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辱母杀人案”与中国基层乱象

人气: 414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3月29日讯】随着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的不断发酵,越来越多与此案有关的内情被曝光和挖出,它们从不同的层面折射了当今中国基层社会的乱象。

一是黑恶势力的猖獗

苏银霞母子被暴力逼债的一幕让人们活生生的见识了中国基层的黑恶势力究竟猖獗到了何等程度!

冠县女企业家苏银霞创办的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下称“源大工贸”),因公司资金困难,曾向当地黑恶势力团伙首犯吴学占借款135万元高利贷,约定月利息10%。苏银霞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之后还欠对方17万元。

为了逼债,2016年4月13日,吴学占在苏银霞已抵押给他的房间里让手下人大便,并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逼迫其还钱。第二天,催债手段升级。吴学占指使杜志浩等11名催债人员将苏银霞母子二人非法控制在源大工贸的接待室,用尽各种污辱手段,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

苏银霞母子两人被折磨的瑟瑟发抖,于欢试图反抗,杜志浩立马抽了他一耳光。杜志浩还故意将烟灰弹在苏银霞的胸口,甚至脱下裤子,玩弄下体欲强奸苏银霞。被按在旁边的于欢咬牙切齿,几近崩溃。

据陆媒报导,吴学占靠在地下赌场发放高利贷起家,因暴力逼债手段残忍而闻名,除了苏银霞母子,当地多家私营企业都曾被其暴力逼债。东古城镇一名村民不但被打,还被敲诈达10万元。

二是警方的不作为

警察的职能是打击罪犯,保护公民。但在辱母杀人案中我们却压根看不到一丝这方面的影子。

2016年4月13日下午,因为被吴学占手下按进马桶里要求还钱,苏银霞深感恐惧与绝望,曾四次拨打110和市长热线。但民警过来后只是停留了很短的时间,了解完情况就准备离去。这时,苏银霞试图跟着警察一起离开,却被吴学占拦住,而警察对吴学占的行为也丝毫未加阻止。次日,有工人看到杜志浩等11名催债人员拘禁、殴打和侮辱苏银霞母子后,便找人报警。接警后,警察来倒是来了,可进入他俩被囚禁的房间后,只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其它什么事也没干,随即便离开了。面对无法摆脱的困局,被禁锢了6个多小时的于欢被迫选择持刀反抗,导致催债人之一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死亡,另两名被刺者受伤。

大陆网民普遍质疑,警察到场本应立刻制止正在进行的侵害,逮捕涉嫌暴力刑事犯罪和侮辱妇女的犯罪分子,可他们却并没有这么做,只是走了个过场。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了事态激化。如此不作为,说轻点是渎职,说重点是充当恶势力的帮凶。

三是司法的不公正

2016年2月17日,山东聊城市中院作一审判决,法院指被告人23岁的于欢故意伤害罪成,判处无期徒刑及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要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但检方未提及该案中其母受辱、警员不理等情节,此外,苏银霞和于欢都曾向警方细说被追债人禁锢和凌辱的过程,而且过程中应有录影,但相关证据“被消失”,法院判决书也没提。

3月23日,《南方周末》刊登“刺死辱母者”,使这一案件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刷屏”引爆多达一亿人次在网路留言讨论,绝大多数线民质疑法院不但不保护被逼反抗罪犯的受害者,反而还判他无期徒刑,这纯属司法不公。这个判决不仅侮辱了于欢本人,也侮辱了13亿中国人。面对排山倒海的民愤,3月26日,中共最高检及山东警方不的不宣布介入,调查被告是否属正当防卫,以及警察有否渎职。

四是基层官员与黑恶势力的勾结

“辱母杀人案”曝光后,人们无不感到纳闷──为何吴学占一伙敢如此无法无天?为何警察明知他们暴力逼债已涉嫌犯罪却不作为?为何法院明知于欢是正当防卫却偏要说他是故意伤害从而判其无期?

原来,陆媒调查发现,以吴学占为首的涉黑团伙横行多年,其经营高利贷的资金,部分来自当地官员,他们将钱放在吴学占的公司收取2到3分的月息,而吴学占对外放贷利息高达1毛。难怪吴学占一伙曾放出消息称,公检法都是他们的人。

而据于欢的姑姑于秀荣证实,吴学占凭借与官员的关系,在当地事事顺利。他经常开着一辆无牌照的汽车,带着一群人到处乱闯,但警察却从来不管他。

另据多名大陆媒体人转发的微信消息披露,吴学占的后台是县人大主任,杜志浩的亲二哥在冠县检察院公诉科工作,于家事情轰动全县,正义人士直接捅到山东省检察院,才异地用警。

张杰律师称:山东辱母案放高利贷的钱原来是公安局、检察院、镇政府人员的钱。大家明白警察为啥不作为,法官为啥瞎判了吧?──法制腐败是独裁暴政逐级授权作恶的必然结果。

可见,从黑恶势力的猖獗到警察的不作为、司法的不公正再到背后地方官员与黑恶势力的相互勾结,无一不体现了中共一党专政下当今基层社会的乱象,而“辱母杀人案”所折射的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其中的冰山一角罢了。#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03-29 11: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