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政坛未來走向?

从参议员贝尔纳迪退出自由党说起

南澳自由党参议员贝尔纳迪(Cory Bernardi)数周前宣布退出其加入了30年的自由党,另成立了新党-澳洲保守党。(AFP/Getty Images)
人气: 1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悉尼采访报导)最近几周对澳洲总理特恩布尔和他带領的聯邦执政团队來說应该很具挑战性,而上个月Newspoll的最新民调显示,大党的支持率正在下滑。

最新民调:小党崛起 大党失民心

自去年年初开始,聯盟党的支持率就一路下滑。最新民调显示聯盟党的首选票支持率已经从2015年11月的46%跌至34%,而工党似乎也并没有赢得多少聯盟党失去的选民,其首选支持率只有微小提升至37%。总理的个人满意度方面也降至最低点29%,这次的民调恐怕是特恩布尔2015年9月成为自由党領袖以來最糟糕的结果了。

大党受到越來越多的挑战,而小党和独立议员获得的选民支持率却在上升。这个趋势与近來聯盟党内多位议员主动或因丑闻被动地退出及政策的連連失利不无关系。

南澳自由党參议员贝尔纳迪(Cory Bernardi)數周前宣布退出其加入了30年的自由党,并成立新党澳洲保守党,也成了这股潮流中的一部分。

贝尔纳迪是在今年聯邦议会復会的第一天于參议院发表演讲时宣布的这一消息。

经历丰富 弃商从政

贝尔纳迪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也许可以从他的个人经历中找到答案。

贝尔纳迪的父亲是意大利移民,经营自己的酒店和餐厅生意,并小有所成。贝尔纳迪17岁就加入了自由党,那时候他的母亲还以为他是想约见女孩子们,尽管他自己说这对民主是真正重要的。贝尔纳迪曾经是一名划桨选手,这个特长曾让他获得澳洲体育学院的奖学金,并代表澳洲参加南斯拉夫的世界锦标赛,但却因为长期的背伤不得不结束短暂的划桨生涯,与奖牌和荣誉失之交臂。而他的队友一年后就赢得了奖牌并很快赢得了金牌,然而他将这份遗憾化作了事业上的动力。

贝尔纳迪首先去了欧洲、非洲和中东地区为一间德国建筑公司工作,却遭遇了一场严重车祸几乎丧命,受伤后他回到南澳,接手了父业。不料两年后又患上了结核病住院四个月并被隔离一年,这期间他思考并展望了自己的人生,决心要“有所作为”。出院后他结了婚,开始了股票经纪人和财务顾问的新事业,并确立了自己的政治观点。

之后贝尔纳迪很快就当选了南澳参议员,并一跃成为前座议员。他将这些归功于自由党右翼派领袖、参议员明钦(Nick Minchin)的支持和指导。成为参议员前,他曾成为南澳最年轻的自由党州主席,以及随后成为最年轻的联邦副主席。

循迹传统 终建澳洲保守党

然而随着右翼派一国党的迅速崛起,贝尔纳迪认为许多澳洲人已不再相信兩大党(工党和聯盟党)会为他们說话,不认为他们所关心的问题会得到解决,“兩大党需要明白,如果他们不能继续代表澳洲选民解决民众所关心的问题,更多的选民会转而选择小党。”他說。

贝尔纳迪是一名羅马天主教徒,促使他成立澳洲保守党的催化剂是需要一条更好的出路—人们正在逐渐失去对兩大党的信心,试图寻找大党之外的选择,以及他想“恢復传统价值观”的保守派理念与党内许多同事不合拍。他說:“我一直认为保守主义是我们国家向前走的最好的路,让我们从过去的经验中学习,为未來提供藉鉴。保守主义保护和捍卫了建立(这个国家的)构架和价值观,让我们今天能够享有传统的自由和繁荣。”

