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红朝毁灭记(2)炮轰总书记

作者:圣子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人气: 4053
【字号】    
   标签: tags: , ,

江泽民的狗头军师曾庆红说:“从政治和社会问题上,难以让众人心服,从信仰和思想上去收拾他,他们就没话好说了。”

江泽民不解地问:“什么意思?”

曾庆红说:“这些老头子们最怕什么?不就是怕共党如苏共一样解体嘛,共党解体,他们的荣华富贵和权位都没了,因此,就从胡锦滔对共产主义的信仰上着手,不是就解决他吗?也从根子上解决这些老人。”

江泽民:“从哪儿着手?”

曾庆红凑近他的耳朵说:“现在中国大地上不是有股气功热嘛,听说有个法轮功是修佛的,是有神论,从1992年传出,至今有一亿人在炼,与我党无神论争夺群众基础,不共戴天的,上次我听胡锦滔的夫人说她也在炼,不说胡锦滔的信仰出了问题,也得治他个治家不严的罪!”

江泽民:“你意思说在全国搞个信仰整顿的运动,把胡整下去?听说常委中有好多家属都在炼,全国人数太多,这事得好好策划,避免自己惹火烧身啊!”

曾庆红:“怕什么?法轮功讲‘真、善、忍’,镇压他们了都不会反抗的,一来可试出中央哪些是自己人,二来可立威树能,集中政权!法轮功人多势众,说他们恐怕会夺我党政权,是最好的理由了。”

江泽民:“你说的很对,法轮功可能有政治企图,镇压他们谁也不敢反对,那你快写份调查报告给我,我看党国到底听什么的?泱泱共党,被民间一个气功盖过,不是天大的笑话?”

要镇压法轮功,当然需要军警力量。于是,曾庆红找到了时任政法委书记的罗干。曾庆红约罗干到紫竹公园散步。紫竹公园是中南海退休或即将退休的干部休闲生活的地方,每天早上有很多干部家属在那炼法轮功。曾庆红对罗干说:“中南海人心复杂啊,江总书记的话居然有人不听,在军队甚至传出流言,说他没有当过一天的兵、摸过一支枪,不服从中央军令政策!”

罗干说:“武警公安司法时刻保持和中央一致!”

曾庆红站到炼功人群中,也模仿着炼功人的动作做了几个动作,然后又和罗干向前走,走了几步,回头看着炼功人。罗干说:“这些人有个庞大的群体,他们明显在搞封建迷信活动!”曾庆红说:“这些人中难免有人抵触中央政策,拿他们开刀,可以要胁全党全军全民!”

见罗干不语,曾庆红故意试探地说:“听说法轮功对人道德提升和身体健康有很大效果,邓时代提倡全民健身运动⋯⋯”

罗干说 :“此一时彼一时,都听法轮功的了,谁还听江主席的?我们党的执政基础不就被动摇了?”

曾庆红掩不住高兴:“江主席也这样说,我今天是受江主席口谕,武警公安先调查摸清法轮功的底,再在全国同一天集中镇压下去。”

罗干心领神会:“还是那句话,请曾主席在江主席面前多帮小的美言几句,能否考虑让小的当个政治局委员。”

曾庆红打断罗干的话:“你听清楚了,江主席叫我传话,如果你这事做得好,你就进入政治局常委核心班子。”

罗干内心一喜,长久渴望升官的机会终于来了,而且来得容易,他立即双脚立正,挺身答道:“一定不负江主席嘱托!”

于是,1999年7月20日,在中国大地上,江泽民利用无神论的共产党,发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一夜之间,全国所有媒体齐声造谣抹黑法轮功,全国无数炼功人被抓被打被判刑!

江泽民紧急命令政治局开会。会上,逼胡锦滔表态。胡锦滔低头不语,朱镕基帮他解围道:“就是一些体弱多病的老年人要健身嘛,让他们炼吧!”江泽民跳起来,窜到朱镕基面前,手指着他的鼻子骂道:“糊涂,糊涂,法轮功与共产党在信仰上势不两立,亡党亡国啊!”乔石看朱镕基面露难色,会场鸦雀无声,帮着说:“法轮功没有政治纲领,全国人大做过调查,该功法对道德提升和社会稳定有好处,对节约国家医药费开支也有好处,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江泽民转向乔石,手捂着胸口,低腰痛苦地说:“我心痛啊,心痛,我们有些同志的马列觉悟为什么这么低,我就不信共产党还战胜不了法轮功宣扬的有神论!”

江泽民叫曾庆红命令北京卫戍区司令到场开会,立即有持枪军人站在会场外。曾庆红问胡锦滔:“请锦滔同志表态吧。”胡锦滔低声说:“我个人完全同意江主席的意见!”胡锦滔怕回答得不够明朗,便抬起头,提高声音说:“那就镇压吧!”

