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4)

作者:胡慧嫚

《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人气: 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是啊,孩子,当我们跟自己连结,就是找回踏实饱满‘存在感’的第一步。而且跟自己连结,就是跟生命连结,在那里,我们不只跟自己相遇,也跟他人相遇,甚至跟世界相遇。这是为什么我们这趟心旅行,要先从自己开始出发。”

“但是,究竟要如何才能与自己连结呢?听起来是件好抽象的事啊!”坐直了身体,艾莉忍不住追问。

“有一些方法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及靠近自己,比如‘增加你的觉察’——听觉、视觉、嗅觉、味觉、触觉,每一个人事物的接触里,你感觉到了什么?这个感觉怎么在内在触动你?另外,也可以常问自己三个问题:我的感受如何?我有哪些想法?我要什么?”

“我的感受如何?我有哪些想法?我要什么?”

看着艾莉越来越困惑的脸,苏青大笑着说:“孩子,别急,我们今天先聊到这里,慢慢来,留些时间,让你的大脑跟上你的心。”

一旁的波波打了个大哈欠,窝在最爱的专属软垫上睡着了。

婴儿式的爱

“如果我们先不讨论谁对谁错、谁应该负责的问题,回想一下,这种证明爱的方式,通常为你创造出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其实一开始都蛮甜蜜的啊!”

坐在地板上的艾莉曲起双脚,用手环抱,脸侧贴在腿上,窝成了一个仿佛婴孩般的安全姿态。

“我们的关系很舒服,不会有争吵,可是……可是后来,就会有越来越多的沮丧、失望、争吵。我最讨厌争吵了!”

“争吵让你有什么想法或感觉呢?”

“会让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很差,觉得爱不见了,只剩下伤害。”

“你知道吗?说出自己的期待、感受或想法,也是一件负责的事情。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关系负责。”

“咦,为什么呢?说出自己要什么,怎么会是负责任?应该是自私啊!”艾莉睁大了眼。

“不说,却希望对方知道并且主动给予,你知道这是哪一种爱吗?”

“我想应该是很体贴、很成熟的爱吧?”

苏青微笑地说:“刚好相反,这是一种‘婴儿式的爱’。”

“婴儿式的爱!怎么可能?”

“当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没办法说出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当我们饿了、热了、冷了、痒了、痛了,我们期待有人能够知道,并且立刻照顾我们,满足我们的需求,当我们被这样对待了,我们就会感到安全舒服。”

“咦,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所以,其实我跟我的许多姊妹们都在冀望一份婴儿式的爱?而我们却以为这是一份成熟体谅的爱?天啊!我真的是太讶异了!但是……但是难道你不承认,如果有人可以这样对我们,那也是很幸福的吗?”

“被完整照顾的时候也许真的很幸福,但是长大后的成人,如果要拥有这份婴儿式的爱,你知道需要交换出去什么吗?”

“咦,有吗?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耶!”

苏青微笑着。

“孩子,让我说一个几年前与另一个女孩相遇的故事给你听吧……”

“太好了,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快说给我听!”◇(节录完)

--节录自《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德瑞奇没等别人邀请,就径自安坐在真皮办公椅上,仔细打量起办公室内的摆设。四周墙壁的书架上摆着一排排古老书籍,办公室的中央矗立着办公桌,旁边有一张胡桃原木的会议桌,和一张别致的小沙发,整体呈现出一种奢华的风格。
  • “他是我们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儿院的经费多亏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说出他的名字。他特别要求绝对不可以说出来。”
  •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 “所以,按费欧娜的规定,我应该要延续宽恕的循环,多放一颗石头到袋子里,送给我伤害过的人。”我取出费欧娜寄给我的象牙白石头,把第二颗鹅卵石留在丝绒袋子里。“我现在就按规矩来,把这颗石头跟我诚挚的歉意送给你。”
  • 安娜的父亲努力让她远离城里正在发生的事,但战争终归是战争,不可能让孩子永远不受世态的打扰。街上有穿制服的人,有叫喊的人,有狗,有恐惧,偶尔还有枪声。一个男人如果喜欢说话,她的女儿终究要听见有人偷偷说出“战争”两个字。“战争”,在每一种语言,都是沉重的字眼。
  • 她想要消失;她想要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消失,让她整个人都化为无形,再也找不着。因为我对她这么了解,或至少我觉得自己了解她,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认为她已经找到让自己消失的方法,在这个世界上连一根头发都不留下。她把“痕迹”的概念扩大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她不只希望自己消失,在六十六岁的此时,她还要把她抛下的整个人生完全抹除殆尽。
  • 余松坡觉得气象部门的措词太矜持,但凡有点科学精神,打眼就知道“重度”肯定是不够用的。能见度能超过五十?他才跳几下我就看不见了。他对着窗外嗅了嗅,打一串喷嚏,除了清新的氧气味儿找不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味道都有。科学家做了实验,小白鼠吸了一礼拜的霾,红润润的小肺都变黑了。黑了就黑了,回不去了。不可逆。
  • 读美心惊胆颤地跟着站起来的男人和小狗走进书店。 男人说他的名字叫作“棚冲并”,今年二十六岁,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兴趣是从日本各个角落收集书——而且还是那种人称“幻本”的书。当这个兴趣继续升级,最后便开了这家书店。
  • 认识莎拉的人们去书店,都只是为了要找她聊天。然而,住在镇上的其他镇民或是附近区域的住民大多是一头雾水。怎么会这样呢?突然就出现一个游客,还有一家书店?他们需要很多不一样的店铺,但怎么会有人选择开书店?为什么要大老远从瑞典跑来开书店?
  • 凯洛想得一种病。不要会致命的那种病,也不要会留下永久伤残的那种。话说,她并不渴望把车停在残障停车格的权利,虽然那真的很方便。凯洛从公车站赶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邻居的生活习性、努力不去在乎这整座城镇其实是个通往死胡同的迷宫 ──要说这里是让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说是个“公共培养皿”还来得贴切些。今天晚上,凯洛就要切断自己和这个地方的联系;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