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硬县令不惧权臣 仁恕廉能得民心

作者:曾敬贤

酌古鉴今。(晓韵/大纪元)

      人气: 68
【字号】    
   标签: tags: ,

明朝初年,江都县有个八品县丞,名字叫欧阳铭,字日新,当时因战乱刚过,民间死伤和流离失所的百姓很多,欧阳铭致力安抚百姓,恢复生产。后被调到临淄县去当七品县令。江都的老百姓都舍不得他走,千方百计地挽留他。

本来县丞是县令的助手,只分管粮马、巡捕之类的事。可是欧阳铭却以清廉济民而深得民心。一次,有个做继母的妇人,告她前夫的儿子不孝顺。欧阳铭查明了原因 ,按法律可以给这个不孝之子治罪,发配戍边。但这样一来,家庭便瓦解了,且继母无人赡养。于是欧阳铭把他们母子叫来,耐心开导,陈述母慈、子孝之理,终于使母子二人都受到感动,泣谢而去。后来,他们甚至成了乡邻称道的“慈孝”之家。

欧阳铭不但善理民事,善解民怨,且不贪不占。有一天,他带着差吏开垦县衙后面的空地,施工过程中挖出了一百两黄金。他一文都没有拿,刚好上面有公文来要征收油漆,那些钱就拿去购买这些东西交上去。

欧阳铭为政清廉,在江都县很有威信。然而到临淄县上任之初,就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

有一天,开国功臣、爵封鄂国公的常遇春,率步骑9万人路过临淄境内。有一士卒私入民宅要喝酒,那户老百姓家里无酒,双方发生了殴斗,使得整个街市喧哗纷闹 。有人将此事报到县衙,欧阳铭带差吏赶赴现场处理。那个士卒以势相欺,见欧阳铭乃七品知县,根本不放在眼里,继续胡闹。欧阳铭厉声喝道:“七品官不足惧,可皇家法令,谁人敢欺?”说罢,即命衙役们把那个士卒掀翻在地,依法鞭打了他。

那个士卒回营后,立即找到鄂国公常遇春,跪倒在地,哭着告了状,还添油加醋地说:“临淄县令欧阳铭还骂了鄂国公。”常遇春听闻后大怒,立即派将官把欧阳铭带来盘问。

面对常遇春,欧阳铭说道:“士卒是国家的士卒,可百姓也是国家的百姓。 如果民不劳军,还殴打士卒,下官可治其罪。而现在是士卒违反禁令,百姓被他打得快死了,又为何治罪不得呢?”常遇春被问得无言以对。

欧阳铭接着又解释说:“大将军治军有方,功在社稷,天下百姓人人称颂。我欧阳铭虽然愚笨,又怎么会骂大将军呢?将军是个有大德才的人,怎么会为了一个士卒而阻挠国法执行呢?”常遇春听后怒气消解,连忙走下来向他道歉,并且传令裁罚那个士兵。

后来大将军徐达到这个地方,军士之间相互约束说:“临淄县这个县令是个很强硬的官吏,曾经当面对抗过常遇春将军,大家千万不要违反当地的法令。”

官职无论高低、大小,如果都能像欧阳铭这样待人接物,处事论理、仁恕,则天下大治,民心大顺矣!(事据《渊鉴类函》)@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孔觊下令叫人把船上的东西全部搬到了岸上。然后,非常严肃地对两个弟弟说:“你们这样做,有愧于当官的职责、身份!怎么能藉回家的机会,干起商人的勾当呢?”说罢,就令人把这些东西烧掉,两个弟弟苦苦哀求也不行,直到全部物品烧光了,他才离开。
  • 后来光武帝平定蜀郡,公孙述也死了,这群士大夫中活着的人都出来作官,他们认为刘家人当天子,才是汉朝的正统。生为汉家的官,死作汉家的鬼是光荣的。
  • 秦二世二年七月,赵高害死李斯后,自己做了中丞相,朝中的大权渐渐地全都落入他的手里。当时各地都爆发了农民起义,很多人起来反抗秦朝的暴政。本来这正是关系国家生死存亡的时刻,可是赵高却对秦二世说:“那些反贼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成不了什么气候。”既然丞相赵高都说没事,所以秦二世依然像以前一样,终日沉迷于酒色。
  • 陈胜,这个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农民起义的领袖,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胸怀大志、有勇有谋的人。在天下百姓“苦秦久矣”的时候,他振臂一呼,提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口号,带领千千万万的贫苦百姓一起作战,誓要推翻暴秦的统治。可是他却在起义的第二年,就被手下给杀害了。
  • 秦二世胡亥做了皇帝以后,宠信赵高,还任命他做了郎中令。升了官的赵高马上表现出一幅小人得志的模样,他一方面怂恿秦二世胡亥沉迷于酒色,另一方面排除异己,诛杀了很多和自己有过节的人,因此朝中上下都很恨赵高,很多人想杀他。
  • 魏国有贤人徒师沼治理国政,市场上便没有囤积居奇、获取暴利的商人;有贤人郄辛治理阳城,连道路上的失物,都没人会捡拾占为己有;又有芒卯(人名)在朝为官,邻国有才德的君子纷纷前来求见。这三个贤人,就是魏国真正的宝物。
  • 东汉末年,中原大乱,在北方却出现了两片乐土,成为士民百姓向往的地方。这就是公孙度所管辖的辽东郡,和田畴所治理的徐无山。
  • 在荀灌一再询问下,荀崧只好坦白告知:“女儿,可惜你不是男子!如今城池快要被攻破了,我想派人突围到襄城去求援。可军士们都有气无力不敢出城, 看来只有坐待灭亡了。爹爹能不着急吗?”
  • 有人让我们不费气力就能得到一座城,论起功劳是不是应该嘉赏他?不赏赐,是失信的行为;但若赏赐,岂不是嘉许一种不忠的行为。这样的赏赐绝对是错误的!不管是失信或是赏赐错误,对人民都有很坏的影响,假如这样做了,我们将来又能拿什么来教导人民呢?
  • 楚文王重病将死,对大臣们说:管饶动不动就顶撞我,抗拒我,跟他在一 起非常不舒服,不见面也不会想念他,但我知道他真的是治国的人才,你们要赶紧找他入朝来,我要将政事交给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