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思:抛弃共产暴政 回归传统文明

人气: 5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10日讯】百年嗜杀神怒人怨

近代西方

茫茫宇宙中,生命无量无计。现代科学界也不得不承认,人类并非宇宙中唯一之生命,也在着力探索,发现其它生命。有名如牛顿、爱因斯坦等大科学家,穷其毕生,引领科学潮流,亦惊叹宇宙万物如此运行、安排,非万能之神造化,绝无可能。

自古以来,世界上各族裔之人皆信奉神灵,毕恭毕敬,谨守为人之道,消灾减业,以期得到福报,免受地狱之苦。唯至近代,无神论、进化论、实证科学及共产邪恶理论及实践让人们远离神祉,甘认猴子为人类祖先,无前生、无来世、无因果报应、无神无佛,只管尽情享受。许多人为己为私,肆无忌惮、胡作非为、巧取豪夺、业上加业、罪上加罪。

放眼欧洲,四千五百年前的滔天洪水,毁灭了史前欧洲文明。两千多年前,中国处于春秋末年,群雄并起、百家争鸣,涌现出老子、孔子,及道、儒传世同时,在欧洲,古希腊文明兴起。先知苏格拉底开创了古希腊文明。古希腊文明对其后罗马帝国有着重大影响。雄主凯撒大帝征服地中海及欧洲大陆时,又将古希腊文明带到环地中海及欧洲许多地区,为整个西方文明打下基础。

苏格拉底开创古希腊文明,凯撒大帝文治武功整个这一段历史俨然好似中华道、儒传世,树立对神之正信;秦皇汉武发扬、光大、保护神传文化之翻版。作为全球整台历史大戏之备份角色,其备份作用完成,也就成为历史。大戏五千载,中原是舞台!

随后,欧洲思想、哲学及文化有着千余年空档,直到十三世纪初世界君王成吉思汗黄金家族之大军冲破了欧洲文艺复兴黎明前黑暗,为欧洲思想、文艺复兴起了催生、启明作用。随后,欧洲开启其近代篇章。

十三世纪乃是大蒙古时代。西方至其时,文化衰退、道德下滑,百年争战不止。踏遍欧亚之世界帝王成吉思汗应运而生,以天之骄子不可思议之伟大辉煌,奠基、开创全球经济、政治格局,以万钧之力重塑西方思想观。此后之西方,不再是古希腊、古罗马社会,而是充满了对东方之敬畏、向往,浸润了中华神传文化精髓之社会。西方文艺复兴奠基于此时。

东方成吉思汗大军引进到西方之印刷术、火药、指南针等大大推动了西方文明,而印刷术之推广亦使得更多人能够接触到各种书籍,特别是圣经。1295年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出版之《东方见闻录》,由此引发了欧洲人对高度文明,富饶的东方世界之强烈探索欲望,最终开阔欧洲人视野,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导致了欧洲文学艺术飞速发展。

文艺复兴

十五世纪中期,随着拜占庭帝国瓦解,大批希腊语学者因而被迫流亡意大利乃至更远之处,同时也将古希腊思想、文化带到了西欧:其中一部分已在西方失传了数百年之久。这是自古典时代后期以来,第一次将希腊语文化从整体上引入西欧。使希腊之文学、历史、演讲和神学资料重新进入西欧,文艺复兴步伐加快。

文艺复兴对近代早期欧洲造成深远影响。从意大利起,至欧洲各国,其影响遍及文学、哲学、艺术、政治、宗教等各个方面。当时亦是基督教全盛时期,即是西方人在道德最好之时,最相信神之时期。人类社会道德高尚,神给人展现之宇宙真相也就多。文艺复兴时期众多伟大作品都是为宗教而作,而且许多艺术作品得到了教会赞助。

始有绘画、雕塑之惊艳,古典交响乐之异彩,巴蕾舞之辉煌。结合东方儒、释、道修炼文化,思想、哲学、技术、信仰空前活跃,一派复兴气象,西方之文化艺术从此有了一个巨大飞跃。

宇宙中有正就有邪,有善就有恶,有神就有鬼,有佛就有魔,相生相克之理使然。文艺复兴亦必有负面干扰与破坏。遂有所谓现代派、印象派、进化论、无神论、实证科学开始渗透、扰乱。其中早期出现的印象派与抽象派导致了后来所谓现代艺术、现代美术作品,其出现及发展毁掉了几乎是全人类最顶峰、最完美之西方艺术。

