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北极惊航:美国探险船的冰国远征(2)

In the Kingdom of Ice: The Grand and Terrible Polar Voyage of the USS Jeannette
作者:汉普顿‧赛兹

《北极惊航》(联经出版 提供)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导言】朱妮雅塔号的格陵兰任务,齐备了惊险救援故事的各种元素,也是一部追查暗算与谋杀内幕的侦探故事。一位《纽约先锋报》记者将在圣约翰港登船报导这宗寻人行动,由于《先锋报》的参与,北极星号搜救任务也将成为一八七三年的夏末大新闻。

巴列特船长瞠目结舌听完了泰森的故事后,就把这群不幸难民引进船舱,还招待他们吃了顿热腾腾的午餐。

等他们享用过鳕鱼、洋芋及咖啡后,才适时将他们送往纽芬兰岛的圣约翰港与美国军舰会合,再由对方直接送他们去美国首府华盛顿。

官方迅速审问泰森及其他幸存者的结果显示,虽然北极星号船身受损,但可能并无大碍,其余十四位探险人员,说不定还活生生被困在格陵兰远方冰海某处的一艘漏水船上。

海军当局接着交叉侦讯生还者以后得知,北极星号几乎打从一开始就遇到领导危机,船员曾密谋发动叛变,霍尔搞不好真的遭人下毒。(约莫一个世纪后,法医专家掘出他的骨骸,果然在某些组织样本里检测到有毒物质砒霜。)虽然泰森拒绝指名道姓供出凶手是谁,但严正抗议这种不法行为,他咆哮说:“那些阻挠和破坏这次探险的家伙,休想逃过上帝的法眼!”

***

美国大众对于这项重要航海任务出了乱子的悲剧深表震惊,并呼吁当局成立一支救援队返回北极搜寻生还者。在葛兰特(Ulysses S. Grant)总统批准下,海军即时派遣“朱妮雅塔号”(USS Juniata)前往格陵兰展开搜救行动。

由布伦(Daniel L. Braine)船长指挥的“朱妮雅塔号”,是一艘身经百战的单桅帆船,美国南北战争时期(一八六一至六五年)曾多次在美国东岸的大西洋海面执行封锁任务。六月二十三日这天,全美各大报同声庆祝该船从纽约出港。

朱妮雅塔号的格陵兰任务,齐备了惊险救援故事的各种元素,也是一部追查暗算与谋杀内幕的侦探故事。一位《纽约先锋报》记者将在圣约翰港登船报导这宗寻人行动,由于《先锋报》的参与,北极星号搜救任务也将成为一八七三年的夏末大新闻。

朱妮雅塔号的副船长是出生于纽约市,毕业于海军官校,年仅二十八岁的海军上尉德隆(George De Long)。

这位急于做大事的热血青年,拥有一双目光锐利的灰蓝眼睛,脸上框着一副夹鼻眼镜,身材魁梧,肩膀宽阔,体重近九十公斤,头发赤黄,皮肤白皙,唇上蓄有两撮盖住嘴角的胡子。

只要能得空稍坐片刻,德隆他总是咬着一根海泡石烟斗埋首读书。旁人常注意到他脸上有个特征:温润的笑容与柔韧的肌肉调和了下颚的刚硬线条。他意志坚决,勇往直前,讲求效率,贯彻始终,胸怀大志,常说一句类似座右铭的口头禅:“现在就做。”

德隆的航海足迹遍及全世界--包括欧洲、加勒比海、南美和东亚沿海--但从未到过北极,对格陵兰之行也没有特殊期待。他比较习惯去热带,对于霍尔这类冒险家们朝思暮想、社会大众为之倾倒的“北极探险热”向来不感兴趣。他认为朱妮雅塔号的格陵兰之行,只不过是去履行另一趟任务罢了。

朱妮雅塔号曾在圣约翰港短暂停留并添置补给品,顺便请造船厂为船头包覆铁甲以防冰块撞击。

德隆对当地似乎没什么印象。当该船抵达已呈半冰封状态的格陵兰西南沿海小村苏克托潘后,他曾写信告诉爱妻:“我有生以来从未见过如此荒凉的地方,但愿永远不会流落到这种全然被上帝遗弃的场所……此处所谓的‘小镇’,只有两栋住宅和十来间泥巴和木造茅屋,我走进其中一间后,身上老是发痒。”

