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展览讯息】“诗情意象”-黄东明摄影创作展

黄东明巨幅摄影的“山水观”与东方情怀

作者:黄东明

黄东明作品《云山烟树》—100x227 > 120x247cm(黄东明提供)

黄东明作品《云山烟树》—100×227 > 120x247cm(黄东明提供)

人气: 216
【字号】    
   标签: tags: , ,

1976大学初毕业,我延续了在美术社的狂热,舍弃自己喜欢的农学,一头栽进家里艺术品店生意,从此在中国古书画、西方艺术、日本画……视觉艺术里翻滚了四十年,可谓衣带渐宽终不悔。近15年来又醉心陶瓷研究与摄影创作,一边领略了古人融合实用与艺术的千年结晶-中国古陶瓷,令我惊叹人类最原始也是最纯粹的艺术表现!另一边则是让我日夜汲取的艺术养分悄悄地注入了自己的创作,逐渐茁壮,建立了风格。

身处“当代艺术”的波涛里,没有深厚的艺术论着力挺曾经让我却步,但就像塞尚一幅古典的真实意境画“枫丹白露的岩石”与唐朝的张九龄的“灵山多秀色”相遇时令人感动一样,自然涤荡心灵的力量一次次佐证了纯艺术真正的永恒价值!

在思考2016年底展览内容时,有个主题常常浮在我脑海中,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美国艺评家,Dr. Booth曾经多次勉励我的话,摄影在我手上呈现了不同的“山水观”与东方独特的情怀。

这十年来除了纵横台湾,多次旅行大陆及东瀛摄影,我一直背着我的“谿山行旅”、“早春图”、“万壑松风”、“谿山清远”……千百幅的图画记忆出门,有时看呆了日落山水静,有时又陶醉于鸟与孤帆远……

黄东明作品《云山烟树》—100x227 > 120x247cm(黄东明提供)
黄东明作品《云山烟树》—100×227 > 120x247cm(黄东明提供)

去年初,站在张家界沙岩峰林上等候七小时创作了这幅《云山烟树》,突然想到明末清初释道画家石涛的山水画:“千山连彩翠,半壁障空冥”。

今天不累,我遇见了中国山水!

黑森林画廊极富格调;空间设计、氛围、待客均属难得。尤其在此展出的摄影作品均是巨幅原稿,其张力萤幕上实在难以表达万分之一;期待观众能够亲临体会。以下与观众分享若干展览作品。

《石城初晓》

黄东明作品《石城初晓》—93×220 > 109x236cm(黄东明提供)

江西婺源向为摄影人爱好,这是清早石城居民煮食的炊烟景色。恰巧旭日东昇,晨曦从树林斜射而下,古旧的马头墙高低错落,在云雾飘渺里若隐若现。早晨的徽式建筑有如一幅山川美景,尽收眼底。

《香远益清》

黄东明作品《香远益清》—132×85 > 148x101cm(黄东明提供)

故宫旁边的至德园初夏开了一些荷花,清晨来园,走动了几个拍摄点,长得好看的花朵前面已经站满了人。有朵被冷落的重瓣牡丹莲亭亭玉立,玉洁冰清,绝尘脱俗;大白又亮眼,出淤泥而不染。听说是云南普者黑带回来的品种,值得一拍。

《春江归雁》

黄东明作品《春江归雁》—93×124 > 109x140cm(黄东明提供)

2012年跟家母同游福冈,在糸岛海边的一家小饭馆便餐,从二楼瞥见近海处渔民养殖贝类的竿儿上停了几只鸬鹚,烟雨濛濛,海天一色。我摄影的地方是高速公路旁边的小块土方,两旁不少汽车来往奔驰,惊险万分,帮我撑伞的日本姐夫真是难为了。两个吓出冷汗的欧吉桑、滴滴答答的雨水跟这八只怡然自得的水鸟景致,应该是满有趣的画面。

从萤幕上看,不是那么动人,上头还有点“爆掉”;原作一米多宽,事实上很清晰,还是原作感动!此幅作品是很有东方绘画思维的作品,在我的创作里算是个里程碑!

