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郭文贵现身预示中南海又一波政治风暴吗?

人气: 342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2月09日讯】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隐身在美国不见踪影的大陆富豪郭文贵,在新年前主动连系了明镜集团接受采访,曝光了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的一些不光彩的内幕造成了轰动;同时,他还宣布会继续揭发几位级别高过傅政华的官员,引发了外界对中共高层权力斗争走向的猜测。

就在明镜采访播出的第二天,隐居在香港的大陆超级富豪肖建华突然回到大陆。这两位超级富豪其实都是草根出生,而且都是在令人不可思议的短时间内积累了惊人的财富,他们的发家之路可以说是异曲同工。那么除了发家手段类似之外,这两个事件之间是不是也有一些微妙的连系呢?我们请听横河先生的点评。

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个郭文贵,我们知道郭文贵同案的有4个人:车峰、马建、张越,剩下3个人都落网了,只有郭文贵一个人因为事发前,他大概是在2014年年初吧,就流亡到美国而逃脱了关系。我们曾经做过一期节目谈论那件事情。现在郭文贵突然现身,那这次他爆料当然主要讲的是傅政华的一些黑幕。那么他爆料的内容是什么呢?

横河:我们可以先回顾一下郭文贵。郭文贵是中国大陆政商勾结的典型,他和一般政商勾结不同的是,郭文贵勾结的政这一面直接就是政法机构,像公安部副部长马建、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是直接动用国家机器抓人。他比一般的所谓动用黑社会力量那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在这个消灭对手的过程当中,他几乎没有失手过,结果都是对手进监狱,无论是商业对手还是政界的高官。商界著名的就有李友和曲龙;政界就有北京副市长刘志华。

马建和车峰出事以后呢,《财新网》就做了一篇长篇报导,结果郭文贵在海外就直接叫板财新的胡舒立。这个在习王的反腐过程当中还是很少见的。除此以外,郭文贵就再也没有露过面,就销声匿迹了,一直到这次接受采访,这也是郭文贵第一次在电视上露面。

从内容来看的话,大概有这么几个方面:一个是澄清自己,就是说对自己、对自己的公司、公司员工所受到的他说的这个不公正待遇叫屈;第二个就是证实了外界所传的一些政商勾结,包括打击对手的事实,主要谈的是北大方正的李友;第三个就是放出重磅炮弹,他明指说要揭露4个人,这次是抛出级别最低的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这应该是这次出面的真实目的。按照他的说法,他就有三个目的:保命、保钱、报仇。

主持人:那也就是他上次公开的来叫板胡舒立让大家知道了郭文贵的一些风格,比如说他讲话是真真假假,真假混淆。那么这次采访的时间是有一个小时,内容的信息量非常大,内容当然还是像他以前的风格一样,真假难辨。那么我们先来看他最主要的主线就是曝光傅政华。他为什么要先打击傅政华呢?

横河:我想从郭文贵的角度来看的话呢,直接对他的商业帝国和他的盟友实施打击的执行者就是傅政华。不管上面是谁的目的,动手的就是傅政华。他这次是有意的把习近平和王岐山排除在他直接打击的对像之外,至少是策略的考量,就是说集中力量打击最薄弱的环节。

所谓最薄弱的环节就是公安系统本身民愤就极大,公安的名声也很臭。而傅政华本人他原来并不是习近平的人马,是已经倒台的周永康的人。而他是属于倒戈最早,而且倒戈最彻底的一个。那一般来说,在中国人眼里像这种是不值得同情的。所以从这个策略来看的话,郭文贵确实是深得中共内部的运作和斗争的精髓的,他知道自己的打击对像,而且很明白的知道什么人是可以打,什么人什么时候打。

主持人:他这个对中共内部运作和斗争的精髓的掌握可能和他跟中国政界一直关系密切相关。比如他在采访里头他就提到,说李友背后有前任和现任的政治局常委,所以他也要找人保护他自己。他找的就是傅政华。结果傅政华吃了被告吃原告,级别不高但权势很大。据他的描述,就说傅政华的弟弟跟他说,傅政华的权力,除了习近平、王岐山和孟建柱之外,最大的就傅政华了,连专案组都得听他的。您觉得这种消息可信吗?当然他还曝光了很多,就办案过程中的酷刑等等。

