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活下去:脱北女孩朴研美(1)

作者:朴研美(Yeonmi Park)
少了完整的真相,生命失去了力量,也失去了意义。(fotolia)

少了完整的真相,生命失去了力量,也失去了意义。(fotolia)

      人气: 24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这辈子我最感激两件事,一是我出生在北韩,一是我逃出了北韩。”

前言

二○○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我跟我妈在漆黑的寒夜中跌跌撞撞爬下鸭绿江的冰冻河岸。鸭绿江是北韩和中国之间的界河,沿岸陡峭多石,我们上下都有巡逻员,两边一百码外也有岗哨,在里头站岗的卫兵只要看到有人偷偷越境,就会毫不留情开枪。没人知道过了河会有什么样的命运,但为了活命,大家都想尽办法要逃到中国。

当时我才十三岁,体重不到三十公斤,家住在位于北韩和中国边境的惠山市。一 个礼拜前,我才因为肠道感染入院,医生却误诊成盲肠炎,帮我割了盲肠。因为伤口还很痛,我连走路都很吃力。

带我们越境的北韩掮客坚持当晚就得动身。他买通了几名守卫,要他们放水,但 他不可能收买这一带所有的守卫,所以我们得非常小心才行。我摸黑跟在他后面,因为走不稳,只好用屁股滑下河岸,结果碎石也跟着我劈哩啪啦滚下来。他转头瞪我,低声叫我小声一点,可惜太迟了,只见一名北韩士兵的黑色身影从河床爬上来。如果对方是被收买的边境卫兵之一,他大概没认出我们。

“回去!”士兵对我们大吼:“快滚!”

我们的带路人爬下去跟他交涉,只听到他们交头接耳的声音。带路人单独走回来。

“我们走!”他说:“快!”

时值初春,天气渐暖,冻结的河面一片片融化,但我们走的这段河流又陡又窄, 白天晒不到太阳,所以还够坚硬,撑得住我们的重量。但愿如此!带路人拨了通电话给另一边(中国方面)的人,然后悄声对我们说:“跑!”

带路人开始往前跑,但我已经吓到全身发软,两腿不听使唤,两手抓着妈妈不放。带路人只好跑回来,一把抓起我的手,拖着我横越结冰的河面。走到坚硬的地面之后,我们开始拚命往前跑,直到看不见卫兵才停下来。

河岸黑漆漆的,但中国长白市的灯光在我们眼前闪烁。我转过头,匆匆再看一眼 我出生的地方。那里一如往常又停电了,放眼望去只见漆黑死寂的地平线。走到空旷平原上的一间简陋小屋时,我的心脏差点跳出来。

逃离北韩时,我没有幻想会得到自由,甚至不知道“自由”代表什么。我只知道 我们一家人如果继续留在北韩很可能没命,不是饿死,就是病死,要不就是在劳改营里受虐而死。饥饿已经超出可以忍受的程度,只要有一碗饭吃,要我冒生命危险,我也愿意。

然而,除了想活命,我们逃出北韩还有别的目的。我跟我妈一直在寻找我姐姐恩 美的下落。她比我们早几天逃到中国,但之后音讯全无。我们希望她会在河的对岸等我们,可是来接我们的只有一个秃头中年男子,他跟住在中韩边界城镇的许多人一样,都有北韩血统。他跟我妈说了几句话,就带她绕到小屋后面,我在屋前听到我妈向他苦苦哀求:“不要!不要!”

我感觉大事不好了。我们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方,说不定比我们逃离的地方还要可 怕。

这辈子我最感激两件事:一是我出生在北韩,二是我逃出了北韩。这两件事造就 了现在的我,谁要拿平凡安稳的一生跟我交换,我都不要。然而,我的人生故事比表面上看起来还要复杂曲折。

我跟数以万计的北韩人一样,逃离了家乡,在南韩定居。南韩仍将我们视为公民,仿佛封锁边界和将近七十年的紧张冲突,从未将南、北韩分开。南、北韩人有相同的血缘,说着相同的语言,只不过北韩没有“大卖场”、“自由”,甚至“爱”这类字眼,至少不是世上其他地方理解的“爱”。

我们唯一能表达的“爱”,就是对统治北韩三代的金氏王朝的敬爱。金氏政权封锁了外界所有的消息,还有电视、电影跟广播讯号。北韩没有网际网路,没有维基百科。市面上所有的书,都在宣扬我们国家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国家—即使北韩人至少有一半属于赤贫阶级,很多人长期营养不良。北韩政府甚至不称自己是北韩,而是朝鲜。而朝鲜才是真正的韩国,一个完美无缺的社会主义乐土,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二千五百万人活着的目的,就是为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服务。逃出北韩的人很多都自称是“ 脱北者”,因为拒绝接受自己的使命、为领袖奉献生命的同时,我们就抛下了自己的责任。北韩当局称我们为“叛国贼”,要是我设法回国,就会被抓去枪毙。

北韩政府不只对内封锁消息,对外也一样。政府禁止国内人民接触国外媒体,也 不让外国人得知北韩的真相。北韩之所以有“隐士王国”之称其来有自,因为北韩政府极力保持神秘,不让外界得知国内的情况。唯有我们这些逃出北韩的人,才能说出封锁国界背后的真相。然而,我们的故事在不久之前仍然鲜为人知。我在二○○九年的春天抵达南韩。那年我十五岁,身无分文,教育程度相当于只有小学二年级。五年后我进了首尔顶尖的大学就读大二,主修警察行政,日渐意识到我出生的地方迫切需要司法正义。

