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死了为家里减负担” 云南留守少年自杀

人气: 156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2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云南一名17岁留守少年除夕夜服农药自杀,其遗书表示,他死了,为家庭减轻负担。大陆留守儿童的惨况为外界持续关注。

据《中国青年报》2月9日报导,年味未散,云南省镇雄县盐溪村沙塘组公路附近却添了一座新坟, 17岁的墓主人小宝生前是一名留守少年

近日,该报记者来到了小宝家,这是3间破旧的瓦房,瓦房的一部分外墙已经塌了……

小宝的爷爷说,小宝1岁就留给爷爷奶奶带了,他的父母平日在昆明打工,父亲一年回来一次,母亲和其他3个孩子通常不回来。

据老人回忆,大年三十晚上,小宝吃完简单的年夜饭就回了房间。凌晨1点多,奶奶听到小宝屋内有呕吐声,她刚推开门,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农药味,小宝躺在床上痛苦地挣扎。其旁边有两个敌敌畏的瓶子,其中一个只剩一半——小宝喝了一斤半的农药。

小宝在遗书中说,死对他是一个解脱,“我死了……为家庭减轻负担”,“同时我将不再受我爸爸的气。”

小宝的父亲付老三说,他常年在外打工,与小宝聚少离多,即便父子两见面时,小宝在他面前也很沉默。有一年过年,小宝和他闹了不愉快,小宝对他说:“谁叫你生我的?”付老三认为,孩子不应该这样和父亲讲话,当即让小宝跪下认错。

“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带小宝在身边,可是在外面也进不了公家学校,一年一个小孩要3,000块钱学费。”付老三感叹地说。

据悉,小宝每周的生活费只有30元,从中学到家有30多里山路,搭车就需要30元。周末放学时,小宝要走3小时山路回家……

付老三说,他在昆明的工地上搭架子,一年收入就3万多元,小宝的母亲在工地做小工,一年收入1万多元。这些钱不仅要供小宝,还要供另外3个孩子在昆明上民办学校。去年,他的小女儿患阑尾炎住院,因为医药费,他甚至想过自杀

报导称,从留守儿童到留守少年,小宝有很多困惑:在学校有人向他收保护费,他不知该怎么办;曾有同学想来他家玩,但因为家里条件太差而作罢。

网民跟帖称:这样的新闻让人心碎,生命对这些孩子太残酷了;留守儿童缺失家庭温暖比缺失物质更可怕 ;这是当下中国大部分农村的现状,6,000万留守儿童,万恶的户籍制度……

2012年云南网曾报导,镇雄县是昭通市11个县区中劳务输出最多的县,有近10万名留守儿童,整个昭通市则有近50万名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惨剧频发

去年11月19日,毕节市七星关区何官屯镇大水沟组的一名4岁留守女童左手和右脚被邻居砍断,其爷爷被砍死。

同年1月15日,毕节市纳雍县三名8岁、10岁、12岁女孩(其中两名留守儿童)失踪。

2015年6月9日,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4名留守儿童在家中疑服农药自杀身亡。他们是亲兄妹,哥哥13岁,三个妹妹分别为5岁、8岁和9岁。

2014年4月,毕节市七星关区小吉场镇南丰村发生强奸案,某小学语文老师黎某强奸了至少12名女学生,其中最大的12岁,最小的8岁,有11名是留守儿童。

2012年11月16日清晨,5名留守男童被发现死在毕节市七星关区一垃圾箱内,其中最大的13岁,最小的9岁。他们躲在垃圾箱里生火取暖,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据官方数据,目前中国有6,100多万留守儿童,他们通常是农民工子女,其中至少有200万无人抚养,自己生活。这些留守儿童遭虐待、贩卖或自杀的情况屡屡见诸报端。

时政评论人士诸葛明阳认为,农村、城镇的贫富差异以及户籍制度,是造成留守儿童的根本原因,留守儿童是中共体制的牺牲品。#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02-10 8: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