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力向上:国文课没教的事3》书摘

语文力向上:写信时首先,要让人看得懂

作者:刘炯朗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
《语文力向上:国文课没教的事3》/时报出版 提供
语文力向上:国文课没教的事3》/时报出版 提供

之前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某位立法委员任期届满,当时的立法院院长王金平以信函的形式写了一份公文给她,聘她任“无给职荣誉最高顾问”。公文以文言文写成,用了一些不常见的字,也引用一些不常用的成语。其中一部分是这样写的:

久疏笺候,时切驰思,敬公私迪吉,阖府祥泰为颂。金平承乏立院,转瞬载,绠短汲深,幸赖委员同仁掖赞,得无陨越。

收到这份公文的委员,直呼看得一头雾水。后来这公文的新闻引起相当的回响,多位机关首长都明确表示,公文应该力求简单明了,最好以老妪能解,甚者以国小五年级学童看得懂为标准。

首先,要让人看得懂

文字用来传递讯息和感情,因对象不同,目的不同,形式也各异。公文是公务人员彼此之间,或者和老百姓传递公共事务的讯息之用,因此,必须明确简单,不含私人意见,也不带感情因素。法律条文则是执法的依据,必须严谨、精准、周密,因此,必然使用许多法律专有词汇。导引手册,例如机器使用说明书,必须明白易解,条理清晰。宣传广告,为了打动人心,往往使用火辣、夸大,却是模棱两可,甚至流于粗俗的字句。

至于私人往来的信函,就海阔天空了。爸爸的信,义正词严,讲的是做人做事的大道理;妈妈的信,叮咛嘱咐,不嫌啰唆;儿子的信,最重要的一句话:“请赶快寄生活费”;情人的信,情话绵绵;朋友的信,或者语重心长,或者虚晃一招,因此无法也没有必要在文字上、格式上设定固定规范。

王前院长的聘书虽然是一份公文,采用信函的格式,以及礼貌地表达感谢与尊敬,这是极恰当的,至于使用“久疏笺候”,还是使用“很久没有写信问候您了”,那就是一种选择。用“绠短汲深”,还是用“我的能力不足以承担重任,就像绑在水桶上的绳子很短,而井很深一样”,那就是公文和私人信函之间模糊地带的选择。

这个小故事,一方面引起官员和民众对于公文该怎样写的讨论,另一方面也提醒我们,传递讯息、阐述理念,加上表达情感的信函,不管是私人还是公开,虽有严肃教导的作用,也有轻松有趣的地方,这是我想多谈论的面向。

例如银行寄来一封催缴欠款的信,关键词是某月某日以前,必须把欠款还清,至于用语是礼貌客气还是严峻冰冷,倒没有什么分别,重点就是要钱。对于本来准备还款的人,那些法匠们写的“到期不还利息加倍,甚至告上法庭,查封财产”等文字,就不必费心思去看懂了。

写情书,难道必须写“我爱你”三个大字吗?梁启超读李商隐诗的时候说过:“他讲的什么事,我理会不着,拆开来一句一句叫我解释,我连文义也解不出来。但是我觉得它美,读起来令我精神上得到一种新鲜的愉快。”当然诗词和信函有不同的目的,但是何尝没有相同或相似的地方。有一句大家常用的语词:“尽在不言中”,意思是想要表达的,不必或不能用语言文字完全表达出来。

从表达力思考文体的选用

胡适在一九一七年发表一篇〈文学改良刍议〉,吹起白话文运动的号角。白话文运动提倡“语文合一”,即是书写文字不用文言文,而改用白话文,目的就是提倡教育普及,因而带动思想开放。除了“语文合一”,后来也推广“诗文合一”,正如黄遵宪的“我手写我口”,胡适的“作诗如作文”。

胡适在一九二○年出版《尝试集》诗集,开启白话诗的先河,其中一首〈梦与诗〉:

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方知情重,你不能作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梦。

这四句写“爱”,都是平常经验、平常影像,偶然涌到梦中,变换出多少新奇花样;这四句写“梦”,都是平常情感、平常语言,偶然碰著个诗人,变换出多少新奇诗句。

《尝试集》里有另一首诗,原题目是〈希望〉,后来被谱成大家耳熟能详的校园民歌〈兰花草〉: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时过,兰草却依然,苞也无一个。

