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从纳粹和苏共到中共之大规模焚书

文革期间,红卫兵大肆烧毁戏服、书籍。(网络图片)

文革期间,红卫兵大肆烧毁戏服、书籍。(网络图片)

人气: 14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21日讯】在人类历史上,焚书活动时有发生。对于中国人来说,一提到“焚书”,首先想到的就是秦始皇“焚书坑儒”,并将其当作秦始皇残暴、毁坏历史和文化的证据。然而,从最新的研究看,“焚书”焚毁的是秦统一前列国的史记及百姓私藏的《诗》、《书》与百家语。至于秦国史书、博士官珍藏图书与百姓家藏医药、卜筮、种树等技艺之书,则不在此列,而且秦始皇只是下令天下焚之,但朝廷都有完整的备份,这也是汉朝时并无感到史书等缺失的原因。至于“坑儒”,实际上坑的并非是儒生,而是方士,他们不仅以方术行骗,而且诋毁新政,秦始皇这才以严厉措施处罚他们,“以惩后”。

穿过千年历史,在二十世纪的德国、苏联、中国都曾发生了惨烈的“焚书”事件,其规模超过了以往,而这足以让人们深思。

纳粹德国清洗异端邪说

 1933年4月的德国,刚刚掌权的纳粹,为了“统一思想”、保持“德意志的精神纯洁性”,希特勒决定实行严酷的文化专制主义,并“清洗”一切“异端邪说”。5月10日晚,在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的煽动指挥下,许多德国学生手持火炬,高唱着《德意志高于一切》等纳粹歌曲,来到柏林市中心的剧院广场。

广场上,搜缴来的禁书已堆成一座座小山。在纳粹冲锋队员的安排和号令下,情绪激昂的学生们把火炬扔到书堆上,点燃了熊熊烈火,焚烧了包括海涅、弗洛伊德、茨威格等人作品在内的两万册图书。

在柏林焚书的同时,德国其它一些城市、大学也发生了烧书活动。一些学者、作家、诗人等也参加了焚书活动,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哲学家、亲纳粹的海德格尔。在纳粹的宣传鼓动下,焚书获取了“民意”,焚书的规模、范围日渐扩大,也愈加残酷。许多犹太作家和科学家不堪忍受迫害,被迫逃往国外。

随着德国民众在纳粹的欺骗下,逐渐认同纳粹焚书的所为时,纳粹开始了更为残忍的暴行:将犹太人送入焚尸炉。从焚书到焚人似乎相距万里,但实则是咫尺之遥——人们在接受焚书正确的同时,就在认同对犹太人的迫害;认同了对犹太人的迫害,接受焚人也就并非那么困难。

苏联消除“人民敌人”的腐蚀和毒害

 根据李伯重的《焚书的全球史》,1917年苏联建立后,为了维护所谓的“社会主义的纯洁性”,提出要创建一个无产阶级的“真空”环境以避免人们遭到毒害。“清除环境”的第一步就是焚毁“政治上有害的图书”,消除“人民敌人”的腐蚀和毒害。

1922年6月6日,苏联国家文学与出版管理总局正式成立,拟定了一份禁书名单,起初只是列出不宜公开的禁书,后来则包含所有公众不宜的出版物。名单上的禁书,无论是本国还是外国作品,都一概没收,交与人民内务委员会封存。若禁书印数太多,就大量销毁。在这个“焚书”运动中被销毁的图书资料数量惊人。

1938年被宣布为政治反动的图书达10,375,706种、宣传画223,751种,同时还有55,514种外文报刊被销毁。从此“‘人民敌人’的成千上万册图书从各个图书馆中取缔,只有少数个人敢于在自己的私人藏书中保留这些书籍”。在1938、1939年间,超过2400万本“有害书籍”被化为纸浆。

伴随着焚书的是苏共大规模逮捕和驱逐知识分子。1922年,在列宁的指示下,诸多教授、医生、农学家一部分被放逐到俄罗斯北方各省,一部分被驱逐出境,后者签署保证不再回国,否则将被处以死刑。