然而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走出这一步更不轻松。贝尔纳迪說:“在过去十年裡,我在议会的自由党内,为维护那些建立了澳洲的价值观和原则而工作,遗憾的是,我不知道谁能說现在我们的国家要比十年前好。”

他一度由于反对兩党一致支持的同性关系法,让自由党領袖不满,并被一些同僚认为他在削弱特恩布尔和党内偏左派政府的力量,被贬到后座。

当艾伯特当上反对党領袖时,贝尔纳迪本來得以再次进入前座,然而由于其公开反同性戀的言論又被贬至后座。之后他呼吁反堕胎、更靈活的勞资关系法律以及相信传统家庭的首要地位等言論,让时任总理的艾伯特再次疏远他。后來他再也未获重用。

贝尔纳迪承认,“我不是为了成为某人而进入公共生活,我想有所作为。现在是时候需要做些什么了。”

支持川普政治观点 定位中右翼

贝尔纳迪将澳洲保守党定位为中右翼党派,不同于右翼民粹主义的一国党,他认为应该建立一个没有歧视的、基于澳洲经济、社会和文化利益的制度,国家间进行自由公平的贸易,而非坚持民族主义。在美国总统川普竞选期间,贝尔纳迪曾在美国待了三个月,这给了他更多在澳洲开展保守运动“让澳洲再次伟大”的信心。在媒体和主流社会一面倒向希拉莉时,他就表示不論大选结果如何,他都支持川普的政治观点。贝尔纳迪认为川普提出的是中右翼政策,“美国总统的政策议程包括降低税收,边境安全,政府放松管制和重新审议贸易协定,以确保它们仍然达到预期的结果。澳洲保守党同意这些方法。而他(川普)的对手(希拉莉)正好想要做相反的事—开放边界,增加税收,扩大政府(管制)。我的选择显而易見,我对川普的政策感兴趣,而非他的个性。”

贝尔纳迪还邀请保守派的前总理艾伯特加入他的新党派,虽然他们之间有过分歧,甚至打过口水仗,艾伯特还曾批评他脱党自立。不过贝尔纳迪仍然表示:“艾伯特的政治理念在特恩布尔的自由党内并无市场,而澳洲保守党赞成他提出的观点。”

对于澳洲现狀,贝尔纳迪认为澳洲人“被剥夺了政治一般”,“人们被考虑自身利益的政治精英们推出去,并且不相信他们关心的问题—工作,能源成本,经济,国家债务,家庭价值观等能得到解决。”

贝尔纳迪最后說:“建立一个政治运动,成功倡导保守的原则,为所有澳洲人构建一个更好的可选择方式,将需要资源、努力和力量。前面的道路不容易,许多方面的考验会测试往前走的决心;但我相信这是为我们国家做的正确的事。”

贝尔纳迪建立的保守运动网页已有超过6万名支持者。

谁能应运而生?

美国总统川普上台前各大主流媒体均不看好,发文表示如果川普当选将是美国的噩梦;然而川普靠选票胜出,上台一个月内連发數条行政令兑现大选承諾,即使具有争议的政策都获得了大多數选民的支持,在民主党内的信任度也大幅提升。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欧美股市上涨,颠覆专家们的“暴跌”预测,全球金融市场转稳。

如今,澳洲人对大党失去信心,多是因为民生问题长久得不到解决—难以负担的高房价;生活成本太高且年年增长;社会资源越來越不足……舆論认为,如果政府
不能为民办事,大党在议会上还纠结无关紧要的各自論点,迟早会失去民心。真正为多數的平民百姓谋利才能得到选民的选票。这是从川普现象中获得的启发,歷史的转輪周而復始,回归传统的呼声在当今世界正变得越來越强,传统的价值观也许是包括澳洲在内的全世界所需要的。

虽然澳洲政坛的未來走向如何还不能下定論,但已经有许多人将希望寄托于小党身上。中国有句古话,时势造英雄,那么谁能顺应歷史潮流,让“澳洲强大”?这个问题需要政治人物和选民们思考了。#

责任编辑:宗敏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