《渡头夕照》

黄东明作品《渡头夕照》—129×95 > 145x111cm(黄东明提供)

我的作品里很少出现这种偏执的色调,一则不喜欢移山倒海,“破坏”大自然,二来风光明媚总是人的最爱。

此幅作品拍摄于2012年,一次驱车去拜访家住淡水的画家杨兴生路上,天气预报将有台风来袭,本想兼程去渔人码头拍摄取景,让自己的东西有点不同风貌。就在离画家住处不远的地方发现有个岔路,往前一看,真的是别有洞天!风云变色,天空正弥漫着山雨欲来的气氛,不停翻滚、造型、变色……

选好了地点,架起相机,一看时间尚早,整个氛围还不够“神秘”。等待,盼望了约三小时,终于接近日落时刻,天空好似飞来一只庞大的凤凰,展翅飞舞,盖满了整个西边海空;右边的渔人码头夜灯初上,和谐静谧的景致宛如南宋马远、夏圭的一角半边,清秀又空灵。令人陶醉的金黄色画面此时此刻反而除却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冷清。

《芒花之舞》

黄东明作品《芒花之舞》—93×124 > 140x109cm(黄东明提供)

甜根子草是芒花季里最早出现在溪边、河床的禾草植物。没有山坡上的芒草壮盛,或像海边芦苇逆光的剔透,却如羽衣蹁跹,凝视良久,难以捉摸。跟画家张翛来到桥边找景,俯瞰大片白花在绿丛里,纯洁可爱;轻风徐徐,摇曳生姿,煞是好看!本图为多次拍摄,去芜存菁;这是电影的montage还是PS里的stitching?在长时间后制过程中其实很多创作灵感是应运而生的,没有必然,只有热情、专注、偶然与不断发现的雀跃!

《遥山雪霁》

黄东明作品《遥山雪霁》—93×256 > 109x272cm(黄东明提供)

2010年初次旅行新疆,一个月跑一万公里,带着沉重的相机,从北到南,拍了不少秋景;沙尘黄叶,渺渺孤城,万壑分烟,漠原无尽。哈萨克族转场的壮阔至今依然停在脑海,漫山遍野的放牧风光也不曾磨灭。跟朋友多次说过,如果我是新疆人,大概一辈子就拍新疆了!

有天跟着司机(师傅)驱车经过帕米尔,路上看到一座高峰耸立,在风雪中微微露脸,一榻横陈,颇为引人。我们分别背着相机和脚架缓缓爬山,在四千多公尺处,尽管喘促,感觉那是必得掀开的面纱。最后走不动了,也担心气候会突然变化,寻好了点,决定拍好一张就走。

半小时,一个小时在泠冽的天气中等候,期盼微风慢慢把厚厚的云推开,一寸一寸,终于云开天日。霎那间看到幕士塔格峰朗朗峭立,感动莫名;非有缛丽,却更冰清,那简直是一座圣山!

忘却了刺骨寒风,像王安石登飞来峰的兴奋一样,此时只缘身在最高层了。拍完我们及时下山,天空也开始飘起了雪。

摄影的乐趣常在等待,我获得最大的回报就是把自然带回家。

《烟浮远岫》

黄东明作品《烟浮远岫》—100×220 > 120x240cm(黄东明提供)

日本朦胧派山水巨匠横山大观擅长晕染及没骨画法,除了出名的历史人物也喜爱创作“半在空虚半在山”的水墨山水,留下很多青山万叠云无尽之景,日人将之称为A-O-Sumi,意即带点青色的水墨画;一般人总爱徜徉于青山三百里的景色,大观跨越三朝,被尊称为日本近代绘画之父,影响后代甚钜!

去过黄山几次,看过很多摄影作品;云烟弥漫,岚气隐峰已有许多典范,也是人人称颂为“黄山归来不看岳”的代表景色。可惜我在操作大型相机(view camera) 时因为习惯接图造景与组配缓慢,常常跟不上云雾缭绕的速度,错失良机。

2012年冬天第三度来到黄山,中午牺牲了用餐时间,一个人脱队跑到光明顶。登高望远,心旷神怡。不久,云退了,雾也渐渐散去;日正当中,晴岚叠色,感觉就像中国山水里青山几重的平远层出不穷。

清朝四王之一的王翚有幅山水“青峰隐隐白云间”,宋末禅僧牧谿在他传世珍品《潇湘八景》也表现了充满东方哲思,意到笔不到的空灵。习影40年,因为数位技术的成熟,诸多意象的创意终于可以实现;想法有多远你便可以多深多广!

《烟浮远岫》正在黑森林画廊展出,我曾经过思考、尝试、离开、疑惑,看山是山,不是山?现在它又是山了!

