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红朝毁灭记(4)接班人遇刺

作者:圣子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人气: 4543
【字号】    
   标签: tags: , ,

习进平是谁?习进平就是胡温和江妥协后安排的总书记接班人。由于陈良宇被胡逮捕后,江安排的接班人没有了,江便安排薄熙来进中南海,胡锦滔以退位相抵,薄便被贬到重庆,实际上江是叫他到重庆锻炼捞取政治资本。由于江胡分歧太大,中南海争论不休,只得安排中央委员们推荐选举接班人,江一边叫周曾加速安排薄进中南海,一边推荐了张德江、刘宝荣、张高丽、曾庆红等,同时胡推荐了习进平、李克强、栗战书等,这些人被叫到中南海开会。江在会上谈到:“我党坚持马列主义方向不变,在全世界消灭资本家,共产党要统治全人类,我相信我党一定能保持永不败亡的地步,因此,党书记第一要强调的就是党性。”

习进平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放屁!”习进平声音不重,却还是被不远处的江泽民听到了。江泽民停下发言,黑下脸转头问习进平:“进平同志刚才说什么?”习进平抬起头道:“没说什么啊!”江泽民说:“我刚才听到有人说了个屁字!”习进平笑道:“哦,我说主席精辟!”江泽民嗯了一下,满意地点点头,于是又笑着继续往下说。这一幕被坐在习进平另一边不远处的胡锦滔看在眼里,胡锦滔心想:“习的应变之快真出人意料,能战胜江的,只有习公也!”于是,胡力推习。江看习敦厚老实,一副无能的样子,又无派别,很容易操控,便想暂时过渡,不再发声。

会后,江到办公室,问曾庆红如何是好?毕竟政治立场不明显,不是自己心腹。曾说:“暂时让习过渡,我们可以掌控他,再等十八大时模仿华国锋抓四人帮的办法,动用军队软禁、废黜习进平,再让薄上位。”

“但不是自己人,我总有点不信任他,况且事情如何能做到万无一失呢?”

曾庆红又说:“把习叫来,试探他对镇压法轮功的态度,看他是否和我们站到同一条血沟里。”

江说:“怎么问,他的话就能信吗?他表面应付,实际心里怎么想?”

曾说:“这好办,我们安排一些野战军人和黑社会流氓冒充法轮功,去杀人、嫖娼、吸毒,然后叫习进平处理!”

江说:“还不够,缺少国际一环,我看整死几个外国人,我们传出去说是炼法轮功走火入魔,把事情闹到国际 上 去,然后嘛……”江对曾嘿嘿地笑了。曾竖起大拇指:“姜还是老的辣啊!哈哈,这事得到国际支持,就好办了,但不能通过新闻报导,以防泄漏。那我赶紧叫罗干和军委那边去安排?”

江凑近曾,小声说:“要绝对利索,不露一点风声。”

于是,没过几天,北京的一个小巷的路边绿化带上出现了几具尸体,奇怪的是凑在一起,有一具是外国人的,尸体下压着一张纸条:“师兄,我们炼了这么多年的功了,该上天国了,我们先成全你们,然后马上来,天国见!”

于是习被叫到江办。江泽民问他:“你对镇压法轮功有什么意见?”

习说:“这有政治分工,我不插手。”

江扔给习一个内参资料,又说:“这是政法委昨天报上的情报,在北京出现这样的事,国际影响很不好,你去处理吧。”

习进平知道江在拖他下水,让他一起背黑锅,他只得抓了杀人凶手,叫外籍人士的国家刑警参与,逮捕了杀人犯,向江泽民交差,说:“只是现在外国的不好办,他们的人知情了,而且不能声张,我看交军事法庭按国家机密处理吧。”

江泽民只好作罢,低下头说:“如果你处理得好,就进中南海接锦滔同志的班!”

但是,胡温这边已向国际上透出了习接班的消息,说是江主席的政治考量,是远大智谋的高风亮节的一次体现,江只好承认败阵。

胡温抓薄不定的时候,习正在美国访问,知道薄熙来主谋政变,要在十九大夺权,推翻习进平接班,习便投下了决定性的关键一票:同意依法追责!

因为涉及政变,薄熙来被抓了!