无疑,焚书和逮捕、驱逐“反苏知识分子”,是为了共产党在意识形态上的统一,避免反对者挑战苏共的权力;同时可以更方便的推行愚民政策。对此,毛和中共是学的有模有样。

中共建政后对书籍的禁令

 中共1949年建政后,首先开始的是对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以清除他们头脑中对西方民主的好感和保留的传统的士大夫之气,更重要的目的是,摧毁承继中国传统文化的精英。与之后的文革相比,当时的运动还以“说服教育”为主。

此时的中共并没有集中大量书籍销毁,而是将一些书籍悄悄收集起来或者禁止出版、发行,如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等。在校理工科学生的课本则全由英美版改成苏联版等。由于没有任何的自由媒体,老百姓所看、所听的都是中共灌输的。而文艺创作竖起了一面“文艺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旗帜,可以说,自此中国再无杰出作家和杰出作品。

1956年匈牙利发生武装暴动被苏联派兵镇压后,毛对于知识分子的担忧加剧,这是因为匈牙利示威中,知识分子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思想启蒙作用。为了摸清知识分子的真实心理,毛和中共在1957年号召知识分子给中共提意见,要“大鸣大放”。一些天真的知识分子信以为真,真诚的给中共和毛提了不少意见,结果几十万知识分子被打成了“右派”。

文革首次大规模焚书

 随着文革的爆发,中共开始了第一次大规模的“焚书”。1966年8月22日,中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黄金时间里播送了北京扫“四旧”的消息。次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社论《好得很》,欢呼说:“我们为北京的红卫兵小将们的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欢呼!……红卫兵小将们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正在横扫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灰尘。”

在“ 破四旧”的口号下,红卫兵无所顾忌的抄家,除了“金银财宝、杀人武器、变天帐”外,“封(传统的)、资(西方的)、修(苏联的)”书籍也是“扫四旧”的主要目标。《焚书的全球史》中记载,除了上述三类书籍,就连在1949至1966年的十七年中出版的绝大多数书籍,也逃不脱被“横扫”的厄运。除了马列毛著作和鲁迅著作等少数书籍外,连《红岩》、《红旗谱》、《红旗飘飘》等中共认定的“革命文学”和《十万个为什么》等提倡科学知识的科普作品,都未能幸免。

在1966年8、9月,焚书活动达到高潮。北京的红卫兵在东单体育场举行大规模焚书活动,场中堆放着小山般的图书。从西城区福绥境1061户居民家中抄出的图书字画,被焚烧了八天八夜。

8月23日,北京印刷学校、女八中等校二百余名红卫兵,在国子监孔庙大殿的前院,焚烧北京市文化局所属各剧院存放在孔庙的大批戏装,其中也有图书。24日,北大梁漱溟先生家被抄,红卫兵把梁家几代珍藏的图书、字画和旧式衣物。包括他正在撰写的《儒佛异同论》手稿及参考资料,统统搬到院子里焚烧。25日,历史学家顾颉刚先生家被抄,数千封信札及数千张照片被烧毁,历时三日。

作家沈从文当时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工作。当军管会的军代表指着他工作室里的图书资料说:“我帮你消毒,烧掉,你服不服?”沈从文惶恐的回答说:“没有什么不服。”于是,包括明代刊本《古今小说》在内的几书架珍贵书籍被搬到院子里,一把火全都烧成了灰。

而字画裱褙专家洪秋声先生,人称古字画的“神医”,装裱过无数绝世佳作,如宋徽宗的山水、苏东坡的竹子、文徵明和唐伯虎的画等。几十年间,他费尽心血收藏的名字画,也都被付之一炬。事后,洪老先生含着眼泪对人说:“一百多斤字画,烧了好长时间啊!”

