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写手

作者:雨田
只有相互的心念才能与自然的美景惺惺相惜,要不山只是石头,水只是液体。(fotolia)

只有相互的心念才能与自然的美景惺惺相惜,要不山只是石头,水只是液体。(fotolia)

      人气: 1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李老师是写诗好手,每趟旅游回来后就是一篇篇佳作。

相约见面她第一句话就问:“这么久不见,你修炼成仙了?”

“没掉进地狱都不错了。”

我们都知道成仙不是寻常事,能把日子过得平淡就是功夫了,修行就在日常生活中,绝不会是上山炼丹的那一套,她说就算上山也要随时上得去、随时下得来。

我说: “那是你道行高深。”

“我可没有道行,我只是随遇而安。”

羡慕她轻装旅行自由自在,不像我光是想踏踩太平洋的海水竟日复一日迟迟未能成行,而她去趟日本都比我去花莲更快捷;羡慕她乐观随缘度日,才能日日是好日。

没错,就是太牵挂,也知道不能等明天、等将来、等以后。也很想跟她一样走长城,不积极的我却只能在梦里游长城,读着她的诗跟着文字去旅行。

她可感叹了:“大好河山,你不去拜访,她根本不会记得谁是谁。”

“你去了,她也不记得你呀!”

“可是你记得她了呀!你记得她她就相应记得你,你不知道心念是相互的吗?”

当老师的就是会说道理,我睨眼瞅她,行礼道: “大师言之有理,我下次去长城寻访你的足迹。”

“只有相互的心念才能与自然的美景惺惺相惜,要不山只是石头,水只是液体。”

“你能听见山写诗给你?”

“应该这么说,是山给我灵感,所以我们是相互写成的,没有去那个地方,就写不出来的,所以是和山水相互感应的。”

我很想知道如果山水也有生命的话,她会理会我吗?

我问:“我伤心的时候山也会安慰我?”

“当然!”

“我佩服你是大自然的写手,刚好我明天要去爬山,我去跟山对话,也会认真想想你的话。”

“要记得使劲扯开嗓门喊喊喔!”

我用力点点头,决定去访山的心脏了。@#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Kates先生说,“但是必须得做一个好人,这不是想当然的,人得努力做好人才能得到去天堂。我对神韵演出的喜爱,还在于她追求自由的精神,我无法理解中共政权(的不可理喻),但我知道,中共不允许人们拥有信仰自由。所以全世界越多的人来看神韵,效果就越好。”
  • 梅拉尼‧罗兰(左)与杰瑞米‧雷乃(右)在《永恒》(港译:生之颂)中的剧照。(骄阳电影提供)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万水千山,在当今都市人的匆忙脚步里,不知道错失了多少风景。然而,即将在香港首映的史诗爱情巨片《永恒》(Eternity,港译:生之颂),画面浪漫唯美,音乐动人心弦,故事娓娓道来……忙碌的人们不妨重拾心情,再去体验一遍身后的人生苦乐和沿途流逝的光阴。
  • “新月派”诗人、古文字专家陈梦家。(网路图片)
    这是一位与汉字有着不解之缘的乱世才子。曾经的他浪漫潇洒,以笔墨作针线、汉字作珠玉,串连成含蓄优美的“新月派”诗歌;后来的他严谨治学,钻进浩如烟海的古籍世界,探寻枯涩艰深的古文字之谜。
  • ( 图片来自mynameisyeh.com)
    据《好胃口》(Bon Appetit)网站报道,莫莉有一半中国血统,一半犹太血统。她曾就读纽约具有“音乐界哈佛”之称的茱莉亚音乐学院,学习打击乐。大学期间,莫莉结识吹长号的男生Nick。Nick是第五代农夫,家族经营甜菜农场。大学毕业后,莫莉与Nick结婚,她跟随丈夫从纽约的布鲁克林来到明尼苏达边境的甜菜农场。
  • 在生命走到终点之前,所有人的时间都是借来的,唯有专心当下,尽己所能,才称得上不愧此生。(fotolia)
    我和淑琪姐的接触只有短暂又密切的一年,我相信自己会遇到她是有原因的。她从来不直接告诉我应该做些什么,而是以身作则地做给我看,无形中似乎在我身上埋下了一颗希望的种子,随着我的能力逐渐茁壮、生长、繁衍,或许终有一天得以蔚然成林。
  • 其实书读多了,看书的速度自然会变快。多阅读其实才是速读最大的诀窍。与达到那阶段所需要的时间比起来,学速读法所花费的时间和金钱要多得多。
  • 命论一世之荣枯,运言一时之休咎。(fotolia)
    大地是人类的母亲,她养育我们的身躯,当思及如何让大自然永保青山绿水,就是靠友善种植开启对世界友善的滋长,当我们对大自然有了尊重,对人的防范与距离便在无形中消除了。童心最美,良善相随,美好假日确实令人回味!
  • 王重阳与北七真。 中间端坐者为王重阳。丘处机居其左首第一。(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然而世事如麻,光阴飞逝,一口气上不来,命就非我所有。现在想效仿张良、范蠡、葛洪、贾耽,他们都是功成名就之后寻仙访道。倘若真能与天地齐寿,与日月合明;或者能跨鹤游三岛,能骑龙上九霄,岂不快哉!当然,话虽如此,但不知是否会天随人愿。
  •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凹晶馆图画(公有领域)
    在饮茶过程中,妙玉更道出“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驴”的茶论。宝玉曾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若说黛玉是泪,湘云是酒,宝钗、宝琴是雪,妙玉则非茶莫属。香茗、好水、名器、妙论,妙玉在茶艺上的修为已臻极致,真真教人叹为观止。
  • 迷迷乱乱路叉腰,前方何处天道高?心剑合一泯意辽,随风画,自在摇,晨星润雨潇,氤氲书晴好,造化烟杳。静如无声溪流笑,一袭芳香自缥缈。剑在匣中,十年不启,心任意,缘未了。难找难找,正道逍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