德隆十分依恋妻子艾玛(Emma),不喜欢夫妻两人分开太远。可惜天不从人愿,他们虽已结褵二载,却是聚少离多,因为执行海军任务致使德隆几乎长年待在海上。对德隆来说,襁褓中的女儿秀薇(Sylvie)简直跟陌生人没两样。小俩口在曼哈顿第二十二街有间小公寓,但他总是不在家。艾玛说,她丈夫“命中注定必须长期和所爱之人两地乖隔”。面对这种情况,德隆也无能为力,海军职业军官的生活就是如此。

不过,德隆偶尔还是会想像他放了个长假,带着妻女在美国西部或法国南方乡间享受另一种生活的情景,曾经从格陵兰写信向艾玛勾勒这个美梦:“我禁不住想到如果我们能够朝夕相处会有多开心,你我分别这段时日,我拟了好多计划……要是我俩能去欧洲找个安静的地方住上一年该有多好,这样军部就不会丢一堆命令来打扰我,任何教人忐忑不安的麻烦事也不会找上门。亲爱的,这次任务结束后,我说不定能休假一年,届时我俩就可以在开销不大的地方共同生活,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窝了。你想我们办得到吗?”◇(待续)

--节录自《北极惊航:美国探险船的冰国远征》/联经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是我们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儿院的经费多亏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说出他的名字。他特别要求绝对不可以说出来。”
  • 以前,房间有窗帘,那边有照片、花和书,一只叫卡斯特的猫睡在沙发上。有烛台,有细语,有斟满的酒杯及音乐。墙上摇曳着影子,一个高大,另一个妩媚动人。这个房里曾经有爱存在。
  • 2015年,《守望者》为全美卖得最好的书。“在二十世纪美国,《梅冈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广为阅读的种族相关书籍,而小说主角则塑造了种族正义最不朽的形象。”——评论家Crespino, Joseph
  • 一开始只是我这年轻女子的简单研究计划,也就是一九七四年的某个周末,我在西雅图中央图书馆搜集我出生时的资料,这个举动后来却带领我跨越一片又一片的大海,穿越一块又一块的大陆,接触一个又一个不同的语言,且花上许多时间理解我到底是谁,而造就我的一切因素又是为何而来。
  • 读美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念头,她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绿色拱门的尽头。 视线范围内瞬间变成白茫茫一片——直到慢慢地习惯强光。 然后,读美瞠目结舌。
  • 有时候就是会发生这种事,一群人仿佛只为了衬托一个人而存在,让应该被看见的人更为显眼。现实中很少像电影演的那样,满屋子的人无意让出一条路,让女主角瞥见男主角,或让男主角望见女主角。然而有些人就是体会过类似这样的神奇时刻,明明转身要望向一群人,却只看得见那个人。
  • 凯洛想得一种病。不要会致命的那种病,也不要会留下永久伤残的那种。话说,她并不渴望把车停在残障停车格的权利,虽然那真的很方便。凯洛从公车站赶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邻居的生活习性、努力不去在乎这整座城镇其实是个通往死胡同的迷宫 ──要说这里是让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说是个“公共培养皿”还来得贴切些。今天晚上,凯洛就要切断自己和这个地方的联系;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离。
  • 今年2月甫落幕的台北书展,首度邀请二手书商参展,并举办了台湾首次的珍本古籍拍卖会,最后拍卖总金额2,232,500元,共拍出37本珍本;所得扣除成本后,将全数捐给家扶基金会。拍卖会策划人同时也是资版出版人傅月庵表示,希望藉由活动让民众重燃对书籍的热情,让纸本书继续流传下去。
  • 若要介绍台湾,就必须先从台北捷运的广播说起。台北捷运在广播站名时会以不同的语言重复四次。以“永春”为例,会以“Yonchun”、“Yinchun”、“Yentsun”、“Yonchun Station”的顺序广播,依序是国语(北京话)、台语(闽南语)、客语、英语。若在乡下搭公车,最后广播的有时不是英语,而是当地原住民的语言。
  • 一八七三年四月间的某个迷雾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纽芬兰岛”康赛普逊湾启航的蒸汽动力三桅帆船“雌虎号”(Tigress),正铆足全力从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岛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间通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