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善用法律坚持不懈 美国硅谷华人打赢劳工官司

美国劳工部大楼。(Brendan SMIALOWSKI/AFP)

美国劳工部大楼。(Brendan SMIALOWSKI/AFP)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梁博硅谷报导)有劳动就应该有回报,这是一个真理;请别人做事就要考虑付薪水,这也是一个真理。

不过,硅谷居民雪莉•李遇到一位想办投资移民的大陆乡亲,偏偏就不认这个理。雪莉•李只好放下乡情,把讨薪官司打到了圣荷西劳工局

口头协议

三十五年前,雪莉•李从北京移民美国,勤勉学习、白手创业。在人生波折中,她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弱女子,成长为懂规则、懂法律的职业人和积极参与社区的活跃人士。

2014年,准备投资移民的大陆A先生聘请雪莉•李做公司助理。当时,双方都觉得家乡人不需要签什么契约,于是,就“一言为定”。雪莉•李每天帮A先生找投资机会、买地盖房子、筹备办学校,A先生答应会每月付给她薪酬,并在办校协议中聘请雪莉•李任执行理事,成为他的合作伙伴。

几个月时间,雪莉•李帮A先生在洛杉矶找到了投资项目,并与对方协商谈判办学事宜。但是,令雪莉•李始料未及的是,项目即将正式签约,A先生却不打任何招呼,突然带着女朋友回了中国,失去一切联系。

后来雪莉•李才明白,A先生不想和她合作项目了,也不想付给她做助理的薪水,更不想执行他们之间的口头和书面协议。

“有些人理所当然地利用别人无偿劳动,这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逃避付薪水、心怀侥幸地欺负别人,已经触及到联邦法律。”雪莉•李说,A先生可能很得意,以为人不在美国没法告他、只有口头协议告不倒他,那是他不了解美国的法律和规则。

“美国法律是很严谨的,只要能提供工作证据,就承认口头协议,谁也抵赖不掉。”因为口头协议是以人格作为担保的,雪莉•李相信,“如果有诚信,就不会有官司,也不会失去真心相助的朋友”。

是雇用还是合伙?

2015年 5月,雪莉•李把A先生在圣塔克拉拉注册的公司告到了圣荷西劳工局。在美国,劳工纠纷通常先去劳工局解决。口头协议的劳工纠纷,上诉时间不能超过一年。

雪莉•李准备了充足的证据,包括她当时做行政助理的生意卡片,及替A先生签署的支票等,证明自己是被雇用身份并工作了一段时间。她对赢得这场官司信心满满。

不料,在第一次听证会上,被告律师以那份尚未生效的文字协议为证,称A先生的公司与雪莉•李并非雇佣关系,而是合伙人。劳工局工作人员也表示,准备撤掉这起劳工官司

雪莉•李出示了证据,并据理力争,终于,眼看流产的劳工官司就这样被保了下来。

欠薪人的公司注销了

第二次听证会。劳工局那位工作人员明确告诉雪莉•李,可以判她赢,但是,即使她赢了官司也拿不到赔偿,因为被告公司被注销了。

雪莉•李知道此事蹊跷,马上要求听证延期,以便她有时间将被告的个人责任补入案件。随后,她还为此花2千美元聘请了律师。

2周之后,雪莉•李在没有等到新的听证会通知后,开始警觉。她到劳工局查询,听到的答复是“你的案子没有了,因为听证会那天你没有来”。

雪莉•李不停地给劳工局主管写信。主管回信致歉说,是工作人员弄错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个案子已经被延期。雪莉•李庆幸自己“一直盯着”,不然的话,不仅耽误了听证,可能连上诉的机会都错过了。

被告的名字写错了

可是,听证在即,律师却说,很难补上被告的个人名字。雪莉•李严肃地对律师说,美国法律是保护劳工的,如果你站在老板这边,你会有很多理由加不上这个名字;但是如果你站在劳工这边,你一定也会有理由加上这个名字。

几天以后,被告的名字被加上了。

此后,雪莉•李保持头脑清醒,一丝一毫也不敢马虎。她发现,好不容易加上去的被告人名字,不知道什么原因又被写错了。如果写在法律文件上的不是对方正确的法律名字,官司打赢了也一样会有麻烦。

不用说,她又费了一番周折,被告名字才改过来。

没有收到听证会通知

第三次听证会之前,雪莉•李得到劳工局电话通知,听证会定于2016年10月6日,通知已经给她寄出去了。

可是,到了9月19日,雪莉•李还没有收到听证会通知。她觉得很奇怪,又去劳工局问。刚开始,工作人员告诉她:“都安排好了,给你寄过去了。”

雪莉•李表示没有收到,工作人员仔细一查,发现“电脑里没有纪录”。几天后,雪莉•李终于拿到正式通知。

迟来的判决书

2016年10月6日,雪莉•李的劳工案终于如期开庭。判决结果没有悬念,雪莉•李赢了。按照规定,她将在二周之内收到判决书。

这次,雪莉•李一等就等了两个月,一直到年底也没有收到判决书。

雪莉•李直接给加州州府的劳工局写信,结果,一周以后,判决结果来了。

判决结果显示,被告方应付雪莉•李总计5万美元薪酬,并被课以罚金,这笔钱由劳工局负责帮助劳工追索。收到判决后15天之内有上诉权,如对方上诉,由劳工局为原告委派律师。

“这么一个小案子,还发生这么多波折,简直是戏剧性的变化,步步有陷阱,防不胜防。”雪莉•李感叹说,美国有很好的法律,但是由于程序复杂和人性弱点,需要个人学习规则和法律,凡事务必求真,每一步都要为自己负责。

帮助别人

雪莉•李爱打抱不平,赢得这场劳工官司之前,她还热心帮助其他人。

她的一个朋友,也是口头协议,在熟人开的咖啡店里帮忙,有时工作到夜里,可是却拿不到工资和小费。

雪莉•李表示:“这类请人帮忙、却这么苛刻待人最让人看不起。”她鼓励朋友打劳工官司讨薪水,最终结果劳工局判定对方支付薪水。

“谁需要帮助,都可以来找我。”雪莉•李希望,自己的法律知识和经验能帮助相似经历的人能讨回公道。

“让我长见识——也感谢那些欺负过我的人。”雪莉•李笑容亲切,淡淡说了这句话。◇

要想定期快速浏览一周新闻集锦,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王洪生

评论
2017-02-08 4: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