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正述】夏之十四:上古法官皋陶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正述(大纪元)

      人气: 6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夏朝:大禹时代之十三

帝禹贤臣I

大禹治水得到诸神的加持,是他得以成就大业的关键。而在人世间这个层面上,一方面大禹人格彪炳,以德服人,联合华夷各部落齐心携手治水;另一方面,舜帝任命皋陶这样的诸位大贤从旁辅佐大禹,也是大禹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华夏历史中,皋陶有着特殊的地位。他是舜帝、帝禹两朝的理官和士师,主掌刑法。同时,皋陶还肩负了整顿朝纲和众大臣的责任。皋陶的才智是多方面的,他同时也是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和音乐家。当年大禹治水,皋陶严格命令万民听从大禹的号令,同心协力治水,使得大禹治水顺利成功。“皋陶于是敬禹之德,令民皆则禹。不如言,刑从之。舜德大明。”在大禹时代,皋陶可以说是一个具有枢纽性地位的人物。

当初舜帝命皋陶为理官时是这么说的:“皋陶,蛮夷侵扰了咱们华夏,寇贼十分的狡猾作奸。你来担任大理官,五刑各有使用之法,在野外、市、朝三处执行。要公允,要诚信。”

皋陶
皋陶画像,出自明代王圻辑的《三才图会》。(公有领域)

身为华夏最早的法官,皋陶以上天之道为人世间法理的准则。《尚书‧皋陶谟》上说皋陶“方施象刑惟明。”象者,法也。“仿照天道以制刑法,公示于众。” 所谓的“象刑”即是象天而刑,依照上天的大道而立下人之所以为人的法则。

象刑还有另一解释。“治古无肉刑,而有象刑。” ,“盖闻有虞氏之时,画衣冠异章服以为戮,而民弗犯,何治之至也!” 另一种说法是“象以典刑”,刻画常用的刑罚。“舜又在器物上刻画五种刑罚。用流放宽恕犯五刑的罪人;鞭刑是施于官的刑罚;以木条抽打是庠序的刑罚;铜是代罪的赎金。赦免因过失而犯罪的人,有所依仗不知悔改的人施以刑罚。谨慎啊,谨慎啊,刑罚要慎用啊!”

后人认为古人民风淳朴,刑罚也只是象征性的,并非实际的惩罚。“原夫先王之制刑也,本于爱人求理,非徒害人作威。往古淳朴,事简刑省。”

在《尚书》中皋陶多次出现,和舜帝、大禹有深入的对话。皋陶没有和大禹一起跋涉山岭水泽治理大水,然而作为舜帝的理官,皋陶的贡献是多方面的。从对话中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公正、清明,对于治理天下有独到见解而又刚直敢言的人。

皋陶法治、德治并重,“明于五刑,以弼五教”,立下了五刑、九德、九族等制度,为上古文明的秩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上天定下伦常,告诫人们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要依循这五伦做人。上天定下人的尊卑,行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和庶人五礼。上天惩罚有罪的人,要用墨、劓、剕、宫、大辟五刑来处治。”

虽说是主掌法治,然而皋陶却是把人臣的德行放在首位。“每天都能表现出九德中的三德,早晚敬勉地施行,这人可做卿大夫。每天庄重恭敬地施行九德中的六德,这人可助天子为政而为诸侯。把九德全部施行,使有德的人在其位,那么朝廷中都是些才德出众的人了。”

所谓九德是宽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乱而敬、扰而毅、直而温、简而廉、刚而塞、强而义。皋陶依据人臣德行的深浅来决定其适合担当什么职位。“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所谓五服,即天子、诸侯、卿、大夫、士之服,五服尊卑彩章各异,以彰显各人的才德。而居于最高位的天子在理想上是九德具足,才能有十足的威德来治理万民。

也就是说,在上古第一位法官皋陶在位时,夏王国的刑罚乃是以上天之道为依据。皋陶施行仁政,在万民间树立人伦和德行以为邦国的根本。此外,上天和民心是君王所依从的准则。“上天的视听依从臣民的视听,上天的赏罚依从臣民的赏罚。天意和民意是相通的,要谨慎啊,君王!”