横河:这方面的消息应该是可信度比较高的。因为他这里谈到几个问题,第一个就是讲傅政华索贿,就直接说在海外向他索贿还要5千万,那5千万指的是美元;另外一个就是两边收钱;第三个就是办案的时候乱抓无辜。说他这个系统的员工被控的就有3千人,而且被抓的人不让见;还有就是有酷刑,抓人的时候就把人腿打断了;还有关押期间遭到非人待遇,有一个员工说是多次被打断胳膊、坐铁椅子,结果还把人整得精神不正常了;还有就是威胁亲人和家属叫人家交待。

我们排除不管傅政华的后台是谁,这一些事情在中共的司法系统里面是否存在,傅政华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你像索贿,还吃了原告吃被告,这个不仅是公安,其实在中国的法院里面也是常规,法官吃了原告吃被告,那不然在中国就不叫法官了。就是他自己也是,如果没有好处,你说马建和张越会替你郭文贵办事吗?所以郭文贵自己是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他精通他才知道这些内情。

办案的时候乱抓无辜,被抓的不让见。这个例子太多了,我们举几个,一个,2002年,长春法轮功学员插播电视的时候,一次就抓了5千多人。那这次“709律师案”,有多少人都是抓了以后长期不让见家属,也不告知下落。你像江天勇律师“被失踪”,连喉舌电视都报导是警方抓了人,家属还是没有办法打听到江天勇关在什么地方。这些案子就太多了。

至于说酷刑,还有滥用药物至精神失常,这个在中国的司法系统里面太普遍了,最多的就是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我们前不久还做过一个节目,就是上海的著名民主人士乔忠令,他精神完全是正常的,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强迫大剂量的服用精神病药物,已经好多年了;还有前不久被释放的大陆律师李春富,就是李和平的弟弟,他也是释放的时候已经发现出现精神异常了,而且他自己说在里面被大量的灌药。

我们可以看到就是对信仰者是这样、对律师是这样、对访民是这样,对于这些在权力斗争,或者反腐当中被调查的对像为什么就会不一样呢?同样的人在执行,都是司法机关在执行。你想想看,每个省的公安厅都必须要有一个精神病院,就叫安康医院。你仔细想想的话,哪一个人会听到这种消息不觉得恐怖?

刚才讲的是这个系统里面,现在就讲傅政华个人他会不会这样做。傅政华是北京市公安局的刑侦出身的,刑侦就是刑事侦查,刑事侦查要破案怎么办?在中国大陆,毫无疑问的就是屈打成招,没有别的方法。雷洋要是没有被打死,就一定会打得承认嫖娼。中国大陆有这么一句话,说在中国公安手里面被打急了,狗熊都会承认自己是兔子的。所以作为一个长期在公安局工作的老公安的话,违法、酷刑是常态,如果看不惯,早就被赶走,或者自己离开了。能够留下的,要就是本来就恶的,要就是学会了做恶的。

谈到傅政华还有一点要注意的,他在李东生倒台以后曾经接任过中央“610”办公室主任8个月。接的是谁的班呢?接的是刘金国,他的继任是黄明。那么你想想看,能够被选中当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它的前提就是选什么人跟这个职务有关系的,要选“610”主任的话,那一定就是坏,就是残忍。因为那个职位它就是做那些颠倒是非、颠倒善恶的这种工作的,做这种工作的当然就要选最坏的人。所以说能够选中他当“610”办公室主任就说明这个人本质上是很坏的一个人。

主持人:就在是非观念上是跟大家不一样的。

横河:对,就和正常人是不一样的。当时还披露过一件事情,艾未未的案子当时是傅政华直接办的,把艾未未抓起来以后威胁他,说是要把用于高智晟律师的酷刑用到艾未未身上。高智晟律师自己描述过他受酷刑的过程,还有记者看过那个高律师受酷刑的录像。你想想看,居然在施行酷刑的时候还把录像录下来。人家是不敢录像,怕留下来做证据,他们居然就自己把它录下来,别人不可能录到。可见这些人根本就不把法律放在眼里。

主持人:或者是在他眼里这个根本不算违法。

横河:而当时给高智晟施酷刑的时候,还说明了的,就是对付法轮功的那一套对付到你身上来。那我们再看一看历届中央“610”办公室主任都是些什么人?任期最长的是1999年当副主任、2000年开始到2009年当主任的刘京。文革的时候,刘少奇和邓小平派工作组是最开始嘛,北京工业大学他是学生,就成了工业大学的文化革命委员会的主任。谭力夫大家都知道的,他是红卫兵的总队长,当时就斗“黑帮”,打教授,很厉害。

