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红飞蛾”的悲剧——上万知青投身缅共打仗

作者:玉清心

图为孟古河,中缅两山间夹着的一条小溪,宽不过10米,却还得脱鞋卷裤腿涉水而过,凡是投身缅共的中国知青都要在此偷偷涉过此河,因此被称为“裤脚兵”。(网络图片)

图为孟古河,中缅两山间夹着的一条小溪,宽不过10米,却还得脱鞋卷裤腿涉水而过,凡是投身缅共的中国知青都要在此偷偷涉过此河,因此被称为“裤脚兵”。(网络图片)

人气: 745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3月06日讯】文革中,上万中国知青越境去参加缅甸共产党人民军,在丛林山地中和缅甸政府军打游击战。赤旗已易,战火平息,烟云消散。当年,为“解放全人类,支援世界革命”投身缅共打仗的知青,曾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无数刻骨铭心的故事。如今,白发苍苍的幸存者嘲讽自己是“红飞蛾”,意思是:他们像飞蛾扑火,扑向红色战火,自取灭亡。

这是一段不入正史的知青历史,很少有人知道。

中共为缅共无偿建立军队

六十年代,中苏公开分裂。1960年11月的莫斯科国际共运会上,缅共站在了中共一边。1966年“国殇日”的天安门城楼上 ,作为毛泽东亲密友人的缅共主席德钦丹东出现在毛的身边。而缅共是缅甸奈温政府的“眼中钉”。1967年中缅两国邦交正式断绝,随后,中共公开介入缅甸内战,力挺缅甸共产党。

缅甸国内多年各种军事武装割据混战,包括缅共武装力量。1968年,中共在缅甸东北部一手建立起缅共军队,自称“人民军”,完全是按照中共建军原则组建的。兵营里每天学毛选,早请示晚汇报。人民军立功证书上都印着毛穿军服的头像和毛语录。

缅共大批军事指挥作战人员、专业技术人员,由中共军方送军校培训。一些伤员送中国境内医院抢救疗伤。

对人民军所需的装备物资,中共全部无偿提供,且装备精良。当时国内解放军还没配备上的仿造M16的8号步枪,已优先提供给了缅共。据昆明军区一老军人透露,七十年代缅共的一个连长写张欠条,就可以从昆明军区领取大批军火。

去缅甸打游击

1968年,来自北京、上海、四川、昆明的知青下到云南边疆。他们下来的一路上,随处可见“打倒奈温政府”、“支援世界革命”、“解放全人类”的标语。来自文革“高热状态”下大城市的知青,立时嗅到了这里浓烈的“国际支左”火药味。

缅共军队建立后,在金三角边境丛林中挂起了镰刀斧头旗和战旗。招兵站就设在中缅国境线上,“脚一抬就过去了”。有青年出境几天,返回中国时就身着簇新的草绿色缅共军装,头戴的军帽上,嵌著用薄毡制成的红五角星。到1969年底,“去缅甸打仗”的知青暴增。缅共招兵站来者不拒,他们看好知青兵源,年轻力壮,有文化,有献身精神。

据曾进入缅共上层的知青李书明回忆录记载:从1969年到1970年间,出境参加人民军的知青,昆明有3000余人。此外还有北京的、上海的、四川的、重庆的……总数达万人以上。

作家邓贤说:2000年,我在国外网站查阅到一篇资料称:1966年金三角游击队仅有数千人,到中国知青下乡的1969年,游击队人数激增到近三万人,最高达到五万之众。

一位曾经在金三角征兵站工作多年的游击队干部回忆说:最多一天曾经创造日接待中国知青600人的纪录。

另据一份非官方材料透露,仅下乡高峰的1969年5—8月,越过国境参加游击队的中国知青达数千人之多。

葬身战火

中共派出了个由某将军领导的编号为八〇八团的参谋团,制定了一作战方案:打通由国边境腊戌到缅共中央根据地的运输通道。

1970年5月,缅共军队南下攻打腊戌城。但对方早有准备,缅共近万名精兵被打得弃甲而逃。知青死了数百人,伤的不计其数。由中国知青组成的3031营,一场突围混战,营、连、排、班都失去了建制。“我们全班就只回来我一个,大多数都暴尸荒野了,凄惨呀!”幸存者哽咽著说。

1971年底,缅共军队攻打滚弄城镇,三千兵力,与政府军恶战42天也没攻克。刚学会打枪的一批知青,死的死,逃的逃,十几人的班里就剩下一个人。少数失散的女知青流落缅北,有的走投无路,靠出卖肉体生存。

