。我的心跳也在剧烈加快,在冰川湖里,除了混沌的颜色,什么都看不见;同时也很害怕,会看到些什么。那种感觉只有寂寞,比死更冷漠。”

第一部分:在芬兰,你要知道的事

〈芬兰冬季冒险地图〉

其实,我一直以为,芬兰有北极熊。直至,跟随Polar night magic 极夜探险队,从首都赫尔辛基(Helsinki)出发,一路向北狩寻北极光,进入拉普兰(Lapland)地区,经过童话般的圣诞村,到达芬兰最北部的北极圈,才发现这里只有哈士奇、驯鹿和沉睡的棕熊。

从地图上看,上半部分是极夜探险队探险的主要地方,途经十八个站、跨越不同城市。我们由浅至深,从户外知识、技能学习,到挑战极限运动,面对真正的荒野生存,并体验当地萨米族人原始、纯朴的生活,感受魔幻的极夜。冬季虽然寒冷,气温在零下二十至四十度之间,但这不妨碍冒险者蠢蠢欲动的心。热爱户外文化的探险者,都会来到位于芬兰北部的拉普兰,挑战各种极限运动。这里有辽阔的冰川、连绵的雪山、暗涌的冰瀑布,迷宫一样的魔幻森林和等待发掘的国家自然公园。极夜来临的时候,太阳不再升起,但其实也不是完全地进入黑暗。取而代之的是火狐起舞与星河泛起的涟漪,伴随霞月映照在白雪上,照亮了沿途坚定的探险者的脚印。

再回首,我的一百日极夜冒险旅程,都只是浅尝了皮毛。芬兰的美好,永远不止在看,而在于探索和体验。

第二部分:百日极地极限探险

〈消失了的道路:Fat Bike乱闯〉

整个旅途最让我感到遗憾的,应该是fat bike挑战。眼看着队员在前面一个个地倒下去,连我自己也陷入了雪坑里。在厚雪挑战fat bike,本身就是个错误的决定。连经验丰富的领队Pasi都连说了几次:“So stupid!”想像中,穿插在森林的破风骑士形象,一次都没出现过。为了灵活和便于排汗,Pasi建议我们只穿一件内衣、一件抓绒和一件冲锋衣,但怎么凑合,这些都是不足对抗零下二十度的装备。

Fat bike雪地单车,有一对肥大的轮胎,和比山地车更为结实的支架。很多人以为fat bike是雪地代步的铁马,但其实在荒野fat bike更像一只“铁猪”,常常赖在原地不走,举步难移。Fat bike就像登山车,是用来骑行崎岖的山路,不是用来爬山的;而雪地车,只适合骑行在平而光滑的雪道,而不是陷入暴雪过后的冰川。

早就觉悟即使再艰巨的探险旅程,拍摄任务是不会因为恶劣的天气而停止,因为我们的探险任务,就是要发掘不一样的芬兰,并真实地呈现给大家看!但连日来的暴雪,使道路覆盖着比膝盖还高的厚雪。原计划骑行的雪道消失了。我们就知道,接下来冒险队将要拖着这头铁猪,闯入冰川自然保护区,荒谬至极地挑战极限。

第一日,6K的路程设在Pasi位于拉普兰西北部海塔(Hetta)的哈士奇牧场附近。我们经过狗棚,经过雪地摩托车道和一座木桥,路面虽然不是最佳的平滑雪道,但至少还能骑行一段距离未至于完全失控,是初学fat bike的最佳训练场。穿梭在牧场,我们认为是相对容易的。

第二日,从海塔顺着冰川湖出发,往营地方向骑行。风韧像刀刮,身体自然往内缩,把围脖扯到鼻子以上,未被覆盖的皮肤隐约感到刺疼。在消失了的道路上由Pasi带队,全凭指南针指引方向,Sophie和我跟在后面,紧贴的是三位男冒险成员。才开始不久,队形就东歪西倒,像在比赛谁先被困在雪坑里。偶然得意骑了几米,又连人带车扑倒在凹凸不平的雪地上,爬起来一点也不容易,只能半推半骑地向前行。

