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庙画壁 隐士与画师神采境界分高下

作者:殷鑫

〈老子过关〉(国立故宫博物院 藏)

      人气: 9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宋朝的《昨梦录》中记述了这么一段精彩的画师较劲的故事。

修建老子庙

毕少董(注)说,宋朝初年修建老子庙,庙中墙壁上原有吴道子画的老子像,其神态即杜甫所谓“冕旒俱秀发,旌旆尽飞扬。”官府拟将面壁出售,有一个隐士,本是丹青高手,出资三十万购得画壁。于是闭门不出,花了三年功夫,临摹揣摩,然后用车载着画壁,将其沉在洛河之中。

作画境界见高下

这时新建的老子庙也落成,老子庙不能没有壁画,必须重画。郡府请隐士动手,隐士答应了。

有一个老画工凭借关系上门,也要一展身手。众人议论该由谁来画东壁,隐士谦让,请老画工动笔,老画工不敢当。推让再三,老画工还是不肯,只好由隐士先画东壁天地。

隐士初落笔,画出前导二人。老画工来到壁前,端详半天,什么也没说,就走了。画工也画了两个前导,隐士踱到画前,只是观看,沉默不语,又回到东壁,脱下衣服,一本正经画了起来。二人专心致志,再也不看对方运笔。

隐士画完后,画工前来观看,起初有点不以为然。接着细看,感叹击节。及看到辇中人时,画工大为惊讶,惭愧得下拜说:“先生之才,不可当也。我要烧掉画具,从此不敢再画画。”

旁边有人问画工为何出此言,画工说:“两个前导,地位低下,其骨相应该嗔目怒发,可比做骑士;近侍清高尊贤,其骨相应该清奇厚实,可以比做尚书;至于辇中之人,是帝王,其骨相应该是神采非凡,可比做至高无上。

如今先生所画的前导,其骨相已是清奇厚实,我私下暗想,一个地位低下的奴仆也有这等骨相,那你怎么画近侍呢?近侍加把劲或许还可以画好,可是辇中人恐怕就不是加劲能画好的了。如果不管身份高低贵贱,都画成一个模样,那就不用画画了。

现在一看,先生所画的前导,已是我的近侍;先生所画近侍,已是我的辇中人;等到一看辇中人,其神采骨相,是我平生不曾见过的,古人画中也没有。这才使我惭愧而佩服。”

隐士说:“我画的其实是尘世间人。你画的怒目虬髯,也是尘世间人。既是尘世间人,面目神态当然难免世俗。你的画技虽然与别的画工不同,问题是你只能画尘世间人还不行。”画工亲手毁掉了他的画,用家中资产做了赔偿,请隐士重新再画。

毕少董说:“我看隐士的画,就像韩愈作《海神祠记》,劈头便说海之为物是人间最大的东西,如果别人这样开头,下面就没法写了。而韩愈之文,虽是千言,所言浩瀚无涯,正是力竭而不穷,文竭而不困,夺天巧而破鬼胆,笔势犹未得已,世间作文之人,有谁能这样呢?看来隐士的画也是这样的啊!”

注:毕良史(宋),字少董,蔡州(今河南汝南)人,一作代州(今山西大同)人。绍兴间进士,善作窠木、竹石、云龙。喜字学,得晋、唐人笔法,尤工小楷。少游京师,以买卖古器、字画之属,出入贵人之门。当时谓之毕偿卖,人又号毕骨董。@*

资料来源:(南宋)康与之《昨梦录》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绘画艺术的历史相当悠久,源远流长,数千年来,以汉族为主,包括各少数民族的画家和匠师,创造了具有鲜明民族风格和丰富多采的艺术形式,形成独具特色的中国传统绘画,亦即人们所通称的“中国画”。
  • 如果把古代的油画作品与近一百多年来的各类现代派油画比较一下,可以看到它们最直观的区别就是在画面效果上的巨大差异。通过历代留下的典籍和文献,或现代的一些科学检测技术,美术界早已认识到这种差异来自于绘画技法的不同。
  • 近日,在西班牙北部小镇雷凯蒂奥(Lekeitio),考古学家发现了50多幅石洞壁画,估计距今有1.45万年的历史。
  • 文艺复兴绘画中出现的Cangiante(换色法)、Chiaroscuro(明暗对照法)、Sfumato(晕涂法)和Unione(统合法)这四种风格迥异的绘画技法被后世广为流传,许多艺术巨匠都曾经出神入化地运用它们创造出辉煌而美丽的艺术珍品。
  • 《匡庐图》是一幅立轴,梁代(五代后梁)荆浩的作品。水墨画,材质是绢,“绢本”就是画在绢上的作品。是一幅尺寸很大的作品,称得上是屏风式的“大中堂”。 荆浩画像。(网络图片)荆浩在中国水墨、山水画的演变史上是一个关键性人物,他的特色就是擅画巨碑式的山水画。就像范宽的《谿山行旅图》一样,都是很标准的巨碑式山水。
  • 在华人世界中,台湾由于历史因素,文化风貌有其独特之处。除汉族移民的中原文化主体之外,日本文化也留下明显烙印,近年又有原民文化的出头与西方文明的狂潮,在台湾美术发展上形成一种多元并存与融合的现象。
  • 其实画与文字在中国古籍中是息息相通的,“清明上河图”中,以图为文所寓含的故事数以百计。而唐宋诗词中,几乎每一首都可以在我脑海里绘出一幅图画来。
  • (大纪元记者陈天成纽约采访报导)在生活节奏快速逼人、现代意识弥漫的纽约大都会,王懋轩的文人书画如一缕清风,怡人心扉。
  • 【大纪元8月20日报导】(中央社记者谢震南台北二十日电)中国的岩彩绘画艺术,销声匿迹千余年后再度从台湾露出一丝曙光。国立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