随着文艺复兴,西方实证科学也随着发展起来。实证科学提倡让人们坚信自己的眼睛和头脑,相信科学方法和科学实验和经验才是唯一可靠之知识来源。无法用科学实验来验证之事物、理论皆不科学,亦不能被接受。由此导致了从17世纪至今实证科学发展而至大有统治人类之结局。

世人迷茫

文艺复兴时期,一些变异之文人,学士开始歌颂世俗而蔑视天堂,标榜理性以取代神启,宣扬“人”是现世生活之创造者而否认神之安排,把人和神割裂开来。提倡个性自由解放而无须受神及道德约束。在此变异、败坏思潮影响下,人类逐渐离神越来越远而不知。

随着实证科学之兴起,加之所谓工业革命,开始让人类看到在实证科学带动下,现代科技给人类带来之点滴表面好处。它提供给人安逸,和人一时舒服之假相,使人更加相信它。它迎合了人类懒惰、放纵、物欲、贪欲、私利等人性中丑恶之面。

实证科学上的所谓辉煌成就冲昏了一些人头脑,更多人开始不再信神。对于宇宙及大自然一知半解的人开始妄自尊大。康德说:“给我物质,我就能用它造出一个宇宙来。”拉普拉斯对拿破仑说:“陛下,我不需要上帝这货色。”尼采则宣布:“上帝已死”。而进化论则赤裸裸地更进一步把人推离了神。进化论让人们相信人类来源于猴子,并非神造,从而彻底切断人与造人之神之间的联系。

从此有神论与无神论之争便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意识形态的冲突。过去都是宗教和宗教之间的冲突,你的神、我的神,现在是无神和有神。人是神造的,人不承认神,背叛了神,人类没有比这个后果更严重的危险了!无神论罪大恶极之处就在于此,它把人神隔离而最后让神抛弃以至毁掉人类。

西方表面上科学技术发展,人们生活得到改善,但道德、信仰却在远离神之大潮中不知不觉地往下滑,盛极而衰!当人们信仰科学,而不信仰神时,神越来越不管人,人也越来越不相信神,所以就越来越看不见神之启示、神迹。此时的很多人信仰宗教也仅成为人类文明之举动而已。

随着实证科学进一步发展、渗透,西方人对实证科学之信仰开始超过了一切。同时被变异之文化艺术、思想潮流搞得本末倒置,精神末落。表面生活虽然繁荣缤纷,但思想空虚。自认为打破了上千年来神及宗教的禁欲,得以解放,可以为所欲为,无所顾忌,但换来的却是人们心灵中神离开后而留下之空虚、迷茫。正像世界其它一些过早割断人神联系的地区一样,西方人们开始寻找新的信仰,开始胡乱信仰。此时,共产主义思潮,乘虚而入,宣扬唯物、科学、进化、巧取豪夺、暴力杀人、不信神、背离神,并描绘一幅人间天堂的假景,承诺会给全人类带来幸福生活。人们被这种谎言带动,似乎找到了一个新主义,并开始狂热追求。

共产起家

共产主义产生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其创始者马克思本人从信神开始,至后来背叛神,在大学时加入了JoannaSouthcott追随者组织的撒旦教会,成为撒旦信徒,并自承与撒旦签约。马克思在其所写的一首《演奏者》诗中写道:

“啊!我将黑血之剑,
准确无误地插入你的灵魂,
这是上帝不用不喜之术,
它从地狱的黑雾里升腾入脑,
令头脑痴迷,令心魔变;
我从撒旦手中将它换来!
它为我打着拍节,画下印记,
我奏响浑厚、美妙的死亡进行曲。”

(原文英译文TheFiddler/Nidler;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37-pre/marx/1837-wil.htm#fiddler).

中古时代原始撒旦教派视撒旦为宇宙中神,代表黑暗。因其在天上嫉妒上帝而被上帝、正神打败,坠入人间,继续做坏事,并誓言报复上帝,毁掉人类。它就是在伊甸园中引诱夏娃吃下智慧之果的那条古蛇。在低层人类空间,就是圣经中提到的红龙。在基督教和犹太教教义中,撒旦是与上帝为敌之魔王。马克思创立共产主义开始就以欺骗起家。他知道有神,也有撒旦。但和撒旦签约后,向正教宣战,为撒旦代言“我要向上帝复仇”,“要将人类带入地狱之中”。马克思及其创立的共产主义从一开始就欺骗世人“从来就没有造物主”,让人类不信神、背离神,以不信神的借口来反对神,从而让人类堕入地狱,最后被神所抛弃。这恰恰是撒旦要做的事情。其所创之共产主义实为引诱世人去实现撒旦理想,毁坏正教,毁灭人类的骗局。

