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红朝毁灭记(3)王立军化妆出逃

作者:圣子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人气: 3225
【字号】    
   标签: tags: , ,

贺果强来到胡办,胡直接对他下达打散江家帮、活捉薄熙来的命令。

贺果强倒吸一口冷气,向后退了一步,内心不免慌乱,说道:“我最近身体有毛病,恳求总书记允我告假入院治疗,另差强人。”

胡锦滔说:“我以前也学过些医术,懂得一些病理疗法,你过来,我给你把脉,看看什么病,怎么个治法。”

贺果强近身,胡锦滔一把抓过他的手,给把了脉,说道:“像有病,你得了恐惧病!那我来给你治治。”

说着,胡锦滔对门外喊了一声:“把那个人带进来。”

贺果强正诧异着,见门外卫戍区两个军人押着一个女人进来,只见那个女人盖肩黑卷发凌乱,狐媚眼勾人心魂,此刻又流露出怒气与害怕,弯柳眉倒翘,长睫毛颤动,白皙无瑕的脸上挂着哀怨与苦楚的泪花,薄唇如玫瑰花瓣,细腰长腿。看得出被用过刑,裤腿被扯破了,赤着一只脚。尽管这样,那女子还是透出绝色风情,若在正常环境下,这个女的如妲己一样,可以说一般的男人见了,是很难不动心的。

贺果强瞪大眼睛一看:天啊,这个女子不就是汤上将嘛?汤上将可是中南海宠女啊,原是总政歌舞团的一名负责人,后被周永康看中,听说周用过之后介绍给江,江很高兴,把她提成了上将,进入中南海成了江的宠妃、心头宝贝,谁不知道军委、国务院、政法委的大领导暗地都叫她第一夫人,都让她三分。一个省部级领导因亲昵地与她合了个影, 被江以反腐败的名义判死刑了;军委一个女领导因得罪她,她上江那儿一告,那女领导后来也秘密地、莫名其妙地死了,大家又叫她国母,就是连江孙女辈的第一姘头宋英妹也不敢得罪这个国母啊,谁敢得罪她啊?

胡锦滔对押那女子进来的士兵说:“押出去立即处死了。”

贺果强看得心惊肉跳,他第一反应是:胡敢这样做,江是死定了!

胡锦滔对贺说:“怎么样?这剂药打下来,你的病好了不?”

贺果强说:“我去重庆,要求国安委、政法委、公安部的同志配合。”

胡锦滔说:“这个你不用说,我自然会交代好的,你还要专门组织一个临时团队,要哪些人,随你从各部门挑选!”

于是就有了贺果强离间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的事。贺要王提供薄熙来一年来的所有会议纪要、接触国内外要人的名单及“唱红打黑”的经费来源与去向等,许诺让王到公安部当副部长。

当薄熙来监听到王立军不但向中纪委出卖他,还与他老婆谷开来经常去酒店偷情,就趁王立军来汇报杀海德伍一事时,狠狠打了王一个巴掌,直打得他的鼻血如蚯蚓一般爬满了脸。王知道,自己死期到了,要活命,就得逃到讲人权、珍爱生命的美帝国主义的使馆去。

软禁期间, 他打扮成一个女的:画上弯柳眉、脸蛋扑上胭脂粉,在胸部塞了两个气球当成乳房,穿上花红袄,系上翠绿裙,七尺彪悍的黑警转眼变成活脱脱的一个妖艳妇,匆忙赶往成都被他称为帝国主义窝巢的美国总领事馆求保护!不料开车太快在闯红灯时被一个交警拦住。王大骂:“你他娘的不认识我啊?我是你们领导的老大,叫你们局长过来。”

交警说:“这个女士,似曾相识,可是在你没说出身份前,我们还得按章办事。”

“老子的话就是章!”王立军管不了那么多,准备发车撞死这个交警,不料,交警一躲,手伸进窗玻璃抓住了王的胳膊,王一挥手,衣服一紧,蹦紧了气球,他的一只 “乳房”“嘭”地一声爆炸了。在交警愣住时,他一踩油门加快逃去。只剩下那交警抓住在晨风中飘扬的几片“碎乳房”,呆呆地立在微明的阳光中。

王立军逃到美领馆,薄熙来知道后,立即派出重庆的装甲部队,开装甲车包围了美领馆。

美国白宫就此事向胡锦滔提出抗议,震怒之下,胡锦滔派人把王立军抓到了中南海。王立军便向胡锦滔汇报了薄熙来政变、贪污腐败、活摘修佛法的法轮功学员器官、塑标尸体等罪行。

胡锦滔决定抓薄熙来,江泽民闻讯,即刻召见胡锦滔:“你杀掉了汤上将,说她贪污掉了总政歌舞团的所有经费,我不计较了,你还要干什么?要注意党内外形象,抓到王立军为止!对薄熙来教育一下算了!”

胡锦滔转了一下眼珠,说:“事关重大,征求上届和本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意见吧。”

江仗着政治局里都是他安排的人,就同意了。

结果原来的朱镕基、李瑞环、温家宝等同意,曾庆红、罗干、周永康等不同意。一比一僵持下来。胡锦滔提出:“那请习进平同志决定吧!”#(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共央视在黄金时段花了五分钟罕见地报导 辽宁省一家人在中秋节开“家庭党支部会”,最后借卜凤彬之口道出用意:“我的后 代,我活得放心,死了也放心,他们一定能跟着党走。”此报导遭到网络舆论抨击。
  • 佛道两家及正法门修炼的人们都明白,人类目前所处的世界,是末法末劫的末期,是最后的最后了。也因此,在这样混乱的时期,万魔出世,惑乱众生,人类道德急遽败坏,世风日下。对那些善良的人们讲的话,好人劝善救人的话,往往言者谆谆,听者藐藐;那些居心不良的人的话,那些为红朝魔王顶缸垫背、为刽子手摇旗呐喊、为活摘器官辩护掩饰的人,却妖言惑众,迷倒了许多民众。
  •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这跟中共的末日疯狂有关。图为重庆歌乐山。66年前,中国政府在此处 决了300名中共叛乱人士。(Getty Images)
    中国共产党对外联络部(中联部)今年十月在重庆主办了一个“2016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会上有人提出,“全球治理,中国是老师还是学生?”中共代表表示,当前中共要“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好一个“积极参与全球治理”!这可真是太滑稽了,什么是痴人说梦呢?在灭顶之灾即将来临的时刻,居然还有人做梦要去治理世界!如果看看金正恩的狂妄,再看看中共人士的狂想,就不难看出共产党人共有的奇怪特征。
  • 无自由权:我们无言论自由(华人比狗不得言论)、无来往自由(路条、乞丐证明)、无从业自由、无信仰自由、无资讯自由、无结婚自由、无生育自由(华人比猪不得生子)….无各种自由。
  • 共产党的毁灭早在其出现时就注定了,最初的巴黎公社,就是以无产流氓造反起家,后经马克思蛊惑:“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无产阶级要以暴力革命砸碎旧世界⋯⋯”巴黎公社砸毁了巴黎街头无比灿烂的神堂神雕和宗教文化,再后来,列宁、斯大林又以暴力革命屠杀了苏联大批异己分子或所谓的敌人。
  • 江泽民的狗头军师曾庆红说:“从政治和社会问题上,难以让众人心服,从信仰和思想上去收拾他,他们就没话好说了。”
  • 突然,一阵很响的拍翅声像雷电一样掠过我的头顶,我一下子感到自己离开了地面。我的睡衣被什么东西紧紧叼住,强风吹得我睁不开眼睛,连叫也叫不出声,头上传来海啸一样的拍翅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