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潘木枝长子潘英超回忆父亲:二二八消失的台湾精英

潘木枝长子潘英超,已经88岁但还很健谈。(曹景哲/大纪元)

人气: 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曹景哲旧金山报导)今年是“二二八事件”70周年,“二二八事件”中,许多士绅因代民请命与国民政府军交涉而被枪杀。当时任嘉义市参议员兼副议长潘木枝,明知去水上机场和平谈判很危险,仍前往谈判议和,过程中勇敢直言,平时问政处事富正义感;最后却命丧于嘉义车站前。潘木枝医师留给妻子的遗书里写着,为市民而亡,身虽死犹荣……

今年2月最后的一天,28日,周二,在南湾一处安静的老年公寓里,一位白发长者回忆起70年前的二二八事件仍然心绪难平。在那个事件中,他的父亲潘木枝医师被无辜卷入,未经审判就被公开枪杀。

他就是潘木枝医师的长子,88岁的潘英超。潘英超回忆说,当时自己听从父命逃离避难,远走阿里山,但仍然被捉去关了三个礼拜,并不许出国求学。虽然3年后法院判决潘木枝无罪,被冤枉,但仍然无法索回地产及财产。

二二八事件是台湾人民永远的伤痛

二二八事件,是台湾于1947年2月27日至5月16日发生的事件,是台湾现代史最重要的事件之一,之后台湾紧接着实施长达38年的戒严,至少数万名民众在白色恐怖时期死亡、失踪、监禁。1995年,时任总统李登辉公开向二二八事件受难者道歉,各地陆续为受难者建立纪念碑与纪念园区,政府还将2月28日订定为和平纪念日,并对受难者家属予以赔偿和恢复名誉。

潘英超回忆说,1945年日本战败之后,国民政府接收台湾。台湾人民非常高兴,唱着欢迎歌迎接国民政府军队来接收。然而来自中国大陆的军政人员,甫经历中日战争,对举目皆是日本风格的台湾生起排斥与歧视心态,并对台湾人抱持着优越感,以征服者、胜利者自居,对待人民骄纵专横。台湾人民由原本的满怀期望,转变成深感失望。

另外,许多来自中国大陆的军人毫无军纪可言,例如:乘车、用餐不付款,低价强购、赊借不认账,乃至有偷窃、抢劫、恐吓、诈欺、调戏妇女、强奸、开枪杀人等非法情事发生,也使得台湾人民愈来愈敌视国民党与长官公署。

1947年2月27日,专卖局查缉员在台北市天马茶房前,使用暴力手段查缉私烟,造成民众一死一伤,成为事件导火线。隔天市民前往行政长官公署前广场示威请愿,但遭公署卫兵开枪扫射,使原先的请愿运动转变成反抗政府行动。

部分台籍民众开始殴击外省人,之后台湾各地发生军民冲突,政府出动军警开枪镇压,造成许多死伤。学生和地方组织开始维持区域治安;部分地区则有民众要求接收警察武器、组织民兵进行武装抗争。

地方人士组成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试图与台湾省行政长官陈仪协商谈判,避免再造成死伤,自此各地冲突逐渐平息。但陈仪暗中要求蒋介石,自中国大陆调派军队增援。军队于3月8日抵达台湾后,在各地展开武力镇压屠杀,造成大量民众死亡和失踪。往后政府更实施清乡,许多士绅、知识分子与民众遭到逮捕或枪决。二二八事件造成大量台湾民众伤亡,然而数字众说纷纭,各方统计的死亡人数,由数百人、数千人、一万余人,至数万人不等。

东京医专时代的潘木枝先生。(潘英超提供)
东京医专时代的潘木枝先生。(潘英超提供)

潘木枝贫困求学成名医 善待穷人

潘英超回忆说,父亲潘木枝生于1902年,因为家境贫寒没能读完中学,经过检定考试,获得了相当于中学毕业的资格。然后在1921-1923年任教于台南州水林公学校,之后赴日本,入东京医学专门学校(今东京医科大学),半工半读学习。医学校毕业后,取得医师资格,然后在东京长谷川内科医院实习,历时3年。1935年返台,借了300元在嘉义市创立“向生医院”。

位于嘉义市公明路196号这栋淡绿色的木造洋房,就是向生医院的旧址,现在仍然保存完整,但已经是他人之物,现场亦无任何碑文纪念,若无专人引导,亦不知潘木枝医师的故事,只会被当作一栋美丽的洋楼古迹来看待。

向生医院开业之时,还是日本统治时代,当时的华侨(从大陆来台湾的中国人)处于较低地位,受到日本人的压迫,生活困苦。潘木枝医师感念他们是同胞,以低价,甚至免费给华侨看病。

潘英超还说,为了能给更多穷人看病,父亲努力和各药房协商争取能以较低价格进药,但由于向生医院用药多、出价低,陆陆续续台湾的各大药房都拒绝卖药给向生医院。最后父亲利用自己在日本行医的人脉,找到日本的资生堂药房,得以大量低价进药,继续服务乡亲。

潘木枝当议和代表 未审判就被枪杀

终战后,1946年嘉义市参议会成立。潘英超回忆说,父亲潘木枝参加了东门区的竞选,但他每天在医院为患者看病,没有多少时间用来竞选活动,而且还为另一位候选人林文树助选,结果两人双双当选。其中,潘木枝以最高票当选。

二二八事件发生后,有很多嘉中、嘉农的学生要去攻占水上机场,他知道这个消息,就要赶过去阻挡,劝他们不要太莽撞,不然牺牲是没有价值的。可惜那些学生在南门喷水池被国军用机枪扫射,多有死伤。他为了这件事,难过了很久。

1947年3月11日,在最后一次与水上机场军方和谈时,潘木枝担任嘉义市“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代表,遭到国军方禁锢。他们未经审判,3月25日于嘉义火车站前被公开枪杀,同日还有画家陈澄波、牙医卢鈵钦、戏院老板柯麟等三位市参议员同时被枪杀。

潘英超说,父亲是因为当时的一名代表不想去和谈,而被临时拉去和谈的。父亲在前往水上机场和谈前,已经预感到了此行凶多吉少,让家里的男丁都避难到阿里山去。他听从父命,避难山里,没能看到父亲的最后一面,也不清楚父亲被行刑时的情景。只是知道,二弟潘英哲也在混乱中被杀。

潘英超最后说,台湾历史上多次被外族统治,台湾人一直受压迫。现在台湾内忧外患,内有国民党,外有共产党。对于中共的恐吓,台湾人非常反感,他也认为国民党的一中政策就是投降,自己在消灭中华民国。◇

要想定期快速浏览一周新闻集锦,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王洪生

(此文发表于1123F期旧金山湾区新闻版)

评论
2017-03-04 3: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