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LA医研中方合作医生被控涉中共活摘器官

【大纪元2017年02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Albert Roman洛杉矶报导/张纯之编译)作为全美顶级医疗机构之一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中心(UCLA Medical Center)已经选择与中国一家医院合作,而该中国医院的院长郑树森则涉嫌参与了大规模群体谋杀

据《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告》(U.S. News World Report)2016-2017年度医疗机构排名,UCLA医疗中心位于西木和圣莫妮卡的医院排名加州第1,全美第5。该年度排名共评估了全美近5000家医院。

2011年6月,UCLA医疗中心开始与位于中国杭州的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First Affiliated Hospital of Zhejiang University)展开合作。而据美国非政府组织获取中国数百家从事器官移植医院的资料,浙大第一附属医院的院长郑树森,一名器官移植外科医生,据信是一名将人活生生强制摘取器官的罪犯。

在中国进行的强制活摘器官,通常是摘取良心犯的器官用于移植手术。研究者认为,在中国,有几十万人被活摘器官而致死。据新华社的一则报导,郑树森表示,浙大第一附属医院与UCLA之间的合作包括“将利用双方的医疗资源和经验”。

2011年8月,或许是中国外科医生急于给美国同行留下深刻印象,中方对美国外科医生直播了中国的两例肝脏移植手术。据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报导,UCLA肝脏和胰脏移植部门创始人Ronald Busuttil称整个手术“非常完美”。仅仅两个月后(即2011年10月),郑树森成为UCLA客座教授(Adjunct Professor),这是该院首次将一个医疗荣誉头衔给一名中国医生。2012年5月,郑树森又被授予UCLA“杰出教授”(Distinguished Professor)的称号。这是UCLA给予教授的最高荣誉。

UCLA医疗中心在声明中说,该中心的肝脏移植项目和个人无关,但该中心与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First Affiliated Hospital of the Zhejiang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肝脏科以及浙大国际医院(International Hospital of Zhejiang University)有一个学术合作协议,将进行电话会诊和学术交流。

郑树森还发表很多论文。他在杭州学习移植手术2年后,于1993年在浙大第一附属医院操作了浙江省第一例肝移植手术。2001年,郑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是中共官方认可的工程和医疗技术领域的顶尖组织。2001年3月,浙大设立卫生部多器官联合移植国家重点实验室,郑被任命为实验室主任。那时,郑已经是肝移植界的知名专家,曾提出选择肝癌患者移植的杭州标准(Hangzhou Standard)。

然而,一些调查者在仔细查看了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后,对其器官来源提出了质疑。

从1993年到1998年的5年间,中国一共只进行了78例肝移植手术。而仅1999年一年中,中国进行的肝移植手术就达到115例,比过去5年的年平均数量高出600%还多。

为何1999年器官移植大幅增加?

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7届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以及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他们2006年的中国强制器官移植调查中说,1999年,中共当局(江泽民政府)开始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据政府报告,法轮功是一个心灵修炼组织,吸引了超过7000万名中国人修炼。

乔高和麦塔斯的报告《血腥的活摘》(Bloody Harvest)检查了超过50多件证据后得出结论:大量法轮功良心犯被活摘器官而谋杀。

据中国新闻网站Wenhui(文汇)的一篇报导,郑树森和他的团队在2014年4月操作了1600例移植手术。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WOIPFG,简称追查国际)整理的涉嫌强制活摘器官的近万名医生名单中,郑树森就是其中之一。

2016年8月18日,移植协会(非政府组织The Transplantation Society, TTS)在香港举行了一个论坛,提出了器官移植的道德规范。

在该论坛上,中国移植外科医生讲述了他们对移植条例做出的改革,这是临时取代的。据论坛出席者说,原定郑树森报告“新时代肝脏移植”,郑甚至已经上了讲坛,但最后却被另一名外科医生孙(Sun Siyong)取代他进行了发言。当时,郑回到座位后,很快就离开会议现场。