到了7月份,刘少奇、邓小平失势以后,刘京和谭力夫马上就贴出了一张大字报,就向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建议要把“血统论”提炼为政策,成为将来本本和条条的内容。后来在“血统论”制造下的红色恐怖当中,全国有至少上万人被打死,北京就是在红八月当中打死1,172人,这是有统计数字的。就是这样的人可以去当“610”办公室主任。

李东生从1999年成立当“610”办公室副主任,到2009年接刘京当主任,到2013年底被双规。他的几大罪行,第一个就是迫害法轮功,用宣传机器,因为他是搞宣传的,宣传机器来妖魔化法轮功。就是这个李东生他把央视变成了淫窝,专门向中央高官去输送美女,当然他还有很多经济罪行,最后被判了15年。就是这样的人才能去担任“610”办公室主任。

当“610”主任的必要条件是知法犯法,执法犯法,是非颠倒,因为他一方面要打击好人,一方面自己要做到坏到极点,其实这两者是一致的,因为你只有坏到那个程度你才能心安理得的去打击好人,一般人做不到。

所以不管从中共的政法系统的作恶,还是傅政华本人之恶,我相信他一定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跟他为谁效命没有关系,就是为谁干他都会用同样的手段,因为他是执行者,任何人都得通过他来执行这些任务。

主持人:郭文贵他在采访里头还谈到说,大批抓捕律师和维权人士,就我们讲的“709”律师,就是傅政华干的,那么是不是这样呢?

横河:政策倒不一定是他订的,就是说要打击维权律师这个政策轮不到他来订,但是具体执行和手段很可能是他干的,当然不会是他一个人,是整个公安系统来做的这件事情。

主持人:郭文贵本人他在2014年挑战胡舒立之后就销声匿迹了,现在时隔了将近两年又重新出现,这个出现的原因是因为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是说找到了扳倒傅政华的证据了,还是说有其它的原因?

横河:这个就很难说了,因为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为什么郭文贵在隐身两年之后突然之间出现了?扳倒傅政华的证据,严格的说,从他这一次接受采访来说他并没有公布,他讲了他很多罪行,但那些罪行不见得就是能够扳倒傅政华的罪行。如果他真的有证据的话,我相信他反而不会在这个场合公布出来,因为他至今还有很多内线,他可以通过各种途径直接送到能够扳倒傅政华的人手里,他也不见得就会把它公布出来。

主持人:他讲了他有视频。

横河:但是他没有公布具体是什么东西。找到傅政华犯罪证据,和找到能够扳倒他的证据,其实不是一回事,因为犯罪的证据不一定能够扳倒他,这个原因就是在中共这个系统里面,什么是犯罪,跟有没有违法没有多大的关系。守法的公民可以随便丢到监狱里面去当罪犯,而真正犯罪份子是坐在法庭的位子上,甚至坐到最高法院的位子上去,坐到中央政法委书记的位子上去审别人的,所以这个是两回事情。我相信根据郭文贵在大陆和海外的关系网,他不会用两年的时间才找到傅政华的证据。

我认为他现在真正出来的原因有两个可能性,都跟当前的形势有关系的,当前是十九大之前的布局,双方的斗争还是非常激烈的,一种可能就是郭文贵这次爆料是冲着习近平、王岐山去的,当然从策略上他不会这么说,那他自己找死,他不会这么说,但是你可以看到他隐隐的谈到了一些,比如他强调说暴力办案人员多次说,这是习近平、王岐山、孟建柱直接抓的案子,他专门讲就是打人的这个办案人员说的。

而傅政华现在确实是在为习王所用,他暗指的另外三个比傅政华更高的官员究竟是谁呢?他将爆的料对谁不利?从他下一步爆料的结果其实你就可以看出来,他究竟针对谁的。不过从他这次采访也是有蛛丝马迹可循的,他对马建是高度评价的,而且明显的是为马建叫屈,他把马建简直讲的是好得不得了,而马建是曾庆红的人。因为这个司法系统,特别是安全系统,胡锦涛的势力从来没有打入过政法系统,马建是2006年当国安部副部长的。

问题是郭文贵是一个商人,他的公开的政界的盟友都已经进去了,他自己以他一个商人之力公开的单枪匹马的出来挑战的机会其实并不大的,所以说很可能他的背后有更高的后台,认为这个时候他可以出来了。