不仅北京如此,全国上下莫不如此。在黑龙江省中苏边境上的嘉荫县,中学生冲进县文化馆,将戏装、图书搬到街上,全都烧成了灰。江浙一带人文荟萃,明清两代500年,著名书画家大部分出在那里,留存至今的古籍特别多,“破四旧”的成果也就特别大。仅宁波地区被打成纸浆的明清版的线装古书就有80吨。

而在有着两千多年不间断的文化积累的曲阜孔府,从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共有6000余件文物被毁,古书2700余册被烧,各种字画900多轴、历代石碑1000余座被毁,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文物的国宝70余件,珍版书籍1000多册。

老三届乔海燕文革开始时在郑州八中念书,她亲身参加了中学生们的“焚书”过程,这在她的《焚书》一文有描述。

当时,学生们挤进图书室,发现了好多“大毒草”,如《欧阳海之歌》,《三家巷》、《青春之歌》、莎士比亚的诗剧《维纳斯与阿童妮》等。于是大家将书从书架上搬下来,一摞一摞的扔到图书室外面,堆在一处空地上。看着学生们的行动,管理图书的李老师面色蜡黄,呆呆站在门口。

后来,扔在图书室外面的书越来越多,渐渐堆成一堆。不知谁点了一把火,书就烧起来了。“那一刻,场面很安静。火越烧越旺,红色的火苗呼呼响,掀动书页的‘唰唰’声,清晰可闻。”……

据说,当时的书店里,除了毛和马列的著作外,几乎所有的文学艺术、社会科学的书,都被当作“封资修的黑货”被销毁查封。全国书店除了毛著作外,几乎没有其他书籍,而毛著作早已是人手一册,也没有必要到书店去卖,所以彼时的书店营业员是最悠闲的。

焚书显然阻断了中国人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伴随着焚书的是,中国的文化精英遭到了彻底的摧残,无数人被折磨致死、被关押,脊梁被打断,中国的传统文化也彻底被破坏。中共的野蛮和无耻连纳粹和苏共都难以望其项背。

1999年第二次大规模焚书

 文革结束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开明的胡耀邦、赵紫阳的治理下,中国获得了少有的出版自由时代,大量曾被禁止的西方书籍被引进、出版,不少气功书籍也走入了书店。九十年代,最受欢迎的两本书是《中国法轮功》和《转法轮》,后者1995年出版后,即在1996年被《北京青年报》评为全国十大畅销书。

然而,就是这样广受欢迎的书籍,却遭到了焚毁。1999年7月,中共党魁江泽民出于一己私利,胁迫其他中共领导人发起了全面镇压法轮功的狂涛。江动用了所有国家机器,比如在最初一段时间里,中共控制的全国2千多家报纸、1千多家杂志、100多家电视台和电台,每天皆狂轰滥炸污蔑法轮功。此外,各地警察还把坚持炼功的法轮功学员抓走,地方派出所在居委会的带领下,挨家挨户到法轮功学员家中命令他们放弃信仰,并且上交、销毁法轮功的书籍和音像资料。全国上下烧书、抄家、抓捕、人人表态支持镇压,以及广播、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宣传批判,恍惚之间,如文革再临。

据悉,当时有成百上千万册的法轮功书籍被焚毁,法轮功书籍在大陆也成为了禁书。

为何中共要焚毁、禁止法轮功的书籍?无疑,这同当年纳粹德国的想法一样,那就是让大家都没有机会了解法轮功,而只相信中共散布的大量谎言。正所谓:“谎言说一千遍,就成真理了”。

事实最初的发展果如中国所料,因为无法亲自阅读法轮功书籍,许多不了解真相的中国人被中共的谎言蒙蔽,对法轮功充满了敌视、仇视,而这亦让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暗中窃喜。同当年纳粹从焚书到焚人的过程一样,中共在焚毁法轮功书籍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逐步升级,甚至发展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星球上最为残忍的罪恶”至今让许多人都难以想像。犯下了如此滔天大罪的中共下场与纳粹会有两样吗?

结语

 作家林达在畅销书《一路走来一路读》中说:禁书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承认那书本里承载的是“危险的思想”。他还说:“历史一再证明,今天看来是危险的思想,明天却会成为常识。一些权势人物判定的危险书籍,却可能是公众知识不可或缺的来源。禁书似乎有理,却从来没有成功。”

的确,任何想通过焚书,毁灭“人类创造的一切财富的知识”和掩盖真相的运动,都没有成功过。

纳粹垮台了,今天的柏林倍倍尔广场立起了无书“图书馆纪念碑”。

苏联解体了,今天的俄罗斯人抛弃了列宁和共产党。

而两次大规模焚书并犯下“这个星球上最为残忍的罪恶”的中共,还能苟延残喘几时呢?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3-21 6: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