《春华幽径》

黄东明作品《春华幽径》—93×107 > 109x123cm(黄东明提供)

不见绿茵翠叠,也无远屿沧波;此写“小草英华咲,春风绝世姿”。这是前年在FB上发表几幅樱花照写的文字。跟其他山水比起来,我的静物有点小巫见大巫;这回展览却有两张荷花和一幅樱花,都不是奇葩异卉,也无另辟蹊径,但我极喜爱。因为摄影艺术不应该是非形胜之地不拍,也不一定每次都要开拔到世外桃源才开机。

“春华幽径”就是在日本福冈最著名的赏樱景点福冈城下。可能因为不在热闹的园区内,少有人会注意到有几株优雅婀娜在外头。“努力”站在城墙栏杆边边,修正方位,脚架撑牢,对好焦距,美景就在镜头里了。

人的视觉很奇怪,既要欣赏大器也希望看到细微的东西,除了翱翔在天空的老鹰之外,我看也只有相机配上好的镜头才能满足人类“贪得无厌”的视觉心理。Alpa精准稳固的机身,德国Shneider优异的镜头和亿万画素的后背,拍下来的每瓣花朵晶莹剔透,钜细靡遗,不只可以远观,也能近看;许多参观的朋友都注意到了吸睛的樱花树,还有两位跟我年纪相若的因为太投入,竟然唱起“樱花恋”的歌曲,丝毫没有做作。

展览我一向不喜欢搞成一般习见的贵族风,艺术是很生活化的东西,要能升堂入室,也可平易近人;像一首唐诗字字珠玉,更要芙蓉出水,走进民众。

这次在黑森林艺术空间展出,负责人Sophie不遗余力,透过FB,许多人都来共襄盛举,吸引了难得一见的人潮,摄影人、藏家们也因此认识了什么是艺术摄影。

《碧岩飞瀑》

黄东明作品《碧岩飞瀑》—93×274 > 109x290cm(黄东明提供)

2010年平溪的十分瀑布曾经因为私人产业在风景区内不当收费引起民众反弹,在媒体上被广泛报导,公权力也适时介入。我在那一年第二次去摄影,多方修葺,一个个人工造景被拆,荒芜一片,整个园区拉着黄色的警戒线,形同关园。

是日四处无人,我带着移轴相机走到下面,隔池遥望这个台湾最大的瀑布,天朗气清,和风拂拂;不慌不忙地架起来享受大自然,悠哉游哉。想到不久之前,这里还是一块纷争之地,“岩泉飞百尺,顷刻下重霄。多少机心者,闲观意亦消。”

此幅《碧岩飞瀑》是分九张拍摄的,利用望远镜头抓近我们眼前拼接而成,约两亿五千万画素;如果是广角镜一次拍摄会感觉景物离我而去,除了变形,影像品质略差,景物也会缺少临场感。水的质感当然是速度决定一切,没有一个准则,端看自己要的感觉。导览的时候常常被问到这类问题,其实盯住水纹,注意色阶图就可找到此图最好的数据,它不一定写在书上,临场反应往往更能捕捉佳趣。

平溪后来又去了几趟,总感觉没办法再拍出这样的氛围。诗情水影两悠悠,锦绣山河一画中;它纪录了我当时许多创作的想法,克服了这次的困难,在技术与艺术上也开始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十分瀑布此生大概拍这张就够了。

日子过得很快,两个月的展览已近尾声,这段时间除了短暂的出国,几乎天天去站岗,破纪录的近百场导览,几度失声;多次看医以修护身体,每天的运动仍没间断过,到最后还是有点累了。铁打的身子难以始终神完气足,但是跟大家分享艺术摄影的真谛与无私的赏析却一直是小弟铭之座右的信条,也是此次展览最大的乐趣。

五月上海个展完后,也许沉淀一下,思考下来的路。数位时代的摄影着重在对不同议题的反思,也讲求融合身心灵于创作中。学如登山,摄影创作也须多师为吾师;你的想法有多远,便有多大的发展!

谨向这阵子来访的所有艺术爱好者及黑森林艺术空间的同仁致谢,没有你们就不会有热烈的激荡与美好的演出,下次见。@

展览讯息﹕

“诗情意象”黄东明摄影创作展

“诗情意象”黄东明摄影创作展
“诗情意象”黄东明摄影创作展

地点:黑森林艺术空间(02)2795-2230,台北市民权东路六段216号,停车容易,公车站牌“民权东路六段(民权敦品)”。

因反应热烈,展期延至4/10。周日休息,平日10:00-19:00。敬请参观指教。(欢迎分享)

责任编辑:周道

评论
2017-04-01 6: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