一直到手套开始结冰霜,车把再也无法握紧,路程才熬过了三分之一。极夜已经迫不及待带着黑暗来袭,我察觉到自己和其他队员的距离越来越远,远远落后了。我意识到自己和其他队员失散了。暴雪层云追压着月亮,月光还是头一次被完全覆盖,伸手不见五指。转眼间,前后不知那个方向扑涌来的雪尘,凶猛如雪兽,瞬间可以把我吞没,连同fat bike一起消灭。对一切应变不及的我,并无任何求生装备和准备,如同失散的孩子。疑惑自己到底是困在黑色的海洋,还是正在穿越无边的黑洞。“苦”和“艰辛”也不足以形容当时全部的感觉,应该是“磨难”,觉得自己下一秒随时会冷死掉或失踪。我开始祈祷,“上帝,请保佑我,向前骑行,就是目的地!”

突然,前方冒出一束探索的亮灯,听到Pasi的声音喊:“Guys, headlamp!Open your headlamp!”原来Pasi从未走远,只是雪尘把我们重重隔开了,提醒了我赶紧打开头灯。当头灯一盏盏亮起,几位队员终于再次认清了位置,找到彼此,继续上路。光源原来是一种希望,可以用来救命,也可以是一个团结的信号。

突然意识到,我不可能一直依赖Pasi,以为跟随着领队性命便无虞,但其实总有一日,需要独立面对真正的荒野生存——甚至要肩负照顾团队的责任。在大自然面前,所有的科技都苍白,需要切切实实的求生知识和本领;而我面临的仅仅是一个真实冒险的开始。这一天我们在暴雪里,骑行了十小时才到达营地,超过预计时间六小时以上⋯⋯

第三日,因为极夜和雪尘影响了fat bike的拍摄,Pasi和摄影师决定再增加一次骑行来补拍素材。他们选了营地附近的山顶滑雪场,计划让我们踩着fat bike沿着滑雪雪轨滑下去,应该能捕捉到冲刺的画面。但fat bike在下坡时是完全没法刹车的!而且,这是一个日久失修的滑雪场,只有疙瘩不平的雪坑,哪里有所谓的雪轨呢?曾是女骑士的Sophie,不在乎跌撞,大无畏地带头往前冲:“Let’s GO!”结果,才骑了几米她就完全四脚朝天,堕入雪的怀抱了,大喊:“Help!”连同跟在后面的我,一直从山顶跌到山底。反复好几次,雪坑把人深深地吃进去,需要摄影师Mikko拉我一把才能爬起来。脸擦破了,感觉自己又吃了一口雪,留着鼻涕哭着笑。我觉得自己正在体验一次可以尽情跌倒的机会!

虽然我无法理解,fat bike那么蠢的户外运动,为什么还要拍摄呢?但可能,体验失败和坚持,也是冒险者需要学会承受的二三事吧。最后,所有人都从山顶下来,完成了fat bike的最后挑战和拍摄。但只有韩国K.Chae选择了半途而废。印象中,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像喜剧演员般懂得随时调节气氛的K.Chae,竟然一改常态,在镜头面前摆出一副“我已经很努力尝试了,但是因为很艰巨,很遗憾”的表情。他意外地消沉,同时自嘲运动技术不如他人,甚至附加些戏分,故意把情绪放大,情愿推著fat bike走下来,也不努力尝试骑行。却在最后拍摄的个人访问,又换上另外一张自信的笑嘻嘻的面孔⋯⋯这到底是戏如人生,还是人生如戏?

一周后,看到fat bike的视频在YouTube上发布。不出所料,真的收录了K.Chae表现消极的片段。我与Sophie、Yuichi及Matthias都觉得特别难过。虽然fat bike的挑战确实是觉得愚蠢和真的失败了,但至少每个人都很坚持,努力地完成了这段旅程。为此,团队之间产生争议,到底在镜头面前,我们是需要扮演一个勇敢的冒险者角色,还是呈现真实情绪的自己?