有知青回忆录说,数以百计的中国知青腰缚炸药扑向敌人暗堡工事,瞬间灰飞烟灭无影无踪。他们来不及留下只言片语,甚至没有留下真实姓名,这些年轻生命就归于无情消失。

知青王曦说:对我们中国知青来说,“被俘”和“战死”是同义词,缅军最恨的就是被他们认为侵犯了自己神圣国土的外来人,这和我们仇恨日本鬼子一个道理。凡被缅军抓住的中国知青是绝无活路的,一律乱棒打死,脑浆迸裂,五马分尸,这种惨况我所听甚多。

不仅如此,还有战场外更残酷的——被自己人杀。

周恩来一插手,几个知青就再也没了音信

有几个知青,看到缅甸政府军生活待遇极好,而且颇受当地百姓拥护,不像缅共走到哪都不受欢迎。哥几个投暗去了。缅共上报北京,周恩来让外交部照会过去。不料缅甸政府害怕中共那边报复,就将几个知青五花大绑地给送了过来。只有一人在过江时跳水逃脱,其他人则进了县大狱,以后就再也没了音信。

民国名人唐继尧的曾孙小G之死

南下战役失败后,为制止悲观情绪,缅共强化专政手段。

昆明知青小G有显赫的家庭出身,他的曾祖父是辛亥革命后云南大都督和“讨袁护国军”总司令唐继尧。游击队总部认为,唐继尧是那样的历史名人,是统治阶级的代表,曾孙小G自然会“对革命动摇,散布失败言论,迟早当逃兵”。斗争大会一结束,小G立即被就地枪决。

2000年,作家邓贤寻访到小G的一位亲属。老人记忆里的小G:听话,爱学习,讲卫生,从小自己洗衣服,乐于助人,喜爱吃甜食等等。如果不是赶上文革,不当知青,他会顺理成章地考取名牌大学,攻读硕士、博士,到国外留学深造……

滚烫的人血 溅到他脸上

知青杜士元打仗玩命,多次负伤,受到提拔。“大清洗运动”让他一夜之间成了“李、徐、杜反革命暴动事件”的主犯。为此,百余知青被捕,数百人受牵连。杜被关进死牢,每天遭到多次陪杀场和假枪毙。那个首犯“李”,就是当着他的面被活活打死的,滚烫的人血溅到他脸上,感觉跟开水一样。杜被判刑十年,他在境外的的一半时光是在缅共的监狱里熬过的。

据作家邓贤回忆,1972年他在林子里干活时,遇到3个衣衫褴褛的知青逃兵。他们狼吞虎咽了一锅米饭后又逃了,害怕游击队把他们抓回去。其中一个胳臂上缚著绷带的知青说:你们知道那边有多可怕?杀了那么多人……

漂亮的“女一号”之死

缅共的蛮光监狱地处后方深山,几乎与世隔绝。这里关押重犯。“大清洗运动”后,被五花大绑从前线押送回来的知青犯人越来越多,常人满为患。

女犯人在女牢的编号为一号,罪名是“特务”。人们都叫她“女一号”。她长得很漂亮,但都纳闷,这个漂亮的中国女知青为什么非要来缅甸当女特务?“女一号”是带着身孕入狱的,没有人知道她的案情,连监狱守备队长都一无所知,所有的秘密都锁在上级机关的档案里。

一天总部来了两个干部跟“女一号”谈话,内容无人知晓。但是,他们走后,她哭了一整夜。第二天她照样在厨房里干活。中午,男炊事员去喂猪,她突然痛苦呻吟,用头抵住自己的大肚子对女看守小潘说:“我不行了,恐怕要生了!”“好妹妹,你快去叫人,走远些,千万别待在屋子里!”

女看守跑出去向队长报告,刚跑十来米远,就听身后响起一声炸雷。只见厨房门被掀翻在地,墙壁炸开一个大洞,冒出浓烟。她感到背上又湿又重,顺手摸了一把,等她看清不禁吓呆了,她手上满是热乎乎的鲜血和碎骨。厨房里,“女一号”已经倒在血泊中。她那个原本像小山一样突起的大肚子已经深深地塌陷下去,她嘴唇动了动,吐出两个字:谢谢……

直到这一刻,看守小潘才发现自己身上的手榴弹少了一颗,不用说是刚才女犯人趁她摔倒时偷偷拔走的。可她为什么非把她撵走,她完全可以把她这个看守一起炸死啊?!女看守突然放声大哭。

之后,小潘调离了蛮光监狱。再之后,这里由知青犯人发起了暴动,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越狱成功的知青杨宏建,曾经做过总部警卫班长。他逃出去后,带着敌人偷袭了总部,连××主席都被杀了。

这段历史,谁之过?