共产主义视正统宗教“为麻痹人民的鸦片”。鼓吹无产阶级是主体,用暴力砸烂旧世界,消灭私有产权。共产主义要人们不信神,不承认因果业报,号召穷人造反,消灭富人,通过杀富济贫使社会均富。要建立一个所谓“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生产资料共有制,建立一种没有阶级制度、没有国家和政府,社会生产力达到充分发展和极度发达之社会”,即所谓共产主义人间天堂。

这幅虚假欺骗的美丽图画确实吸引了很多无产者、无神论者及很多思想空虚、信奉进化论而寻找新理念、新思想、新信仰的人们。其与当时受实证科学影响,被实证科学一些所谓辉煌成就冲昏头脑的知识分子们一拍即合,找到了在人间发展的基础。

共产红祸

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流氓起家之巴黎公社第一次实践了共产主义暴力夺取政权理论,被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及毛泽东等一再吹捧:“巴黎公社是世界上无产阶级武装暴力直接夺取城市政权的第一次尝试。”巴黎公社的流氓无产者打砸抢烧,当面临失败时更下令纵火烧毁巴黎。当时被烧毁的建筑,包括波旁王朝和第二帝国的王宫杜伊勒里宫和与其相连的卢浮宫(部分被毁)、法国参议院、内政部、财政部、司法部、王宫、巴黎市政厅、圣马丁门歌剧院等无数辉煌建筑,人类当时最辉煌的巴黎城被毁得面目全非。

这还不够,马克思总结巴黎公社经验,认为巴黎公社的失败就在于没有用无产阶级的暴力砸碎国家机器,“无产阶级不能单纯的掌握政权,而是通过暴力摧毁全部现存制度。”此既是后来被列宁、斯大林及毛泽东等奉为共产主义根本立场的无产阶级专政学说。

共产主义从此更以暴力开道,1917年,列宁在俄国大开杀戒,武装暴动,建立本次人类史上第一个共产政权──苏维埃政权。至此共产红祸从暴力理论上升至暴力实践,进一步泛滥全球,经第二次世界大战,更建立了共产阵营。中国共产政权也在1949年建立,使当时1/3世界人口生活在共产阵营国家中,共产红祸喧嚣一时。

暴力夺取政权后的共产主义政府继续用暴力、嗜杀作为进行统治的常用手段。它们强迫统治下的人们把他们私有财产交出来,并且要他们放弃个人利益来服从国家及共产党的需要,既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列宁如是说:“无产阶级专政的权力是一种不受任何约束的权力,不受法律条文的约束,绝对不受任何规章制度的束缚,它完全是以暴力为基础的。”

从苏联及其东欧附庸国,到亚洲中国、越南、柬埔寨、北朝鲜,以及古巴和其它一些国家,到处看到共产国家统治者任意屠杀自己治下的人民。这些共产政权描绘的并为之奋斗的那个目标,即人人平等,消失殆尽,根本是欺人之谈。

共产主义从理论到实践,处处欺骗。其让人们所为之奋斗的另一个目标“废除财产私有制,把生产资源收归国有”,亦必不可免地使人们丧失自由,把人们变成共产极权独裁统治者的奴隶。苏联、中共夺取政权后,无数人们丧失财产,沦为阶下囚,任其宰割,上亿人非正常死亡的事实足以揭穿这一欺骗谎言。

共产主义号称必须在全世界消灭资本主义。《共产党宣言》,提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后来情况如何呢?苏联附庸国总是不甘心老受苏联的控制,从南斯拉夫、匈牙利直到最后苏共阵营彻底解体,从来就没有把哪怕是共产阵营国家中的无产者联合起来过!中国共产党人原把苏联当做模范和老大哥,但掌握政权还不到十年,就和老大哥翻脸,其后边境战争不断。红色高棉则走得更远,它要完全自行其是,认为它那一套共产主义完全不同于俄国或中国的共产主义。喧嚣一时的共产主义阵营,曾几何时,到如今,孤影相吊,只剩下中国、北朝鲜、古巴。大势已去,还骗得了几个人?