皋陶施行法规的原则是简而宽,宁可失于常法,却不可错杀一人:“以简约治民,用宽缓御众;刑罚不及于子孙,奖赏及于后代;宽宥过失,不论多么大;惩罚犯罪,不问多么小;罪可疑时从轻处置,功虽然可疑,要从重奖赏。与其杀无辜的人,宁可失于常法。”虽说皋陶的法治以宽简为原则,然而在皋陶的治理下,众民各得其所,传说贪赃枉法的人都逃之夭夭。“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

皋陶立下的法治和德治并重的原则成为上古时代文明秩序初立时稳固的基石,对后世有深远的影响,可以说是定下了华夏五千年文化的基调。

在舜帝的朝廷里

在舜帝的朝廷里,舜帝、大禹、皋陶有几段生动的对话。舜帝年老时,命大禹“总帝师”,也就是代自己摄政。大禹谦辞不受,并竭力推荐当时的士师皋陶。

大禹诚恳地对舜帝说:“皋陶敏勉德政,德惠于民,众民都怀念他。吾帝要思念他呀!重德的是皋陶,悦德的是皋陶,宣扬德的是皋陶,诚挚推行德的也是皋陶。吾帝,你要纪念他的功业呀!”

于是帝舜转而对皋陶说:“皋陶!这些臣民不干犯政事,是因您作士,能宣示五刑,而又辅助以五种伦常的教化,合乎我们理想中的治道。施刑能做到无刑,百姓和谐乎中道。这一切都是您的功勋,真是美好啊!”

另外,《尚书‧皋陶谟》中也生动地记录了上古时代君臣之间情景交融的一幕。

舜帝说:“宣示我的德教,依时施工役,三苗就会顺服。皋陶尊敬那些顺从的,以天道为法则,刑法布于四方,事情就会好。”

乐师夔大声说:“敲起玉磬,打起搏拊,弹起琴瑟,歌咏起来吧。”先祖、先父的英灵降临了,我们舜帝的贵客一一就位了,各诸侯国君登上了庙堂揖让而入。庙堂下吹起管乐,打着鼓点,合乐时敲一声柷,止乐时击一声敔,庄严的笙和大钟合奏起来,凤凰随着音乐翩翩起舞,韶乐来回奏了九回,彩凤凰也飞来了。

帝王道统万年图_Page_12
帝舜像,出明仇英绘《帝王道统万年图》册页。(公有领域)

夔说:“嗨!我敲击著石磬,百兽都舞起来,臣子们也合著乐曲一齐跳起来!”

舜帝作歌唱道:“施行天命,就如这般啊。”又唱道: “大臣欢悦啊,君王勤奋啊,百事顺畅啊!”

皋陶跪拜叩头说:“要念念不忘啊!率领起邦国的事业,慎守王的法度,要认真啊!君王英明啊!大臣贤良啊!诸事安康啊!君王纷乱啊!大臣懈怠啊!诸事荒废啊!”

舜帝拜谢说:“是啊!我们去认真干吧!”

贤臣皋陶

皋陶奇人奇相,传说他长了马嘴,相貌学上这是至信的相貌。他断狱十分明白,善于观察人情。《孟子‧滕文公上》中有一段孟轲对皋陶的赞颂:“尧以不得舜为己忧,舜以不得禹、皋陶为己忧。”大禹和皋陶一里一外,同为舜帝的左右手,缺一不可。

皋陶的时代还行使著上古时期的神判。相传皋陶有一头神兽,叫做獬。《晋书》引《异物志》中说,“北荒之中,有兽名獬豸,一角,性别曲直。见人斗,触不直者。闻人争,咋不正者。楚王尝获此兽,因象其形以制衣冠。”

獬豸的意思是用角抵。讼狱难辨的时候,这头獬会牢牢拿角抵住有罪的人,这样皋陶就明白是谁犯的罪。皋陶办案廉明,和这头神奇的獬有关。由于皋陶治狱功绩大,影响深远,夏代之后的监狱都奉他为狱神,为他建庙,造像供奉。夏后槐的“圜土”、夏桀囚禁商汤的“夏台”便是夏时的监狱,是中国史书上记录的最早的监狱。圜土是原始的牢笼,在地下挖一个圆坑,在地上架起篱笆圈围住,就成了一座土牢。

皋陶不仅是一名懂得治理天下、清正的法官,他在音乐上也有极高的天赋。大禹治水大功告成后,就是令皋陶谱下气势磅礴的《大夏》,敬告天地,盛大庆祝。相传皋陶还制作了皋鼓。

16
皋陶像,出自《历代帝王圣贤名臣大儒遗像》,18世纪绘制,法国国家图书馆藏。(公有领域)