1970年12月底,中断了三年多的中缅外交关系开始恢复。知青们尴尬地发现,阵前的“敌人”——奈温政府又被中共接纳了。知青们有被出卖了的困惑。事后证明,他们确实被出卖了。

1976年毛死后,中共派往缅共的军事顾问组撤了。中共对缅共的援助大量减少,不再公开。缅共盘踞在金三角,走了“以毒养兵”的路。

1989年,缅共解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幸存知青陆续回国。他们虽“战功累累”,但跨过界河,便什么也不是了,一概不入档案。“满身伤残”无处就医,自生自灭。

修车匠老唐没有腿,他踩上了地雷,轰地一声,就变成现在这样。在金三角街头,他坐在一辆旧自行车改装的轮椅上,给人修自行车。他苦笑:如今这段历史属于非法越境,后果自负,所以我们不能享受伤残军人的政策照顾。

当时的缅甸政府亲苏,被中共视为眼中钉。中共想拔掉这个钉子,推翻奈温政府,扶植缅共上台。中共为了让缅共武装夺取政权,把缅共军队武装到了牙齿。

在兵源上,知青比缅共游击队里那些没文化、一身恶习的兵油子,显然更能提高战斗力。所以对知青去缅甸打仗,中共是巴不得的。在做法上,故意放纵,暗中支持。有些知青就是受官方鼓励去缅甸的。有人手里还有走前收到的“参加革命”的证明书。

缅共把招兵站设在边境线上,明显是面向中国招兵,给边境线上的知青提供了方便。一天能跑过去几百人的“叛国”事件,中共高层能不知道?几个知青投奔缅军都能让周恩来大动干戈,谁敢大张旗鼓地大批招收中国知青去缅甸打仗?得不到中共默许,招兵站早就挪窝了。

中共为了更大的利益和缅甸政府握手言和,打得火热后,对自己侵略缅甸的那段丑恶历史,除了淡化、回避、掩盖外,为撇清自己,还歪曲事实,嫁祸于被推向战火的知青。如果知青是“非法越境”,那么,滇缅公路上常年跑的军用车队直接开入缅共根据地腹地,是不是“非法越境”? 中共当年在缅甸挑起大规模内战,死伤无数;多年支援缅共游击战,吓得人都跑光了,这算什么?

上万知青被诓骗当炮灰,已经令人心碎。中共为了在缅甸政府和舆论面前充当好人,毫无廉耻地把罪责推卸给那群受害者,那不是卸磨杀驴吗?青春、鲜血、生命都献出去了,还不够!还要再为其承担罪责,被冠以污名。

上万知青与其说做了缅共的炮灰,倒不如说是做了中共的炮灰。缅共失去了中国的军援,东北根据地很快沦陷。原本游击队水平的缅共武装,没有中共的全力打造,不会发生那些大规模的残酷战役,双方都像在屠杀对方和被对方屠杀。缅共和中共狼狈为奸,都嗜血成性。如果在前面撕咬的狼是缅共,那么后面出坏招儿的狈,就是中共。

知青王曦说:“说实话,我走上缅共这条血淋淋的道路纯属迫不得已,我已经清醒地看到,在一堆冠冕堂皇的革命理由后面,是一个巨大的死亡陷阱。我也想适可而止,赶快逃离,可是,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回头无路!我这‘黑崽子’逃回去有啥好下场?还不如战死!”

这是中国知青去缅甸打仗送死的悲哀。始作俑者不是中共吗?

知青下乡高潮的1968年,古巴的格瓦拉在玻利维亚游击队营地里被玻利维亚政府军枪杀;中共煽情地报导了格瓦拉的“牺牲”,使他成了红卫兵崇拜的偶像。迅速出版的《格瓦拉日记》成了红卫兵的《共产党宣言》。很多脱胎于红卫兵的知青,正是怀揣著这本书,甚至它的手抄本,投身缅共战火的。输出暴力革命的格瓦拉,把很多中国红卫兵引进了缅甸丛林的死亡陷阱,成百上千的“中国格瓦拉”步其后尘,被缅甸政府军视为外国侵略者杀死。

中共给中国人洗脑的结果是善恶不分。选择为缅共卖命,无疑是认贼作父,这就注定了悲剧的命运,恶报的结果。

面对残酷的现实,“红飞蛾”们委屈、窝囊、悔恨、悲伤、恼怒……为什么发生这样的悲剧?是祸乱人间百年的马列共产主义根本不是人类的理想。知青从中共投奔缅共,又逃回,缅共和中共有何不同?是一丘之貉,都出自马克思同一个祖师爷,嗜血成性,残暴害人。

对这段历史,官方材料不多见,民间传出不少详实的文字记载,惨烈得令人震惊,却鲜为人知。这段真实的历史,值得认真反思。

参考资料:

邓贤《中国知青终结》

晓曦《红飞蛾》 #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3-06 5: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