眼见秋天到,移兰入暖房,朝朝频顾惜,夜夜不能忘。但愿花开早,能将宿愿偿。满庭花簇簇,开得许多香。

不过,语言和文字的演变是渐进的,文言文和白话文、古诗和新诗,两者之间的分野是模糊的,而不是突兀的。现今文字的叙述里,包含所谓古文、外来语、方言、火星文等,都是自然的事情,甚至可以把讯息表达得更精准,把情感表达得更传神,如果过分拘泥,就失去用文字语言传达讯息和情感的原来目的。

不过,我要强调,“我手写我口”并不等于“我目阅我口”,换句话说,即使我们念的是白话文和白话诗,也不要排除写的是古文和古诗,甚至更要鼓励大家去读古文和古诗。文言文和白话文不但修辞遣字没有清晰的界限区分,理念和情感的表达,更是超越界限的区分。千万不要以“没有用”一句话,把几千年来文化累积的宝藏,一股脑儿就抛弃了。

本文节录:《语文力向上:国文课没教的事3》一书/ 时报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一天,薛野在北京,十九岁,这个两年前的贵州高考状元是北大学生,在广场上。
  • 被审的过程,艰难漫长。公益行动,机构作为,采访交友,写作出版,个人生活,所有的社会关系合作伙伴……一切都可能成为对我不利的证据,成为对他们不利的证据。不知到底有多少人受我牵连、牵连到什么程度。
  • 以我处境之糟,事情的严重程度可想而知,但更糟的远不止于此。因为营会除我之外还有十几人参加,都是被我邀来的内地公益同仁,抓哪一个,都是毁一个事业甚至更糟。仅仅一个“立人”,就牵连着“传知行”、“乐施会”、“海外机构”,还会牵出什么?————想都不敢想。
  • (《失信招领处》/春天出版公司)
    自从收到第一封笑脸信件起,亚伯特似乎多了一个特别的朋友。即使信中总是充满抱怨的文字和负面情绪,但对亚伯特来说,信中的这个女孩已经变成了唯一一个愿意和他说真心话、分享心事的朋友。于是他决定改变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所以亚伯特决定,他必须找到这位不知名的朋友。
  • 我问时间和地点(我的手机被他们拿去关机了),得到的回答是十一点多,车在河北。
  • (《失信招领处》/春天出版公司)
    凯洛想得一种病。不要会致命的那种病,也不要会留下永久伤残的那种。话说,她并不渴望把车停在残障停车格的权利,虽然那真的很方便。凯洛从公车站赶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邻居的生活习性、努力不去在乎这整座城镇其实是个通往死胡同的迷宫 ──要说这里是让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说是个“公共培养皿”还来得贴切些。今天晚上,凯洛就要切断自己和这个地方的联系;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离。
  • 芬兰的美好,永远不止在看,而在于探索和体验。(pixabay)
    在大自然面前,所有的科技都苍白,需要切切实实的求生知识和本领;而我面临的仅仅是一个真实冒险的开始。这一天我们在暴雪里,骑行了十小时才到达营地,超过预计时间六小时以上⋯⋯
  • 本书作者寇延丁于二○一四年十月被北京警方逮捕,四个月后她获释了,但她没有庆幸、没有欣喜,因为这个国家抓了她、又放了她,全都是没有理由的。 置身如此魔幻写实的国度中,只要照实写出当下的细节,便一如置身马奎斯的小说之中。 这就是中国!而她跟它杠上了……
  • 《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读美心惊胆颤地跟着站起来的男人和小狗走进书店。 男人说他的名字叫作“棚冲并”,今年二十六岁,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兴趣是从日本各个角落收集书——而且还是那种人称“幻本”的书。当这个兴趣继续升级,最后便开了这家书店。
  • 《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读美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念头,她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绿色拱门的尽头。 视线范围内瞬间变成白茫茫一片——直到慢慢地习惯强光。 然后,读美瞠目结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