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ADERS OF BROKEN WHEEL RECOMMEND

书摘:小镇书情(1)

作者:卡塔琳娜.碧瓦德

(《小镇书情》/悦知文化出版公司)

  人气: 69
【字号】    
   标签: tags: , ,

你我都是一本书,等着被翻阅、期待被了解。

饶富人情的可爱小镇里,一间令人着迷的小书店,一旦让书本进入人生,没有什么不可能……

▲《小镇书情》(THE READERS OF BROKEN WHEEL RECOMMEND)让我们重新看见书和文字的力量,书店凝聚社群的力量,文学洗涤和抚慰人心的力量,以及只要有人就有希望的力量。──谭光磊/光磊国际版权创办人
▲ 这本书绝对会偷走读者的心,不仅巧妙、可爱,又醉人、亲切,一如书中所描写的破轮镇。所有相信书本能启发人生、治疗伤痛、修补心灵的人都会喜欢这本书,而且无论你来自何方,只要阅读就一定能享受这本书!──《纽约时报》畅销作家苏珊•维格斯
▲《小镇书情》属于天马行空又愉悦欢乐的故事,我已经好多年没有读到如此令人惊喜的作品了。看似南辕北辙的两个人,却因对书本的共同爱好而建立起,衍生出甜美动人的发现之旅。风格独特、超乎预期、欢乐有趣、清新动人,实属佳作。──全球畅销作家尼可拉斯•巴特勒

【作者简介】

卡塔琳娜.碧瓦德(Katarina Bivald)

现在居住在瑞典的城市阿尔塔。家中成员有她的姐妹,以及持续扩增的书籍。

还是十四岁的少女时,卡塔琳娜就已在书店打工,她认为这种被书籍包围的环境,是让人产生写作动机的幸福。

她喜欢在房间中摆满小说,而客厅中摆放历史、文化等综合书籍。和她作品中的人物一样,她还没有想好在人与书之间,她该选哪个才好。

推荐序/谭光磊

小镇、书店,有时还有人生

请想像一下:你生长于一个小国,从来没出去看过世界。你个性有点害羞,不擅长与人交往,但是没关系,因为你爱书成痴,喜欢在文字里冒险,只要有书,就能满足你所有的喜怒哀乐。某天,你因为卖书(你当然在书店里工作)而和地球彼端某个素未谋面的人开始通信,并且结为忘年之交。终于你鼓起勇气,用为数不多的积蓄买了机票,去那个遥远大国的偏乡小镇跟“网友”见面。

然后你发现朋友死了,就在你翻山越岭飞度重洋的时候。

这就是《小镇书情》的开场。来自瑞典的年轻女生莎拉,刚抵达美国爱荷华州乡下的破轮镇,就得知了笔友艾美的死讯。她没有转头就跑,也来不及惊慌失措,便被各有怪癖可是热情好客的镇民留下来,因为“艾美的客人就是我们的客人”。是的,镇民都有点怪:爱管闲事的贵妇兼一人报社社长阿珍、与男友回乡开酒吧的帅哥安迪、恪守教规见不得别人乱来的卡洛琳、刚刚戒酒手还有点抖的失忆大叔乔治,他们各有自己的美丽与哀愁,困守在这个逐渐凋零的破轮镇,却不约而同向莎拉伸出了友谊之手。

莎拉何以回报?她居然异想天开,决定用艾美几千册的藏书为基础,在这个没人看书的镇上开一家书店。

疯了吗这是?大家都是这样想的,就连一个小时车程之外,比较繁荣因此趾高气昂瞧不起人的“希望镇”居民也不例外。他们会专程开车过来一探究竟,进书店晃两圈鼻子还抬得高高,意思是“果然没猜错,这种破地方哪会有人看书,这书店不倒才怪。”

莎拉不信邪不服输,凭着她对书的热爱,要打一场不可能的仗。她想方设法让镇民翻开书,绞尽脑汁推荐对的书给对的人,还要在赚钱的同时给希望镇民一点颜色瞧瞧。她甚至想出与众不同的分类法,不再是文学非文学历史推理童书食谱,而是更“功能取向”的犀利标签,例如“字比较少”适合不太看书的人,“性、暴力、武器”则代表犯罪小说。为了怕故事没有皆大欢喜,读者不开心,还贴心附上警告“注意:悲惨结局!”

可是她的旅游签证只有两个月,书店才刚上轨道就得打道回府。她想留下,镇民也希望她留下,他们又会想出什么荒谬可笑的解决办法呢?

──节录自《小镇书情》(推荐序)/ 悦知文化出版公司

【正文】

诚心诚意感谢树木

有一些破轮镇的镇民渐渐习惯镇上有一家新书店了,还有整天待在店里的怪怪瑞典游客。

认识莎拉的人们去书店,都只是为了要找她聊天。然而,住在镇上的其他镇民或是附近区域的住民大多是一头雾水。怎么会这样呢?突然就出现一个游客,还有一家书店?他们需要很多不一样的店铺,但怎么会有人选择开书店?为什么要大老远从瑞典跑来开书店?