会后,镇压虽然全国铺开了,但江泽民总觉得胡锦滔态度不明朗,言不由衷,担心他接任总书记后会给法轮功平反,致使自己遭国人清算,死无葬身之地,因此他想换掉胡锦滔,让自己的亲信上台。但是全党全国全世界都已知道胡是接班人,要换掉不行,便想谋杀他,让他死去,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由曾庆红或其他亲信接班。于是,在一次胡锦滔去新疆视察地方的时候,江命令野战军将他枪杀。但,奇怪的是,当地突然刮起了一阵龙卷沙尘暴,挡住了胡锦滔的车队,当沙尘暴落下尘埃后,胡的车队开走了。

江泽民又命曾庆红、罗干等人策划天安门自焚事件,叫个别军人扮演法轮功学员去自焚,说为了升天;又叫一些流氓、黑社会分子聚众打人、吸毒、嫖娼,让他们自称是炼法轮功的。然后在全国媒体上滚动播报这些假新闻欺骗民众,这样,在全国进一步加深加大了迫害。尽管中央很多人被卷进去表态支持,但江泽民总觉得很多人是阳奉阴违,特别是胡锦滔,从来不主动提出迫害的策略,让江不放心。

那是2002年前,曾庆红说:“要开十四大了,只有政变,削弱他的权力,然后再伺机谋杀。”

江曾经过三个月的精心策划,终于,2002年政权交接会来临了。会议要结束前,突然张万年站起来,提出了二十个军委委员联名的特别动议案,要求江继任军委主席,等于向胡逼宫,使得江保留了军权。江有了军权,谋杀胡锦滔就有了继续的可能。于是在狗头军师曾庆红的策划下,江利用军队多次暗杀胡锦滔,包括在黄海军演时炮轰胡乘坐的军舰、在胡地方视察时枪杀、开世界性会议时在胡锦滔下榻的宾馆里放炸药⋯⋯

而胡锦滔猜到了十之八九,予以还击的是:2006年以反腐的名义抓捕了江泽民钦定的代替胡的接班人──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又把江为报答薄一波而准备代替陈良宇的薄熙来赶到了重庆。江泽民非常恼火,但又无可奈何,于是,把所有迫害法轮功最积极的人,如周永康、苏永等人都塞进了党和国家领导班子,甚至放在政治局委员中。

直到2009年,江曾安排的黄海海军演习炮轰胡锦滔后,胡锦滔决定绝地反击,清洗江家帮的人。但不知会否引起官场混战双方俱败玉石俱碎,导致亡党,结果难预料,他的智囊团中有道家高人说:“可以试探官意民意。”

于是胡锦滔想了个办法,由国外亚洲卫视向全世界报导一则消息:“江泽民牺牲了!”

江泽民死了,得知消息的中国民众一片沸腾,全国大多城市都有人放鞭炮庆贺,网上一片欣喜地用暗号互问:蛤蟆精死了?“蛤蟆精”就是民间对江的称呼,说它是蛤蟆精转世。

胡锦滔一看形势,又咨询他的智囊,道家高人说:“可矣!蜀王亡,兆江亡,先从抓重庆薄熙来开始。”

胡锦滔当即叫来纪委书记贺果强,以抓腐败的形式从重庆下手,打散江家帮!#(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共央视在黄金时段花了五分钟罕见地报导 辽宁省一家人在中秋节开“家庭党支部会”,最后借卜凤彬之口道出用意:“我的后 代,我活得放心,死了也放心,他们一定能跟着党走。”此报导遭到网络舆论抨击。
  • 佛道两家及正法门修炼的人们都明白,人类目前所处的世界,是末法末劫的末期,是最后的最后了。也因此,在这样混乱的时期,万魔出世,惑乱众生,人类道德急遽败坏,世风日下。对那些善良的人们讲的话,好人劝善救人的话,往往言者谆谆,听者藐藐;那些居心不良的人的话,那些为红朝魔王顶缸垫背、为刽子手摇旗呐喊、为活摘器官辩护掩饰的人,却妖言惑众,迷倒了许多民众。
  •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这跟中共的末日疯狂有关。图为重庆歌乐山。66年前,中国政府在此处 决了300名中共叛乱人士。(Getty Images)
    中国共产党对外联络部(中联部)今年十月在重庆主办了一个“2016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会上有人提出,“全球治理,中国是老师还是学生?”中共代表表示,当前中共要“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好一个“积极参与全球治理”!这可真是太滑稽了,什么是痴人说梦呢?在灭顶之灾即将来临的时刻,居然还有人做梦要去治理世界!如果看看金正恩的狂妄,再看看中共人士的狂想,就不难看出共产党人共有的奇怪特征。
  • 无自由权:我们无言论自由(华人比狗不得言论)、无来往自由(路条、乞丐证明)、无从业自由、无信仰自由、无资讯自由、无结婚自由、无生育自由(华人比猪不得生子)….无各种自由。
  • 共产党的毁灭早在其出现时就注定了,最初的巴黎公社,就是以无产流氓造反起家,后经马克思蛊惑:“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无产阶级要以暴力革命砸碎旧世界⋯⋯”巴黎公社砸毁了巴黎街头无比灿烂的神堂神雕和宗教文化,再后来,列宁、斯大林又以暴力革命屠杀了苏联大批异己分子或所谓的敌人。
  • 我骑在莲子大哥的背上,早已注意到这片突如其来的大雾。雾是灰色的,上接高天,下垂厚地,漫无边际。它动荡不安,刚才还在那里游荡,一眨眼竟铺天盖地压到我们面前。眼前的浓雾让我大吃一惊…
  • 红狐狸嘴里嘀嘀咕咕,“怎样出着太阳还下雨啊?真奇怪!我快要淋成落汤鸡了!我得快点,一会儿到了黑夜王国,御厨大人怎么也得先赏我一顿肥鸡吃啊!”它一想到肥鸡,口水立刻流了出来,随手把大篮子顶在头上挡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