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4)

作者:胡慧嫚

《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 提供)

  人气: 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是啊,孩子,当我们跟自己连结,就是找回踏实饱满‘存在感’的第一步。而且跟自己连结,就是跟生命连结,在那里,我们不只跟自己相遇,也跟他人相遇,甚至跟世界相遇。这是为什么我们这趟心旅行,要先从自己开始出发。”

“但是,究竟要如何才能与自己连结呢?听起来是件好抽象的事啊!”坐直了身体,艾莉忍不住追问。

“有一些方法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及靠近自己,比如‘增加你的觉察’——听觉、视觉、嗅觉、味觉、触觉,每一个人事物的接触里,你感觉到了什么?这个感觉怎么在内在触动你?另外,也可以常问自己三个问题:我的感受如何?我有哪些想法?我要什么?”

“我的感受如何?我有哪些想法?我要什么?”

看着艾莉越来越困惑的脸,苏青大笑着说:“孩子,别急,我们今天先聊到这里,慢慢来,留些时间,让你的大脑跟上你的心。”

一旁的波波打了个大哈欠,窝在最爱的专属软垫上睡着了。

婴儿式的爱

“如果我们先不讨论谁对谁错、谁应该负责的问题,回想一下,这种证明爱的方式,通常为你创造出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其实一开始都蛮甜蜜的啊!”

坐在地板上的艾莉曲起双脚,用手环抱,脸侧贴在腿上,窝成了一个仿佛婴孩般的安全姿态。

“我们的关系很舒服,不会有争吵,可是……可是后来,就会有越来越多的沮丧、失望、争吵。我最讨厌争吵了!”

“争吵让你有什么想法或感觉呢?”

“会让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很差,觉得爱不见了,只剩下伤害。”

“你知道吗?说出自己的期待、感受或想法,也是一件负责的事情。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关系负责。”

“咦,为什么呢?说出自己要什么,怎么会是负责任?应该是自私啊!”艾莉睁大了眼。

“不说,却希望对方知道并且主动给予,你知道这是哪一种爱吗?”

“我想应该是很体贴、很成熟的爱吧?”

苏青微笑地说:“刚好相反,这是一种‘婴儿式的爱’。”

“婴儿式的爱!怎么可能?”

“当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没办法说出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当我们饿了、热了、冷了、痒了、痛了,我们期待有人能够知道,并且立刻照顾我们,满足我们的需求,当我们被这样对待了,我们就会感到安全舒服。”

“咦,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所以,其实我跟我的许多姊妹们都在冀望一份婴儿式的爱?而我们却以为这是一份成熟体谅的爱?天啊!我真的是太讶异了!但是……但是难道你不承认,如果有人可以这样对我们,那也是很幸福的吗?”

“被完整照顾的时候也许真的很幸福,但是长大后的成人,如果要拥有这份婴儿式的爱,你知道需要交换出去什么吗?”

“咦,有吗?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耶!”

苏青微笑着。

“孩子,让我说一个几年前与另一个女孩相遇的故事给你听吧……”

“太好了,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快说给我听!”◇(节录完)

--节录自《温柔是我,刚强也是我》/方智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我们迈入六十岁,我注意到一个变化。首先,他似乎更敞开而乐意交谈。然后,随着岁月流逝,他变得几乎渴望对我诉说过去的恐惧。
  • 一八七三年四月间的某个迷雾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纽芬兰岛”康赛普逊湾启航的蒸汽动力三桅帆船“雌虎号”(Tigress),正铆足全力从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岛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间通过。
  • 外星生命千真万确的存在。他们以不同的形态或面貌存在,可能是大眼灰身,可能是蜥蜴般的掳人怪物,可能是俊男美女,也可能是高智慧的“人生导师”,甚至可能依附人身并以思维传感来控制人体。关于外星生命的谜底一项项揭开。不论有多少人嘲笑否定、讳莫如深、或是存而不论,越来越多的证据出现,他们正影响着人类的科技、生活,与未来⋯⋯。
  • 至此,已经无关乎时空旅行,也非概率或宿命,而是对人心反省、修复的能力抱持信心。想拯救一个人,真正的方法不是保护她,不是替她做决定,不是免除苦厄和遭遇苦厄的机会,而是让她自己明白,让她学会保护自己。
  • 若要介绍台湾,就必须先从台北捷运的广播说起。台北捷运在广播站名时会以不同的语言重复四次。以“永春”为例,会以“Yonchun”、“Yinchun”、“Yentsun”、“Yonchun Station”的顺序广播,依序是国语(北京话)、台语(闽南语)、客语、英语。若在乡下搭公车,最后广播的有时不是英语,而是当地原住民的语言。
  • 自从收到第一封笑脸信件起,亚伯特似乎多了一个特别的朋友。即使信中总是充满抱怨的文字和负面情绪,但对亚伯特来说,信中的这个女孩已经变成了唯一一个愿意和他说真心话、分享心事的朋友。于是他决定改变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所以亚伯特决定,他必须找到这位不知名的朋友。
  • 今年2月甫落幕的台北书展,首度邀请二手书商参展,并举办了台湾首次的珍本古籍拍卖会,最后拍卖总金额2,232,500元,共拍出37本珍本;所得扣除成本后,将全数捐给家扶基金会。拍卖会策划人同时也是资版出版人傅月庵表示,希望藉由活动让民众重燃对书籍的热情,让纸本书继续流传下去。
  • 凯洛想得一种病。不要会致命的那种病,也不要会留下永久伤残的那种。话说,她并不渴望把车停在残障停车格的权利,虽然那真的很方便。凯洛从公车站赶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邻居的生活习性、努力不去在乎这整座城镇其实是个通往死胡同的迷宫 ──要说这里是让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说是个“公共培养皿”还来得贴切些。今天晚上,凯洛就要切断自己和这个地方的联系;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离。
  • 读美心惊胆颤地跟着站起来的男人和小狗走进书店。 男人说他的名字叫作“棚冲并”,今年二十六岁,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兴趣是从日本各个角落收集书——而且还是那种人称“幻本”的书。当这个兴趣继续升级,最后便开了这家书店。
  • 认识莎拉的人们去书店,都只是为了要找她聊天。然而,住在镇上的其他镇民或是附近区域的住民大多是一头雾水。怎么会这样呢?突然就出现一个游客,还有一家书店?他们需要很多不一样的店铺,但怎么会有人选择开书店?为什么要大老远从瑞典跑来开书店?
评论