为杀而杀

共产国家们为了实现共产主义这个乌托邦而进行的种种活动,代价十分惨重,造成了千百万人的死亡。按人间常理,夺取了政权,本应对自己治下的人民慈善为怀。但撒旦魔鬼之本愿乃是杀戮、毁灭。所以世界上共产国家都对自己治下的人民采取镇压、残杀手段,为杀而杀。

根据《共产主义黑皮书》编者斯蒂芬·柯尔多瓦的估计,全世界因为共产主义而死亡的人数,在八千五百万人至一亿人之间,那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出一半。这还只是不完全统计。那些活下来的人,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共产主义国家为了要做到举国一致,舆论一律,它们用高压手段把那些不随便附和的人予以放逐、囚禁,或剥夺其发言权,以至残杀。而那些人,往往都是最聪明能干、有远见卓识的社会精英阶层人士。

世界上第一个共产党政权——苏联共产党,在内部整肃的运动中,清洗党内异己,同时镇压富农、镇压起义农民、罢工工人,实行宗教迫害。斯大林的“肃反”运动,整死了两千多万苏联人。

柬埔寨共产党的红色高棉政权,在1975年至1979年期间,在国内进行种族灭绝。据估计造成了150万至300万柬埔寨人的死亡。这一大屠杀结束后,在柬埔寨境内发现了超过两万个万人坑,这些地方后被称为“杀戮战场”。因为参与大屠杀、犯下了反人类罪,柬共原副书记农谢和国家主席团原主席乔森潘被判处终身监禁。

朝鲜的金家共产王朝害死了百万计的朝鲜人!新一代暴君的残杀正在举世瞩目中进行,上至其左膀右臂肱骨之臣,下至脱北逃离暴政之民。

撒旦魔鬼在人间的总代表中共自从1949年执政开始60多年来,在非战争的“和平”时期,一次次的政治运动中,残杀人民。镇反、土改、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大跃进、大饥荒、反右倾、四清、文革、“八九六四”屠杀学生到迫害法轮功,从普通百姓到国家主席,有一半以上的中国人在这历次运动中受到牵连、迫害。据不完全统计,被枪决、被打死、被整死、被饿死、被自杀、被失踪,非正常死亡人数竟高达8千万!这个数字,超过了世界各国两次世界大战中死亡人数的总和,也超过了中国的抗战和内战中的死亡人数总和。

以“文革”为例,1980年邓小平对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说:“永远也统计不了,因为死的原因各种各样,中国又是那样广大,总之,人死了很多”。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给出的文革数据则是:“420余万人被关押审查;172万8000余人死亡;13万5000人被以反革命罪处决;武斗死亡23万7000人;703万人伤残;7万1200余家庭整个被毁”。1978年12月13日,叶剑英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说:文革期间,全国整了1亿人,死了2000万人,浪费了8000亿人民币。

如此众多的无辜生命被杀害,马克思及其后世共产主义追随者们应当有足够资本向其撒旦主子邀功。

破坏西方

共产撒旦并不止是屠杀自己统治下的人民,它的目地是毁掉人类。除在共产阵营内血腥杀戮统治下的人民外,共产撒旦也没有放弃西方自由社会民众。在世界大同的欺骗口号下,它们曾试图把共产理念推向世界,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世界大同一定能胜利”。但西方正教抵制撒旦邪恶,不允许它嗜杀西方民众。特别是二战之后,西方国家有力地阻止了它们的企图,西方国家的共产党从来没有能成大气候。

于是它们就改头换面,继续其狡诈、欺骗手法,背地里干坏事,使用各种手段来破坏西方世界。它们大搞思想、文化变异,让人们脱离传统,脱离正信。用高税收伎俩,倡导杀富济贫,同样是用共产理念来扰乱西方系统。人吃苦的时候会消业,消去了业力来生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而人们今生的幸福或苦难皆来源于前生的行为和福分。当把别人的福分、幸福抢为己有时,就会使人们业上加业,罪上加罪。这会从根本上改变了神的安排,而达到让业力积攒太大的人们无法还业,最终被神抛弃。放眼西方近代社会及国家体系,到处可见所谓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影响,高税收几乎风及整个西方世界。

共产主义暗流变异著西方现代文化和艺术,它利用民主社会信仰和言论自由,大举渗透各个领域,在潜移默化中,令人们变乱伦常,毁弃道德。这些变异文化及现代实证科学造就出来的人无所顾忌的杀人、放火、做坏事。建立黑社会组织,吸毒、贩毒、卖淫、随心所为,为所欲为。因为人不相信神的时候,不相信有天惩、有报应时,什么坏事都敢干。