我在许多论坛上谈过我逃出北韩的经过,描述人口贩子如何把我们母女骗到中国,而我妈为了不让看上我的掮客欺负我,牺牲了自己。到了中国,我们就开始寻找姐姐的下落,但还是毫无所获。后来我爸也逃到中国,跟我们一起找,但几个月后,他没接受治疗就罹癌过世了。二○○九年,基督教传教士救了我们,带我们到蒙古与中国的边界。在某个永无止境的冬夜,我们从那里徒步横越冰天雪地的戈壁沙漠,跟随着星星的指引,迈向自由。

这些事确实发生过,却非事件的全貌。

从横越鸭绿江逃到中国,到抵达南韩展开新生活的这两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本书面世前,只有我母亲知道。这段往事,我几乎从没跟其他脱北者和我在南韩认识的人权斗士提起。我总认为,只要不承认这段不堪的过往,它就会自动从记忆中消失。我说服自己,很多事根本没发生,甚至教会自己遗忘这些事。

然而,开始写这本书之后我发现,少了完整的真相,我的生命就失去了力量,也 失去了意义。在我母亲的帮助下,过去在北韩和中国的记忆像一幕幕遗忘已久的噩梦场景,重回我的脑海。有些场景清晰得吓人,有些却模糊不清,或像一副乱七八糟、散落一地的纸牌。写作过程对我来说就是回忆的过程,也是设法厘清这些回忆、赋予它们意义的过程。

……

为了活下去,我做过各种选择,这本书就是我的种种选择串成的故事。◇(待续)

——节录自《为了活下去:脱北女孩朴研美》/大块文化

【作者简介】

朴研美(Yeonmi Park),一九九三年出生于北韩惠山市。目前住在美国纽约市,在哥伦比亚大学就读。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你拥有的那么少,一件小小的东西都会让你开心到飞起来。(fotolia)
    当你拥有的那么少,一件小小的东西都会让你开心到飞起来。这是北韩特有的生活中,少数让我怀念的地方。电当然不会来很久,每次电灯一晃、电又断掉的时候,大家只会说“好吧”,然后认命地回去睡觉。
  • 好根底最素朴、也最敦厚,总是默默的支援与扶持,增添正思维、正能量,教人镇静坚定、全力以赴。(shutterstock)
    真诚、善良和坚忍,这些都如同好汤底一般,有助于展露出我们纯净、美好的本性,彰显生命的意义与价值。
  • 2005年8月7日,田贝肯与学生说话。她发明了藏文盲文,还和丈夫在西藏拉萨创建了盲人学校。(AFP PHOTO / Frederic J. BROWN)
    西藏最初对我意味着冒险。然而,我创建学校之后,我的动机变成了对我关心的学生的责任。
  • 剧作家曹禺资料照。(网络图片)
    曹禺1933年23岁时就创作出迄今都被称为“百年一戏”的《雷雨》,然而,在中共治下,这位“戏剧天才”在39岁之后到1996年他去世的47年间,就再没能写出一部令他自己和观众满意的作品。可谓:一朝心灵蒙难,一生难以治愈。
  • 朝鲜红二代李成柱从养尊处优的富家少爷沦落到饥不择食的街头毛贼,再取道中国投奔韩国,现在在伦敦求学。(视频截图)
    一名朝鲜平壤红二代从养尊处优的生活沦落到饥不择食的街头毛贼,再取道中国投奔韩国,在伦敦求学读博士……他年轻但跌宕对历程,还原朝鲜真实的一幕。
  • 2016年11月1日,三名朝鲜“脱北”女性在位于华盛顿的智库“传统基金会”讲述她们逃难韩国而被迫与中国的子女分离的故事。(美国之音)
    在金正恩残暴统治下,很多朝鲜百姓或因生活贫苦,或因渴望自由,冒险越过中朝边境进入中国,成为脱北者。这些脱北者虽然逃离金正恩统治,在中国却依然受到中共迫害,脱北女更是惨遭人贩子贩卖,受尽凌辱和虐待。
  • 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就读经济专业的朴妍美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她依旧不自由。(视频截图)
  • 脱北女孩李炫秀今年3月应邀到北京参加书展活动,推销其作品《拥有七个名字的女孩》。(AFP/Getty Images)
  • 李炫秀近日在北京一个书展上讲述了自己逃离朝鲜的悲惨故事(视频撷图)
    《有七个名字的女孩》(The Girl with Seven Names)的作者李炫秀,是有名的“脱北女孩”之一,3月26日她在北京一个书展上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并公开抨击中共当局遣返逃离朝鲜的难民,这是少有的脱北者在中国的公开演讲。《纽约时报》对其做了专访,谈论了她在中国的经历、脱北者的困境。
  • 脱北女孩崔妍雅。摄于中国。(崔妍雅提供)
    几乎每一位脱北者都有着不平凡的人生。虽然阔别曾经生长的土地,故国依然是难以抹去的沉甸甸的记忆。现居美国维吉尼亚州的32岁脱北女孩崔妍雅分享了她的故事,身似浮萍,辗转四个国家,其中有北韩的黑暗与荒诞,脱北者惨痛的遭遇,在中国遇到的那些善良的中国人,亦有为故土洒下悲恸的泪水,希望那里有朝一日终会发生变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