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菜花黄

作者:宋唯唯
“心安处,即是我家”,是人的善良本性。(Fotolia)
黄色的油菜花 (fotolia)
      人气: 258
【字号】    
   标签: tags: , ,

油菜花是东方大地上,最寻常、最芬芳,诗情画意的植物,她是阳春三月时的花开成海,也是万户千家的稼穑生计,柴米油盐酱醋茶中,油的来源。清朝乾隆皇帝对油菜的赞誉最是明亮,“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

每年的五月,菜籽成熟,收割的季节,便要榨菜油了。这时节的初夏的大太阳,每日里豁辣辣的,菜籽成捆地被农人从田野里收割上来,送到油作坊,碾轧破壳,黑溜溜的菜籽榨出沉金色的新油,香味油汪的,新油气有点刺鼻,是五谷丰登的丰腴的香味。那味道,便是南方乡土,五月的味道。

二月里菜花便开起来,原野上金黄铺锦,直铺到天际。花光绚烂,香气迷人,蜜蜂飞,小蝶舞。立在春天的一条田埂上,夭夭的一枝黄花,开在你的眼前,开在手边,一枝又一枝,展展地开,开到天际。这一刻,仿佛身历过的每一个春天,都在这道田埂上,也如花开成海的铺满,径直铺满心田。想不起其余的寒暑,是怎么度过的。

杨万里的那首诗,篱落疏疏小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那便是永恒的中国民间,菜花黄时,莺飞蝶舞,万象欣悦的景象。时光的千秋万代,永远有那么一群,在菜花田里追赶着蝴蝶的儿童。

“紫门鸡犬山前住。笑语听伛背园父。辘轳边抱瓮浇畦,点点阳春膏雨。菜花间蝶也飞来,又趁暖风双去。杏梢红韭嫩泉香,是老瓦盆边饮处。”这首元曲《鹦鹉曲 园父》读来,真正的心头安宁。曲里头的字词之间,是花开三月的色彩斑斓,金色油菜花、彩蝶、绯红的杏花树、田畦里的红韭,连那村舍的紫门、拙朴的粗绳吊着的辘轳、老瓦盆、烧炊的灶膛里的金色火苗,还有那伸向天空的袅袅炊烟,每一样,都充满了春天的色泽。当然,还有香味,那是灶膛间炊饭的暖香,燃烧的柴禾的草木气,炊烟的烟气里亦有油烟的暖意。还有声响──村落人家此起彼伏的鸡打鸣,狗在吠,那抱瓮浇园子的佝背老翁,白发苍苍的,耳朵也背了,高着嗓门大声地在和儿孙说话。这暖老温贫的,丰盈而温情的田园,便是我们心里永恒的乡村意境。而那油菜花盛开的金黄灿烂,香气满怀,象征着大地上丰腴的收获。我喜欢这首词,字词都是质朴和熟心,然而,是永恒的古中国的田园乡舍,每一次读,都是心灵上的一次还乡。

在我记忆里的油菜花,是南方乡村,关于祖母的一种植物。春天里的油菜花,花开成海,平原上的绿树中的村落,在花海里仿佛抛锚的船舶,房顶和树梢从花海中冒出来。我的老蓝布衫的祖母,她行走在花径间,去荷塘边捶洗衣裳,去菜畦间锄草,只有蜜蜂和我找得到她的去处。春日的阳光普照,黄灿灿的花海在阳光里蒸腾著菜花香,这熏人的好花好天,春水在沟涧里潺潺淙淙,还有蜿蜒的小径。采花的蜜蜂嗡嗡嗡嗡地飞著,像一个单调的又随时随地的跟班小伙伴,嗡嗡嗡得人晕晕乎乎,乏力地躺到在花径间,眼皮甜蜜地合上,睡去。花海上的天空那样的辽阔,无极,花香甜蜜地流淌,流淌著,流到花海深处,便流不动了,那甜香已然凝滞了,连时间也黏住了,黏在这无垠的油菜花海里了。我在睡乡里,听到祖母路过此地的脚步,除此之外,人世间再无别的声音。我心里的惬意,还有难以被安慰的漂泊感,仿佛一个离家太久,忘记了归路的异乡人,我依恋着途中相逢的老祖母。

记得最后一回离家,亦是春天,黄灿灿的油菜花一望无涯地开,风里的花香一如旧年,香得地老天荒。我催祖母止步,催她回程,不忍她待到我离开后她独行在归途上。她答应着,依然亦步亦趋地跟随着我,如同我童年时对她的亦步亦趋的依恋。费了许多口舌,我嚷嚷着,她终于肯停下脚步,不送了。待我大步朝前,一口气走出一二里地,才敢回过头──祖母已经走远了吗?还看得见她吗?

