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侃:2017房地产泡沫的破裂

中国房市泡沫的危险一直以来是很多人谈论的焦点,但每次谈论危险都引来房价进一步上涨。(Photo by Guang Niu/Getty Images)

中国房市泡沫的危险一直以来是很多人谈论的焦点,但每次谈论危险都引来房价进一步上涨。(Photo by Guang Niu/Getty Images)

人气: 172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3月12日讯】中国房市泡沫的危险一直以来是很多人谈论的焦点,但每次谈论危险都引来房价进一步上涨,似乎房价还有涨的空间。总在喊狼来,狼总不来,反而增加了一次次投资的机会,人们开始有这种认识了。没房的人一直在盼著房市崩盘,但另一方面包括:政府、房地产行业和很多手上有多处房子的人—-也就是投资房市的人,却还在盼房价上涨。两股力量在较量,那么这次狼真的会来吗?

我们看一下,让房价上涨的原因是什么,是需求。那么今天这个需求的群体是哪些呢?通过市场调查可以看到住房需求的人群,什么人在买房、什么人在住房。可是走到二、三线城市,看看那些前年、去年新开发的楼盘,几乎都是“鬼城”。那为什么还要编造一套需求的理论,给这些需求编造出来的名词,《人民日报》谈刚需,指买房不是用于投资或者投机,而是为了自己住。那这些房子谁在住,黑灯瞎火的,当然只有鬼来住,所以这个刚需是“鬼需”,称这是“鬼城”就很恰当。

媒体为什么要编造繁荣的景象呢?这个刚需的“鬼”是什么呢?

首先,政府需要稳定。稳定,不仅是社会稳定,它们的荷包也要稳定,而在中国大陆这个最能给政府弄到钱的来源,就是资源。今天,各级地方政府掌握的资源就是土地。炒地、卖地。

在当今中国经济形势下,搞经济的都看到了,市场不景气、出口不景气,外汇受管制,能使经济增长的亮点就是政府投资,但这个投资多受于国务院,地方财政没有什么油水;另一方面,资本为了抵御政府投资的通胀,就只有在股市、楼市上进行投资。个体投资者,炒房者是这里的主力,真正的刚需是资本,资本市场的需要。

所以才会出现利用宣传工具,推动房市。一方面歌颂发展的大好形式;同时,宣传房价跌会带来社会动荡,利用人们不想动荡,想安定心理,来要挟各方。其实这是那些手中握有大量房子者的说法,房价跌未必会带来动荡,即使有动荡也不至于造成大的波动。但手中握有大量房子者确实不是一个小数,可与大多数没有房子的人比,还是少数。

而炒房者和投资房市的,在投资时就应该知道,市场风险,收益与风险并存,愿赌服输。真正用于住房的人,他不在意这个房价涨跌,就是这套房子,过去一块钱一平方,与现在一百万一平方,变的是数字,涨跌的是价格,说身家百万、千万都是个虚的,就是这套房子,满足的不仅是财产,还有虚荣,要是贷款买房者说穿了就是百万、千万身价的房子奴隶。还什么中产阶级,其实中国大陆没有中产阶级,因为马列的理论就是消灭富人,它的人民是不包括富人的,甚至连小生产者都不包括,49年中共建政,就把富裕的人(地主、富农、资本家)都消灭了,上个世纪70年代后期,“改革开放”那些富起来的人们在89年被清除了一批,99年迫害法轮功,又把一批人搞的家破人亡。

那么今天的“中产阶级”怎么来的呢?当然中共不仅是闭着眼睛说瞎话,睁着眼还是胡说。中共编了一套邪说,说社会财富是金字塔形的,说大多数人穷这样财富才会稳定,为它盘剥民众找借口。可是,现实中很多国家社会财富是按橄榄形分布,最富和最穷的人少,中产最多,这样社会才会稳定。中国的财富分配实际上是倒T字形,财富集中在针尖上的少数特权手中,当然他们也感到不稳,恐慌,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他们用腐败构成一个金字塔形,所以,中国的“中产”实际上是用腐败造就的。

当然贪官也在挣扎,前几年报道有官员有几十处甚至上百处房子,人们觉得这些官员即贪又傻。其实都是土鳖级别的。上个世纪大陆流行一个电脑游戏,叫《大富翁》,就是掠夺土地、财富,很多人玩的不亦乐乎,满足自己的欲望。其实中国大陆这二十年一直就是个现实版的《大富翁》游戏,贪官捞了很多钱,在没有变换成美元等硬通货之前,可也就是个数字,而且贪得钱在快速贬值。是现在车开的越来越好,房子住得越来越大,吃的也越来越丰富,奢侈品也多了。可是房子拿不走,吃的很丰富,但都是人工饲养、含有害成分的食品,据说连狗都不吃,吃的越多越可怕,跟自杀没什么区别。真正的那些权贵早把财产转移到国外。

前几年大陆编出一经济学名字,什么混合所有制。所有制就是按所有者来划分得,分为公有、私有,可它编出个混合所有,不是公有也不是私有,从逻辑上都是糊涂地,不知道混合所有制是个什么东西,只能用所谓的马克思的辩证法才能理解。这个官方说是对马克思理论的“进一步发展创新”,但根本的目的就是把民间资本引进到投资,然后一方面解决资金困难的局面,另一方面,让权贵资本能腾挪出来,投资海外变成真正的硬通货。

很多贪官在大陆拿了那么多房子。真是土鳖,它以为政权一直在他自己手上,只要跟着上级走就没有错,今天才发现一切都晚了,所以,官员开始说“管不聊生”,已经习惯于贪腐,不让他们贪污,手都痒痒、心里头难受,犯罪意识已经培养起来,并且如此强烈,不管老百姓的死活。好在当局不想(也不能)把他们都逼死,毕竟这个政权现在是靠贪官构成的,贪官死了,政权就完了。所以,房地产税还要过几年开始征收,这样贪官手上的房子暂时还不会让他们暴露,彻底完蛋。

但狼这次真的来了,房价这次难保。因为贪官们要出手自己手中的房子,而且必须尽快出手,使得市场供给增加,促使房价下跌。另一方面,特权资本在开始退出房市。因为这个国家不是市场经济,用垄断这个词来说都有点不准确,垄断还有竞争造成的,这些权贵资本本质是特权资本,靠权力获得,垄断者在这些特权面前就是任由宰割的肉,所以这个国家的首富其实是特权者。虽然有肖建华、马云等,但这些在前台的,胡润排行榜上列出的这些富豪的真实身份是仆,奴仆。当然还有特殊身份,是党国的朝阳大妈,组织的安排,就是主子的变动,他们最清楚动向,反应最快。因此才有首富王健林退出房市。其次,当一个东西被市场热捧时,就是高潮,面临曲终人散,如今满大街的人都在谈论房子,这房子就跟那爬上高点的股市一样,要翻跟头了。中国股市有一句名言,“散户永远是错的”。当中国大妈热情从广场舞转向房子的时候,房市就要出问题了。

最后,从过年以来,各银行理财开始新一轮挖掘信用卡客户,说明它们贷款出了麻烦,过去主要是房地产,从财务上已经出现问题。2017年就会有08年美国次贷危机翻版。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3-13 12: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