近年来,中共更通过腐蚀利诱,拉拢西方政要商企,造成一些政府、团体和企业放弃普世原则,不顾道义,一味迎合中共利益。一些媒体也受其拉拢,违背良心。对邪恶之举,视而不见,不敢报导;对传统、正义之举却百般挑剔,玩弄所谓平衡术、媒体中立等,障碍世人,迷惑世人,掩盖真相。

此外,中共不遗余力地输出共产意识形态,展开隐性文化入侵。输出所谓孔子学院,以传播中华传统文化做幌子而进行其文化入侵的勾当,传播党文化,在西方进行洗脑,把黑手伸到很多西方国家。很多西方国家认出孔子学院之实质。自2013年以来,加拿大谢布鲁克大学,法国里昂第二、第三大学、美国芝加哥大学、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以及德国的一些大学,都先后关闭或取消他们校园里开办的孔子学院。

回归传统顺天应时

神传文明

世人皆说“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其实,在历史上历来都是中国人的世纪,因为“大戏五千载,中原是舞台。”只是共产党这一百多年的破坏安排,砍断了此持续进程。

中华历史瀚海中,潮起潮落。纵览五千文明,神在处处安排,始有辉煌神传文化。早期神人同在,尧、舜、禹三位圣王在世界性大洪水后,开创新纪元。经历夏、商、周三代,随着人们道德下滑,开始忘却为人之本乃返仆归真。至春秋,幸有老子下世传道法,从而使世人聆听正法,不致过早毁掉。西方亦然,有释迦牟尼及耶稣下世传法,以维持世人正念。

公元前221年,千古一帝秦始皇以风卷残云之势扫六合一统天下,建立本次中华文明第一个大一统正统皇朝──大秦。大汉雄主汉武帝,继秦始皇之威,开疆阔土,南征北战,大汉雄风,席卷西域;完善大秦体制,更确立中华后两千年思想体系,奠定该朝留予千秋万代之“内道外儒”、“天人合一”汉文化本质,并传播中华文化于域外。

大汉天朝,经三百余年,迎来了中华史上著名之三国时代。此一时期,跨愈百年,由曹操、诸葛亮、周瑜、刘备及孙权五位中华千古英雄人物带领众生联袂演绎、诠释“义”之内涵,为后世留下刻骨铭心之千古传奇。亦让后世人通晓何为“义”。致使后世之人凡提及“义”字,马上想起三国时代所演之“义”。

公元280年,三国归晋,华夏暂为一统。但合分变易,众多天国生命皆欲往中原大舞台演绎一番。故八王乱晋,五胡十六,宋齐梁陈,纷纷扰扰,战乱再生。又三百年硝烟,六朝风华退逝。隋文帝杨坚于公元581年建立大隋天朝,始有隋唐风云。

大唐太宗携领臣民开创亘古未有、万方承平之贞观盛世。太宗在位二十三年中,国政清明、经济繁荣、社会安定、武功兴盛;儒、释、道俱兴;文化艺术、诗词歌赋,璀璨辉煌,如日中天;巍巍大唐,盛况空前,万国来朝,乃当时世界上最富强昌盛国家。太宗将中华五千年文明推至顶峰,使神传文化光大至极。

大宋一朝,其偃武修文之国策,使经济、商贸、文学、艺术长足发展,宋词在中华文明史中,更堪称一绝。但偃武使军力不足,屡遭周边国家、民族搅扰,战事不断,幸得杨家将、岳家军,及其领军英雄人物,杨六郎、岳飞等精忠报国,保得大宋四百年江山,演绎”忠”之内涵,千古流芳。

元太祖成吉思汗即大汗位至世祖忽必烈统一神州,先后不过七十年,除亚洲极北极南部外,全洲统为元有,欧洲东北亦为元所及,成为本次人类史中绝无仅有之世界帝国。元世祖忽必烈继元太祖成吉思汗横扫世界之雄风重回中原,崖山灭宋、臣高丽、镇安南、统一神州。奋转轮之威,合四洲为一。以汉人汉法治汉地,内修而外治,天下受其惠。