还有一个角度可以证明这点,他把令计划当成一个小卒子看,他谈到李友的背景是令计划的话,令计划实际上是很小很小的,在他看来的话,就是说能够被他看做是后台的要比马建还要高,因为令计划至少不会比马建低嘛,中央办公厅主任肯定比马建真实的实力要高,所以他应该有比马建高得多的后台,也就是说很可能是他真正的后台把他推出来了,如果说他这次是挑战习王的话。

另外一个可能性,就是向习近平、王岐山公开示好,这也可能的,就是说打傅政华是说这个人是不好的,我帮你清掉,也有这个意思。如果说他再抛出一两个常委级的,就是和习王闹别扭的常委的话,前任常委也好,现任常委也好,即使不能把他们扳倒的话,也让他们有点麻烦,十九大之前安静一些,不制造事端,就是实际上给习王帮忙了,有这个可能性。这个就有点像是什么呢?就是投名状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不一定非得有人来指使他。

主持人:这个郭文贵因为他以前挑战过胡舒立,所以在上一轮的时候,媒体就去挖了他的底,根据媒体采访到的一些内容,我们大致可以判断,这个郭文贵他在生意圈的名声不太好,因为他手段太过毒辣,而且讲的话基本上是表面一套,真正的是另外一套。在这次的采访中,他口口声声的是以反腐斗士来自居,还标榜自己是非常看重名声,那么他应该知道他在原来的社交圈里的人是不会相信他的说法的,那有分析头脑的民众也不一定相信他的这套说词。那么他这次说了这么多内幕是为了争取民意呢,还是给最高的领导层递话?

横河:郭文贵是精通小圈子政治的,他非常清楚民意救不了他,事实上在中国,民意救不了任何人,就是前几年发生的案子当中,雷洋案、贾敬龙案、夏俊峰案,我们都谈到过,民意的支持度已经是够高的了,就是郭文贵再怎么变他的腔调、改变他的形象,他的支持度肯定达不到刚才我们讲的雷洋、贾敬龙、夏俊峰的这个程度,所以我觉得他是给最高层传递信息的可能性非常大。

上面这两种情况性质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给习王传话,只是说前一种是威胁、后一种是求情。那不管怎么说的话,我相信他为了给最高层递话。

主持人:刚才您也讲到,他在采访中是多次赞扬马建,肯定是为他叫屈,他是说马建如何的忠心中共,人品又如何好。那么真正的马建是什么样的人呢?您给我们分析一下。

横河:真正的马建是什么样的人?其实我们大家都不知道,因为在安全部门工作的人,他的真实情况很难被人知道,但是从已经曝光的情况来看的话,首先是用安全部的名义来插手商业纠纷,也就是说把国家机器当作个人工具使用,就是公器私用。当时把曲龙,就是跟郭文贵作对的、原来的合作伙伴,把曲龙从河南弄回河北去关押,就是以安全部和河北政法委联合办案的名义做的,也就是说马建已经把国家安全部这个国家机器直接用在为郭文贵办事上面了。

第二,如果说他是真的像郭文贵那样忠于共产党的话,那么他的人品就不可能好,因为人品好跟忠于中共它是不兼容的,特别是现在进入中共的人本身就是想当官的人、想进去捞好处的人,都是为了个人利益进去的,他不可能有人品好这一说。

再一个就是,郭文贵这一次接受采访,其实他也证实了马建的为人。他自己说的,“盘古大观”我们知道是郭文贵结交权贵的场所,当年比赖昌星的“红楼”厉害不知道多少倍,这次郭文贵自己说了,盘古是安全部的联络单位,受安全部监管,安全部还派人在那里常驻办公。他说这一监管的话还少掉很多麻烦,人家都不敢来惹他了,还说小流氓(不敢来0,小流氓从来就不会去惹盘古大观这种地方的,小流氓只能去惹惹这种派出所的管辖范围,像足疗店这种地方。

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郭文贵自己承认安全部就是他的保护伞,而且他也愿意给安全部监管,这就真实的反映了中国高档的犯罪场所为什么总是禁止和取缔不了,就是因为他们真正的后台保护伞就是到了执法的最高层,也就是说从上到下所有的公安执法机关都是不同级别的犯罪场所的保护伞。你像发廊、足浴这些的保护伞是派出所;盘古大观这种地方它的保护伞就是安全部。受保护的机构越高档,保护者的级别也就越高。

你像雷洋被陷害的那个足浴店,那很可能就是那个派出所的关系户,是派出所的创收基地,要不然他明明知道是色情场所,他就不应该埋伏在外面抓去嫖娼的人,应该直接就把这个店给取消了,那个店放在那里就是他保护,而且他还要从那里创收嘛。就从这个郭文贵赞扬马建的话里面也可以看出来真实的马建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就是最大的黑社会的保护伞。

