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青:不识邪恶与羞耻是共党极权本性

人气: 32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3月21日讯】专制黑暗得密不透风的金家属地朝鲜,鲜少有真实情况流出并引起国际社会关注。然而一旦流出则不是骇人听闻的血腥虐民杀戮,便是耍些流氓瘪三那类死狗的滚刀肉行径,还从来没有听说任何正面的与人友善的资讯。最近一次爆出让世界高度关注朝鲜的新闻,就是长期在国际流亡的金正恩的同父异母兄长金正男,在马来西亚国际机场众目睽睽之下惨遭毒杀。

目前能搜集到的所有证据全指向朝鲜,而且处处闪现独裁者金三肥是始作俑者。其实金三肥要暗杀长兄金正男,在国际上早已传的沸沸扬扬。而金正男本人对此也是烂熟于胸,这位对政治没有兴趣的金家正统长兄,就曾经写信给金正恩哀求放过追杀他。但是金正男是金家正统血缘的政治影响力,还有对金正恩极度残酷暴虐统治不满的人,大力拥戴金正男为领袖领导反对派运动,全让血统不正而忐忑不安的金正恩,对潜在危及其统治的金正男必欲除之才能安眠。前朝鲜驻英公使太勇浩对暗杀金正男的推断,可能是最具权威和最接近真实的,这位逃离朝鲜的高官毕竟曾是权势集团的一员,对金家的思维模式和手段自有维生必须的认识。太勇浩不顾自身已是朝鲜独裁政权暗杀的前列目标,多次公开向社会和媒体指出金正男之死是金正恩直接指使的,因为维系金正恩个人独裁体制的法理,是金氏白头山血统必须获得认可,而只有身为嫡长子的金正男死了这才可能。而且金正恩极其暴虐和漠视血亲关系,在杀害姑夫张成泽时已经充分展现了,追杀可能未曾谋面的金正男不会有心理障碍。

金正恩不仅有如此强烈的杀害金正男的作案动机,而且在马来西亚留下众多直指朝鲜的犯罪证据。马来西亚警方在金正男被公开毒杀后,很快就抓捕了实施毒杀的两名女性凶手,并且也很快确认与两名凶手涉嫌合谋的八名嫌犯。据韩国情报部门对这八名嫌犯的背景起底,其中四名朝鲜籍嫌犯在朝鲜安全保卫省工作,另外两名是朝鲜外务省官员,也就是说大多是专职特务或外交身份的特务。而马来西亚警方在侦办此案多日后终于公布,朝鲜驻马使馆的二秘玄广松和高丽航空公司职员金郁日,与暗杀金正男有关要求朝鲜大使馆交出否则发布拘捕令。马来西亚警方还公布了另外四名涉嫌暗杀的嫌犯,包括这些人的姓名年龄和已经查清的朝鲜籍,且指出案发当天此四人逃离马来西亚,经多国迂回在四天之后成功返回朝鲜。马来西亚警方又证实死者确是金正男,死因是VX致命神经毒剂导致金正男十五分钟死亡。而VX致命神经毒剂是联合国禁止的、只有国家级别实验室才有能力制作的。这就是说现有证据不仅全指向朝鲜身份的人,而且从毒品到人员只有政权才有这样的暗杀能力。

然而朝鲜金氏政权面对马来西亚警方公布的确切证据,其反应和表现可以说让世界再一次见识,共党专制政权将邪恶和寡廉鲜耻如何发挥得淋漓尽致。朝鲜金氏政权首先就是否认死者是金正男,并且否认这是一起精心策划的公然谋杀案。其次则是一口咬定死因是心脏休克,不允许对死者体检和声明不承认体检报告。朝鲜完全没有接触死者和进行任何调查工作,却铁口直言不是谋杀和不准进行尸检即不准侦破,这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的当代国际版。由于朝鲜驻马大使馆不交出有证据表明的二名凶杀嫌犯,朝鲜大使姜哲又擅闯金正男尸检场所并发表诬蔑攻击言论,马来西亚当局宣布驱逐这位大使限四十八小时离境。而朝鲜金氏政权不仅相应驱逐马来西亚驻朝大使,同时还宣布扣留朝鲜境内的马来西亚国籍的民众,要求用九名无辜被扣留马民众交换躲在使馆内的二名嫌犯,这毫无疑问是土匪抓捕人质进行交易的盗匪勾当。