大明成祖朱棣,靖难起兵称帝,收复安南、巩固边防、命人编修《永乐大典》,多次派郑和下西洋,从海路打通世界,传播中华神传文化,教化众生。威德遐被,四方宾服。幅陨之广,远迈汉唐。永乐盛世经济繁荣、国力强盛。成祖调集全国各地高道至武当组建大明玄教,致使大明道风鼎盛,迎来五千年历史向道之鼎盛时期。大明一朝传十二世,经十六帝,享国276年,为大顺李自成及大清一朝众生送往他邦。

公元1636年,大清一朝众生入主中土,结缘演绎。大清圣皇康熙大帝,早承大业,勤政爱民,经文纬武,寰宇一统。平定三藩、统一台湾、驱逐沙俄、征服蒙古。海宇升平、国力鼎盛、家给人足、移风易俗、藏富于民,遂有大清历时一百多年的“康雍乾盛世”。其在位六十一年,圣德之下,文臣尽忠不爱钱,武臣为国不惜死。盛世之后诸代清君日渐末落,国势日微,守成不足,败国有余,越加封闭,终不敌西方列强,传十一帝后退出历史舞台。

这些圣皇明君视民如子,呵护备至,为神州子民开创生存环境、规范道德标准、丰富思想内涵、奠定正统文化、钦置立国体制。五千年神传文化熏陶,佛、道修炼内涵,儒家入世为人之准则,仁义礼智信、忠孝节义,所有这些都为神州子民及世人奠定了日后得大法、大道修炼所需之文化、思想及内涵。这是神为人类社会安排的正常状态。但正、邪自古以来一直存在。自私、嗜杀、欺骗、反神佛、反传统、反人性的负面邪恶势力一直在扰乱人类,致使人类道德逐渐下滑,难辨是非,走向末落。

回归传统

世上所有民族都奉先敬祖,尊崇珍视自己文化及历史。唯中华五千年经天纬地、源远流长之历史文化,近数十年在神州本土被西来邪灵共产党诋毁、丑化、篡改、辱骂,数典忘祖,毁断我华夏民族生命之根。

1949年中国共产党建政后,它一手杀人立威,残酷镇压人民,一手用西来幽灵共产理念为全民洗脑。历次运动中,毁灭宗教信仰、毁坏中华传统文化、毁灭道德良知,杀害文化、思想精英。短短几十年,几乎把五千年奠基的传统文化毁灭殆尽。

神州本土,亦有志士仁人,衷心希望恢复传统文化,当是可喜可贺之举。但不得不指出,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其核心在神,而不在人。真正的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神创历史而非人造历史。信神与信撒旦之共产理念形同水火、势如冰炭、无法共存。

许多共产党人均以死后去见马、恩、列、斯为荣,想来实在可悲。堂堂中华子孙,不为自己辉煌五千文明而自豪,却数典忘祖,割断甚至不承认自己民族文化,黄泉路上,不想炎黄父老、祖宗之灵,却日思夜想求见西来幽灵,共产鼻祖马恩列斯,情何以堪?不觉耻辱至极乎?

共产主义及其继承者们上百年来之所做所为,集历史中最坏之大成,反人类、反传统、离天叛道,杀人无数,罪大恶极,神怒人怨。世人不可不知!与其为伍,不觉耻辱至极乎?

共产主义百年多的实践彻底证实了它绝对不是出路,它背后是撒旦魔鬼的化身!人可忍,神不可忍!共产制度必将在人类空间被彻底铲除。

一线生机

神佛慈悲,总留一线生机为众生,哪怕业力深重之人。把握机遇,不要与神佛下赌,方是智者。天下从没有铁打江山。朝代更替、兴衰荣辱,不过演绎、结缘而已。历史大戏,幕起幕落,共产百年跳梁,总有收场之时。善恶必报,确是宇宙永恒之理。

华夏子民从来都讲要顺天应时。历史明鉴,得民心者得天下。找回祖宗根本,铲除西来共产邪灵附体,不光流芳百世,更是功在天阙,积下无量功德。

有道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历史不会停止,宇宙正在更新,参不透神佛之慈悲,悟不懂天机之提示,对共产撒旦抱有幻想,死抱共产僵尸不放,即使反腐、打虎不断,亦不过人间政党利益集团之争,终将前功尽弃。

西方国度亦然。一些西方国家政要,手扶圣经,宣誓就职,并望神灵佑护。但执政之后,却弃神于不顾,做着神所不允许之事。遂使共产撒旦有机可乘,毁坏西方世界。抛弃共产理念,回归传统,找回根本,重树信神正念,方能在神佑护之下,扫清邪恶,走出困境,重树辉煌。此其时也!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3-10 4: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