主持人:郭文贵这个人可能以前大家不是很熟悉的,那么这次在采访中他就暴露他真正的财力有多大,比如说他说傅政华冻结了他的多少多少财产,然后他现在每天会损失多少千万,但他说他根本就不在乎,因为他在国外的基金其实在这几年,也就几年之内吧,给他挣了多少多少百亿的美金。郭文贵他本来是个草根出身,那么听起来他就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他积累了惊人的财富,就让人怀疑说他是不是一个商业天才。

在他采访的第二天,就有消息爆出来说大陆还有一个隐形富豪叫肖建华,在香港被遣返回大陆,这个肖建华同样也是在普通民众眼里是非常低调的,但是他的身价却挖掘出来也是非常巨大的。那您觉得他们两个都是草根出身,难道是商业天才吗?

横河:在中国要致富的话,他首先要结交权贵,但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结交权贵的,所以他们两个人确实在商业上的经营,至少在中国那个土地上,他们是非常适应的。就像郭文贵讲的李友,其实那个讲的就是他自己,就是他们都要藉权力发家,但最终他们自己仍然是权力的代理人,他们是属于“白手套”一类的,就不过他们是比较高级的“白手套”。

但是他们没有能力就当不了“白手套”,你不可能从农民人家就给你权力,那你也不会用。必须在开始的时候要闯出来,闯到一定程度以后,然后在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人看中,慢慢往上爬。这种能力确实是很强的,但这种能力跟真正的市场经济的能力还有所不同,他主要是如何能够利用权力去摄取财富这个能力。

西方很多公司最终它没有办法在中国落脚,就是水土不服于中国这种和权力勾结的方法,这个差一点点就差很多的,这种能力不是谁都能够学的,所以西方他即使雇用了熟悉中国的中国人,也不见得就能学到这个程度,这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主持人:那就是因为肖建华案和郭文贵案这个时间点相差的这么近,这么巧妙,再加上说白了,就像您刚才分析的,他们两个其实都是高层权贵的“白手套”。那么大家就有一部分人会分析认为说,是因为郭文贵的露面引爆了肖建华的被绑架回大陆,这两个案件其实是连在一起的。那么您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性,这两个案件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

横河:这两个案件可能有直接关系,也可能没有,今天可能没有时间去讲肖建华的案子了。肖建华背后的政商关系也是直通常委级的。有人说是打扫战场,我觉得是不会的,因为到香港越境抓人的话,不管是黑社会出面,还是警方出面,其实都是一回事,别人都是把它当作是中共官方到香港去抓人,实际上是一个大忌,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手的。如果说他的后台已经倒了,那就不值得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到香港去抓人。

我个人认为不太会是为了股灾和马建案,尽管这两件事情可能会一起处理,应该是和中南海下一步的动作有关系,无论是收拾金融界,还是为了十九大的布局,就是说很多事情很可能是到了摊牌的时候了。所以这两件事情按说起来,要抓肖建华的话可能策划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在这之前应该就有策划,但是突然之间有了这个郭文贵露面的事情,可能马上就执行了。

比较有意思的是肖建华的声明当中那句话,叫“从未参与任何有损国家利益和政府形象的事情,更从未支持任何反对势力和组织”。这个话很有意思,这里他说的“反对势力和组织”,指的不是境外,而是境内的,不是体制外,而是体制内的。因为从来就没有“反对势力”的说法,要就叫“境外敌对势力”。如果是境内的体制外的就叫“敌对势力”;“反对势力”指的是党内派系。

这个典型的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只有知道为什么出事的人才能够想出那种话来,当然可能是别人写好的,但是不管是谁写的,他自己写的也好,别人写的也好,都不是为了澄清自己跟这个事情没有关系,而是为了证实外面的猜疑,才会这样写的。

主持人:好,那么这次节目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就暂时先点评到这里。今年是鸡年,按照卦象和古代的预言,这一年应该是金鸡报晓,天地迎春的一年,也就是说这一年中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在今年伊始就出了两件和中共高层局势相关的大事,很多评论人士就持跟横河先生刚才相同的观点,认为说这是两派摊牌的时间到了,未来这种事件会越来越多和越来越公开化,或许这件事件就是即将到来的变化的前奏。希望您继续关注《横河评论》,我们将为您提供更多精彩的时事解读,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横河评论》节目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7-02-09 9: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