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3)

作者:胡慧嫚

《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人气: 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重新与自己连结

“你说这是一个从‘自己’出发的旅行?说实话,我不太懂耶。”艾莉问。

“简单说,就是跟自己连结靠近的旅行。”

“跟自己连结靠近?可是,我们不是每天、每个时刻,都跟自己在一起吗?为什么还需要跟自己连结靠近?”

“我们的确‘看起来’每分每秒都跟自己在一起,但其实注意力往往都是放在外面。”

捧起眼前的手冲咖啡,深深地吸了一口这杯日晒耶加雪夫的香气后,苏青继续说。

“我还记得,大约就是在你这个年纪,那时我在时尚杂志工作,每天接触大量新鲜有趣的人和最新的资讯,除了自己负责的当红人物和最火红的趋势话题外,还有时尚编辑每天拎回的最新一季服装、饰品、鞋包新品,以及美容编辑讨论试用的当季保养新知或彩妆新色,当然还有生活编辑分享的新开幕个性小店、餐厅美食或最新款3C产品……

每天的生活都热闹缤纷的不得了!但是有一天,我心里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关于外面的世界你知道那么多,但对于自己,你知道多少?’

当时的我也跟你现在一样,对于自我、未来,对于我是谁?我拥有什么?我要什么?我要去哪里?有很多困惑和不安。

这个适时出现的内在探问让我非常讶异,但仔细想想,是啊!我对外面的世界这么了解,即使是下一代的手机,从功能、样式、新色、可能发布的时间点都了若指掌,但是对于最接近的自己,为什么我会这么陌生呢?”

慢慢放回手中的咖啡,看着挑准时机蹭过来撒娇的波波,苏青开心又温柔地抱着、揉着它毛茸茸的身躯。

“是这个,开始让我除了每天在工作中享受缤纷美丽的外在旅行外,也同时启动了另一个新鲜有趣的内在心旅行!”

“哇!我没想过你也曾经历过这些!我觉得好讶异,同时也觉得感动!原来你也是从这样的困惑不安里走过来的,原来我不孤单也并不奇怪。而且更重要的是,有一天,我也可以像你现在一样自在!”

艾莉大大地吐出一口气,像是吐出了原本积在心中没说出口的疑虑和不安。

“我们每个人本来就是既相异又相似的啊!尤其在生命的底层核心,我们其实跟每个人、跟整个宇宙都是连结在一起的。”

“真的吗?以前我听过一个说法: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一座孤岛。”

“这个孤岛的观点,怎么触动你呢?”

“我觉得这说法好像是真的,再怎么亲近的人,不管是家人或情人,最终也会分开……但我心里还是会觉得很伤心,很孤单。”

“也许,它说的只是一半的真相。”苏青不疾不徐地说。

“一半的真相?”

“在某个层次里,也许我们都是独立的岛屿,但如果我们的视点或体会真的够深够广,也会看到在底层核心里,我们其实都是相互连结、相互共鸣的。

我喜欢用大树或植物来比喻,我们每一个人,一开始都是一颗种子,慢慢地发芽生长,长成各自既相似又独特的模样。不管我们如何各自伸展着自己的姿态、享受着自己的空间和蓝天,但是在看不见的底层核心,我们共享着同一片泥土的滋养,我们的根脉也相互交错连结。

我们之所以感觉不到这份连结,最根源的原因是大多数的人都跟自己疏离,我们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树干或者根脉了。”

“跟自己疏离……”艾莉沉吟思索着。

“更贴切地说,很多人已经活成自动化了。每天起床就启动自动模式,不知不觉,一天就过了,就算是醒着,其实也是睡着的。

或者大多数的人,是把焦点放在外面的世界,有什么好吃的美食?别人喜不喜欢我?现在流行的话题是什么?我该增加哪些证书、头衔?我该累积哪些数字?但同时,对于‘我是谁?我的内在正在发生什么?’这类的问题却陌生的不得了,与内在的自己完全疏离,甚至断了连结。”

“探索和觉察‘自己的内在究竟发生些什么’,这件事很重要吗?”艾莉疑惑地问。

“孩子,只有这样,我们才开始跟自己的生命本源连结,才真正地从‘里面’感觉到自己存在。而不是像在沙滩上筑城堡。

或者,就像一棵向下扎根的大树才能站得稳,才能继续丰富地生长,才能深刻地享受阳光、微风、雨水的滋润,才能跟蝴蝶、小鸟、昆虫交会玩耍,也才能经得起暴风雨吹打,即使折损了枝叶也有复原的能力。

否则我们只是一棵水泥树,失去了感受力,也失去了热情和动力,或者像一株随风飘荡的蒲公英,空虚地找不到自己存在的生命力。 ”

“就像这段时间以来,我仿佛陷入一个沼泽般,对自己也对他人失望,感觉无助又无力的感觉吗?”

艾莉有点共鸣似的懂了些什么。◇(待续)

--节录自《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故事开始时,我大约十到十一岁,正在我所在小城的拉丁文学校读书,那时的经历便是故事的开端。
  • 对很多人来说,我是神话的象征,是最神奇的传说,是一则童话故事。有人觉得我是怪物,是突变异种。我最大的不幸,莫过于有人误以为我是天使。母亲认为我是她的一切,父亲觉得我什么也不是。外婆每天看到我,都会想起过往失落的爱。不过,我的内心深处知道真相是什么,我一直都知道。
  • 霎时间,那道比围墙还要高的人影,竟在我的眼前倏然消失了,令我的心脏突地险些停止了跳动。难不成,那是惣七哥吗?
  • 每个星期二晚上,马修都会过来找我吃饭,和儿子共度的夜晚,是我唯一感到幸福的时刻。
  • 暑假的第一天,星期日。 听说今年夏天将是近年罕见的酷暑,但读美总觉得好像每年都听到这句话,大概是气温一年比一年高吧!埼玉县北部的熊谷市今年貌似又刷新了最高气温的纪录,就连这个幸魂市似乎也受到这波热浪的影响。
  • 有时候就是会发生这种事,一群人仿佛只为了衬托一个人而存在,让应该被看见的人更为显眼。现实中很少像电影演的那样,满屋子的人无意让出一条路,让女主角瞥见男主角,或让男主角望见女主角。然而有些人就是体会过类似这样的神奇时刻,明明转身要望向一群人,却只看得见那个人。
  • 凯洛想得一种病。不要会致命的那种病,也不要会留下永久伤残的那种。话说,她并不渴望把车停在残障停车格的权利,虽然那真的很方便。凯洛从公车站赶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邻居的生活习性、努力不去在乎这整座城镇其实是个通往死胡同的迷宫 ──要说这里是让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说是个“公共培养皿”还来得贴切些。今天晚上,凯洛就要切断自己和这个地方的联系;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离。
  • 在大自然面前,所有的科技都苍白,需要切切实实的求生知识和本领;而我面临的仅仅是一个真实冒险的开始。这一天我们在暴雪里,骑行了十小时才到达营地,超过预计时间六小时以上⋯⋯
  • 他呼吸着周遭轻薄的空气,对“冰映光”现象沉醉不已--“冰映光”是在海空交界处散放的白光,表示前方即将出现大量浮冰。极地风情越来越引人入胜,不时可见由冰块凿出的峡湾、甫脱离冰河的冰山、发出清响拍击浮冰的冷冽海浪、从冰缝里向外窥探的环纹海豹、在深灰色海峡中喷着水柱的弓头鲸。
  • 当我们迈入六十岁,我注意到一个变化。首先,他似乎更敞开而乐意交谈。然后,随着岁月流逝,他变得几乎渴望对我诉说过去的恐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