薄熙来一被抓,为防不测,先被关在中南海武警总队的囚室里。他的同盟周永康带武警冲击中南海救他!被胡锦滔派人喝叱走了。狗急跳墙也是权令智昏的周永康当晚奔到习公馆,企图抓习做人质,不料,在紫竹公园门口,正好遇到刚回国的习进平回家休息。周永康大喜,立即派保镖潜伏近习进平轿车边,习刚下车突然发现夜色中有人朝他开枪,幸好他的保镖一跃身盖住了习的身子。保镖应声倒下,习立即逃进茶室,背部却被流弹划伤。茶室的人大惊,周趁夜色逃走了。

习猜到了是周的暗杀,越想越气,身体绑着纱布便去找江,要求江抓周,江说:“教育一顿算了。”习不依,又要胡温抓。胡温说等习上位后由习抓。习很清楚胡温是在打自己的算盘,如果抓周失败,弄不好自己的下半生要在监牢里度过,如果费尽力气抓周成功,自己也没好处。习感到很孤独,说:“不抓我就不继位!”马上要开十六大,总书记不继位,新选人根本来不及,也没合适的,共产党就完了,江、胡、温都吓坏了。胡温便联络老领导一起抓周,江一看风向不对,骂周:“这个叛徒!”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胡派北京军区特种兵直奔政法委,以抓阴谋叛变的反党分子为由,解掉了武警的武器,逮捕了政法委书记周永康!

周永康一抓,曾庆红急忙来找令狐计划,他扔给令狐计划一本厚厚的本子,令狐计划翻开一看,吓得半死,原来是一本贪官家族贪污经济账,一笔笔记载清楚,有几十亿,正是令狐计划家族的。曾庆红气冲冲地说:“当初周对我说,有人居然暗中偷偷监视党和国家领导人,搞阴谋分裂活动。这是前段日子周交给我的,你放心好了,没有别人知道。”

令狐计划的脸色有点缓和。曾庆红又说:“我看是有人在挑拨离间,这是个坏东西。”曾庆红便把账本放到水沟里点着打火机烧了。

令狐计划忽然感动地说:“曾主席,这可是冤枉啊!”

曾庆红说:“我都知道,我和你一样,都是总书记的秘书,可是我和你还有个不同,我是进了政治局常委的,是升了副主席的,你呢,到现在还没有。”

看令狐计划不出声,曾庆红顿了顿声音又说:“胡锦滔啊,有点亏你啊,依我看啊,你在十八大进入常委当个副主席一点不过啊。”

令狐计划说:“还望曾主席和江主席多提携。”

曾庆红说:“好说,好说。”于是,令狐计划关上门,曾和令狐头靠在一起,低声嘀咕了一套秘密阴谋,曾向令狐说了具体实施的措施和计划。#(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共央视在黄金时段花了五分钟罕见地报导 辽宁省一家人在中秋节开“家庭党支部会”,最后借卜凤彬之口道出用意:“我的后 代,我活得放心,死了也放心,他们一定能跟着党走。”此报导遭到网络舆论抨击。
  • 佛道两家及正法门修炼的人们都明白,人类目前所处的世界,是末法末劫的末期,是最后的最后了。也因此,在这样混乱的时期,万魔出世,惑乱众生,人类道德急遽败坏,世风日下。对那些善良的人们讲的话,好人劝善救人的话,往往言者谆谆,听者藐藐;那些居心不良的人的话,那些为红朝魔王顶缸垫背、为刽子手摇旗呐喊、为活摘器官辩护掩饰的人,却妖言惑众,迷倒了许多民众。
  •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这跟中共的末日疯狂有关。图为重庆歌乐山。66年前,中国政府在此处 决了300名中共叛乱人士。(Getty Images)
    中国共产党对外联络部(中联部)今年十月在重庆主办了一个“2016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会上有人提出,“全球治理,中国是老师还是学生?”中共代表表示,当前中共要“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好一个“积极参与全球治理”!这可真是太滑稽了,什么是痴人说梦呢?在灭顶之灾即将来临的时刻,居然还有人做梦要去治理世界!如果看看金正恩的狂妄,再看看中共人士的狂想,就不难看出共产党人共有的奇怪特征。
  • 无自由权:我们无言论自由(华人比狗不得言论)、无来往自由(路条、乞丐证明)、无从业自由、无信仰自由、无资讯自由、无结婚自由、无生育自由(华人比猪不得生子)….无各种自由。
  • 共产党的毁灭早在其出现时就注定了,最初的巴黎公社,就是以无产流氓造反起家,后经马克思蛊惑:“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无产阶级要以暴力革命砸碎旧世界⋯⋯”巴黎公社砸毁了巴黎街头无比灿烂的神堂神雕和宗教文化,再后来,列宁、斯大林又以暴力革命屠杀了苏联大批异己分子或所谓的敌人。
  • 江泽民的狗头军师曾庆红说:“从政治和社会问题上,难以让众人心服,从信仰和思想上去收拾他,他们就没话好说了。”
  • 贺果强来到胡办,胡直接对他下达打散江家帮、活捉薄熙来的命令。贺果强倒吸一口冷气,向后退了一步,内心不免慌乱,说道:“我最近身体有毛病,恳求总书记允我告假入院治疗,另差强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