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陆托养中心49天死20人 背后藏什么黑幕?

3月20日,广东韶关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被曝光在49天死了20人。图为死在该中心的16岁少年雷文锋。(网络图片)
3月20日,广东韶关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被曝光在49天内死了20人。图为死在该中心的16岁少年雷文锋。(网络图片)
人气: 801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3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3月20日,陆媒曝光广东韶关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在49天内死了20人。该中心被揭发年盈利达200万元(人民币,下同),但居住环境却如同“集中营”。据报,该中心原负责人为当地某官员的侄子。

另据广东一家救助站提供的数据:6年内向该中心送去200多人托养,死亡近百人⋯⋯如此高的死亡人数,外界质疑,这是救助还是送死?背后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黑幕?到底有多少人死在这里?

知情人: 6年内死亡近百人 网民:“细思恐极”

16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于2016年8月8月在深圳走失,被辗转送到练溪托养中心。同年12月3日,雷文锋死亡。若不是雷文锋之死,新丰练溪托养中心如此高的死亡率,外界还无从知晓。

据新丰县殡仪馆的记录,今年1月1日到2月18日,新丰练溪托养中心49天内送来的死者有20人,其中广州15人、东莞3人、韶关1人、连州1人。

大陆《新京报》3月20日的报导引述广东某地方救助站相关知情人透露的消息,该站2011年至今共向练溪托养中心送去200多人托养。截至今年3月,6年内死亡近百人。据报,当地救助站为该中心死者刊登寻亲启事,仅2014年人数就有22人。

“送去的时候人基本是健康的,但是新丰(条件)实在太差。”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在他统计的死亡原因中,有数十人死于肺炎,“这和中心卫生条件不够好有很大关系。”

有网民表示,这只是一家救助站的死亡数据,若加上其它救助站的数字,恐怕令人“细思恐极”。

据了解,这个由看守所改建的托养中心从2010年开始运营至今,一直接受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共同托养。当地村民习惯称其为收容所。居民说,该中心有点“神秘”,不时传出喧闹声,但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该中心有两大区域,前后由两道铁门隔开。第一区域是收留幼儿及老人,以及办公室;第二区域是两座一层楼的平房,分别被称作男区和女区,居住着绝大多数的托养人员。

报导说,本月初参与送运工作的广东某地救助站工作人员林齐(化名)说,里面的单个房间约15平方米,有半米高的水泥通铺,十几个人睡在上面。厕所也在房间里面,因为没有冲水系统,臭气扑鼻。当中大部分人更“瘦成了皮包骨头”,有些人脚底浮肿。

前负责人为民政局官员的侄子

据报,该中心最初接收的托养人员仅有几十人,2016年时增加到五六百人规模,直至2017年3月被要求整改时,托养人员共733人。此外,该中心存在未按期参加年检、内部管理混乱等问题。

该中心负责人罗丽芳的亲属罗腾(化名)透露,2015年开始,该中心每年盈利就达到一两百万元。

罗腾及多名知情人透露,该中心一直有相关官员的关系人参与经营。新丰县民政局一主要领导安排其侄子李志成负责该中心的财政大权。

2016年8月,李志成退出托养中心,上述民政局领导又安排李伟理与刘秀玉接任李志成的工作。知情人说,该中心在2016年9月起陷入了股权之争,争夺的双方是罗丽芳与后来的中心主任刘秀玉。

此事被曝光后,韶关当局回应称,3月2日,该中心已被“撤销”,现有733名托养对象另行安置。该中心负责经营管理的4名主要责任人已被刑事拘留。

16岁少年之死

在儿子死亡11天之后,雷洪建在新丰县殡仪馆找到了儿子雷文锋的尸体。

今年2月14日,雷洪建以题为“又一个‘孙志刚’? 16岁少年被‘救助死’!”发帖说,儿子走失后,查到在东莞救助站,其后辗转在新丰练溪托养中心找到,怎知儿子已死,浑身伤痕累累,紫色淤青遍布,下身成黑色,不知受了怎样的折磨?听闻该中心每年死亡很多人,仅去年12月3日就死亡3个,这些流浪失智人员如尘埃般死亡,人命关天,求死亡真相!

在儿子火化时,一名殡仪馆工作人员安慰雷洪建说,“练溪托养中心一年送到这儿的尸体数量很多,能找到家属的也就两三个⋯⋯”

对于儿子之死,雷洪建觉得疑点重重:1. 为何8月份孩子送进东莞救助站,至死一直没有登记上传信息到全国寻亲网等网络上?(救助站说,他们太忙了,没时间登记。)2. 为什么要从东莞救助站大老远送到韶关的福利院?(救助站说,他们地方不够,放不下那么多人。)3. 孩子从东莞东城医院出院已被检查证明身体无异常,为何一个多月后从东莞救助站送往韶关新丰福利院会四肢无力?在新丰县进行的各项检查表明孩子并无太大异常,为什么一周后的那个晚上,孩子突然在半小时之内死亡?

雷文锋是湖南人,生前能和父母有简单的交流,2011年在湖南老家念完五年小学,会写父母的名字,2015年由父亲雷洪建带到深圳观澜照料。

据《大米和小米》第718期报导,在东莞救助站的申请表上,雷文锋还写出了自己的名字。后面新丰县人民医院的死亡记录也清晰地写明了孩子叫“雷文锋”。证明他们一直都知道孩子的姓名。

在儿子死亡11天之后,雷洪建在新丰县殡仪馆找到了儿子的尸体。对于儿子之死,雷洪建认为疑点重重。(网络图片)
在儿子死亡11天之后,雷洪建在新丰县殡仪馆找到了儿子的尸体。对于儿子之死,雷洪建认为疑点重重。(网络图片)

孩子的死亡记录表明:孩子入院后一直无太大异常,但是死亡当晚19点50忽然心跳缓慢下降,半小时后忽然死亡。医生在死亡病因上写怀疑为消化道肿瘤,伤寒沙门菌感染并休克。

报导说,现在让雷洪建最后悔的是,没有给孩子做尸检就把尸体火化了,因为从死亡诊断书上来看,孩子的死因并不明确,而尸体火化后,死因也就意味着已经无处可寻,维权也就变得异常艰难。

今年3月12日,雷洪建对《新京报》表示,儿子的死若能换来700多人的希望和避免类似事情发生,也算死得有意义了。

网民:会不会是倒卖器官?

练溪托养中心的黑幕被曝光后,引发大陆网民的关注和议论。

有评论文章表示,这家隐藏在韶关的托养中心,却像一个流浪人员的“集中营、绞肉机”。49天死20人,背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可怕真相呢?这背后,到底有多少雷文锋死在这个托养中心、为何死在这里?值得追查。

还有网民表示,“草菅人命,骗取经费,中饱私囊,严重犯罪。”

“这哪里是托管中心?明明是现代死亡集中营呀!民政局办的集中营?”

“可能里面还有贩卖器官的。”

“会不会是倒卖器官了。不会弄死了贩卖器官吧?”

“这个托养中心背后,一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其实里面都有器官交易的利润。”

“这样的收养中心,不止这一家吧,应该全国清查。”

“还要求托管中心进行整改?民政局以及上级民政部门的涉及员工和领导都已涉嫌渎职犯罪!”#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7-03-20 9: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