在论坛做总结发言时,移植协会前总裁及项目委员会主席查普曼(Jeremy Chapman)说:“与会者中有人发表的研究报告使用数据来自被执行死刑的囚犯。我们将向中国政府举报此人,他将永远不能再参加移植协会的任何会议。我们是很严肃对待此事的。 ”

尽管还不清楚郑的发言为何被取消,但《大纪元时报》之前的一篇报告显示,很可能是因为郑树森隶属于中国当局的一个迫害机构。

据追查国际资料,郑是浙江省反邪教协会主席,而该协会是由中共当局建立,专门从事抹黑法轮功修炼者,并煽动公众仇视法轮功等。记录显示,郑是该协会一名活跃的参与者。他曾多次在教育活动中发言,或做演讲等,污蔑法轮功。

16年来中国每年6-10万件器官移植

在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突然增加的情况并非孤立现象。自1999年以来,类似郑树森和他团队操作移植手术大幅突增的情况,在中国已经成了很普遍的一个现象。

中国官方发布的器官移植数量为每年1万例,仅次于美国。据美国卫生和人权服务部(U.S. Dep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数据,美国每年进行2.8万至3万例移植手术。据乔高、麦塔斯以及研究者Ethan Gutmann2016年撰写的报告《血腥的活摘/大屠杀》更新版中的证据显示,中国实际进行的器官移植手术数量远远高于官方发布的数字。

该报告查看了数百家中国医院的移植项目,获取数据来源包括媒体报导、医疗杂志、医院网站、官方宣传以及那些已经被删除但已经存档的网站等。报告还分析了医院收入、病床数量、床位利用率、外科医生人事档、培训项目以及国家基金等多方面信息。

据最新数字,自从2000年以来,中国每年进行器官移植手术一直在6万例到10万例之间,由于中国器官移植管理系统不完善,在大部分例子中,一个被移植器官据信就代表一名受害者被杀死。

中国移植手术无须久候

在美国 一个匹配器官的平均等待时间在几个月到5年之间,而在中国,等待时间仅需几天至几周。在调查者于2014年4月进行的一个电话调查录音中,调查者假称是患者家属,郑树森告诉调查者,他可以为患者在1-2周内找到匹配的肝脏供体。

在郑树森联合署名的一篇医学文章中写到,在2000年1月到2004年12月之间,他操作了46例紧急肝移植手术,都是在72小时内找到供体并完成手术的。专家表示,这么短的等待时间意味着中国存在一个活体供体池,可以随时提供器官。

中国至今缺乏有效供体系统

另一个令医生和研究者震惊的事实是中国至今缺乏有效供体系统。实际上,器官捐赠在中国一直不存在。

甚至郑树森都曾在2012年3月12日接受搜狐采访时说:“我们的国家在器官捐赠方面一直很落后。自从卫生部和中国红十字会在2010年开展心脏死亡后捐赠器官(Organ Donation After Cardiac Death)活动以来,只有约200人捐赠了器官。”

UCLA医疗中心最近在声明中说,UCLA等医疗机构的全美器官移植领导者们已经清楚要求中国依照国际标准,而中国的医院也同意执行这些国际标准。然而美国政府官员并不确信。相反,客观事实说服了美国众议院开始采取行动。

2016年6月,美国众议院全体议员一致通过343号决议,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及其他宗教和少数族裔人士的器官。决议并号召美国医疗界帮助提高公众认知,了解中国器官移植的非道德现况。◇

责任编辑:方平

相关新闻
张致远:东风总医院成为十堰器官移植名片的背后
参加香港器官移植大会的中国医生被控杀人
俞晓薇:杀人嫌犯上讲台 器官移植大会引质疑
港首办国际器官移植大会 受邀中国医生涉杀人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背叛孙中山 宋庆龄的悲剧人生
美卫生部长访台 专家:象征对华战略改变
【直播预告】中共军医唐娟周一庭审
美卫生部长访台“有幸来台传递美方支持”
【思想领袖】梁家杰:大流行揭中共致命威胁
【有冇搞错】抓黎智英抄苹果 两个人最高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