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2)

作者:胡慧嫚
《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人气: 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爆发

也不过是三、 四个月前,一样是办公室场景,一样是一场由石敏主导的迫害戏码。愤怒和委屈,这两种情绪就像是强烈台风般席卷著艾莉,气急败坏地一心想为自己辩解,没想到在石敏掌握先机与胜算的情况下,艾莉不但话说不清楚,还显得情绪失控。

最后在总经理不耐的果决拍板定论下,艾莉只能闭嘴吞下一切,然后看着石敏得意洋洋的欣喜表情。

下班时,艾莉走出办公室,心里又委屈又愤怒。拨了个电话给男友文杰,想跟他碰面说一说今天发生的事和此刻的心情。

电话没接。过了几分钟,手机传来简短的三个字:

“开会中”。

夜色中,整个城市车流与霓虹闪烁,擦身而过的几对情侣看来都那么幸福快乐,为什么她拥有的只有孤单?

手机响了。电话那头是妈妈一贯焦虑的关心。

“下班了吗?吃饭了没?你跟文杰的婚事究竟怎么样了,你也老大不小了……”突然之间,站在街角的艾莉,再也压不住自己爆发的情绪。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问我打算什么时候和文杰结婚了?我不知道!我根本没有时间想这些!我每天工作到九点多甚至更晚才能下班,隔天一早又要赶着进办公室,事情多到做不完!同事相处又好复杂,很多事情也不是光认真努力做就可以的!”

艾莉感受到自己从心底涌上那么多的累,让她实在无法再像以往一样报喜不报忧,再像以往一样善体人意地回应妈妈。

她的语气转为哽咽。

“我一直都没有跟你们说,可是在这个城市生活真的好累!我不知道这么多年了,到底,我累积了什么?工作,永远不上不下,升迁,永远轮不到我,每天上班累得半死,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感情,一直好好坏坏,不知道和文杰到底该分手还是该结婚?钱,根本存不了太多。我不知道我的未来在哪?我也不知道,一直以来这么努力到底得到了什么?又到底为了什么?”

匆匆地挂了电话,艾莉流着泪大快步地走在街头。

也许只要她走得够快,这些幸福快乐的人就不会注意到她脸上的眼泪。

完整,而不是完美!

城市里的午茶时光,有着一种忙里偷闲的加乘美好。

“虽然我一直不觉得我是个要求完美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上回当你说‘要完整,而不是完美’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被打到了的感觉!”艾莉说。

“是吗?”苏青一边把蓝莓酱递过去,一边在脸上浮起了一个理解的笑容。

“我问你,你是不是常常在心里渴望着‘有一个人,能够不管我好不好,都爱我?’”

艾莉正在最爱的英式司康上涂抹果酱的手,突然停住。

“是耶!这是我从小到大心底的渴望啊!小时候希望爸妈能这样爱我,长大了,就希望能找到一个这样爱我的情人!可是,这好像永远都是一个奢望……”

为了掩饰心底突然涌上的哀伤,艾莉低头吃了一口司康,却一点滋味都尝不出来。

“你一直向外渴求一份‘不管我好不好,都爱我’的爱,但也一直不断失望着。于是你一方面对别人对你的不满意、期待、要求感到生气,可是另一方面,又不停督促自己符合别人的期待,好让自己得到那份让你感到安全、感到自己存在的爱?对你来说,爱就是在甜蜜幸福之中,同时又包含着害怕、生气、伤心的一件事。你想要它,可是又觉得要得好累。”

艾莉讶异地看着苏青说:

“你是女巫吗?怎么都说中了我的心?”

“不过,这是你以前的体验和模式。我说过,这趟心旅行,我们要反向倒转一下顺序,对吗?”

尽管仍带着疑惑,艾莉还是点了点头。

“我想问的是,你,这样爱过自己吗?对于一个不管好不好,就只是单纯存在着的自己,你悦纳她吗?你爱她吗?还是你总跟她说:‘你不够好!你应该更聪明一点、更温柔一点、更努力一点、更勇敢一点、更独立一点、更成熟一点、更漂亮一点……’当你向‘外面’追寻渴望这样的一份悦纳和爱时,你在‘里面’给过自己一份悦纳和爱了吗?”