皋陶对于上古文明有重要贡献,被称为大贤之臣。皋陶在文明初立的上古传出教化万民的准则,他通天地之理,有德行,率领众民而垂下高明久远的典范。皋陶的能力集法治、教化、思想、音乐于一身,是上古少有的全才。

相传皋陶活到了一百多岁。当年帝禹决定把帝位传给皋陶,是一个众望所归的决定。不幸当时皋陶年岁已甚高,后来比大禹早逝,帝禹把皋陶的后代封在英、六两地,也有一些后裔封在许地。汉代衙门供奉皋陶像、饰獬豸图,尊皋陶为“狱神”。在圣王时代,皋陶奠定了礼乐教化的基石,并确立了最初的刑法,对后世的教化法治影响极大,后代有“皋陶文化”一词。#

参考文献:
1. 《尚书正义》
2. 《史记》
3. 《荀子》
4. 《汉书》
5. 《论语》
6. 《晋书》
7. 《通典》
8. 《竹书纪年》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研究组
反馈信箱:zglszs@feitiancollege.org

点阅中国历史正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禹即位时五十三岁,在位十年。禹为了生民劬劳一生,耗尽了心血精力,比起尧舜等圣王,他的寿命不算长。
  • 大禹治水十三年,率领伯益、后稷、弃等人走遍九州,和夷夏各部落并肩开垦山林、疏通水道。大禹身先士卒,亲自拿着锄头尺规,肩上挂着绳索,在众人前面深入最危险的地方。继承帝位后,帝禹开通自己和百姓之间的渠道,以倾听众人的心声,化解天下疾苦。
  • 自从涂山大会立下土贡制度之后,来自千万诸侯国的马车踏着帝禹领徒众筑的土路,不远千里来阳城上贡。他们献的贡物多是各类琳琅满目的土产、珍宝、异物。其中最珍贵的就是九州生产的名贵的金,即青铜。随着技术的成熟、生活水平的提高,九州所贡之铜一年比一年多。
  • 在万民殷切的祈求下,禹王登上天子的大位,遵循唐虞以建寅之月,也就是黄历正月为岁首,改载为岁,以金德王天下,色尚黑。另外,帝禹建立旗帜的制度以分别等级,夏朝的旌旗是黑色的,所祭献的三牲也取玄色。
  • 长年在四方奔波的禹领着一脸风霜的伯益、后稷,回到了舜帝的宫廷。和他的手下一样,禹晒得浑身黝黑,身形消瘦,“大禹贵为天下之王,却拿着锄头跑在万民的前头,就算是一名低微的臣仆或俘虏,也不比他劳苦。”
  • 相传大禹治水时,洛水上浮出一头神龟,龟背上驮著九组不同点数的图献给大禹。这就是著名的《洛书》。大禹治水不仅得到了各国诸侯的拥戴,亦得天助。《洛书》即是天助大禹治理天下的宝书。
  • 随着大禹率领众人疏浚大水,浩浩荡荡的洪水退去,土地再度露出来。《诗经‧商颂‧长发》赞叹夏禹治水:“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外大国是疆,幅陨既长。”上古时代洪水茫茫,大禹治理天下平定四方。京畿之外的诸侯国都收入疆土,版图广大而又周长。“禹分下土,正四方,定诸夏,使其境界更为广大。”
  • 在丈量规划大地的同时,大禹还为山川河流命名。史书上记载大禹“主名山川”;“以为名山”,“命山川四海”。《通志》中,郑樵揭示了大禹为山川命名的意义:“州县之设,有时而更,山川之形,千古不易,所以《禹贡》分州,必以山川定疆界。”在不断迁化的地貌中以山川定下疆界,山川的命名有如神州大地上恒定的地标。
  • “禹东至榑木之地,日出、九津、青羌之野,攒树之所,㨉天之山,鸟谷、青丘之乡,黑齿之国;南至交阯、孙朴、续樠之国,丹粟、漆树、沸水、漂漂、九阳之山,羽人、裸民之处,不死之乡;西至三危之国,巫山之下,饮露、吸气之民,积金之山,共肱、一臂、三面之乡;北至人正之国,夏海之穷,衡山之上,犬戎之国,夸父之野,禺彊之所,积水、积石之山。”
  • 大禹具有超凡的神通和大德行,他的事功远远超过治水。长沙子弹库《楚帛书》中的《创世章》记载了禹带领契布土治水,丈量大地和天数,直到天地之极。山陵壅塞,他们令山陵与江海之间阴阳寒热之气相通。使四时相替,日月相代,天地重归秩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