尽管朝鲜金氏政权极尽专横野蛮也不会不知道,“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的表态,从逻辑上恰恰提供了表态者就是真凶恶匪的口实。但是这邪恶政权不怕暴露自己真凶恶貌,打定的主意就是只要拿不出犯案凶手和铁证,不论有多少旁证和不利形象,对落实这一举世震动的嗜杀案件也是白搭,说白了这意思就是老子杀就杀了你奈我何。至于绑架在朝鲜的大马民众交换涉案嫌犯,这一彻头彻尾的绑匪行径,除了也是同样用心之外,还因朝鲜金氏政权惯用这一手段,例如不断核爆及发射导弹,就是以此绑架勒索世界讨要政经赎金。不过,当今世界上理直气壮兴高采烈行凶作恶的,绝不仅是朝鲜金三肥的专利。不少专制极权理论皆可以豢养出如此穷凶极恶之徒,例如至今仍有纳粹信徒冥顽不化,视当年罪恶为真理和必要手段,而荼毒东亚的日本更是从官到民,不承认当年罪恶甚至加以美化的还大有人在。这是因为产生这些罪恶的基础,是法西斯无视人命强权至上的意识,这意识并为彻底死亡还在散发腐臭的原故。

但是与祸害人类一世纪至今仍在祸害的共党来说,这些法西斯意识和信徒则是小巫见大巫了。世界上的共党国家都曾经以各自的方式,犯下不识邪恶和羞耻的骇人听闻罪行,绝不逊于朝鲜金氏罪恶政权干下的。苏联列宁斯大林犯下的罪恶磬竹难书,单是屠杀波兰二万多投靠苏联的官兵,并信誓旦旦的指称是希特勒纳粹犯下的罪行,便足以说明只有视邪恶为真理,才能够心安理得屠杀数万托庇的邻居,并毫无疚愧的兴高采烈的嫁祸于敌方。残暴杀害四分之一国民的柬共屠夫,也是一个说明共党不识邪恶与羞耻的范例。在柬共抢霸政权到灭亡的短短三年多时间,至少有四分之一国民超过二百万民众,被柬共政权残暴杀害或迫害致死。但是在随后成立的追究柬共罪恶的法庭,那些面对血海一样的骇人罪恶的责任者,居然没有一主要罪犯对此认罪和忏悔。杀害和摧残致死不少于六千万民众的中共,更是中国人难以历述的罪恶渊薮,中共不仅有计划按比列屠杀和残害民众,更是以屠杀残害民众为教育范本。例如中共内战时围困长春一战,完全没有必要却活活饿死三十多万老弱妇孺,这些人本是国军不忍其饿死放出城逃生的,却在中共毛泽东的指令下不准放走一人,而堆积如山的饿死两军间的空地上,毛称这样做的目的是迫使心有不忍的守军司令郑洞国投降。

这些共党比纳粹日寇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凶残,之所以在各个共党抢到政权的国家普遍存在,就因为这从根上代表了共党理论和人品的实质。主张消灭一切阶级的共党创教主马克思,不仅兴高采烈为巴黎公社血腥暴行大唱赞歌,还是与保姆私通生下儿子由恩格斯顶缸的好色之徒,而为了瞒骗马克思妻子自愿顶缸的恩格斯人品也是一丘之貉。开启凶残血腥抢权屠戮民众大门的列宁,这个死于梅毒的纵欲之徒对残忍的解释,是打斗的双方说不清哪一拳是必要的,意即打人伤及无辜完全合理和必要。斯大林毛泽东这些动辄屠戮数千万人的党酋,也无一不是尽情纵欲甚至亲生女儿也不放过的无耻之尤。归根结底共党普遍凶残的心安理得,荒淫无度藐视一切法理和规则,乃是由于共党意识和实际人品滋生出来的,必是完全不识邪恶与羞耻为何物者。#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03-21 10: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