大部分的人经过时只会摇头,但他们不知不觉就习惯街上多了一个新橱窗,以及那个站在柜台后面发呆的奇怪女人,有些人甚至还会糊里糊涂地对她颔首、打招呼,而她总是报以灿烂的怪怪笑容。

那天下午,她就坐在一张单椅上读书,有两个镇上的孩子在橱窗外停下脚步。他们刚下校车,但一点也不急着回家写作业。从街上看过来,莎拉有如橱窗摆设的一部分。橱窗上漆着店名“橡树书店”,字体呈现宽大的弧形,她就坐在温馨的黄色大字下方。

她窝在椅子里,长发有如帘幕垂落并遮住脸,腿上放着一本书,旁边的茶几上还有一堆高高的书,她正用纤细而修长的手指不停翻页,速度之快,让那两个孩子纳闷她是否来得及读。

他们忍不住驻足观看。一开始,他们只是希望她会点头打招呼,或是赶他们走,但一个小时过去了,她完全没有察觉他们站在外面。乔治来的时候,那个比较小的孩子鼻子贴在玻璃上对她做了一个鬼脸。但这招也没能让她开口骂人或是无奈地请他们离开,好奇怪。

“你们在干嘛?”和莎拉有关的事,乔治总是有点过分的保护。

“我们想看她能一次不停地读多久。”比较大的孩子说。

“她根本没发现我们。”小的那个孩子说。

乔治弯腰探头看着橱窗,虽然知道不应该,但还是忍不住好奇。“你们在这里站多久了?”

“一个小时了。”

“她都没有抬头?”

“没有。”

小的那个加入对话:“我一直做鬼脸她都没看见。”乔治对他皱眉头,后退远离橱窗一些,担心万一莎拉若在这刻刚好抬头,会以为他和两个小鬼一起捣蛋。

“我们要待在这里,直到她抬头为止。”小的那个信心满满。“我们要帮她计时,对不对,史蒂芬?”

他哥哥点头。“我是一定不会走的,你想回家就先走。”他的语气有全然地不在乎,身为哥哥的他很清楚弟弟绝对会跟进。

可惜他们不知道,莎拉手中那本书是道格拉斯.库普兰的《神经家族》,否则他们一定会将实验改期进行,改成像是她阅读大部头传记的日子,或是其他比较需要中断休息的书籍时光。目前,她就只是继续读个不停,不时大笑或会心微笑。

随着时间过去,凑热闹的人就越来越多了。阿珍和她老公经过时,至少已有十个人站在店外。她老公太常听她聊那个观光客的事,所以也决定过来看看,于是阿珍很体贴地特地带他来,却被一大群人挡住而无法进店门,她十分不悦。当两个孩子解释过之后,她威胁要进去告诉莎拉,让他们玩不下去。

“这样很没礼貌。”虽然她这么说,但不确定是说他们站在店外把莎拉当成马戏团动物很没礼貌,还是说他们不让她进去书店很没礼貌。

乔治有同感,但他不禁怀疑,阿珍之所以不高兴,可能是因为她自己没有想到这个主意,而阿珍她老公表明也要站在这里看。

阿珍还是很想冲进店里告诉莎拉。虽然她很爱她老公,但不代表他可以决定她该怎么做,她一手按住了店门。

这时她老公说:“这件事不就很适合登在通讯报上吗?”

阿珍停住,在天人交战几秒后,她转身回家拿相机,说:“在这里等,千万别离开。假使我不在时莎拉抬头了,你们也先别走。总之,等我拿相机过来,至少可以一起拍张大合照。”

她回来时,所有人都还在,莎拉也还在看书。

阿珍立刻拍下莎拉坐在橱窗里读书的照片。

“怎么会有人想看别人读书呢?”站在餐馆门口的葛瑞丝问着,她点起香烟,但主要是假借抽烟来看大家在做什么。

“反正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史蒂芬说。

她想了一下就承认说:“这倒也是。”接着说:“你们总得吃东西吧,帮我把后院的烤肉架搬过来,我煎汉堡给你们吃。”

当她忙着准备东西的时候,忽然想到有食物很不错,若有啤酒喝就更好不过了。她马上打电话给安迪,他立刻赶来,带着卡尔、几箱啤酒,以及店里的几位常客。

汤姆都还没看到书店,就先看到那一大群人,因聚集看热闹的群众早已将书店围得水泄不通。他刚下班,在开车回家的路上看到他们,原本打定主意直接开过去,却愕然发现车子已经停好了,他完全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下的决定。往书店每走一步,他紧绷的疲惫感就减缓了一点,他想不通为什么。