惊讶的眼神逐渐淡去,随着苏青的话语,如雾般的水汽慢慢笼罩在艾莉的双眼里。

“我真的没有想过,我一直向外求的那种爱,原来,我从来都没有给过自己。”

一个过来人的理解微笑出现在苏青脸上。

“当我们把目标设定在完美,我们就会很难爱自己,也很难悦纳自己。这是一种很深的失落和伤心,也是一个很大的‘存在的空洞’。就像是被掏空的地基或流沙一样,我们很难在上面叠造高楼,或者,即使努力建构再美的城堡,也很容易瞬间倒塌倾毁。”

“那你说的完整,会有什么不同呢?”艾莉好奇地提出了探问。

“完整,是好与不好都要,更贴近爱的真义。明亮与幽暗、骄傲与软弱、坚定与柔软……我们愿意温柔悦纳自己的美好与丑陋,愿意学会宽容自己的困惑和迷失。因为我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们都在慢慢成长,努力经历这趟人生之旅。所以我们要练习跟自己说:‘我接受完整的你,而不是完美的你!我要改变与自己的关系,我要拥有这份对自己的爱!’我们都值得试着这样去爱自己。”

一个明亮的微笑挂在苏青脸上,和她灰白色的头发相映成一种令人安然的淡淡光芒。艾莉看了,一个既好奇又期待的笑容,也不知不觉地挂在自己脸上。◇(待续)

--节录自《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凝视太阳:面对死亡恐惧》(心灵工坊出版 提供)
    当我们迈入六十岁,我注意到一个变化。首先,他似乎更敞开而乐意交谈。然后,随着岁月流逝,他变得几乎渴望对我诉说过去的恐惧。
  • 《北极惊航》(联经出版 提供)
    一八七三年四月间的某个迷雾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纽芬兰岛”康赛普逊湾启航的蒸汽动力三桅帆船“雌虎号”(Tigress),正铆足全力从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岛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间通过。
  • 人类在面对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清晰的外星生命样貌,又该如何看待这一议题呢?(博大出版社)
    外星生命千真万确的存在。他们以不同的形态或面貌存在,可能是大眼灰身,可能是蜥蜴般的掳人怪物,可能是俊男美女,也可能是高智慧的“人生导师”,甚至可能依附人身并以思维传感来控制人体。关于外星生命的谜底一项项揭开。不论有多少人嘲笑否定、讳莫如深、或是存而不论,越来越多的证据出现,他们正影响着人类的科技、生活,与未来⋯⋯。
  • 《心悦台湾》。(联经出版公司)
    若要介绍台湾,就必须先从台北捷运的广播说起。台北捷运在广播站名时会以不同的语言重复四次。以“永春”为例,会以“Yonchun”、“Yinchun”、“Yentsun”、“Yonchun Station”的顺序广播,依序是国语(北京话)、台语(闽南语)、客语、英语。若在乡下搭公车,最后广播的有时不是英语,而是当地原住民的语言。
  • 那一天,薛野在北京,十九岁,这个两年前的贵州高考状元是北大学生,在广场上。
  • (《失信招领处》/春天出版公司)
    凯洛想得一种病。不要会致命的那种病,也不要会留下永久伤残的那种。话说,她并不渴望把车停在残障停车格的权利,虽然那真的很方便。凯洛从公车站赶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邻居的生活习性、努力不去在乎这整座城镇其实是个通往死胡同的迷宫 ──要说这里是让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说是个“公共培养皿”还来得贴切些。今天晚上,凯洛就要切断自己和这个地方的联系;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离。
  • 《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读美心惊胆颤地跟着站起来的男人和小狗走进书店。 男人说他的名字叫作“棚冲并”,今年二十六岁,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兴趣是从日本各个角落收集书——而且还是那种人称“幻本”的书。当这个兴趣继续升级,最后便开了这家书店。
  • 《德米安:徬徨少年时》(漫游者文化出版 提供)
    “我对你的银货和烂表不感兴趣!”他鄙夷地说道,“你自己去修吧!”
  • (《那不勒斯故事》/大块文化)
    她想要消失;她想要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消失,让她整个人都化为无形,再也找不着。因为我对她这么了解,或至少我觉得自己了解她,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认为她已经找到让自己消失的方法,在这个世界上连一根头发都不留下。她把“痕迹”的概念扩大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她不只希望自己消失,在六十六岁的此时,她还要把她抛下的整个人生完全抹除殆尽。
  • 《在火山下》(时报出版 提供)
    刚升上大四的建筑系学生坂西彻,不得不面对即将就业的残酷现实,鼓起勇气向心中的第一志愿─村井设计事务所递出履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