佝偻的老祖母,她依然立在那原处,她温老的蓝布衣衫,风掠过原野,掠过她的衣襟,发梢,苍老的遥远的挥手⋯⋯三月里黄到天尽头的油菜花,她的温柔佝偻的背影,是时光里的今生今世。猝然间,我泪落如雨,呜咽著,在寂静得唯有风声的长路上,放声大哭。祖母一定知道我此时的泪流满面,她转过身去,往回走,一边走,一边不时地将手背抬到眼前,我知道,她也在流泪。

我离开后的那年冬天,祖母变成了原野上的一抔黄土。一生中,我对她的种种辜负,种种不如她意的磋磨,她都不计较,不讨要,只余无力偿还的我,痛死在阴阳永隔的门外。

今生今世,关于我和她的缘分,只是那黄灿灿的油菜花海里,孤单立在远方的老蓝布衣衫下佝偻的衰老的身影,仿佛生命的轮回里,一个生生世世的等候。我不知道,此生之前,她是不是这样守望过我,我不知道,此生她给予我的所有,我如何才能遇见她?还给她,她所给予我的。哪怕只是一点点⋯⋯

又是一年的三月,油菜花黄的季节,有一天,我信步走过一片村庄人家,那是苏州乡下,艳阳天里白粉墙的人家村落,远远近近地,点缀著三两树嫣红的桃花。水杉树绽绿,树下的河流、水塘波光粼粼。而村庄前方,则是金黄的,金黄的油菜花田野。

油菜花的香味在春阳里,如若乡愁是一种气味,这广袤的充满了熟悉的花香的原野,便也是故园了。仿佛,房舍门前的水粜上,桃花树下的光影里,祖母在洗衣衫,会回过头来,笑眯眯唤出我的乳名。在极度的思念,电光石火的须臾幻觉中,依稀的音容在花海里,怜悯的叹息在风里⋯⋯我听见她笑眯眯地唤我,带着时光和轮回里永远不更改的深情和满怀仁义。花香里的风,吹干我悄然落下的眼泪,仿佛一种慰藉,很久很久以来,极渴的思念,在这油菜花开的平原,时间的沃野里,终于,得到了某一种平复。

人世间所有的相遇,缘是重逢。在另一个花开成海的春天里,曾经阔别的亲人,我们会再相见吧?@#(看中国首发)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月亮在无限邈远的高天上,镇子外头的湖,田野间的马路,被在有月亮的黑夜里放大成一个辽远的世界,一切都是不确定的。 上了高速公路,扑面的光带,车阵的呼啸。她松了一口气,竟然昏昏沉沉睡了一觉。待到她被叫醒,要求付钱,原来机场已经到了。天色才泛青,机场却一派雪亮,人来人往,繁忙不已。空气里充满了机场特有的、香水混杂着咖啡的气味。那些机场的品牌店还不曾营业,雪亮的灯火罩着那色彩明艳的箱包、披肩、丝巾等。她想一想老家那老朽的、地板和门窗无一不吱呀作响的老房子,感觉自己是古墓丽影里跑出来的鬼。还好是跑出来了。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她们这样对峙著,家家户户都在过年。这户人家却是多少天不曾举炊,冰锅冷灶。那男孩走时吃的那顿饭,也是她们母女的散伙饭。 那床旧毛衣精心拼织的百衲毯,估计是母亲经手的最后一样东西了,没有完工,却不见踪影。家具间落着厚厚的灰尘,裁缝间里,客户的衣料、蚕丝和羊绒堆积著,上头蒙了一方大布。缝纫机的车头,裁剪板上,也落着一层灰。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她如释重负地走回家,晓得母亲那里还有一关,然而没关系。母亲不会舍得她不高兴的。暮色里的小镇一片闵静,她心里觉得寂寞极了,真的不知道一辈子待在这种地方的人,都是怎么过的。人活着和死了没有两样,从头到尾都没发出一点动静。她想一想遥远的北京,从窗口望出去的都市灯火,如火山喷发,熔浆流淌,天都烧红了。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她霍然地站起身,叫那男孩的名字,说,“我们出去走走吧。”母亲和那男孩都抬起头,齐齐地、警惕地看向她,且不约而同地都带着惧怕。知道她会和他们俩过不去,存了心的。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她回到家时,天色昏暝,母亲在后院里洗菜,井水哗啦啦地,冷天里听着格外的寒。那颇具动静的拼接毛线毯,此时在竹椅上团成一团。炉膛上坐了一壶水,散发着一点寂寥的热气。空气里有一种黯淡的散了场的扫兴。她独自在炉灶前坐着,想到北京,那幢公寓里的日常。突然觉得眼前一刻也不能呆了,她恨不得插翅而飞,逃离这里。这样的暮色,寒碜的日常,母亲把一个没情怀的庸才当个宝,似乎除了他,再找不到人了。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他们一起逛书店,一栽进书海便是一整天。她本来就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话,找话题这件事把她累得脑子生疼,在书店终于不用说话了,尤其是,任何一本书都比人有趣,打开来真有一种关上门、插上插销,独自一人彻底轻松了的感觉。男孩子看着朱锦埋首读书的样子,甚是敬佩。他在书架四周转转,又返回来,不厌其烦地微笑打扰,“怎么样,这本书好看吗?讲什么的?”
  •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男孩子为了朱锦那点可怜巴巴的英文,每天给她补习语法,拿了许多的语法练习题集给她做,守着一张桌子,她一边做,他一边改。
  •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网络图片)
    残秋冷雨,我开了台灯,坐在书桌前。见窗外的长风吹落满树潇潇落叶,绿绒绒的草坪上落满了湿湿的黄叶,一片一片,无数的多,那么多感伤的灵魂,自枝头坠到滞湿的尘埃里。若盆景似的梧桐树,绿色的叶子先变成青色,一点一点地黄,一点一点自枝头剥落。阴润的天色里,树枝犹如满树繁花,有一种楮色的温柔、平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