始终希望影像上传达的是积极和正面的讯息,而不是抱怨和消极,这不是我想分享的芬兰啊!◇

——节录自《北国白极限》/ 网路与书出版公司

作者简介

糖果猫猫POPIL(何卓茵),1985年出生,籍贯中国广州,现旅居美国,为独立跨媒体插画师兼艺术家。曾担任设计总监、品牌策划、策展人、动画导演、环球马拉松跑者、芬兰Polar Night Magic探险者。

责任编辑:方远

北国 封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神韵重现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与智慧,带给多位企业菁英人生启发。前专利商标事务所长刘先生,2月18日在台北国父纪念馆观赏神韵纽约艺术团的演出后赞叹:“神韵把真善忍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了!舞蹈演员透过身形韵律,把内心真善忍发挥出来。”
  • 改编自布鲁斯‧卡麦隆(Bruce Cameron)同名小说的电影《为了与你相遇》,从狗的视角出发,描写它们对人的看法。主角贝利由外型具亲和力的黄金猎犬崔普饰演,导演霍斯壮在发现崔普有演戏天分时大感惊讶。
  • 总在黎明到来前的夜幕中首先觉醒,趁著未亮的晨色独自高唱啼鸣。在暗暗阴霾中唤醒万家,见证著鸡德的忠信,以瞬间的嘹亮之声传遍全城。在天空还是晦色时,互相发出警鸣。鸡德的守信知时,在人世间犹如守善独清。
  • 作者借此叹息当时国人对自己的变法主张,尚不理解,自负语中,流露出一些无可奈何的孤独感,这是作者对“戊戌变法”结果,没能争取到广大民众的支持,最后因孤立无援而失败引起的深沉感叹。
  • 今日此劫,但见王家万贯家产顷刻化为乌有。一时之间,人物房屋俱丧,荣华富贵何在?红尘之世犹如幻化一梦,我又有什么可眷恋的呢?
  • 玄奘常常缅怀佛陀住世时的神迹,为此翘首企盼有朝一日能亲临西域瞻仰鹿野圣苑。同时,精通经律论的玄奘也发现很多佛经翻译存在错误,为辩真伪洞悉原意,立志西游广求佛经真本,以便日后翻译出较为完善的佛经。
  • 中共发现张学良是很可能被统战成功的,于是向张提出组织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占领兰州,打通到苏联的交通线接收武器。“兄部须立即相约配合红军,选定九、十月间的有利时机,决心发动抗日局面,而以占兰州、打通赵苏(苏联),巩固内部,出兵绥远为基本战略方针。”(《飞机驾驶员海岚‧里昂所收藏的有关西安事变的重要私人档案》)
  • 云游之乐在无拘无束,随心所欲。犹如在一片无垠辽阔空旷的青天之下,像白云一样没有任何羁绊,自由的舒卷,感受着云在青天的浪漫。身在喧嚣的尘世之 中,却能深深的感受到心在方外的自然和恬静,这不能不说是人世间难有的快乐和莫大的享受。这样的人生尽管有些清贫,却也游哉悠哉。
  • 上海人在中德合资公司做事,他批评他的德国老板不懂中国文化,也不了解和中国人的相处之道,凡事一板一眼,不会搞关系。在中国做生意,没有关系生意就别做了,他强调。这种理论我不知听过几百遍,但我始终不明白“搞关系”是什么,如何搞关系呢?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明白。那对我几乎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一样困难。
  • 师父把一块尺把长的木头交给我时,看着我的就是这种眼神:“想刻什么就刻什么,怎么刻可以问问师兄们,也可以来问我。”后来我才了解,师父盼著徒弟们快快进步,什么都要给你,师父说:“要自己去领悟,那才是真正自己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