不知为何,只要在莎拉身边,他就能放松一些。在他第一次载她去酒吧时,他就发现这件事了,她的表现像是完全对他毫无期待。事实上,她好像比较希望他不要烦她。后来,他们一起坐在艾美家门廊上那次,他几乎有一种整个人心平气和的感觉。他没有想着工作或约翰,或最近任何会让他烦恼的事情,也就是因为如此,想到要和莎拉独处他就心神不宁。

他发誓这次绝不会重蹈覆辙,他只是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只是这样,顶多五分钟就能解决。

现场有种鬼鬼崇崇的气氛,所有人都压低音量在交谈。他才刚走到人群的边缘,安迪就走过来找他,还送上一瓶啤酒,将他拉到最前面。

天已经黑了,但艾美的店面灯光明亮,照耀了街道。莎拉就窝在一张扶手单椅中,手里拿着一本书,眼光注目在页面上。她翻着页面,有一刻,她伸手拨开眼前那落下的发束。

看她读书有种侵犯隐私的感觉。好像偷看她睡觉,而她显然完全没察觉到在场有这么多人。至少这次她没哭,真是万幸。

站在他旁边的安迪开始小声地解释,汤姆听到一些片段,像是“看书……”、“在这里从下午等到现在……”、“换了一本书,但是没有抬头……”、“一手拿着书吃三明治……”之类的,但他其实没有注意在听。

莎拉笑了。

她的表情那么逗趣,他不由自主心中一动。她以为没有人在看的时候,表情特别大方而丰富,不仅温暖、友善,也扰乱他内心的平静。

她从不曾这样对他笑。他想,或许得有本书才能引出她那样的笑容,不过,他从来就没有费心要逗她笑,或许下次有机会试试看好了。他发现他脑中竟冒出这样的想法。

他强迫自己转开视线,他身边的安迪还在继续讲。“你不是应该在看店吗?”汤姆问他。

安迪大笑。“何必呢?今晚最热闹的场子就在这里。葛瑞丝打电话给我们,所以我们打包了两箱啤酒,提早打烊就赶过来了,大家今晚都在这啊。”

“为什么……?”

“当然是看莎拉读书啊。”他解释一下故事背景。“很不可思议吧?两个小时前她换了一本书,但完全没有抬起头,就像接力赛一样,你懂吧?”

汤姆摇头。

莎拉则继续阅读。

直到她终于放下书。

她看完最后一行,露出仿佛见到老友的笑容,然后将书阖上。她终于看到外面的人群,急忙站起来,一脸迷糊地往外走。

她一走出店门,史蒂芬大喊:“各位朋友!整整五小时三十七分钟。”

一阵稀疏的掌声。空气中满是炭火、烤肉与啤酒的味道,地上有好几个空啤酒瓶。整个场面有种临时开派对的随兴气息,大家提高交谈的音量,因为终于不用担心莎拉听见。

满脸通红的莎拉怔怔望着他们,她从来就不擅长当那个受人瞩目的人。◇(未完,待续)

──节录自《小镇书情》/悦知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对很多人来说,我是神话的象征,是最神奇的传说,是一则童话故事。有人觉得我是怪物,是突变异种。我最大的不幸,莫过于有人误以为我是天使。母亲认为我是她的一切,父亲觉得我什么也不是。外婆每天看到我,都会想起过往失落的爱。不过,我的内心深处知道真相是什么,我一直都知道。
  • 安娜的父亲努力让她远离城里正在发生的事,但战争终归是战争,不可能让孩子永远不受世态的打扰。街上有穿制服的人,有叫喊的人,有狗,有恐惧,偶尔还有枪声。一个男人如果喜欢说话,她的女儿终究要听见有人偷偷说出“战争”两个字。“战争”,在每一种语言,都是沉重的字眼。
  • “在二十世纪美国,《梅冈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广为阅读的种族相关书籍,而小说主角则塑造了种族正义最不朽的形象。”——评论家Crespino, Joseph
  •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 热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当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邻居哈缇婕,陪我上山采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昵称“老石头”的喇铬溥是建筑师兼考古学家,带我溜进古迹看彩排,独享星空下两千年古剧场的音乐盛宴……
  • 当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再拥有,当熟悉的事实都不再可靠,当挚爱都将离去,然后呢?我们该怀疑上帝、埋怨命运,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心?
  • 培养语文能力与写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没有七十五级分的顶尖成绩,而是培养学生一生写作的素养!
  • 我在自媒体耕耘几年,并侥幸获得实验的正向回馈后,发觉自媒体品牌的成功离不开五个要素:品牌(brand)=利他(benefit)+重复(repetition)+ 艺术(art)+简洁(neat)+正派(decency)
  • 今世物质满溢,更是我们取之不尽的良材,如果执笔仍觉万缕情思,无一物可寄,就表示在生活中太粗心了。
  • 这几年,我发现学生总是厌倦在“纪律与模仿”中蹲点,写诗的不读好诗;写小说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铺陈就拥有飞翔的能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