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慎思:《人民的名义》是否高于生活?

人气: 25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11日讯】教科书讲到艺术时的标准说法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可是我看,《人民的名义》不是高于生活,而是低于生活。

为人津津乐道的最大尺度,恐怕就是传说中的本剧最高写到“副国级”的腐败分子,原型一般都指向苏荣。可是想想周永康的级别,以及周永康的贪腐金额——当然不是指官媒公布的数额,而是港媒早有报导的“上千亿”;上千亿什么概念?就是说一个中等省份的省会城市GDP的几分之一!

“小官巨贪”的赵德汉,实际就是魏鹏远了,查出现金2亿3千多万;可是,你相信除了这些现金他老魏就没有存款和有价证券了么?房产呢?字画呢?还有大头——在瑞士或者其他欧美国家银行有没有存款?海外藏富早就是人所共知的保存贪腐成果的方式,居然就不曾提及;至于那个逃到美国沦落到扫地的“丁义珍”,其实只是极少数贪官的下场;而实际上,大部分贪官在海外都过得想像不到的滋润。本人亲耳听闻,东部某省一个交通厅副厅长的儿子,在纽约长岛的房子价值两千万美金,他儿子开的车与奥巴马的同款,只是没有防弹功能!讲述这个贪腐故事的是一个在持美国绿卡的朋友,在美国的旅游公司开大巴时,曾经亲自送苏州前市长姜人杰去某大学见他在美国读书的女儿。他还讲到一个真实的场景是,当上海某区政府办公室主任或副主任(记不清了)坐上他开的大巴后,命令他直奔名表店,将仅有的22块劳力士某款手表一下子买完打包!这些都是朋友亲历。想想看,这种“简单粗暴”的挥霍,凭借常识判断,没有上亿资产垫底,可能不可能?而这,仅仅是一个处级或者副处级干部的消费。就我目力所及,现在普遍的情况是,厅局级干部读大学的孩子,不在国内排名前五的大学,就在美国英国读书;而各地市县的油水大的科级干部和半数以上的处级干部,都在省会城市有房子;处级干部的孩子读大学,如果不是国内名校,留学的也在多数。看官,想想你所知道的身边例子是不是如此?

如果说一个贪腐的副国级“赵立春”是“极少数”,那么小官巨贪的魏鹏远、马超群们呢?一个县处级干部就有几个亿的资产,统计一下中国有多少处级干部,就按照“隔一个查一个”来算,……….这个账,敢算不敢?所以,现在我们知道了改开多年来为什么我们像医疗、教育、养老的各种保障并不能真正保障的原因了吧。如果说军费是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必不可少的,那么,维稳经费超过军费的现象,全世界有几个?说不好听点,宁愿把那笔钱用来维你的稳,也不给你看病!

所以,《人民的名义》不是“高于”生活,而是大大地“低于”生活。老检察长陈岩石说大部分的干部还是清廉和好的,你相信是“大部分”还是“小部分”?如果是大部分干部是好的,他还会引起汉东省官场的“官愤”?

“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这口号确实很感动人;但是,GDP都老二的国家,让相当大的一部分人民买不起房子,看不起病,这口号和实际的反差,是不是有点大?国民就是纳税人,纳税人能打能跳的时候,要交税,等他病了,尤其是得了大病,按照现在的医疗制度,基本上就是不管了。看看换肝换肾的费用,有多少人能够承受得起?

房子就别提了。提起房子,估计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一肚子气!北京三环以内的房子是奔著二十万去的;但是北京的房子为什么这么高?原因就是地价太高;而地价高的原因是减少了土地供应。2016年北京的土地供应是39公顷不到,是2004年的1%!当然,这里有一个基本的前提是,决策者还是秉持“人多地少”“耕地不能动”的观念。计生政策的放松已经说明“人多”是个伪命题,和平年代,人口的出生当然会比此前的非和平时期要多,而且以现在科技和农业生产效率的提高,“粮食安全”也是个伪命题。还有更大的一个原因是,对住房的需求,很大程度上都是刚性的,尤其是中国人,家的理念更加强烈,没有房子就没有家。政府和开发商都看懂了这一点,作为特殊商品的房子,就被用作谋利的工具,房价不高才怪;所以,任大炮的理论没错。一个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的政权,如果说真的管不住房价,这话,真的不应该说出来。

有个统计说,被查到的男性贪官,90%以上都有情人,而且大部分都不止一个。其实,手握实权的官员有情人,这在前几年,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是普遍现象。谷俊山的说法是,中国的女星他都玩腻了,拿钱砸死她们。当然了,这在《人民的名义》中也要有所体现;高小琴和高小燕姐妹俩(是省委副书记高玉良和其学生祁同伟的情妇,剧情尚未走到这一情节),在现实中对应的,应该是山西那对著名的胡姓姐妹。而省委书记沙瑞金说的,一个管农业副省级干部,“能叫出偏远山区女干部的乳名,却不认识本省著名的农业科学家”,一点都不夸张。官场的贪腐淫乱,到了什么程度,人人心中有数;本剧中只有一个省委书记沙瑞金,还是个好干部;但是,在现实中,省部级被查的省部级,可是已经二百多了!你说说,这到底是高于生活还是“低于”生活?!

剧中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赵立春,用来影射苏荣,应该说还算对位。但是,传说某国家电视台的女主持们与高官的故事,剧中不敢透露,哪怕是提一提,都不敢。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当初拍摄本剧时,第一目标客户肯定是央视。但是,央视却按照自己的标准来选,没有考虑这个注定要火起来的大剧;不是他们迟钝,而是他们高高在上的目空一切,错过了。这当然是憾事。但是,湖南卫视的独具慧眼和对时局热点敏感性的捕捉,成全了这家近年来异军突起的地方电视台。不知道央视会不会为自己的高傲后悔。应该不会,央视的各种经济和政治的资源,是地方台无法比肩的;这点,但凡是中国人,都清楚。像芮成钢、沈冰、叶迎春这类通天的主持人,稍微头脑清醒一点的媒体,都不会提及实情。

另外想说一说该剧的几个老戏骨;表演最为精彩的要说是“陆桥山”吴刚,也就是剧中的“达康书记”;据说开始他是要求演一号“侯亮平”的,可惜导演的意思肯定是男一号外形要俊朗,而且要相对年轻,是不会给陆桥山的;结果,陆桥山照样演活了达康书记,不简单。育良书记演得也不错,眼神和表情比较到位;而老戏骨张丰毅也是同样出彩,瑞金书记把握火候很好,收放自如;相对而言,陆毅演的猴子就确实逊色不少,扮酷耍帅太多,仍然需要多打磨。老检察长陈岩石,你看像谁?——老王嘛。

《人民的名义》之所以很吸引人,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观众大部分都没见过省部级干部的真是生活场景到底如何?他们平日里怎么说话,怎么交谈,甚至吃喝拉撒睡,都想看一看;这说明,官本位的思想仍然是根深蒂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官老爷们掌握著亿万人的命运;我们想看一看那些为数不少的腐败分子到底是怎么运作与投机的。

都说侯勇演的赵德汉演活了,我则认为未必,太过了。我不知道抓魏鹏远时的场景是否真的如此,虽是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事情败露之时,不应该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以至于双腿发软;一个能让副省长在门外等两个小时、手握重权的人,不至于。等著看吧,育良书记落马之时,必定不是那个熊样。

一提起贪腐淫乱,几乎是众口一词公认是起源于九十年代,这就说明了已经是共识了。如果还不溯本求源,于情于理,都颇为不公。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04-11 10: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