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有没有雨

作者:成辉
清明会不会起风?清明会不会开始春天之惊雷?可是清明必然是鲜花遍开的季节。(fotolia)

清明会不会起风?清明会不会开始春天之惊雷?可是清明必然是鲜花遍开的季节。(fotolia)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 ,

此前,我根本就忽略清明的存在,偶尔面对此日子,竟然觉得富有诗意

两年多以前,父亲的突然离去改变了这一切,让我意识到这个日子每年必然存在。

父亲对我说过,等我新买的房子搞好了我搬家时来帮我搬家。我记住了父亲的愿望。我要满足父亲的美好愿望。我也能满足父亲的愿望。十月份那天艳阳普照,我正在加紧装修我的房,我要让父亲感受到我凭自己的力量没有太难的买到房子的荣耀和喜悦。

我以为满足父亲的这小小愿望只不过是小菜一碟,是小事一桩,是指日可待,是我在父亲面前显摆的大好时机。 然而,神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收去了这一切。

他突然离去。我开着破旧的爱车狂奔。从夕阳西沉直至漫漫夜黑。在路上超车的过程中,差点没有能超过,我的爱车实在是太破旧,就和父亲一样已经必须面对生命之老迈,必须面对命运旅途之意外。

清明会不会下雨?清明会不会起风?清明会不会开始春天之惊雷?可是清明必然是鲜花遍开的季节。

2017年3月9日,我的书房。@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茶”,恒存清香铸有缘!(李欧/大纪元后制)
    茶联、茶句藏数字,其数字展现茶联中的重采和茶文化、茶典故。从一到十和百、千、万等数字入茶联,怎样透露中华茶文化的典故和趣味?将文字组合和少少几个字稍加改动,茶联组化一为二展现不同意境,体现中国文字的神妙特性和修辞技巧的趣味。
  • 镇江是长江下游地区的重要的港口城市,图为清朝王翚《长江万里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公有领域)
    数百年前,南宋将领辛弃疾登上镇江的北固楼,遥望滚滚奔流的长江,感叹神州千里风光。而词人笔下的神州风光,更因帝王将相、豪杰群雄的风云板荡,涌出奔放的豪情。
  • 中国画(Fotolia)
    ——莫当风流子,此生白浪荡! 作者:唐莲
  • 家乡,春回大地,艳阳天,油菜花铺天盖地,播种过的原野上,春麦茸茸地绿了一层。(伊罗逊/大纪元)
    杜甫的〈春夜喜雨〉留下了春天“雨水”时节感人的一场风雨,无声无息却又深深地烙印在人心田里: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雨水”跟在“立春”节气之后到了,是春天里第一个月孟春之月的中气。“雨水”物候:雨水之日,獭祭鱼,又五日,鸿雁来,又五日,草木萌动。
  • 佳节到步步春,元宵喜猜灯谜。《红楼梦》中贾母大观园初宴就是在探春所住的秋爽斋院落内的晓翠堂,晓翠堂四面出廊,临沁芳溪。图为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红楼梦贾府中的元宵灯谜,既是灯谜又是谶语,暗喻剧中人的命运,可谓一语两关的双关语、双关谜语。而在元宵灯谜的底层中,在灯火阑珊处又透出曹雪芹的人生观、宿命观。看看下面这谜面:阶下儿童仰面时……
  • 在浩瀚壮丽的星空下,倾听着天地万物的声籁与寂静……(fotolia)
    我呼吸过远洋的风,我在唇梢尝过大海的味道。只要品尝过那个滋味,就永远不可能把它忘记。我热爱的不是危险。我知道我热爱什么:我热爱生命。
  • 中国画(fotolia)
    诗人当是酣饮沉醉,主人也因有这位胸怀坦荡、性格豪放的佳宾,而无限喜悦,共同浸沉在无比欢乐之中,都忘却了世俗的多乖巧诈,各自返于淳朴,显得淡泊而恬远。
  • 清朝赫达资所绘西施(局部),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公有领域)
    勾践常在冬季抱冰,夏日握火;累了就卧在柴薪上睡觉,寝处一律不用床褥。他又悬挂一颗苦胆于坐卧之处,每每起居之时,必会先去尝苦胆之味,以此勤勉自励。
  • 王勃一生短暂,却给后人留下了“落霞与孤鹭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千古绝唱!(shutterstock)
    也许正因为王勃有了若干年修炼的基础,才有了在二十七岁那年写下千古绝唱的《滕王阁序》。令在一观旁读他诗句的阎公不得不惊呼“此子下笔如有神助”!从中再一次佐证修炼人的智慧超乎常人;修炼人的智慧来自于高层生命的加持。纵观古今历史,能在人类历史上留下圣名的人物大多受到过佛道思想的熏陶;而修炼得道也成为大多历史名人的终极梦想和心灵归宿。
  • 佳节到步步春,元宵喜猜灯谜。《红楼梦》中贾母大观园初宴就是在探春所住的秋爽斋院落内的晓翠堂,晓翠堂四面出廊,临沁芳溪。图为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诗歌以立意为高,探春以志向取胜,因而成为脂粉英雄、女中豪杰,即使在宝钗、黛玉、湘云等绝世才女面前依然出类拔萃,绽放着独一无二的玫瑰风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